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柳冰冰咬着红唇盘算一下,陈楚才十六岁,而自己已经二十三了,到了已婚的年龄,农村很多这样的女孩儿孩子都两三个了。。

    即便是市里二十五六也应该结婚了,而二十三四岁也应该有了男朋友了,她大学同学很多都已经结婚了,即使没结婚的男朋友也不知道都换了多少了……

    而自己……怎么这么荒唐,竟然跟一个小男发生了……她都快哭了,再说自己的理想的另一半,最起码也应该是个公务员啥的,人长得高,长得帅,自己就一米七八的身高了,男友最少也应该一米八五啥的。

    而且长得也得眉清目秀的,最起码跟自己走在一起也般配啊,还有啊,最次也应该是个科级干部啥的,家里不求大富大贵,但也应该有个房子,最好再有个车……可陈楚……

    他家里穷的耗子都不带有的,有耗子也得是那种瘦的皮包骨头的耗子,他爹收破烂,也赚不到几个钱,现在农村彩礼都三万,五万,有的地方都要出十万的价码了,还有更高的,他家可能一万不万,房子还是土房,下雨漏雨,雨大点都悬乎房子倒了砸死人。

    唉……再说了,他现在还念书呢,才念初三,以后还要上高中三年,大学四年……他家都不一定能供的起,弄不好自己还得给他交学费……一想到这里,柳冰冰眼泪下来了,虽然是她想象的推理,不过这推理也很科学,也的却是这么回事,他毕竟才十六。

    也便是说自己和他……在一块一点便宜没有,还得养他,他这哪是对自己负责啊,自己成了一个能供养他的小妈。

    柳冰冰也不知道怎么就稀里糊涂的脑子里冒出了这些词,不过这些也是她心里想说的话。

    她看了眼陈楚说:“你坐下,我和你说,我们不合适……”柳冰冰把心里的想法说了一遍,当然,小妈那个词儿她没说。

    陈楚看着她光洁的脸庞,手又不老实了,去摸柳冰冰的扎,被人家挡住抓住了他的手,陈楚顺势摸着柳冰冰修长滑腻的小手。

    心里一阵的痒痒,又摸着她被单裹着的大腿,一阵的弹xing十足。

    “柳副村长,你还是嫌弃我了,你说身高,我们刚见面的时候我才一米六,现在不都长到一米七了么!还有啊,我才十六村里一有事不也找我么,而且我还在咱村当代课老师……我知道这些都不算啥,但是我想问,你十六岁的时候被人这么重视么,而且我现在班级成绩第一,在整个三中三四千学生排名第二,而且……初中三年的课程我两个星期全学会了,而且还是学委,柳副村长,你……我敢保证,如果你把高中的课程都教给我,我……半个月我全部学会,为了你,高中三年我挤压到半个月学完,然后找关系去考大学,你看咋样……”

    “你……”柳冰冰瞪着他,柳眉微蹙,杏眼看着自己的脚尖,脸庞红红的。

    陈楚趁势一拦她的细腰,柳冰冰浑身就一哆嗦。

    “柳副村长,我……我这算不算天才?而且大学课程我也很快学完,然后读硕士读博士,我知道你想说啥,你不就比我大六岁么,我们伟大的革命导师李大钊先生的妻子也比他大六岁,还有……伟大的……领袖……咳咳,所以说年龄不成问题,孙中山革命的国父,和宋庆龄差了快三十岁了……”

    “陈楚,你别说这个……那些都是名人……”柳冰冰心里像是有一头小鹿似的乱撞起来,多少觉得陈楚的话有点道理。

    “名人咋了?名人不也得有女人么!名人不也得吃饭喝水那啥……喘气吗?”陈楚想说造耐了,不过怕柳冰冰反感,马上说成喘气了。

    “还有,你说身高,我以后还长个呢,你就知道我以后没你高啊,再说了,光yin似箭ri月如梭的,过了个十年二十年,你人老珠黄了,我还是小帅哥一个,走到哪你挎着我的胳膊说我是你老公,你那些亲戚朋友看你的老公那么英俊潇洒,不羡慕死你啊……”

