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咳咳……”张财差点被呛死,心里恨死徐国忠了,心想徐国忠啊!你***真是我活爹,我活祖宗啊!也是!我***就这么贱!你都捣多少回乱了,每次还都让你属穆桂英的——阵阵丢不下,每一次都给他妈老子捣乱!

    你真***是我张财的克星啊,我看我这个村长也干不长了,早晚得让你给我毁了!张财真想上去抽徐国忠两个大嘴巴子!

    张财是没多少文化,陈楚跟王亚楠的对子他不懂得,但是徐国忠说的狗屁诗他还是懂的,什么叫他踩上了一堆臭狗屎,还***是热乎的?嗯?张财鼻子一紧,感觉旁边气味不对,眼睛一乜斜,看着王小眼在草窠上蹭着鞋,他脚底下的草都被他踩倒了,上面沾着的全是黄橙橙的屎,王小眼还一甩,鞋上的屎有两块都迸shè徐国忠的裤腿子上了,就他们俩离得近。(vodtw.)

    张财头晕目眩,满眼的金星,心想你麻痹的王小眼啊!你这***是毁我啊!哪有事儿都有你!这***今天这买卖是谈不成了,徐国忠,王小眼你们这两个王八蛋,一会儿等王亚楠走了,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

    张财感觉一股臭烘烘的气味进入鼻孔,忙躲得这俩人远远的。

    陈楚也直晃脑袋,邵晓华也咳咳笑的直咳嗽,刚才吃的西红柿差点都笑的吐出来,不过仔细感觉一下,徐国忠对的还算公正,就是俗了,太俗了……

    王亚楠也笑的肚子疼,过了一会儿,她擦了擦笑出的眼泪,反而很喜欢这个对诗,她想说的是以前那个男朋友,因为她跟上级搞不正当男女关系,然后升职了,她男友觉得丢人离她而去。

    王亚楠哭过,笑过,不过哭笑都是伤心的,反而觉得徐国忠对的很好,那个男人就是一堆狗屎!自己踩上了,而且还真***是热乎的!自己没有必要为了一堆臭狗屎而伤心,他不值得!

    装清高,装清纯,男人没钱,你有什么资本去清高?那些能做诗吟诵的,大多是吃饱了不饿的,就像黛玉葬花,纯粹是吃饱了撑的,不然饿她几天,吃了上顿没下顿,跟中国大炼钢铁,浮夸风那几年,饿死了多少人?上千万了,吃树皮都没有,葬个屁花?所以都是以物质为基础的,王亚楠感觉自己是对的……

    相反,陈楚对的是很工整,不过她不喜欢,你对的那么工整,还能显出我吗?这不是讨人嫌么?徐国忠这样的,她却很欣赏,这才是衬托她文采的绿叶呢……

    “呵呵……徐主任啊!你……咯咯咯,不错,你对的也不错的,就是……把那句***去掉就更不错了……”

    王亚楠心里却在想,那狗屎就是以前自己的那个男人,那个贱男人……

    邵晓华此时也笑着出来打圆场说:“对对对对!徐主任这是比喻句,把……”她忽然觉得把什么比作臭狗屎呢?一时也想不出来了,忙干笑两声继续说。

    “古文讲究意境,但是也讲究雅俗共赏,咱王总的是雅,徐主任的是俗,即是,大雅就是大俗,大俗就是大雅……”

    徐国忠蒙圈了:“大牙?邵总,啥大牙?你是说我牙大对?”

    王小眼以扒拉他说:“徐国忠啊,你说的不对,人家闺女刚才没说大牙,说你牙干啥?人家说的是大叔(大俗),对?你大叔在这呢!”

