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本书忠实的宅男们,**丝们,土豪们,还有撸男们,新的一年,新的一月开始了,请你们把手中的...月票高高的举起来朝本书砸过来,本书依旧履行着宁上错一千不要放过一个女人的原则,大家想看什么情节可以在网本评区留言,欢迎加入群85685299,...更新的第一时间通知大家。。)

    整整折腾了一晚上,差不多从昨天晚上八点钟开始折腾,一直折腾到了凌晨三点半,换谁都受不了。

    陈楚整整玩了柳冰冰七个半小时,干了她十二次,刷新了上次干那小青一晚上十一次的记录,打破了上次由他保持的一晚上shè十一次的巅峰喷shè,而且这次要不是柳冰冰不让糙了,陈楚有可能还会创造新的记录。

    ……

    这不算多,世界上与女人最多次数的拥有者是一晚上五十三次,在没吃药的情况下,而国外猛男,还有天朝东guan一些地方的鸭子,一晚上十几次正常,当然东guan那些地方是吃药的,干一晚上差不多得休息几天,然后再奋战,当然,当鸭子可比当小姐赚钱的多。

    2000年的行情,(不要较真,普通一点的地方),在车站干一把是二十块钱,按摩院三十,首都三里屯站街的是五十,当然现在也有五十的,行情不好。

    2000的时候洗浴中心是一百,一个小时随便玩,现在可能是198起,还有各类花活啥的,什么666,888,999还有3666,8888,(就跟纵横的打赏似的)玩法成出不穷,造就出了一批有一批的新秀和粉黛,相貌比明星都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其实明星长得很丑的,很多名人当官的都经常去娱乐场所玩。

    ……

    但只要把什么东西定型为职业,就没意思了,比如小姐,天天和人干,跟人上床,**都是职业化的,那就没劲了,比如鸭子也是一样,职业xing的不带感情的去完成这项活塞运动,那就麻木的狠了。

    不过各持所需,你被糙的麻木,糙人的可是爽的狠。

    比如陈楚,他现在就是爽的狠,搂着柳冰冰的小蛮腰,欣赏着她满头的长发,手里还捏着她的一只雪白的大扎,一只手又游移到她的雪臀上,摸着,轻柔的,闭上眼睛,舒服的玉仙玉死的呻吟着。

    柳冰冰也是困极了,这一晚上的折腾,一浪高过一浪,一cháo高过一cháo,自己就像是在高高的浪尖,几百米上千米的浪尖,随后又狠狠的被掀入了几百米深浪底,让她忽忽悠悠,靡靡愣愣的,整个人像是一只小小的帆船,被惊涛骇浪的海洋蹂躏着,翻转着。

    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爽了,而且好快乐啊,自己玉仙玉死,玉麻玉纵,她好像放纵,好像叫一声,好舒服,好爽,糙死我算了……

    不过,最后的理智还是禁锢着她,让她不要这么喊,自己被糙了,怎么还会高兴?柳冰冰睡梦中也是迷迷糊糊的,被糙了十二次,她感觉自己的屁股,自己的nǎi都不是自己的了,麻木中仿佛一切都在麻木,都很陌生。

    消失了以往的敏感的程度,她感觉每一次陈楚的冲击都是那样的用力,被糙了十二次,就算每shè一次糙她五百下,她也要被冲击六七千下了,而且陈楚一百来斤,加上贯力,还有脚蹬跟胯骨狠狠撞击的力量,少说也有二百多斤,六七千就是……