    “胡说!”柳冰冰转过身不去理他,不过陈楚敏感的觉得她已经有点动摇了,趁势两手搂住她的腰,感受着她身体的诱惑,下面已经硬了起来。

    “冰冰……我是真喜欢你,我可以为了你做一切事儿,我可以为了你跟闫三对着干,也可以为了你不管对方是乡长也好,县长也好,哪怕他是省长市长,只要他想欺负你,都不可以,我都会保护你。”

    柳冰冰都快苦死了,心想你保护我,就把我保护到被窝里去了,还恬不知耻的说保护我?

    “冰冰,都事已至此了,说太多也没用了,我了解你,你和其他女人不一样,你的第一次既然保存了二十三年,就是想结婚那天给自己心爱的男人的,就是想为了一个男人从一而终,我说的对?我也是的,我也是为了一个女人从一而终……”

    陈楚脸不红不白的说着。

    柳冰冰转过头,马尾辫的末梢晃动着都打到陈楚的脸上。

    “呸!陈楚,你少假惺惺,你……你还从一而终?你跟那小莲怎么回事?全村都知道,而且你跟妇女主任刘海燕整天眉来眼去勾勾搭搭的,肯定都好到一起去了,你……你现在又和我油嘴滑舌……”

    “这……咳咳,说的好!冰冰你骂的好,为了你我都改正,而且我不会给你丢脸,我对天发誓,我今生今世都对柳冰冰不离不弃,哪怕她伤了,她残了,她瞎了,她半身不遂,她成了植物人,她弱智了……”

    “滚……你怎么不说你啊!”柳冰冰狠狠推了他一把,没想到用力过大,把陈楚推开了,不过床单却开了一个口子,一只白白的大nǎi露出了头来。

    “啊……”柳冰冰慌忙遮掩,陈楚却看准了机会,一只手倏地伸了进去,一把就准确的抓住了柳冰冰白白的nǎi,用上五指抓nǎi法,便是五指扣住nǎi的四周的穴位,然后手掌往下挤压,食指跟中指的指缝间家主她nǎi的豆豆,这样一揉搓,穴位上回传过去一阵麻酥酥的电流。

    就会让女人感觉像是被撞到了麻筋儿一样,即使女人挣扎力气至少会小了一半,柳冰冰忙狠狠的推了他一把。

    “不行!下面都肿了,你讨厌,快起来……”

    她一挣扎,陈楚下面更是硬的不行了,真想好好的糙她一把,不过他手往柳冰冰下面一抹,下面都湿了,不过下面的大嘴唇明显的厚了,陈楚忙附身看了一看,真的,真的肿了。

    “起来……我,我去洗个澡……”柳冰冰把陈楚推开,有些蹒跚的往淋浴间走,陈楚忙说了句我扶你。

    不过他没敢动,怕柳冰冰不愿意,因人而异,很多人都是见人下菜碟,比如那小莲见陈楚这么小心翼翼对她一定高兴死了,对小店女人他这样人家肯定冷哼一声,用不着。

    但是对柳冰冰,他只想百般的呵护,陈楚感觉真是爱上她了。

    陈楚没动,柳冰冰往前迈步走了两下,皱着秀眉回头道:“赶紧来啊,扶着我点……”

    “啊?哎!”陈楚答应着欢欢喜喜的跑了过去,柳冰冰把胳膊搭在他的肩膀,陈楚搂着她的细腰,手指还禁不住隔着床单在她弹xing十足的腰肢上摸了两下。

    “别乱动,痒痒……”柳冰冰给了他一个大白眼,咬着下唇,陈楚答应着,闻着柳冰冰身上一阵阵的体香,心里一动,这样走太慢了,而且自己是男人啊,陈楚扶身就把她抱了起来。

    “啊!你干啥?”

    “抱你进去啊,你走不难受么,还有啊,我给你搓背……”

    “用不着,你把我放在浴室里就行了。”

    “有啥用不着的,再说了,咱俩啥都看见了,该摸不该摸的地方也都摸了,也都碰了,你咋还这样呢!”

