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人总是贱的,没钱的时候向往大城市,向往走出大山,当来到大城市奋斗了,事业成功了,反而感觉自己在钢筋水泥的牢笼里像是被困的被判刑的犯人,又想寻找乡村的情调,还想念乡村的豆包大饼子,大碴粥……

    王亚楠也挺怀念的,大雅的东西太多了,她想来点俗的,太文明了没意思想来点粗糙的,此时她酒劲儿微微上涌,其实2两白酒对于她不算事儿,一斤白酒她差不多到量,干这行的谁没个好酒量。

    她只是感觉自己虽然是个区域经理,但是好像还没有这几个农村人——什么村长,村会计啥的快乐,自己有房了,有车,有个好工作,好收入,达到了曾经上学时候的理想,但是有些时候总觉的空落落的缺点什么?可能就是缺少快乐了。

    “徐主任,没事,你说!咯咯咯……”还没等说王亚楠就笑的花枝乱颤,胸口一阵起伏,波动的像是水花似的,看得几个大男人都流口水,心想这要是能把……九阳集团的区域负责人弄到床上去也老带劲了。

    徐国忠喝的有点多了,大舌狼藉的说:“放心!王总,镇长乡长啥的是怕我老徐乱说话,惹你不高兴,不买我们这的绿豆,你不知道啊,这两年粮食不好卖,老百姓都愁得慌,收购价格不高,赚的不多,乡长镇长啥的担心这个……”

    王亚楠笑了:“徐主任,我感觉这些人里面就你实在啊!咯咯咯……”

    徐国忠打了个酒嗝:“嘿嘿!反正你买不买绿豆跟我也没关系,我也不是领导,我就是来蹭饭的……”

    这时,邵晓华拍着巴掌笑了起来:“徐主任这个笑话好!”

    众人都跟着打圆场的鼓掌。

    “行了,老徐啊,你的笑话将完了,坐下!再喝杯酒!”

    “刘乡长,你喝多了?我老徐笑话还没讲呢,咋就讲完了呢?谁给我讲的?你们放心我说的又不是黄sè笑话,是关于咱领导的,说有一天,咱**……”

    “停!”村长张财忙叫了一句:“别拿国家领导人开玩笑!”

    徐国兴笑了:“行!那我就说乡长,镇长啥的!”

    周镇长也舒出口气。

    徐国忠又说道:“有一天,咱周镇长、刘乡长跟村长张财坐飞机,落到印第安部落,被人家逮住了,然后印第安部落酋长就说了,你们快去找两个圆的东西回来,不然就吃了你!咱周镇长先回来的,找了两个玻璃球,印第安酋长就把玻璃球塞进咱周镇长的屁眼里了,周镇长疼啊,就叫唤,这时咱们的刘乡长就回来了,找了两个大一号的玻璃球,完了也被人家给塞进屁眼里了,但刘乡长却嘿嘿笑,周镇长就问说刘乡长你笑啥啊?刘乡长说你看咱张财村长抱着两个铅球回来了……”

    徐国忠说完了自己在那哈哈笑,周镇长,刘乡长跟村长张财都傻了,一阵面面相觑。

    心想徐国忠啊,你他妈这是找死啊,不过王亚楠跟邵晓华却笑的趴在桌上起都起不来了,笑的眼泪横流的。

    这笑话她们听过,不过没听过徐国忠这版的,并且说完了,镇长乡长村长那副自然呆的表情太到位了,两个女生已经笑得泣不成声了。

    张财恨恨的,心想徐国忠啊,等回去了,老子真找你算账!你这个村会计看来是不相干了,胆子太大了。

    笑了十多分钟,两个女生才从桌上爬起来,又是擦眼泪又是补妆的,又去了趟卫生间。

    随后回来了,不过一看这几个人,还是忍不住的要笑。

    “咳咳……严肃点……”王亚楠忍着笑说:“张村长,我知道你们的意思,就是想把我们招待好,这个情我们领,今天呢,我也在咱们大杨树镇的这些村子看了一遍,说实话,就你们小杨树村的绿豆涨势最好,不过呢,上面给我们200万斤的收购任务,不能可你们一个镇收购了,这两年粮食都不好卖,我们九阳集团也是尽一点绵薄之力,只能解决一部分老百姓的负担,这200万斤绿豆我们还得分散到各个乡镇,咱瀚城这么多的乡镇呢,尽量跟每个乡镇都解决点困难,当然,首先一点我们是要最好的绿豆……张村长,咱小杨树村,我决定了,要20万斤绿豆,你们这下放心了……”

    ……

    “放,放,放心了……”张财站起来,摇摇晃晃的,他都陪了大半斤酒了,为了就是这句话。

    “王总……我,我张财代表我们小杨树村二百一十户村民敬你一杯,你救了我们这村人了……我干了,你随意……”张财一口干掉了酒杯的酒。

    王亚楠也笑了:“呵呵,别的酒我不喝,这酒我得喝。”

    说完仰头把一杯酒干了。

    随后邵晓华拿出了一份协议,20万斤绿豆以每斤4块钱的价格收购,张财感动的稀里哗啦的,2000年的物价没现在这样贵的离谱,绿豆收购价三块三,三块四一斤,好绿豆能卖到三块六七。

    张财签合同时候又说道:“王总,这合同咱能不能改一改。”

    “怎么?你们觉得不合适?嫌价格低?”

