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季小桃虽然是狠狠的等着陈楚,不过眼底还是隐藏了很多的柔光。。ww.vm)

    陈楚不能说是玩够的男人,但也不是初哥了,对于女孩儿的这些心思亦是很懂的,只消一个眼神,就能读懂很多内容。

    季小桃眼中的那一抹柔情,虽然只是一个闪念,美丽诱人水汪汪的杏眼桃腮无限的温柔惬意。

    相反,陈楚有的时候更喜欢那种流氓有情,浪女有意的结合,比如自己跟小店女人,那个叫欢畅淋漓了。

    但是现在有季扬在身旁,陈楚两条大腿努力加紧着自己的大棍子,很怕腾的一下撅出去,虽然很硬了,但还是努力的克制着。

    “咳咳……小桃……小桃姐……”陈楚在后面加了一个姐字。季小桃脸sè羞红一片。

    贝齿咬着下面的红唇,心里好像有什么似的不能自拔一样,眼前的陈楚让她又气又恨。

    看着他的模样简单不过就是这个坏小子夺走了她的初夜,算是初吻,还有初屁,就是屁眼让第一次让陈楚给糙了。

    真是想不到,那东西还有男人喜欢,季小桃像是想到了两人间的旖旎时候,不禁浑身有点燥热的。

    身子依靠在门边,她下面穿的是一条牛仔短裤,白白的两条修长的大腿暴露在外面。

    丰腴,而又是那样的弹xing十足,下面是一双高跟的白sè凉鞋,更显出修长的美腿,跟xing感的翘起的美臀跟水蛇腰。

    她是属于天使的面容,蛇激ng的腰肢,同时拥有着美腿跟翘臀的很多s型凸凹的曲线。

    陈楚忍着咽着唾沫的冲动,心想差不多一个来月没见到季小桃了,她越发的xing感了,和一个月前有很大的不同,这就像是一个青苹果挂在树梢上,过了一个月泛红了一半一样。

    季小桃的美腿,比以前更丰腴,更弹xing十足,牛仔短裤更是紧凑,两条大腿更白,更光洁,更xing感诱人,那脸上不管是笑还是生气,都让人心里一阵阵的痒痒。

    陈楚心里大声嘶喊着:“季小桃,我要糙你!”

    “咳咳……”季扬先咳嗽了一声,感觉妹妹看陈楚眼光有点不一样,他是混过的,经历的事儿多,一个女人对男人有没有情义,看目光就能猜出**分了。

    妹子可能是因为陈楚救过她,没被齐冬冬那混蛋玷污,所以才心生好感呢,这点是可以的,但其他的却不行,两人相差太多。自己妹子可是大学生……

    不过季扬也感觉自己可能是想多了。

    “妹子,我脖子的伤,还有我手上的……”季扬指着自己的伤口说了一句。

    季小桃瞥了他一眼,看了看伤口说:“没事,都是小伤,伤口不深,死不了……我的手机呢……”

    “这……这呢!”

    “给我!”季小桃接过小红手机查看着,里面的短信没删除。

    季扬却傻了。

    “啥叫没事?都是小伤?啥叫死不了?我靠!这还是我妹子么?看见手机比看见老哥还亲啊?我……”季扬咋嘛了半天眼睛,一句话没说出来。

    季小桃翻看着手机的电话本,还好没删除,而她记载着陈楚的名字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楚’,她记得上学的时候,寝室的那些sāo狐狸都把手机里对象的名字弄成老公,亲爱的啥的。

    她感觉那样太肉麻,太肤浅了,用‘楚’这个字狠贴切,同时也很暧昧,也代表着自己的思念之情。

    而且,这个‘楚’字,跟‘杵’这个字还是谐音。

    杵的意思就是干,就是糙,就是用手戳,也可以说成用下面的大棍子去杵。

    季小桃想起陈楚下面的大棍子,那么粗,那么长,又大,糙的她好舒服,当然这是她的心里话,其实女孩儿的心里也不是很干净的。

    甚至更是乱八七糟,更是男欢女爱呢,不然去男生寝室感觉乱,去女寝怎是一个乱字了得?多少女生的手指半夜都伸进下面,脑海中凝想,或者目光中紧紧盯着墙壁上刘德华的海报,或者林志颖,亦或是国外猛男的海报在自抠、自摸当中度过。

    所以男欢女爱不禁是男人,女人也是需要的,别看她们平时紧的狠,装的很厉害,一旦你把她糙了,她们会像是决了堤的洪水似的,简直如同猛兽的索取,没有个好身板是受不了的。

    不锻炼身体,不加强营养,小体格子能让人家的大白屁股给你坐骨折了。

    ……

    季小桃虽然嘴里这么说,不过手上却没停下,找出酒激ng纱布,手脚麻利的跟季扬开始擦拭消毒。

    季扬忍着疼痛,脸上还带着笑容,季小桃的手脚亦是很麻利,她整天就做这些事儿,即使没有病人,她也是没事儿练习的,她就是个护士,做这种包扎熟能生巧,大夫也是比不过她的。

    伤口不深,所以不用缝针之类的,消毒之后,季小桃就开始用纱布缠绕起来。

    陈楚冲季扬说了一句:“那个……扬子,我突然想起还有点事儿,我……我先回去啊……”

    “楚兄弟,吃了饭再走!”

