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感谢双子星上将军、kkfly0702、书虫197311、君爱无敌、贼爷001、ws进行到底、l2512130967、久石大大...月票,感谢大家支持,还有遗漏的,多谢你们!)

    “楚兄弟,怎么样?”邵晓东笑嘻嘻的说。。

    陈楚脑子转了转,想要先把邵晓东稳住,不用邵晓东跟季扬比,就这小子要动季小桃,这点就碰了他的逆鳞。

    他可以不把女人当回事,但他陈楚……可把某些女人当成自己的命,比如季小桃,柳冰冰这样的,谁敢碰,那便是碰到他的逆鳞了。

    至于王红梅这德行的,只是玩玩而已,当然也只是玩玩,只不要太过他才懒得管,他也管不了那么多。

    “呼……”陈楚呼出口气,看了看已经有些星星的天穹,脑子飞快的转着,不管如何先答应他再说。

    “怎么回事?你和我说的详细点……”

    两人回到仙鹤宾馆,邵晓东要陈楚住这算了,反正有的是房间,陈楚说还有事儿,只是问他具体怎么办。

    邵晓东笑了,又掏出电话要找两个女的陪他,陈楚都拒绝了,心想这人的女人可不能动了,自己不用问肯定站在季小桃这边,探出这小子的口风。

    见他到底要干什么,想干什么,所以,这人的女人不能碰,碰了就跟他是一伙的了,甩都甩不干净。

    邵晓东眼睛转了转,呵呵笑着说:“楚兄弟,你年龄不大,不过是个人才,但道上的规矩你也得懂得,我和你说了,你干不干一句话,别拖泥带水,不行我找别人,还有就是……不能说出去。”

    “嗯,行,你也好几十人呢,再说这事儿说出去对我没益处。”

    邵晓东拍了拍巴掌,叫了声好,随后说:“那雇主跟季扬有点过节,要弄季扬,但这活我接不了,没那本事,还是那句话,我只求财,尽量不伤人。

    所以,我答应对季小桃动手,五万块钱,我两万,你一万,再找四个可靠的兄弟,直接把季小桃弄上车去。”

    陈楚皱了皱眉说:“你,你这不是……绑架?”

    “绑架?没那么严重,那雇主只请季扬去喝喝茶而已,季小桃肯定也完好无损,季扬要是谈好了,也啥事没有,咱就是做个中间人……”

    陈楚心里明白,什么狗屁中间人,到时候还不一定怎么样呢,季扬没准被废了,季小桃可能被卖到南方窑子里面去,想出都出不来。

    麻痹的,看来这邵晓东损事干了不少,毁别人老子不管,麻痹的毁到季小桃身上了,老子和你死磕到底了。

    “嗯……真的有一万么?”陈楚装成狠贪钱的样子。

    “兄弟,必须有钱啊,这人挺靠谱的。”

    陈楚想问那人是谁,不过邵晓东当然不会傻逼的告诉他了,所以也没问。

    “行,这事儿我答应了,我先回去,明天再来。”

    邵晓东笑了。

    “回去干啥啊?来回折腾的挺费事的,我刚才让人去打听了,季小桃今天晚上值夜班,正好咱就趁晚上直接下手得了,你先去房间休息一会儿,我再安排几个人。”

    “妥了!”陈楚答应了一声,进房间直接把手机调成静音,随后给季扬发出短信。

    不久,季扬回复,并且也在张罗人往县城赶去。

    季扬在金星的台球厅,县城离着大杨树镇只有二十里,而离瀚城六十里,虽然时间上占优势,不过季扬还是马上招呼人,正好马华强一伙也在台球厅打球,跟着一起坐面包车开往县医院。

    陈楚把短信删除了,在屋中刚坐了一会儿,就听到外面有人说话,出门见是严子更另外三个二十多岁的混子进来了。

    几人个头都不矮,邵晓东简单介绍了一下,随后让他们在外面坐着,跟陈楚进了里屋,笑了笑说:“兄弟,要不要给你先找一个妞儿。”

    “呵呵……”陈楚笑了笑:“咱还是先去,一万块钱呢!”