    “不,不是,绝对不是,是高的。”张财也不怕被镇长乡长听见,说道:“你们给我们三块八,或者三块八毛五我们就知足了,剩下的我们给你……”

    “咳咳……”王亚楠脸冷了下来:“张村长,我是收过回扣,但是收的是大城市的,省城的,瀚城的回扣,但是今天我收小杨树村的这点回扣,我烫手,你们村我看了,泥草房占了百分之八十,下场大雨就得倒几间房子啊,还是把实惠多留给老百姓!”

    “谢,谢谢!”张财有些激动,忙伸出手跟王亚楠重重握了握。

    徐国忠也过来握手,张财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徐啊,今天你功劳不小啊!”今天也和徐国忠的这些洋相让人家开心一笑有关了,女人么,只要你把她哄笑了,事儿就好办了,大腿都能自己劈开。

    ……

    吃完了饭,张财张罗去歌厅唱歌,镇长乡长识相的不去了,20万斤的绿豆,虽然只留在了小杨树村,但那也是人家的本事,但这也算是他们的政绩了。

    至于去唱歌,他们就算了,别在好不容易到嘴的鸭子再飞了,还是由张村长这些人处理。

    这时,张财拍了拍陈楚的肩膀,两人来到外面。

    “陈楚啊,我喝了一斤多酒了,有点发懵,老徐也多了,你也看到了,待会去歌厅我们也跟着,不过没激ng神了,剩下的靠你了,多说点好话,一定把这俩人关系处好了,九阳集团我也了解了,不禁是绿豆这点事儿,她们还酿酒,酿酒就需要粮食,你懂么?咱村还有那么多苞米呢!再过不到一个月就秋收了,打完了粮食堆在院子里鸡鸭吃,耗子吃,咱村老百姓得损失多少啊?好好陪着,到时候把咱村苞米都收购了,那是大头啊!再说还有来年呢!”

    “嗯,村长我明白。”

    张财咳咳两声,吐了几口酒,然后直起腰又说:“陈楚啊,你小子行,我挺看好你的,你好好干,以后我不干了,争取让你当村长,以后就你带领咱村老百姓发家致富,你看啊,咱村那么多泥草房,我心里也难受,我这个村长当的不称职,我是贪,但是现在当官不贪行么?你不贪点给上面随礼钱都能把你给随份子随穷了!

    上面来领导你得招待!招待吃吃喝喝得花钱?下面你不请客吃饭,群众关系也没法搞好,这些钱从哪来?还有……你也看见了,咱村不大,刺头不少,村南那老歪,对,他走了,不过听说过阵子也搬回村住了,村北王小眼,村西闫三……村东……村东以前是孙五,现在是你陈楚了!你们这几个刺头也让我脑袋疼,都跟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伯通了……”

    陈楚笑了,忽然觉得张财其实也不容易。

    “陈楚啊,老百姓种点粮食不容易,咱村家家过的好我也高兴,所以,一会儿去歌厅,你一定陪好,我给你家多分一亩地,不是半亩了这回……”

    “村长,啥地不地的,就是开玩笑,给咱村做点贡献,也是我应该的。”

    “少来你!呵呵呵……”张财推了他一把说:“小子,你……嘿嘿,刘海燕的大屁股不错?嘿嘿……”

    “咳咳……”陈楚脸胀的通红,心想这张财咋又扯到这了:“村长哪有的事儿啊?”

    “嘿嘿!你小子少装犊子,我都观察了,你们最近眉来眼去的,还有柳副村长……我怎么感觉她今天走道腿脚有点不利索呢!陈楚你上了?”张财一脸的贼笑。

    “没,没有的事儿。”

    “真没有?”

    “真没有!”

    张财拍了陈楚一掌说:“没有那就抓紧啊!多少人惦记着呢!咱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柳副村长看不上我,我骑她没希望,也不能看着外人骑啊?对?你小子我挺看好的……”

    “呼……”陈楚呼出口气。

    本来他没啥事,不过被张财这一白话,下面都给说硬了,不禁想起糙柳冰冰的情节了,那一米七八的身高,那翘起来的小屁股,那大长腿一抗在肩膀头上,下面一动啪啪啪的一糙,再抓着她的nǎi,真比当神仙都好……

    这时,邵晓华跟王亚楠也走出来了。

    王亚楠要吐,邵晓华在后面拍着她的后背,而王亚楠此时的黑制服扣子已经解开了,衬衫的扣子也解开通风,陈楚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她弯腰呕吐衬衫里面裹着的两只nǎi。

    那两只nǎi是那么的雪白,就像是两只大白兔老老实实的趴在那儿似的,而且裹着nǎi的是一件黑sè的蕾丝花边的胸罩。

    陈楚以前不知道,但是后来知道了,这胸罩叫做情趣内衣,布料很少的,而且这内衣卖的很贵,那小青穿的就是这个。

    陈楚看着她露出的雪白大nǎi,而且她一转过身,黑sè的紧绷的一步裙裹得她更屁股滚圆滚圆的,中间腚沟子的缝都露出印来了,陈楚真想从后面扶住她的腰。

    对准她的后门狠狠的糙一顿……

    (欢迎大家加入读者群85685299,本书...更新在群里第一时间通知,希望大家在纵横注册个账号把本书添加...收藏,拜谢拜谢……)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