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树林yin翳,yin风阵阵。。

    十月份的天气晚上已经微凉,瀚城的地域比较风多,干旱,c混秋大风,而夏季死热死热,冬天死冷死冷,相反c混秋不是很明显。

    雪融化了就快夏天了,融化的雪窠子里面就有发芽跟发绿的小草。

    而秋天苞米一收割,破败的苞米叶子跟黄草漫天在萧瑟的风中稀里哗啦的满天乱飞,过不多久便是冷的季节了。

    这年的秋天来的有点晚,十月份的天气已然延续着死热死热的气候,但晚上已经有寒气来袭了。

    不过陈楚跟王露两人身体磨磨蹭蹭的,反而更火热起来,两人身上都出了一层细腻的汗珠,经风一吹便风干了,陈楚感觉后背有点冷飕飕的。

    像是鬼上身了似的,忙转头四下张望,见yin森森的树木哗啦啦的被风吹的作响,枝头上的老娃子(乌鸦)嘎嘎嘎的叫了几声。

    远处还有夜猫子咕噜噜的叫唤,这夜猫子(猫头鹰)叫唤相当难听了,就跟小孩儿哭似的,半夜一听都瘆的慌。

    农村人都说不怕夜猫子叫,就怕夜猫子笑,那远处树上的夜猫子好像看到了白花花的王露的身子,还有陈楚有些擦黑的要压上她身子的动作。

    夜猫子呵呵呵呵的一叫,就跟人笑似的,更瘆人,陈楚担心的不是这个,总是感觉后面有人似的,回头撒目几眼,什么都没发现。

    不禁小声嘀咕了一句:“妈的……见鬼了……”

    “陈楚,要不别玩了,这地方好像听他们说闹鬼,白天都没人来,晚上更没人靠近了,咱还是回去……”王露说着要穿起衣服,陈楚看到她露在外面白花花的大nǎi。

    下面硬邦邦的根本忍不住了,两手又抓到她nǎi上揉搓了两把:“没事,真有鬼我也不怕,我专门抓鬼……”

    “啊!”陈楚刚说完,王露却叫了一声,两眼瞪了溜圆,指着陈楚背后,两眼一番一下晕了过去。

    陈楚也感觉背后像是有不干净的东西,只感觉树叶哗啦啦的响动,眼角看到身侧一袭白衣,他只看到白衣的衣角,像是裙摆那样的。

    而身后像是有气息缓缓靠近。“我糙……”陈楚一身冷汗,浑身禁不住哆嗦起来,汗毛乍开,说不怕是假的。

    他感觉旁边的那裙角就像是飘在半空中似的,他不敢去多看,浑身有些机械,有些麻木,第一个念头就是跑,不过跑,王露怎么办?

    陈楚又感觉右边一阵yin冷,眼角余光又见另一边一个黑影拄着拐杖慢慢的靠近。

    “桀桀……小兔崽子,我们又见到了!我还没去找你,你先来我这了……桀桀……”

    声音yin测测的,像是破盆子撕裂般的刺耳,拄着拐杖的老太太老态龙钟般的一点点的往这边走。

    而左边那个白裙子也发出声音:“小伙,你转过头来看我一眼,看我一眼嘛!”

    她的声音有些温柔,不过温柔中又带着沙哑。

    “哎呦,你不来看我,我可要去看你了,我看你去……你看我漂亮不漂亮……”

    陈楚感觉那白影子往自己这边靠近,那黑乎乎的老太太破盆一般的声音再次发出。

    “恶鬼啊,你都死了几十年了,还是这么墨迹,咬死他,帮我咬死他……”

