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两人穿好了衣服,走回来的时候,王露脸上红晕的很,她都寂寞这么多长时间了,终于被一个大家伙滋润了一顿,简直过足了瘾。。

    王露就像是隐忍了好久的吸毒者一样,一次品尝了个够,整个人晕晕乎乎,玉仙玉死的,一路上都拉着陈楚的胳膊,小鸟依人般的头枕着他的肩膀。

    而陈楚的手也不闲着在后面摸着她的屁股,时而把手伸进她的黑sè一步短裙里摸着她的腚沟子抠着摸着。

    感觉着王露后面好像有湿润了一些,王露娇喘一声,推了他一把,随后媚眼如丝般:“哎呀,你别动,又湿了,下面都有点肿了,疼着呢……”她脸颊绯红,像是刚谈恋爱的小姑娘似的。

    陈楚嘿嘿一笑,两人来到医院大厅门前之时已经分开了,王露虽然穿着白大褂,不过下面的黑sè窄裙还是漏了出来。

    黑sè一步裙有了不少的褶皱,而她两条穿着肉sè丝袜的大腿也在百搭卦内展露了一些。

    陈楚先进了大厅,见金星已经在大厅里了,看到他呵呵笑了笑:“楚兄弟回来了?”

    “嗯,扬子审问的怎么样了?”

    “还行,那个……咱们进去说。”金星知道两人刚干完,而王露也显得尴尬了,金星忙跟陈楚走进一个病房。

    “行啊,楚兄弟,眼光不错么!啥时候瞄上的?”

    “呵呵,挺长时间了,对了,邵晓东说花钱雇佣他的人是谁了么?”

    金星沉默了一会儿,淡淡道:“这个……你还是不知道的好,对你没好处,行了,今天就这么地,咱都回去……”

    金星不说,自然有他的道理,陈楚也不多问,只是跟季扬打了个招呼,随后陈楚回到了家。

    跟王露已经折腾到九点了,到家的时候差不多十点,本来这时候老爹已经睡了,不过此时还亮着灯,借着昏黄的灯光陈楚看了看天sè。

    虽然是夜里,但头顶亦是有一些暗淡的浮云飘过,月虽然正空,但亦是被云彩遮挡。

    陈楚想起风水上所言的,这样的浮云偏斜,亦是有雨的征兆,这么说明天会下大雨?

    淡淡笑了笑,推门进了房间,他有点不相信那上面的所言,这月亮地好好的,怎么会下雨?不过想了想还是把苞米杆抱进屋里几捆。

    农村做饭都烧苞米杆子,下雨天亦是往屋里多抱一些柴禾,不然都浇湿了就没法做饭用了。

    陈楚抱完柴禾刚要进屋,老爹房子里传来的咳嗽声:“咳咳咳……驴回来了?进来!”

    陈楚答应了一声走进东屋,他家算是三间土房,也叫泥草房,便是用泥巴建起来的,上面用木头檩子草帘子加上的房顶,最上面再抹上一层沙土,农村很多这样的房子,一般一下雨便会漏个稀巴烂了。

    “驴啊,你又跑哪去了?”陈德江看了儿子一眼,随即叹了口气。

    “没去哪,我去张拉头儿那了……”

    “嗯……以后别乱跑了。”陈德江明知道他撒谎,不过也没办法,半大小子最是讨厌的时候,鸡窝不到鸭窝到的,最是让人不省心的时候了。

    “咳咳……驴啊,今天,我给老家打电话了,你还记得小梦不?”

    “小梦?”陈楚一愣,还真不记得了。

    “嗯,就是钱梦,你钱大爷家的闺女,比你大五岁,小时候你们在一起玩,你还总管人家叫媳妇来着!”

    陈楚一拍脑袋:“比我大五岁哪!”

    “咳咳,人家现在念大二呢!在省城,你钱大爷一家都搬过去了,我想啊,要不你去当个养老女婿……”

    陈楚眼睛转了转,嘿嘿笑了:“女大五,比老母,那得多老啊!这事儿不行。”

    “你还不行了?”陈德江一瞪眼睛:“人家不同意还差不多,行了,快过年的时候咱去拜个年去……你睡觉去。”

    陈楚咧咧嘴,回到自己房子,躺在炕上有点睡不着,钱梦他一点印象都没有,老家是穷山沟子,比小杨树村还要落后,那钱梦是谁?管她是谁呢!能有柳冰冰好看么?

    稀里糊涂的睡着了,而半夜便传来了轰隆隆的雷声,随即爆豆般的大暴雨落下,稀里糊涂的就把陈楚给吵醒了。

    屋子里不久便传来的滴答滴答的漏雨声,陈楚起来拿盆子接雨,随即看到东面屋子老爹也起来找盆啥的接雨水了,不禁摇摇头,想起刘海燕说的给他家改造泥草房的事儿了。

    伴着雷雨声陈楚继续睡了,第二天醒来雨虽然小了不少,不过道路泥泞不堪,摩托车自行车都没法骑了。

    农村的路都是泥土的,踩了一脚黏糊糊的,而且路上全是水坑,有的深的地方都能没到膝盖了,天还是yin霾的狠,细雨绵绵落个不停。

    陈楚出门刚呼出口气,竟然看到了呵气,雨中水汽较低,并且这也预兆着秋天已经越来越近了。

    一场c混雨一场暖,一场秋雨一场寒,瀚城这地方该下雨的时候一般不下,而秋天庄稼成熟了不缺雨了,他反而下的没完没了的。

    雨水把气候一下就降下来不少,陈楚套了件外套出门,这样的天气学校去的学生也是不多的,反正他是不想去了,给王霞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感冒了,请假一天。

    王霞嗯嗯了两声,并说让他注意身体啥的,陈楚刚挂电话,刘海燕的电话就到了。

    “陈楚,你今天上学去了么?”

