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求...月票!兄弟们有...月票的投几张哈,本书依旧延续每天万字...更新,唔,...月票其实没钱,求...月票就是为了个面子上好看了。。本书闲聊群856852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大家踊跃加群,...更新群内第一时间通知。)

    两人的身体重叠在一起,有些擦黑的陈楚压着白花花的王露的身子,像是叠罗汉似的。

    有的时候女人喜欢黑一点的男人,就像有些时候男人喜欢棕sè的女人,那种小麦sè的皮肤更是让男人喜欢,下面硬的快。

    王露是那种白净的,熟透了的女人,nǎi跟屁股都是那般弹xing十足,陈楚揉着捏着,随后站起身,王露掏出纸巾递给他,两人简单擦了擦,忽的,王露被他搂住了脖子。

    她以为陈楚要亲她,说了句讨厌,不过下一秒一个软软的大家伙就塞进了她的嘴里。

    “呜呜……你干啥?”王露嘴里含着陈楚的东西,有些含糊不清的发出声音挣扎两下。

    “咱多干两回,给我舔舔……”陈楚说着两手就扶住她的头,软软的下面在她嘴里来回抽弄起来。

    “不行……”王露挣扎两下,听见陈楚一阵享受的低低呻吟,并且他下面的东西还真有点硬了。

    王露面红耳热,就蹲在下面,一手揽住陈楚的腰,一手扶着他的胯下大家伙的根,嘴开始一下一下的套弄起来。

    感觉着王露湿润的小嘴儿,自然和下面不一样,这小嘴儿里的温度可比下面好的多,陈楚都想shè她一嘴了。

    王露套弄了一阵,他下面的大家伙慢慢的支棱了起来,堵住她的嘴,王露发出嗯嗯的呻吟,嘴唇也发出扑哧扑哧的响声。

    陈楚这时抽出了湿漉漉的家伙,拍了拍王露的脸:“宝贝,把腿分开。”

    “滚……”王露被他说的不好意思了,不过还是劈开大腿,刚喷完,虽然外面擦了,里面还是有些湿漉漉的,陈楚的大家伙噗嗤一声又糙了进去。

    啪啪啪的开始糙了起来,一连糙了二百多下,陈楚又扛起王露的两条大腿,边糙还边聊天,十多分钟后,陈楚拍了拍王露的大白腚说:“我的宝贝,来,换个姿势,你撅着,我从后面插进去糙你。”

    “陈楚,你给我滚,能不能别说糙这个字,你……流氓……”王露虽然嘴上这么说,不过心里却是挺过瘾的。感觉陈楚用这个糙字比什么字都直接,一个字就让他浑身发热发软的狠,而且下面还弄的又更湿了。

    王露撅起大屁股,陈楚拍了拍,忍不住的掰开她的两个臀瓣,看着她的屁眼就受不了的嘴凑过去,伸出舌头在王露xing感的屁眼上舔了起来。

    “啊……不要……痒痒啊!烦人……啊你……”王露呻吟起来,心里却是烧的火热,恨不得陈楚的嘴,还有舌头在她的屁眼的地方好好的舔,用力的舔,多多的舔。

    陈楚嗒嗒的舔了一阵,随后把坚硬的大家伙往她的屁眼里插,不过插了几次没成功。陈楚怕时间来不及,就顺着她的腚沟子往下面插去。

    王露两手扶着那颗倒木,两腿又分的大开,屁股使劲往高撅,细白的柳腰下沉,圆嫩的屁股还对着陈楚晃了晃。

    陈楚受不了的又附身过去在她的屁股跟腚沟子上一顿啃,这才两手掐着有些湿漉漉的大家伙,在她的腚沟子边上磨蹭一会儿,然后扑哧一声插了进去。

    陈楚一进去就开始快速的**起来,随即狠狠的撞击着王露的大白腚跟一浪一浪的涨cháo了似的,王露也是**一浪高过一浪,感觉被陈楚糙就是这样的过瘾。

    感觉他的大家伙的冲击还有持久至少顶的上五个男人,王露听她的一个姐妹说,从来和自己男人就没有过高朝,同时也不懂得高朝到底是啥玩意。

    直到有一次晚上她自己走夜路,被几个劫匪拉进树林**了之后,才懂得了什么叫做高朝,她没报激ng的原因第一是怕丢人,怕和自己的男人有间隔,怕以后离婚。

    还有就是……她被轮了之后并没有感到什么羞耻跟受到侮辱,相反,就是开始的时候有些怕,但她被糙了半个小时候,爽的北都找不到了,她那闺蜜和她讲,真希望再被强激ān,被男人轮着糙一次,兴奋地感觉真是不一样的好。