    张财蒙了,心想行了,你这俩爹就别说话了。

    张财见王亚楠非但没生气,还挺高兴的样子,忙张罗着打圆场说:“哎呀,王总,你看也快到了吃饭的时候了,咱去大杨树饭店随便吃点……”

    “哎呀,这才几点啊!我再看看,不着急,再说了,咱村我也看了,说出来张村长你也别介意,挺落后的,我们不能在这里吃饭,不能给村里的老百姓增加负担,我们一会儿回去吃。”王亚楠说完又笑。

    心想这农村人真有意思,大雅他们说成大牙,大俗他们说成了大叔,虽然土,虽然没文化,但是却让她笑的面红耳赤,笑的肠子都疼,她感觉自己好久没这么开心笑过了。

    “哎呀,那哪行呢!咱不能为了工作不吃饭对不?正好在大杨树饭店摆一桌,都是农村特sè,小笨鸡,野蘑菇,笨猪肉炖粉条,柿子炒鸡蛋,都是咱农村的绿sè食品,都不上化肥……”

    王亚楠见盛意难却,并且早上来的时候就喝了一碗粥,刚才吃了一个柿子,感觉很可口,比市里超市卖的柿子不知道好吃多少倍,也感受到了农村这样天然的味道,真好……

    “那……张村长,不用破费,简单的吃点咱农村的野菜啥的就行……”

    徐国忠嘿嘿笑道:“王总,那哪行呢!你来了哪能吃野菜呢!”

    王小眼也掺合一句说:“对啊,野菜那都是喂猪的!给猪吃的!”

    王大胜也嘿嘿傻笑说:“嗯哪,野菜我家猪都不吃,哪能给王总吃……”

    张财刚放下的心又悬起来了,差点一屁股坐地上,恨不得掐死这几个家伙,回头看看徐国忠、王小眼、王大胜,一高两矮,王大胜不知啥时候跑到了两人中间,三个人露出满嘴大黄牙冲着王亚楠跟邵晓华嘿嘿嘿傻笑。

    别说人家女的了,鬼都能吓跑了。

    张财差点管他们叫爹了,直接过去说:“王小眼!王大胜!你俩赶紧去挖野菜,王总……王总要尝尝鲜,徐国忠!你去……去,去大杨树饭店先预定酒席,赶紧的……”

    虽然三人有点不乐意,不过还是听村长的,屁颠屁颠的去忙活了,王小眼边走还边回头招呼:“王总,我家的绿豆地最好……”

    张财忙把两人又请回了大队部,这才把心放下了,暗暗发誓,徐国忠这个混球下次上面来人,一定不能带上他!

    不过,一会儿吃饭得有陪酒的,柳冰冰跟刘海霞是不行了,如果是男的来就得她们过去陪酒,但是这次来的是女的,张财当了这些年村长是深喑此道的。

    女的来了,就得男的上,哪怕再恶心用徐国忠也比柳冰冰强,柳冰冰那么漂亮,这女人的嫉妒心可是非常强的,这笔生意肯定就谈崩了。

    想了想,麻痹的徐国忠这王八糙的还得用,另外张财也给刘乡长跟周镇长打去电话,一同吃饭,不仅仅是为了拉拢上级关系,更重要的是这件事必须得有他们在。

    一来是乡长跟镇长来了显得对这事儿的重视,人家九阳集团的区域经理也感觉被重视,心情好,不然你一个小村长就像是不看重人家似的。

    二来这也算是政绩,到年底评功评奖的时候这功劳得算乡长跟镇长的,这便是为官之道,你要是吞了这个功劳,好,来年村长你就不用当了,立马换人!

    张财文化不多,但是为人处事还是懂的了,马上给镇长和乡长打去电话,准备在十点钟开饭。

    一来是还没到饭点,二来一桌酒席大杨树饭店也得准备准备,尤其是徐国忠爱喝的古嘚儿贡酒得有,那东西显出看重人,不管两个女的喝不喝,这钱也不能省下了……

    一切安排妥当,九点四十几分的时候,张财就开车,陈楚坐在副驾驶,王亚楠跟邵晓华盛意难却的坐在后面,一路开往大杨树饭店,路上还遇到了挖野菜的王小眼爷俩。

    其实张财就是把他们俩支走,才让他去挖野菜的,忙放缓速度冲他们喊:“放村里!你们再回去把地头的草拔一拔,作为咱村的重点地头……”其实张财就是赶他们走,不然要是说去大杨树饭店吃饭,这爷俩都得跟过去蹭吃蹭喝。