    “不,不了……”陈楚说着话要往外走。

    “站住!”季小桃冷冷的说了一句,陈楚嘿嘿笑着说道:“咋,咋了,小桃姐……”

    “我……”季小桃瞥了眼季扬,她对哥哥了解的狠,哥哥跟她娘一样,都是要她以后找一个条件好的嫁人。

    根本不管她喜欢不喜欢的,只要人家有钱,长相也行,最重要的是学历是大学本科,这样的人就合适,剩下的其他的都不合适。

    陈楚……根本就不用提了,连一个替补都不过关的。

    季小桃咬了咬牙说:“我……我去送送你……”

    “不用了……”

    “就用,必须用……”季小桃目光凌厉起来,随后又补充道:“你不吃饭,我送送你也是应该的……哥啊,包好了,剩下个扣,你自己系上得了!”

    季小桃把绷带一扔,季扬看了看自己一只划破的手,心想妹子我用脚丫子系啊!

    ……

    两人走到外面,陈楚推着他的摩托车。

    季小桃冷哼一声:“这摩托车你的?”

    “啊!我买的……”

    “你买的?你哪来的钱?陈楚,你家里条件我可是知道的……”

    “切……我……我,我那个是我们学校的老师了,一个月三百块钱工资呢,哎呀,反正是好道上来的。”

    “我也没说不是好道上来的啊?”季小桃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走出了挺远,小手掐着陈楚的胳膊狠狠的拧了一把。

    小嘴儿也是呲牙咧嘴的。

    陈楚疼的一缩脖子:“哎呀,小桃姐,你咋这么狠了……”

    “狠?我还是轻的,你在菜市场看见我为啥跑?”

    “我……没啊……”

    “呸,你躲着我对?行啊,陈楚,你是不是有对象了?想把我甩了对?玩完了就不要了?你敢?我季小桃可不是省油的灯,你要敢忘恩负义做出陈世美的事儿,我……我……我就嫁给齐冬冬……我让你内疚一辈子……我让你,我让你一辈子也过不好,让你知道你欠我的……”

    季小桃说着满眼泪光。

    陈楚想去搂人家一下,回头一下瞥见了远处的季扬。

    吓得一哆嗦,刚才的一幕他也看到了,季扬打架就是奔着玩命干,这人简直就是神经病啊~!

    季小桃要哭出来一样,身子一下变得十分的娇柔,甚至孱弱,不禁要往他身上靠。

    见陈楚躲避,她杏眼一睁道:“陈楚,你真有别的相好了?你……你不见我,一个电话不打,你……你……你现在还讨厌我,躲着我?”

    陈楚咽了口唾沫。

    心想季小桃这模样的,老子恨不得马上把你按到裤子脱下来就啪啪啪的给你糙了,我有病啊我躲着你。

    “你哥……”陈楚低声说了一句。

    季小桃身子一颤,要回头,陈楚忙又小声说:“别回头看,让他发现了。”

    季小桃止住了抽噎,小手轻轻的擦了擦眼睛。

    “陈楚,我问你,你现在跟我哥走的挺近啊,又混上了?”

    “没,我是正经人……唔……你哥也是正经人,我们三个准备弄一个大点的台球室呢,还有啊,我现在是村里的代课老师,我还是班级的学委了,还是学校的大队长,村里有个事小情的也找我商量,对了,上次县长来我们村视察工作了,还让我去陪酒呢……我现在咋说也算个临时干部了,你以后说话和我注意点……”

    “狗屁!”季小桃憋着扑哧扑哧的笑了。

    抬起高跟鞋踹了陈楚屁股一脚,又脸红的怕哥哥看见。

    “陈楚,我告诉你,不管你现在咋样,还是以后咋样,就算你以后当了市长我也不管,你在外面要风有风,要雨有雨的我也不管,但是在我面前你必须规规矩矩的,必须听我的!要不然……哼哼!我就嫁给齐冬冬,我让你内疚一辈子……我让你……”

    陈楚汗下来了。

    季小桃这招真狠,不打你不骂你,就嫁给齐冬冬,嫁给你的情敌,还是长得跟啦蛤蟆一样的人。

    陈楚服了。

    “小桃姐,我以后就是做了美国总统,也给你拎包提鞋,你看行!”

    “这还差不多……”

    两人往前走着,季扬的电话打来,季小桃硬生生的吼道:“干啥?你死不了的!我过一会儿就回去了!你妹子眼睛也不瞎,脑袋也不傻的,不认识路啊,还是能让人骗了?你别把我卖了就行……”

    季小桃挂了电话,随后问陈楚说:“对了,你去哪啊?”

    “我……”陈楚想了想,总不能说去小店女人那里了,给人针灸完了,还要糙人家一顿?这要是说出来,得天崩地裂了。

    关键季小桃用她嫁给齐冬冬威胁,陈楚还真怕了。

    “我去看看我们村的柳副村长,她母亲病了……”

    “呦呦,你可真够孝顺的,你们村的副村长男的女的啊?”

    “女的……”陈楚说着话,感觉季小桃的目光陡然冷了下来。

    “哎呀,人家都二十三了,你瞎想什么了,还有啊,人家是副村长,我得巴结巴结……”

    季小桃琢磨了一下。

    “你们副村长长得啥样?好看不?多高的个啊?”

    陈楚嘿嘿笑了:“她一米五,得有一百六七十斤了,黑胖黑胖的,白瞎了她姓柳这个姓了,长得跟猪八戒似的,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没办法,人家是副村长,我家还不是为了多分点地么,土地重新分配都归她管的,她根不是在一个档次的,根本没有可比xing……”

    季小桃由衷的笑了。

    笑的很甜。

    “陈楚,这个礼拜的星期六,你来县城……我……我想了……”

    季小桃说完红着脸转身跑掉了。

    陈楚愣了愣,心想,这是约炮么……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