    哈哈哈……那白影子发出一连串的笑声,尖锐中又带着一丝丝的沙哑,就像是老唱片那样,声音很尖但尖锐的声响外围还有沙哑的音质。

    陈楚感觉两股yin测测的风声在朝自己夹击过来,他本能的感觉那白影子声音很好听,好像是个美女发出来的,不过他不敢去看。

    这时什么也顾不得了,几乎两手一抱头,转身就开跑,王露他也管不了了,先顾自己再说。

    “臭小子!你别跑!要跑把东西留下来,把你的家伙让我吃了!我就放过你!”那老妪发出歇斯底里的声音,而后陈楚感觉身后一个拄着拐杖在身后奔跑的影子,像是离自己不远。

    陈楚几乎被吓尿了,脚下拼命加速快跑,感觉把那黑影子甩开了,陈楚想好奇的回头看一眼,就看一眼,他只是出于好奇,脚下脚步不停,而刚一回头,差点吓晕过去。

    现在他才明白为啥王露晕了。

    在他后面,离他脑后不远,几乎不到一米处,一个长头发的女人,在后面紧紧相随。

    她应该还比自己高些,身上的白衣服飘来荡去的,脸sè惨白的像是常年在水里的那样溃烂跟发白,而眼睛、鼻子,嘴都已经溃烂不堪,面目像是平平的一张面板相似,两眼处已经腐烂了一大半,冒出脓水。

    嘴角也像是被撕裂,两道干涸的鲜血在嘴角边留下印痕,她的两只腐烂的骨瘦嶙峋的手已经伸出来,狞笑的要掐到了他的脖子边,那一笑,牙齿都不全。

    我糙!

    陈楚感觉天旋地转,心想麻痹的这就是上次这老太太说的要找的恶鬼啊,麻痹的应该是让水淹死的,这逼德行太他妈的吓人了。

    陈楚两条腿像是机械了一样,脑袋使劲儿往前顶着,没命的往前猛跑,感觉身后的那两只手像是抓了他几把,能听到脑后的风声,还有那女鬼咯咯咯的笑:“小哥,你长得好帅,你回头看看我嘛!我一个人在那坟地里躺着太孤单了,你也来陪我一起住好不好……”

    我糙尼玛啊!陈楚大骂一句,歇斯底里的喊了几声,拼尽力气疯跑起来。

    他胸前的玉扳指由暗淡开始慢慢的光亮,陈楚一直在跑,一直没主意,直到玉扳指光亮刺眼,他这才用手抓住它。

    立时,陈楚恐惧的心绪全无,变得心静如水,握住了玉扳指仿佛看淡一切,看淡了生死。

    生在不知不觉中而来,死,又在不知不觉中而去,何必那么在意成败得失,何必在意生死别离,生死亦是看破,又何必在乎恶人,恶人都不怕,何必在意死去之人化作的yin魂不散的恶鬼……意识中的一串声音传入脑海。

    陈楚心绪平静下去,一股灵魂力量仿佛占据了身体一般,转头大喝一声:“滚!”

    一声大喝,声若洪钟,林间树叶婆娑枝桠乱响,鸟惊乌飞,虚空微颤。

    陈楚转回身,那白sè厉鬼,还有那黑sè老妪,见到他胸前发光的玉扳指,两手捂面,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不要……不要……不要过来!”

    陈楚笑了:“糙你妈逼的你不是让我好好看看你吗?行啊,我看你了,长的真他妈的磕碜!糙你nǎinǎi的!”

    陈楚意识中像是又一声洪钟大吕般的声响沉闷的哼了一声道:“收……”

    倏地一瞬间,那凄厉的白衣恶鬼像是灵魂飘散一样,一再大叫着饶命,并让陈楚后退。

    陈楚笑了,手里握着玉扳指反而大步朝前,倏地一道白光,那女鬼化作一团瞬间进入玉扳指之中,那老妪也在跪地惨嚎,陈楚踏步而上,离她不到五米,老妪亦然被收进玉扳指中。

    立时,烟消云散,草木皆静,化作一潭静水。

    陈楚呼出口气,旋即想到前几次自己挣脱开梦魇之后,醒来又恢复原状,还是躺在那睡觉,这次是不是还是如此了。

    想到这里,他快步跑回,这一路感受月光柔和,刚才那yin冷还有恻恻的感觉全然消失了。

    当他跑回倒木处,见王露还在倒木处半裸的躺着,胸前还是大开,两只雪白大nǎi在月下圆滚滚的暴露,上面的相思豆还是挺翘着。

    下面的黑sè一步裙还是卷到了她的柳腰上,肉sè的丝袜卷到大腿根,黑sè的蕾丝内裤被脱掉一点,她毛茸茸的隆丘上的黑黑弯曲的数十根黑森林还外露着,下面的黑sè高跟鞋一只还在,一只掉在了不远处。