    邵晓东笑了:“嗯,对,先去把正经事给办了,然后回来再弄,嗯……听说季扬的妹子可水灵啊,要不?一会儿弄回来兄弟尝尝鲜?”

    陈楚心里冷笑,心想妈的老子早就弄了,鲜味也尝过了。

    嘴上只是盈盈诺诺的笑着。

    一切准备妥当,邵晓东反而不那么着急,观察了一阵众人表情,这才说了声走。

    下面已经停好了一辆面包车,他开车,陈楚坐在副驾驶,另外几人还带着麻袋。

    应该是严子的,几人上车便往县城赶去。

    严子在后面问:“东哥,一会儿,咱把那谁抓住送到哪啊?这才钱不少啊,会不会出点啥事啊?”他们毕竟不是尹胖子马猴子这样的角sè,只是干点小活,这样的活他们感觉自己有点越线。

    这时,也有个小子有点担心的说:“是啊晓东哥,咱就是打个小架啥的,弄点小姐,这……这算不算绑架?咱有点越行了……”

    邵晓东笑了笑:“咋了?怕了?咱有几把不是绑架,就是把季小桃给请过去,保准她一根头发都不掉。”

    后面的几人才放心,陈楚才不信,要是就这么简单,能给五万块钱?都够买凶的了。

    面包车开的速度不算快,五十多分钟后,停在了离县医院四百米左右的地方,随后邵晓东让严子留在车上,说事成了再让他开车过去。

    然后带着陈楚一行四人走到县医院大门口。

    里面两者鹅黄的灯,值班室里像是有人影在晃动,邵晓东看了陈楚一眼说:“楚兄弟你先进去探探路,见里面有人,就问她是不是季小桃,我感觉县医院就一个值班的,要是没啥问题,你就回一个电话过来。”

    陈楚点定头,随后走了进去,县医院还是以前的老样子,触景生情,让他不禁想起一个多月前在县医院跟季小桃发生的种种。

    他现在有点思念以往的ri子,虽然过去没多久,但在陈楚感觉,像是阔别十年了一样,忽的,他觉得自己就跟季小桃过一辈子也不错。

    两人有说有笑的,ri子过起来相扶到老,不禁想到季扬他们应该到了!如果没到,自己就拖延一会儿,实在不行就和这几个小子拼一把,或者先报激ng。

    到了大厅里,陈楚往窗口看了看,而走廊的另一间病房倏地蹿出两个人影,正是季扬跟金星。

    两人没说话,这时陈楚也看到值班室里的不是季小桃,是王露,她看了陈楚一眼,眼中多少有些慌张的样子。

    陈楚冲她笑了笑,感觉王露还是那样的感xing,又怕季扬他们看出什么来,两人目光忙又分开了。

    陈楚给季扬他们使了个眼sè,两人又躲进屋里,不过门欠了一条缝,过了一小会儿,他这才给邵晓东拨过去,说了句:“是!”随后就挂了电话。

    夜下,邵晓东一伙窜了进来,刚进大厅就冲值班室冲去,一拉门,见锁着,而邵晓东再看到里面的王露,皱眉问道:“你是季小桃?”

    王露虽然长的感xing,不过一看就至少是二十五岁以上的女人了,而季小桃才十九,虽然邵晓东没见过她,不过感觉季小桃长得都说漂亮,不能长得这么着急。

    刚一愣神,从房间里季扬跟金星就窜了出来,另外又从其他房间里冲出来六七个人,当下冲上去,一顿拳脚就把邵晓东几人干倒了。

    邵晓东这帮人平时就仗着人多,战斗力跟季扬差远了。

    随后灯倏地亮起了,季扬、金星、穿黑衬衫的小五,还有马华强一伙儿,已经把倒地的几人围住。

    “麻痹的,敢动我妹子!”季扬又上去踹了邵晓东一脚。

    “季……季扬?你……”邵晓东又有点发懵,看了看站在旁边的陈楚。

    “麻痹的,陈楚是我兄弟,你动我妹子,我兄弟自然告诉我了!我他妈的弄死你……”

    金星忙拉着说:“季扬,别的,报激ng!”