    王露那时候听的浑身火热。就像男人一样喜欢玩,喜欢一起糙很多女人,大家都光着腚在一个床上玩呀玩,女人也是一样的想法。

    她们嘴上不说,但是也是很**的,巴不得自己跟几个花样美男光着腚一起糙来糙去的。

    不过王露现在知足了,跟陈楚在一起造耐,不禁可以享受女人的高朝,而且还有一种被男人**般的快感,陈楚这样不停的快速抽送,就像和五个男人的战斗力差不多,这样的无休止的**,甚至比五个男人甚至还要强。

    王露被糙的浮想联翩,身体柔软无力,口中**着:“王八蛋,陈楚……我糙你妈,你……你糙死我得了,啊……用力啊……啊……”

    陈楚连续糙了她二十分钟,看到王露的屁股都有些被糙红了,那水好像都被糙干了,陈楚的大家伙也有些麻木,并开始加快了速度。

    啪啪啪的拍击着王露的身子声音就像是爆豆一样。

    “我……啊……”王露更把屁股撅得老高,兴奋的头发甩了起来,身体被陈楚撞击的受不住了,已经跪在了地上。

    两只膝盖落地,两手也扶着前面的草丛,手指紧紧的抓住两把青草,指甲都用力的嵌进了泥土里。

    王露浑身发颤,水又多了起来,陈楚连续不断的**和撞击,像是要把王露的这口水井给舀干了似的。

    “啊……王八蛋,你糙!啊……我……啊,糙死我好了,王八蛋……”王露像是要哭出来一样,不过屁股还是往上挺翘的撅挺着。

    而她下面的水已经泛滥了,陈楚快速的抽出进去发出咕叽咕叽连串的水泽声,甚至是水,不断的从王露的洞洞内往外抽的时候发出。

    陈楚扶着她肥嫩的屁股一边往前顶,一边已经挥汗如雨的干着,笑着说:“宝贝,王璐姐,我,我都把你给糙冒了!”

    “陈楚!我糙你妈,我糙尼玛啊……你还笑话我……”

    王露这次真的哭了,不过是被糙爽的。

    陈楚浑身一震发颤,下面麻木中亦是忍不住这种快速的抽送了,忙快速的冲击王露的大屁股,又抽送了七八下,啪啪声过后,陈楚两手紧紧的把住王露的白嫩的大白腚,下面紧紧的顶着她的腚沟子不动,随后:“啊……啊……啊……”连续呻吟了几声,下面呲呲呲呲的开始shè了。

    一股股的液体shè进王露的体内,王露**了一阵,发泄着心里的享受,过了十几秒,有些虚脱的王露软软的身子趴伏在地上,直到陈楚把软软的家伙从她的身体里拔出,王露还像是一只母狗似的撅着屁股在那里不停的喘息着。

    过了一阵,王露翻过身去,一屁股坐到地上,忙又欠起了屁股,因为从她的屁股中间的肉缝中,陈楚shè进去的液体流了出来,王露刚才一屁股坐在地上,黏糊糊的坐了一屁股泥。

    感觉着陈楚shè进去的液体从里面出来从她的屁股处滑落流淌在地上。

    王露想站起来,不过浑身发软,四肢都被糙的软弱无力,看了眼旁边喘着气的陈楚说:“王八蛋,你过来把姐的一步裙从腰上脱下去,不然……不然一会儿都弄脏了,我没法穿了。”