    王小眼一听忙屁颠屁颠的往回跑。

    “呼……”张财这才呼出口气,继续开车到了大杨树饭店。

    几人下了车,张财先进包厢扫了眼,见徐国忠安排吃饭还不错,十二个菜不重样,凉的热的,浑的素的,有汤有鱼,不错,堪称是sè香味了。

    不过一想也笑了,徐国忠就干这活行,吃,他是在行,别的么……除了小算盘剩下的都扯淡。

    张财这才放心的回来把王亚楠跟邵晓华让进去,并且一再让她们坐上座。

    两人也知道一会儿乡长镇长还要来,只做到了偏座,再说这个位置对于女人也合适,女人坐太中间了不好,这边挨着陈楚的是邵晓华,而挨着王亚楠的准备就是镇长了。

    不一会儿周镇长跟刘乡长就到了,见到两女虽然心里痒痒的很,真想跟她们上床,但是也知道这可是九阳集团在瀚城地域的总代理,权利不小,这次收购的任务一下就是二百万斤绿豆,不用说都留下,就是在大杨树镇留下十万斤都不错了,2000年的粮食不好卖,上面都催的紧,一定要找出路,不能让老百姓的粮食砸手里,更要保证老百姓的粮食价格不能低,谁要是把这做好了,那就是政绩啊,能升职的,所以对两女都是恭维又加,而两女有的确是漂亮的人。

    众人一阵寒暄,随后落座,徐国忠也捧着古井贡酒进来了,挨个倒酒,这时,大杨树饭店又赠送一道菜,是野生的婆婆丁,便是刚长出来的蒲公英,这玩意就是c混天吃的,苦但是营养充足,虽然是十月中旬了,但是野外还是有小蒲公英的,只是难找了,弄这一盘得走不少路才能挖到。

    王亚楠跟邵晓华两人吃着,亦是有些感动了。

    众人频频敬酒,两人都是做业务的,都挺能喝,不过女人喝酒总是喝的少,只是点一点,对方就直接干了,而徐国忠那是酒蒙子,再说这古井贡酒很贵,他平时舍不得买,有那钱还想去找小姐呢,所以吃喝的时候就往死里喝,一斤酒下肚,徐国忠就比比划划的白话起来了。

    酒桌上就是个气氛,免不了开开玩笑来点气氛啥的,但是男人喝酒一般都说女人,说点荤笑话,一群老爷们哈哈一乐,都挺开心,然后大家把合同签了,达成协议,女人也是的,在一起谈论一下男人的粗细长短也很开心,但是这种场合这种玩笑都不能开,毕竟不熟,就是熟了也达不到那种程度。

    陈楚也没什么词,想说笑话一张嘴就是女人,这肯定不行了。

    这时,徐国忠摇摇晃晃的说道:“我给你们讲个笑话……”

    张财啦一声,筷子都吓掉了,别人说话他不怕,这徐国忠要讲笑话,张财怕的要死。

    乡长跟镇长也都直皱眉,周镇长说:“老徐,喝多了又?坐下慢慢吃……”

    “嘿嘿!镇长,我知道你咋想的?肯定怕我说荤笑话对不?放心,我又不是不懂深浅的人,我不能乱讲……”

    这时,王亚楠笑了:“就让徐主任讲一个,我听想听笑话的……”她也喝了一杯酒,一杯就是2两多的白酒,脸上有些红晕,她把徐国忠当成了跳梁小丑,倒不觉得什么,如果是荤笑话,正好可以开开心,别人不敢说,也只有这货敢放炮了……

    张财跟乡长镇长啥的一听也没了主意了,都瞪着徐国忠,真怕他又胡说八道,像上次似的把县长都整跑了……看...

    请分享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