    柳冰冰咬牙切齿的,想起昨天晚上,恨不得去上吊了。

    陈楚把她抱进了浴室,随后一扯她的被单,柳冰冰就光溜溜的展现在他眼前,她两手捂着胸口,脸上红扑扑的,陈楚笑了,随后打开喷头,试着水温,然后让她过来洗澡。

    他表现的很规矩,其实只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反正给她搓背的时候可以随便摸,现在去摸把她吓着。

    “你……”柳冰冰这时指着他下面不断勃起的家伙,那大大的黑家伙跟驴一样,慢慢的在长大着。

    陈楚笑了:“嗯,对了,我还有个优点,就是这了,应该比一般男人都大,柳副村长,我像你保证,以后我的这东西就专门伺候你一个人,我会把你伺候的好好的,让你幸幸福福的,我会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你……哎呀妈呀……无耻……”柳冰冰转过脸去,两手捂着脸,把后背跟挺翘的白嫩的雪臀对着陈楚。

    陈楚惊得眼睛更直了,昨天虽然糙了她那么久,不过光线不好,有些发暗,早上光线充足,看着柳冰冰的线条更是美丽动人,而且男人早上又是勃起的。

    粗长的大黑家伙就像是一个凶神恶煞的恶棍,不过这个世界上的美与丑,黑与白,都是对立的,但也是相互依存的,没有黑黝黝的男人,就显不出白花花的女人。

    没有这样粗长丑陋的硬物,就显不出女人红晕甘甜芬芳的烈焰红唇。

    陈楚慢慢的靠近柳冰冰,本想抱住她,用下面的大棍子在她娇嫩的屁股沟上好好出溜出溜,他知道柳冰冰做不了了,下面都糙肿了,再做也疼,他有点舍不得了。

    不过脚下却一滑,差点脸撞到柳冰冰的翘起的白白嫩嫩的屁股上,不过也离着人家的腚沟子就一线之隔了,陈楚咽了口唾沫,两手一搂柳冰冰的大腿,下面的嘴就狠狠的堵住了柳冰冰的腚沟子。

    “啊……”柳冰冰吓了一跳,正要挣扎,陈楚的舌头已经滑到了她的屁股上,舌尖抵住了她的屁眼,在狠狠的舔着。

    陈楚的舌头滑腻腻的,唾液的粘液加上舌头的温度,让柳冰冰一时间心猿意马,感觉屁眼痒痒的,不过又极为的舒服,更烧得慌,柳冰冰臊得满脸通红。

    “陈楚,你别,那是屁股,那里……那里脏……”

    柳冰冰说着晃动着屁股,想要摆脱陈楚的嘴,不过陈楚却头紧紧的贴着她的屁股,像是狗皮膏药似的狠狠的黏着。

    “不脏,柳副村长,你的屁股,你的哪我都喜欢,喜欢你就是喜欢你的一切,你在我心里哪里都是圣洁的……”陈楚说着又埋头舔了起来,而且舌头顺着她的屁眼,往下舔到她粉红的腚沟子,接着干脆头钻进了女人裤裆,坐在地上,抱着柳冰冰的屁股开始舔着她的火烧云,分开了她两瓣娇嫩的大嘴唇,陈楚在粉嫩的大小嘴唇上舔舐这,一面还呜呜的说着。

    “冰冰,医术上说了,女人下面肿了,或者其他地方肿了,唾液可以消肿止痛,可以对你这里好,来,我帮你止痛……”陈楚的脑袋就钻在人家的裆里舔着。

    柳冰冰整个人一下就麻木了,昨天晚上不同,她是抱着被玩弄完就去死的想法,反正母亲的病也有钱医治了,她就没什么心愿了。

    而今天她却是无比清醒的,低头看着这个男人情愿为她舔13,这在农村男人来说是羞耻的,钻女人裤裆,舔女人的13都是被人鄙视瞧不起的……

    一股股的电流般的感觉袭遍柳冰冰身子,她忽然有种想要小便的感觉,她现在就很想要尿尿。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