    柳冰冰懵了,自己竟然承受了那么多力道的撞击,她只感觉自己大腿根麻木的狠,小腿也是,nǎi也是,下面的洞洞也是,都麻木的没有了直觉。

    她好困,只想去睡,感受着陈楚在抠着她的腚沟子,嘴在舔着她的耳坠,心想好困啊,你抠,你舔,你好无耻……

    柳冰冰混混的睡着,陈楚抠摸了一阵也受不了了,柳冰冰是受力物体,承受了那么多力量的撞击给冲击,而陈楚是施力物体。

    这一晚上等于跑了好几个马拉松的力道了,他也差不多虚脱了,只是心里意念告诉他这是柳冰冰的身子,他在搂着柳冰冰光着腚的身子睡觉,陈楚这才保持兴奋。

    搂着她的大扎揉着,搓着,舔着她脑后的每一根发丝……

    两人昏昏睡去,不知不觉中,柳冰冰翻了个身,两人缠抱在一起,感受着彼此身上带来的体温,一阵的舒爽,陈楚的嘴含住了她的一只nǎi。

    柳冰冰一条长长的大白腿片腿放在了陈楚的腰上,她比陈楚高了将近十公分,陈楚像是一个孩子似的被女人搂着,嘴里含着的也想是一个孩子在吃nǎi一样。

    他的一只手还抠着柳冰冰的腚沟子,两人困倦的抱得有点紧,陈楚的头在柳冰冰的胸前磨蹭着,嘴里含着的nǎi也不住的吸允。

    “嗯……”柳冰冰叮咛一声,好像被吸允的有些痒痒了,变换了个姿势,陈楚的嘴巴自然的又吸上了她的另外一边的nǎi,手下意识的揉着刚才吸过的那只nǎi。

    叭叭叭的发出了轻轻的声响,随着一阵手机的铃声响起,两人才有些浑浑噩噩的转醒。

    “谁的手机啊,也不关……”柳冰冰下意识的说了一句,陈楚的手又摸向了她的大屁股。

    “哎呀,不是我的铃声,我的不是这个……”

    “我的也不是……啊……”柳冰冰旋即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下惊叫了一声,睁开眼,看到身边的睡着的陈楚,他的嘴里含着自己雪白的一只nǎi,嘴里一边吸着nǎi上面的相思豆,手还抓住另外一只下意识的揉着她雪白的一只大nǎi。

    而自己本来白白的nǎi已经有些充血的红润了。

    “你……”柳冰冰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零星的碎片拼凑在一起,昨天晚上自己来到这里,然后脱衣服,然后有人舔她的后背,让她闭上眼,又舔她的屁眼跟下面的13,然后把她的腰带蒙住了她的眼。

    开始舔她,开始糙她,一遍又一遍,后来,她发现那人是陈楚,想要离开,又被陈楚压在身下,从屁股后面插进去糙了她一次,然后她身子一阵发软,又重新的被扒光了以上,就什么也不管了。

    被人在胯下不尽的蹂躏,被一次次的撞击,自己打到了一次又一次的巅峰……

    柳冰冰的脸红了,满脸的焦急,她多希望这一切都是一个梦,不是真的,不过下面带来的红肿跟疼痛,还有全身都是发酸的感觉,还有好多地方都又青又紫,屁股蛋子都快淤血了,而洁白的床单上还有她鸭蛋形的一圈落红,洁白的大腿根还有着一条一条液体划过干涸的印记……

    “啊……”柳冰冰急着咬住了红唇:“陈……陈楚,是,是你……你,你侮辱了我,你,你强激ān我……”

    柳冰冰说着话,忙翻身起床,忍着下面撕裂一样的疼痛,弯腰站在床下地毯上,她这样一动,两只圆圆的雪白的大nǎi晃动,两条腿虽然加紧,不过中间的那一撮弯弯曲曲的黑*让陈楚再次血脉膨胀。

    “柳副村长,我没有……”陈楚解释了一句。

    “你还没有?我们都……都……”柳冰冰眼睛扫向狼藉的床上,想起了昨晚那酣畅淋漓的,血与水,汗与激ng的大战,不由得羞红满脸,抓过一只枕头挡住自己的下面,甩着头发在找地上的内裤,也不知道昨天被陈楚随手扔在哪了。

    柳冰冰忙用大腿夹住枕头,两手快速的把头发扭成一只长长的马尾辫,这时那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