    陈楚并没发现旁边有自己,掐了自己胳膊一把,感觉挺疼了,又看了看胸前的玉扳指,这下他倒害怕了。

    我靠,自己刚才真的把这两个鬼收进玉扳指里了?这……这是真的?

    陈楚呼出口气,后怕了一阵,心想没啥事快点回家,明天早上问问张老头儿看看是咋回事了。

    陈楚心跳一阵加快,不过过了一阵,看到王露几乎全裸的白花花的身子让他下面又邦邦硬了。

    刚才害怕的感觉消失无影踪,心里**大增,忙又朝着王露光着的身子扑了过去。

    王露身体有些微凉了,陈楚怕她感冒,把白大褂给她系住身子,又把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

    手里给把了一遍脉搏,发现一切都正常,应该是惊吓过度了,心想刚才是够吓人的,不过已经过去了,而王露这样带漏不漏的更是引起陈楚的兴趣。

    “宝贝……我来了……”陈楚低低了欣喜的说了一句,又嘿嘿笑道:“嗯,刚才就算我救你了,现在你得回报我……嘿嘿……”

    陈楚两手摸着她长长的大腿,两手慢慢的把王露的丝袜卷到了膝盖处,感觉这玩意挺不好卷的,他这是第一次给女人卷丝袜。

    下面已经邦邦硬了,还是坚持把王露的一条丝袜脱了下来,把玩着她一只xing感的小脚。

    嘴禁不住在王露的一只裸脚上亲了起来,微微的外面凉凉的皮肤,陈楚亲着,用脸磨蹭着慢慢的有了一些热度。

    陈楚把王露美丽的脚趾含在嘴里,美美的吸允了一阵,然后顺着她的脚丫往上慢慢的舔着,那股yin测测的风声已经不在,树林恢复了仲夏夜晚的焖热。

    陈楚后背慢慢的又渗出一些汗泽,他反而更像是在品味着一桌丰盛的火锅一样,享受着王露的身体。

    嘴慢慢的亲到王露的大腿根,陈楚并没有把她的内裤脱下来,而是一头扎进她的内裤上,肆无忌惮的,有点疯狂的隔着王露的内裤对着她两腿之间那处秘密丛林地带再次疯狂的蹭着,舔着,轻轻的咬着,随后嘴唇在上面狠狠的狼吻起来。

    昏迷中的王露亦是敏感的双腿夹紧,下面温热的又是湿乎乎的,陈楚感觉那蜜汁一样的水从她的洞里面涌了出来,湿润了她的内裤。

    那柔滑的感觉让陈楚有些忍不住了,伸出舌头隔着王露的蕾丝内裤舔了舔她的洞口。

    随后终于两手抓住她的内裤,拽到了脚踝处,随后挂在了她一只柔嫩的大腿上。

    陈楚几下脱了个大光腚,迫不及待的分开王露的两条大腿,下面对准她毛茸茸的方寸之地,磨蹭两下,在她黑乎乎的下面感觉到了洞口位置,然后嗯的闷哼一声,屁股往前一挺,下面的大棍子缓缓的糙了进去。

    陈楚感觉自己的家伙被热乎乎的**裹挟住,那种圆润的滑腻的感觉让他玉仙玉死,下面不禁加快动作,糙了两下,然后使劲儿往王露的洞底一顶,大棍子全捅了进去,两人的私密处的尽头紧紧的顶在了一起。

    王露啊的大叫一声,继而秀眉蹙起了,慢悠悠的醒转过来。

    看到陈楚有些黑的身体在她的玉体上上下蠕动着,自己下面的洞洞被一只大棍子糙的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