    “没哪!”

    “那好,正好一会儿乡长要来,上面下拨一笔钱,要给村里的贫困户建房子,挑那种特别破的马上就要倒的房子重新建,我看你家……你别往别处想啊,这事是好事,我还巴不得我家是泥草房让zhèngfu给重建呢……”

    刘海燕又咯咯咯笑着说:“还有啊,你都老大不小的了,过几年结婚,那不得有新房子啊,你爸能赚多少钱啊,正好建个新房娶个漂亮媳妇回家……”

    陈楚嘿嘿笑了笑:“海燕姐,你这么漂亮我还结啥婚啊?结婚也找不到你这么漂亮的媳妇啊……”

    “滚,你小子没个正经的!”

    “唔……海燕姐,那我现在过去么?”

    “行,你过来,这笔钱目前归柳副村长管,而且是不是泥草房都由她来定,嗯,你一会儿把柳副村长领你家去看看,我看差不多……”

    陈楚笑了:“行是行,不过我这人有点面矮,见到生人啥的不乐意说话,比较害臊……比较腼腆……”

    刘海燕愣了愣,随即呸了一声:“陈楚,你少他妈的跟老娘装什么摇尾巴狼,老娘我没少见你这道号的花脸猫,你……”

    随即她又小声说:“柳副村长最近我感觉不对劲,走道都直撇腿,我没发现她有对象啊?陈楚,你和我说实话,我好像听说是你把柳副村长给破处的呢……”

    “哎呀,谁说的啊?这不是往我陈楚脑袋瓜子上扣屎盆子么?这简直就是在造谣!刘姐,你得为我正名啊!我哪是那种人呢!”

    “我呸!陈楚,你少来!你是啥人现在咱小杨树村没有一个不知道的,你就少装好人了!再说了,你要是真把柳副村长给那啥了,那也是你的本事,柳副村长还配不上你咋的?你们老陈家八辈子烧香都求不来的好事!行了,你赶紧来,要不王小眼那犊子闻到风了就又来搅和了!”

    陈楚愣了愣:“王小眼?他家不是有砖房么?”

    “是有砖房,不过人家以前的三间大瓦房不都失火烧没了么!现在有个这个政策,王小眼巴不得过来占便宜呢,你要来就赶紧来,来晚了兴许就真没你的了……”

    “嗯……行……”陈楚忙提上鞋,想了想又往鞋上面套了两个塑料袋,这才往村部走去。

    深一脚浅一脚的,等他到了村部,不偏不倚,王小眼也到了,而且还坐在了里面,陈楚感到这个晦气,王小眼这王八蛋鼻子比狗还灵,村里一有点事他肯定第一个先知道。

    这时,他正在磨着柳冰冰。

    “柳副村长,你可得为老百姓做主啊!你看我家那房子就那么的没了,大队不能不管啊,我也不要求别的,就给我建以前一摸一样的三间大瓦房就行……”

    刘海燕都气笑了:“我说王小眼,你这还不要求别的哪?上面给的钱就够给三家翻盖的,你那三间瓦房一盖钱就全没了……”

    “那咋?我还不是咱村的村民么?”

    “你是,谁不是?你特殊啥?再说了,你那房子没了怨你自己,那是天灾……”

    王小眼气得一瞪眼睛:“天灾?我看是**!我看是……”

    这时陈楚走了进来,瞪了一眼王小眼,这家伙没往下说。

    陈楚也气得够呛,心想麻痹的王小眼你真是没逼脸啊!跟老子斗尼玛的房子都斗没了,还在给老子使坏!不行,我还得教训教训你。

    陈楚开始动气了坏脑筋,这王小眼简直就是……就是大裤脚子裹腿。

    这时刘海燕呵呵笑着说:“哎呀,陈楚来了!你稍等啊,柳副村长一会儿忙活玩就过去看看你家房子……”

    “他家房子?他家房子不是好好的么?”王小眼一瞪眼睛:“我家房子才应该重盖,我家……”

    “呼……”陈楚笑了,王小眼愣了愣问:“陈楚,你笑啥?”

    “啊?哦,小事,刚才我来的时候好像看见你儿媳妇那小莲了!”

    “你……”王小眼一愣:“你……你胡扯!我儿媳妇就是让你拐走的!你……”

    陈楚真想呸的一口痰吐过去,不过还是忍住了,王小眼这人虽然没啥战斗力,自己一拳一脚就能把他放倒,但那就摊事儿了,这老小子是讹死人不偿命的主。

    “呵呵……王大叔,没你这样的,人家都是怕别人说闲话,怕别人咋咋地的,你倒好,怎么专门往自己家人身上扣屎盆子啊!你说你儿媳妇被我拐走的,证据呢!还有啊,我刚才明明看见她去王伟家了,不信拉倒……”

    “你,你……行,我现在就去王伟家,我倒看看我儿媳妇在不在,要是不在我肯定找你算账……”

    陈楚呵呵笑了:“行,王叔,你慢点走,别闪到胯骨轴子,对了,别说你儿媳妇丢了可以找我,就是你媳妇丢了找我也行!”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