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哈哈哈!”屋里的徐国忠拍着桌子大笑了起来。。

    王小眼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回头瞪着陈楚还有徐国忠骂道:“都是王八犊子!”

    王小眼踩着泥泞的院道往外走,陈楚还在喊着:“王叔啊,小心点地上太滑,别卡死你,你这么大岁数了,摔一把肯定起不来,别嗝屁过去!”

    “王八犊子,王八犊子我回来肯定跟你没完……”王小眼气得跳脚骂了几声,差点坐个腚墩,屋里人又笑起来。

    等他出了村部大门,陈楚这才冲柳冰冰笑道:“柳副村长,咱走啊?”

    柳冰冰由始至终没看他一眼,低头写着字,她轻轻的呼出口气,像是冲刘海燕说:“一会儿先去别的泥草房看看,比如……朱娜家。”

    朱娜家也是泥草房,陈楚早就想去她家看看了,朱娜nǎi白nǎi白的肌肤,那家里一定是非常好了,不过柳冰冰打起扇,穿上小皮靴,陈楚在她屁股后面跟着。

    两人来到朱娜家的时候,见大门紧锁着,院子里全是稀泥歪歪的。

    柳冰冰喊了两声,朱娜她老娘才出来。

    打开了大门热气招呼着说:“哎呀,原来是柳副村长啊,快请进,快请进……”

    随后又看到陈楚,说道:“你叫陈楚对?今天你没去上课啊?”

    “啊,我,我感冒了,朱娜去了么?”

    “也没去,雨太大了……”

    有柳冰冰在旁边跟着,朱娜她老娘态度变得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毕竟在农村村子可谓是土皇上了,官不大,权利可不小。

    而副村长权利也不小的,最起码分耕地,还有这重建房屋这一块都在人家手里面攥着,这便是权利了。

    柳冰冰今天穿的是粉sè长裙,直接没过了膝盖,下面是高高的黑筒靴子,一米七八的身高加上靴跟的高度已经达到一米八二了,陈楚在旁边像是个陪衬似的。

    与心里想的不一样,朱娜家院子很乱,而且院子很低,一般家房子都垫的很高,院子也高,然后外面的路面低,这样一下雨,雨水都能溜到外面去了,而朱娜家的院子低,房子也低,这样一下雨满院子全是雨水。

    而且雨水都快流到屋里去了……而朱娜家就两间土房,外面土墙都斑驳了,里面虽然刷着白灰,像是比陈楚家房子漂亮,不过房棚上有的地方都长毛了。

    进屋就能闻到一股cháo气,这房子屋里低,房子的土墙高,这模样随时都有可能被雨水倒,房屋倒塌的危险,简直就算是危房了。柳冰冰摇摇头,叹了口气。

    随后纤细修长白嫩的手指摸出钢笔在本子上记录着,朱娜就在一个小间的房子里在温习着功课,而里面……好像有一个男人在。

    陈楚眉头皱了皱,故意咳咳了两声,朱娜此时穿着一个绿sè的小背心,下面是一条热裤,大下雨天的,天气都比较cháo湿yin冷,这女的穿这么少???

    陈楚心里一颤,心想朱娜不会和这个小子有一腿,给人家看的?

    他这么一咳嗽,朱娜跟那男的都转过头来,两人不约而同的冲陈楚投来忿恨的目光,不过男男的见到柳冰冰两眼便发直了,那样子就差直接扑过来啃了。

    柳冰冰一米七八的个头,加上皮靴最少四厘米,那就是一米八二了,那男的像是狗起秧子似的,忙站起来过来说:“朱姐,这位是……”

    朱娜老娘咯咯咯笑道:“这是我们村的柳冰冰,柳副村长……”

    那小子忙伸出手热气招呼说:“哦,原来是副村长驾到啊,我……我是朱大姐找来的家教,我叫霍子豪,我刚大学毕业,你呢……”

    陈楚咧咧嘴,心想麻痹的,这就套呼上了?这可不行!这男的一看就是那种小白脸,很会骗女生的,不过他一皱眉。

    心里嘀咕了一句——‘霍子豪?’陈楚旋即想到他跟季小桃就差最后一步插进去的时候,季小桃好像喊过一句说不喜欢他,自己有喜欢的人,叫什么好像也是霍子豪的一个小子。

    我糙!不会这么巧?陈楚忙伸过去手抓住霍子豪的手说:“我叫陈楚,是咱们小杨树村的数学老师……”

    “哦……你是……”

    “狗屁!”这时朱娜在屋里冲陈楚喊了一句:“陈楚,你还数学老师?哼!上次考试你第一,那成绩肯定是你抄来的!你……你肯定是偷到了卷子,不然怎么总偷偷摸摸的进班主任王霞老师的办公室?”

    陈楚晕了,吓了一跳,心想还好朱娜只是以为他进王霞办公室就是为了偷卷子,偷答案啥的,要是知道他是在糙王霞,那可就麻烦了。

    “嘿嘿……”陈楚坏坏一笑,他不知道怎么的,要是别人这么说他,他肯定不乐意了,比如王伟,要是敢这么说话,早就一大嘴巴子抽过去了,就算在王伟家他也敢这么干。

    现在陈楚跟几个月前可不同了,那时候懦弱,胆小,怕是,还猥琐,虽然现在他还是很猥琐,但是胆子却不是那么小了。

    打了很多架了,而且还跟人把饭店砸了,这胆子自然不能怕王伟跟他家里人了,闫三都不怕,何况小小的王伟了,不过现在讽刺他的人是朱娜,这就不同了。

    喜欢一个人,那个人身上就全是优点了,别说朱娜讽刺他,就是骂他,打他都可以,朱娜就是放个屁,陈楚都得说是香的。

    “嘿嘿……”陈楚贱兮兮的一笑说:“好,随你怎么说好了,反正现在我是学委,我还是学校的大队长,咋的?过几天我还要当班长呢!”