    “报激ng?”邵晓东笑了:“季扬,你也是混过的,报激ng要讲究证据啊,你光有认证还不行,还得有物证,你的证据呢?”

    “麻痹的!”季扬上去又踹了一脚,踢中邵晓东胸口,这小子嘴角已经被打出血了,这一脚咚的一声,邵晓东忙捂住胸口,忍着疼。

    “季扬!不就这点事么!我认栽,咱私了得了,我得了定金两万,都给你还不行么,那两万算我赔钱……”

    季扬挥了下手,这几人被带进医院房间,陈楚看着一身护士服身材凸凹的王露下面有些硬了,真想这回糙她一下,不过季扬他们都在,没办法下手。

    咽了口唾沫,也跟着进去了,王露算是经历过的女人了,再说在医院工作,整天见血,而且她以前在瀚城医院的时候也经常有家属闹事的,打架也都正常了。

    ……

    季扬让邵小东这行人跪成一排,点了根烟说:“麻痹的,邵小东,咱们根本就不是一个圈里的,就你他妈的也敢动我?我妹子?”

    “季……季哥,我不是……不是最近手比较顺么,再说了,对方就说请你妹子去聊聊天……”

    “我糙你麻痹的!”季扬上去又是一个大嘴巴子,把邵晓东抽的血喷一地。“麻痹的你咋不让你妈去跟他聊天呢!说,对方是谁?我季扬废了他!”

    “你,你还是别知道了,你惹不起!”

    “糙!”季扬又是一脚,踹中邵晓东面颊,这次邵晓东满脸花了,鼻子,嘴,眼角都出血了,不禁放出哭腔,本来他跟季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他算是小混,充其量弄点小姐,季扬跟尹胖子混的时候才算是黑道。

    “季哥,你,你别打了,再打就打死我了,我说……”邵晓东往左右看了看。

    季扬挥挥手说:“你们,把这些人都拉出去,到别的屋里去,我跟这小子好好聊聊……”

    金星,马华强一伙把这几人都拉出去了,陈楚想起了什么,跟金星嘀咕了几句。

    金星糙的骂了一句:“麻痹的,外面面包车了还有一个呢!楚兄弟,那个……小五跟我去,华强,你们几个看着这三个瘪犊子,能看住!”

    马华强,段洪兴、黄毛、小志跟黄皮都重重点头。

    他们把这三个小子塞到了另外的病房,陈楚金星跟小五刚关上门,就听到屋里邵晓东呜呜的开哭,像是求着季扬。

    金星骂了一句:“麻痹的怂货,就这几把样的,就能欺负小的。”

    小五也笑:“金哥,麻痹的这小子咋想的?疯了,敢弄咱季哥,我糙!这要是季哥混的时候麻痹的肯定挑断他手筋脚筋了!”

    金星摇摇头:“不行了,现在不是那个时候了,麻痹的,咱的时代都过去了,这东西也是一茬人一茬人的……”

    金星回头想跟陈楚说句话,见这小子定定的瞅着王露咽唾沫,值班室里的王露也眼神定定的看着他。

    我糙!这俩人莫非有一腿?

    金星笑了,小声说:“楚兄弟,你是不是有事儿要办啊!你忙你的,外面那小子我跟小五去就行,不用你……”

    陈楚嘿嘿笑了笑。

    金星一拍脑袋:“我糙!楚兄弟你还真是……”他刚才也只是猜测了。

    这时,陈楚钻进王露的值班室,见金星走出门了,这才一把抓住王露的nǎi,另只手摸上了王露滚滚的大屁股。

    “王姐,我都想死你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