    陈楚过来,王露往上伸直了胳膊,陈楚把她的一步裙脱了下去,看着王露的下面没法再糙了,都是泥了,陈楚干脆又把自己的大家伙塞进她的嘴里。

    “我……我糙尼玛……没完没了了?”王露呜呜呜的骂着,此时赤身**的靠在横木上,闭上眼睛,任凭陈楚玩弄了。她感觉自己的嘴还有舌头都一阵的麻木。

    陈楚站在那,抱着她的头,而王露此时头发已经披散开了,两手一边往后面梳拢着秀发,嘴唇下意识的麻木的抽动着。

    而陈楚的家伙在她嘴里捣鼓了半个小时的时候,王露整个嘴都麻木了,几乎机械的被陈楚抱着头那根大棍子在她嘴里来回套弄着,大家伙经常直接插入她的喉咙。

    王露这时有种要被陈楚的大家伙插死的感觉,不过这种死法在她看来也值得了,是爽死,总比老死好。

    这时,王露感觉嘴里陈楚的大家伙更壮大了一些,粗长的大家伙变得滚烫。

    她明白陈楚又要shè了,想把陈楚的东西吐出去,不过陈楚已经紧紧的抱住了她的头,下面的家伙狠狠的往她喉咙的最伸出塞着。

    粗粗的家伙抵触到了她的喉咙,忽然一股股滚热的液体直接朝她的喉咙喷去。

    呜呜呜……王露一阵的摇头,不过陈楚却是爽的玉仙玉死,抱着她的头两手不断抚弄着她的脸跟长发。

    王露感觉shè进她嘴里的东西越来越多,满嘴全是,一半被她咽了进去,一半顺着她的嘴角流了出去,虽然那东西味道很腥,但她没办法,想吐但是陈楚的大家伙还在嘴里。

    只是想到这东西能美容,就闭上眼咽了,王露喘息了十几秒左右,感觉陈楚shè的差不多了,不过嘴里还是恋恋不舍的含着软了的家伙,脸蛋儿紧紧的贴着给她带来高朝一浪一浪男人的裆部。

    揉着那两个肉丸子,希望真的希望自己再被糙一次。

    而她感觉陈楚的家伙一阵sāo气传来,心想不对,陈楚不是刚shè完么,怎么还……唔……

    “王八蛋!”王露想要吐已经来不及了,哗哗哗的水流已经喷进她的嘴里。

    王露迷糊了几秒,随即还是忍不住推开陈楚,只见他掐着那黑漆漆的大家伙冲自己的脸尿了过来。

    “啊……我糙你妈陈楚……”

    王露感觉自己脸上全是尿,嘴里也sāo哄哄的全是,陈楚那大家伙像是憋了很久,那么多又那么sāo,陈楚尿完了又把大家伙塞进她的嘴里。

    “我……唔……”王霞吐出他的东西,躺在光滑的倒木上,胸口一阵的起伏不已。

    看着天上冉冉升起的月亮,王露闭上了眼。

    “生气了?宝贝,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王璐姐,刚才我只是太想那么干了……”

    陈楚过瘾了,附身拿纸去擦王露的脸:“王璐姐,你真生气了?要不这样,你……你往我身上,往我脸上尿一把得了……”

    “嗯……”王露闭上眼喘息了一阵才睁开,柔情的看了他一眼,接过纸巾擦着脸说:“陈楚……姐,姐刚才好过瘾,尤其是你最后撒的那尿,尿在姐的嘴里跟身上更过瘾,啊……我,我……是不是很贱啊弟弟……”

    陈楚笑了,抱起王露光光的身子,给她擦干脸上身上的尿,这时他翻身还想糙王露一次,地上衣兜里的电话终于响了起来。

    陈楚光着身子接起电话,手搂着光溜溜的王露,而手掌放在她的nǎi上轻轻的揉着。

    王露一脸醉意的趴在他的怀里,小鸟依人一般,脸贴着他已经软了的黑黢黢的大棍子,尽情的喜爱,还伸出麻木的小舌头舔了几口,嘴唇在那上面亲了又亲。

    电话是金星打来的,陈楚刚喂了一声,金星就说:“我糙!楚兄弟,你可真猛啊,都两个小时了,还糙哪!那13是不是都让你给糙烂活了啊?”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