    “班长,就凭你?我呸?”

    “嘿嘿,谢谢称赞,还有,我还要当体委。”陈楚说道这里,朱娜像是岔气了似的哈哈哈的嘲笑起来了:“陈楚,就你还当体委?真是笑死人了,真是不要脸……”

    朱娜不会忘了,陈楚这人体育就是一个渣,两人小学中学一起过来的,小学的时候,陈楚各个科目不及格,包括体育,初一初二的时候,他百米跑了二十多秒,五十米十六秒,简直就是龟速,连女生都跑不过。

    一踢足球陈楚就害怕的抱脑袋,铅球,垒球,跳高跳远根本就没一项是及格的,就这样的人还要当体委?齐步走都顺拐的主。

    朱娜笑的都岔气了,陈楚叹息一声,冲朱娜她老娘说道:“阿姨,这朱娜没事?什么事儿这么高兴?笑的太厉害不是啥好事啊,容易把阑尾炎的伤口挣开。”

    “陈楚,你给我滚!”朱娜白了他一眼:“你才把伤口挣开呢!会不会说话!”

    这时柳冰冰白了他们一眼:“都别吵了,行了,陈楚走……”

    她刷刷刷的在本子上记了些,然后往外走了,刚才柳冰冰不知道怎么的,有点别扭。

    本来她非常讨厌陈楚的,恨不得这人离自己远点,最好能离开自己的世界,不过上面发下了救济的钱,陈楚家又是泥草房,还是不得已要去看一看的。

    陈楚一出现,她就烦的不行,就是这个臭无赖,夺走了她的贞cāo,但还不能说什么,你报激ng?人家不满十八岁,而且是你自己走进宾馆房间的。

    还是自己脱的光溜溜主动躺在床上让人糙的,如果再深究起来,是县长秘书开的房,更事儿大了,这件事没法告的,即使告上去,下面也得压下来。

    自己没啥好处的,只能忍着了,只能……吃个哑巴亏了,而这个坏蛋,竟然糙了自己十二次,真是上辈子没见过女人了,上辈子就是一个老处男,这辈子使劲儿糙自己想找回来似的。

    柳冰冰都玉哭无泪,虽然她平时不爱说话,不过心里想法却是挺多的,换做谁,处女被人夺走了,而且还一夜被糙了十二次,第二天走路都疼的厉害,谁还能没想法啊。

    不过有的时候柳冰冰也很庆幸,至少自己的处女被一个少年弄走了,自己干干净净的身子被少年糙了,也总比被县长那个糟老头子玩弄的好。

    如果那样,可能自己一辈子都洗刷不了这个耻辱,会一辈子流泪,以泪洗面的,有时候柳冰冰也想,陈楚长得也不错。

    如果以后能涨到一米八,不要太高,自己一米七八穿个平底鞋和他身高差不多就行,那样两人走在一起也挺有面子的,并且,陈楚的记忆力不错的,如果以后考个博士啥的,那自己养他都可以。

    自己老公是一个博士,那她走到哪都有面子啊!

    柳冰冰这么想的时候也就带陈楚过来了,心想一会儿看看陈楚的家,看看到底破成什么样,如果按照古代的说法,男女同房后了,那便是有了夫妻之礼,有了夫妻之实了,自己就是他的人了,自然要到人家去看看的……

    柳冰冰暗骂自己都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不过还是有些好奇,有些希冀的,只是想看看他家到底什么样,而陈楚跟朱娜犟嘴,在她看来就像是男女朋友的打情骂俏,她虽然不喜欢陈楚,但听着也很不舒服。

    心想像陈楚这种混蛋,怎么会有女人能喜欢他?他就是个龌龊的胚子,当一辈子的老男人,没有人会喜欢他,更没有人会嫁给他的!

    柳冰冰有些狠狠的,走出了朱娜家,毕竟她也是个女人,而且才二十三岁,自己刚过了一个迷茫期,还不是很成熟的,刘海燕那样的算是成熟,而且是成熟中的老油条了。

    陈楚屁颠屁颠的在后面跟着,忽然问道:“冰冰,你屁股还疼么,上次我的确是太用力了,不好……”

    “滚!”柳冰冰怒目而视,这次怒火真的被勾了起来,想起前几天陈楚竟然舔她的屁眼,而且……而且还在后面插她,舔她的脚丫,舔她的腚沟子,还有女人最**的部位水帘洞。

    而且还喝她的sāo水,柳冰冰的脸就红的不能再红了。

    “陈楚,我告诉你,你不许再提前几天的事儿,那……那只是一个误会!”

    “误会?你明明爽的狠,还抱着我,还说再被糙一次,你喜欢的不得了啊……”

    “滚!”柳冰冰已经气得有些哆嗦了,恨恨的指着陈楚:“你,你给我听着,不许你再说一个字……”

    柳冰冰那模样像是快哭了,陈楚却看傻了,因为柳冰冰生气的样子更美。

    “冰冰啊……”陈楚心里低低的暗暗称赞:“小宝贝,你真是要把我的魂儿都勾走啊……”陈楚心里想着,下面的大棍子嘭的就梆硬梆硬起来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