    陈楚一激灵,说了句:“糙,是刘县长的电话……”

    “刘县长?”柳冰冰一愣。

    陈楚咬牙说:“我在厕所听见他安排房间要上你,我……我就把他打晕了,然后捆在洗手间里了,然后我就拿着房卡跟手机进来了……”

    “啊……你……”柳冰冰脸更红了,此时她已经抓住了一只床单围在自己身上。

    陈楚感觉事儿已经自己做了,就没啥遮遮掩掩的,好汉做事好汉当,再说了,他感觉自己做的没错,麻痹的,你刘县长仗着有点权力就让人逼良为娼!老子这是他妈的替天行道,顺便成全年轻人的男欢女爱。

    陈楚光着腚,甩着下面的黑黢黢的大家伙掏出刘县长的手机,是三星的。

    柳冰冰此时忙说道:“关机,扣掉电池……然后……你看着办,就没事了。”

    陈楚点了点头,见上面的提示是杨秘书,心里有力底,这就说明这一晚上刘县长还在睡,麻痹的,就让你这狗官在厕所里做黄粱大梦,去做梦糙柳冰冰,去舔柳冰冰的腚沟子。

    陈楚关机,然后抠掉电池,那打电话的杨秘书不禁一阵摇头,心想刘县长真能糙,这都几点了?八点多了,县里的人还等他去开会呢,这肯定要迟到了……嗯……还是让县里的人散了,改天开会。

    ……

    此时,柳冰冰见陈楚把电话关机,电池扣掉,舒出了一口气,等陈楚转过头,下面晃动着那条长长的大黑家伙,柳冰冰眼睛都直了,心想这……这不会是假的,她毕竟上过大学。

    即使没经历过男女之事,但也是明白的,正常的男人,或者说咱国家的男人,硬起来算不错的也就十四五公分而已,长一些的十**公分,而平均长度硬起来才十一二公分,能够超过八公分的男人基本上够用了。

    而陈楚的家伙还软趴趴的就已经将近二十公分了,耷拉在下面不说快到膝盖了,也到大腿根挺长一段了,这要是硬起来不得达到三十公分啊……

    柳冰冰小嘴张的大大的,两只杏眼瞪得长长的。

    “啊……”她压低的叫了一声,心想昨天……昨天就是这个大家伙在自己的身体里面横冲直撞?怪不得自己疼的撕心裂肺,好像身体被刺穿了一样,原来就是这个大家伙?

    柳冰冰死的心都有了,表情一副的不可思议,心想自己太惨了,被这么长的家伙搞,能不疼么。

    这简直就跟见过的农村的驴,叫驴长的生殖器一样,黑黢黢的,上面还带着个大头,哎呀……柳冰冰心里翻江倒海的。

    此时,她身子围着一条白sè床单,把她的胸跟屁股还有白花花的大腿根都包裹了起来。

    陈楚晃着下面的家伙往前走,柳冰冰伸出一只胳膊,摇晃着修长的五指。

    “你……你别过来,你……”柳冰冰说着还一劲儿的往后退:“你,你到底想咋的?我都被你那样了,你还想咋的?你……你不是人……”柳冰冰眼眶蕴着泪水。

    陈楚往前走了一步,笑着说:“柳副村长,我是……我不是人,我是畜生,但是我真心的喜欢你……你……既然我们都发生了,我必须得负责……”

    柳冰冰咬着嘴唇,泪留下来了:“陈楚,我……我不用你负责,从今以后,我们谁都不认识谁……”

    “不行,我必须负责,我都不是人了,如果再不负责,那不就更不是人了么?”陈楚说着抓住柳冰冰的手:“冰冰,你相信我……我对你负责到底……”

    “滚……”柳冰冰泪噼噼啪啪的流下来,心想不用你负责,我宁愿吃个亏,用你负责,你才十六岁,……我弄不好啥也捞不着,还得搭上点啥……这才是真正的人财两空,心想,陈楚你简直就是个臭无赖啊……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