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娜娜,妈妈是迫不得已,妈妈都是为了你……”

    “滚……我不听,你是个不要脸的女人,你卖的,我不听……”

    **蒙眼前晕晕的,有种悲痛玉绝的感觉,扬手又抽了朱娜一巴掌,自己跪在地上呜呜的放声痛哭起来。

    朱娜捂着脸庞哭着跑了出去,**蒙忙要追,可是脚下发软,使不上一点力气,这时霍子豪忙在窗前说道:“朱姐,你放心,我去追她……”

    朱娜跑到大门口之时,看见了陈楚,狠狠的推了他一把,又继续往前跑了,陈楚想追,又不知道追上该说些什么,而霍子豪随后追着。

    朱娜在小学的时候跑步就挺快的,百米,三千米都可以,霍子豪也没诚心追,两人跑跑停停的。

    陈楚也要去追的时候,正好朱娜她老娘**蒙浑身虚弱的跑到大门口,眼看着要一屁股跌坐下去,胸前的那对大肉球晃呀晃的。

    陈楚下面受不了了,梆硬榜样的,见朱娜她老娘要摔倒,陈楚忙过去扶,而手却直接抓向人家的胸口……

    农村结婚都早,很多十六七岁就结婚了的,十**岁怀孩子太正常了,最小的十五岁生孩子也有的。

    2000年的时候农村很多地方十七八岁女孩儿结婚的多,二十三四岁都被人家认为是老姑娘了,属于嫁不出去,或者有毛病那种……

    朱娜虽然十六岁了,她老娘才三十三岁,十七岁生下的她,那年月不算太稀奇的,很多娘两长的就像姐俩似的。

    而朱娜老娘能生出朱娜这样的美女,本身自身的条件就好,一米六五的身高,皮肤又白又嫩,第一眼给人的感觉这哪是三十二岁的女人啊?就是二十五岁么!

    而且就像是几年以后的朱娜一样,娘俩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蒙脸上没有什么褶皱,包养的好,虽然在农村,家里有地,但是她都是包出去的,从来不种地的。

    她也是小杨树村的老户了,只是父母都没了,她嫁出去几年,随后就带着孩子回来自己过ri子了,为了孩子她没有找男人重新结婚。

    主要怕给孩子找一个后爹对孩子不会好,一点点的把孩子拉扯大,但是一个女人没有男人的支撑,在农村活下去很难,而且**蒙还不是那种肯吃苦受累的人……

    小的时候便把朱娜放在亲戚家,她去歌舞厅啥的,陪人跳舞,模样漂亮,还能说会道的,便一点点的出台了,也放开了。

    再说她也需要男人啊,不被男人糙,她还是女人么?晚上也寂寞啊,总用黄瓜抠也不是那么回事啊!所以这能解决生理问题还给钱,这工作不错,还不累,两腿一劈,就能有一袋大米,碰见干事儿快的,她用下面的13一夹,几分钟就出去了。

    男人只要那东西出去了,就是泄了气的皮球,让他使劲儿也都使不出来了……

    **蒙现在也是好时候,长得杨柳细腰的,上面一件淡蓝sè的t恤,跟朱娜一样留着短发,眼睛亦是又细又长,睫毛弯弯,红晕的小口,而下面是一条白sè的长裤子,白sè运动鞋。

    哪里也不像是一个有了孩子的女人,甚至不像是结过婚的女人,她甚至比刘翠长得还要年轻,皮肤还是那样的nǎi白nǎi白的。

    啊……陈楚一阵神情荡漾,见**蒙要摔倒,忙上去搀扶,一把自然的搂住**蒙的细腰,一手搂着她前面的小腹,不过胳膊往上面一撸,小臂正勒住了她的两只nǎi。

    那nǎi有些软,但却大的狠,虽然陈楚没抓,但小臂感应着,像是一只手掌难以抓住。

    陈楚有些激动,看着**蒙那糜棱的泪眼,还有红润润的小嘴儿,真想去亲上一口。

    嘴唇动了动说道:“大姐,没事的,朱娜那么大的人没事,你先要保住身体啊……”

    “唔唔唔……”**蒙哭了起来,要是没陈楚抱着,她早就摔倒了,平时她也是傲得很,娘两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脾气秉xing也都差不多。

    和王小眼差不多,邻居都挺烦她们的,虽然在农村住着,但是平时也不太走动,而且农村传消息特别的快,一有点啥事儿了,全村人都马上能知道。

    **蒙是高价野鸡的事儿他们也都知道,都说她的13真贵,是镶金边的……而刚才她们娘俩吵架邻居也都听的清楚,心里都很痛快,不过不想出来看,一个鸡他们不屑。

    农村对这种搞破鞋的女人很鄙视,更不屑与其来往的。

    陈楚看了看左右没人,而**蒙又浑身打冷战哆嗦了起来,知道她是过于的激动了,有些情绪失控。

    忙一手搂着她的脖子,一手抱起她的腿弯,手臂用力把**蒙抱了起来,她并不重,顶多九十斤而已,只是陈楚抱起她的时候,手掌碰触到她的大腿弯以上,感觉着她热热的屁股下面。

    他没有报过朱娜,但却抱了朱娜她妈,感觉**蒙的皮肤是那么的好,不禁轻轻说了一句:“朱姐,你,你的身子真嫩……”

    他说话的声音很小,而**蒙此时差不多虚脱了,浑身使不出一点点力气,陈楚快步把她抱回屋里,放在炕上。

    **蒙有些发抖,看了看陈楚也有些发愣,陈楚随即把他家的立柜打开,拿出一床被子给她盖在身上。

    随后轻声说道:“朱姐,你别动,我来给你扎几针,你……你是不是患有贫血的症状啊?”陈楚边说着,手已经从腕间的像是护腕一样的针袋里抽出了一支银针。

    **蒙一愣,随即眼里又露出担心之sè,陈楚知道他不是担心自己会不会针灸,还是担心朱娜。

    “朱姐,你先别动,你情绪不要太激动,不然容易出问题,你身体一直很弱,为啥平时不加强营养?还总是熬夜……你别问,不要说话,好好休息,你放心,我和朱娜是同学,她不能有啥事,给你针灸完,你就休息我去把她给找回来……”

    陈楚说着已经按住**蒙的胳膊,她的胳膊是那样的娇嫩,就像是小女孩儿一样,白净又纤细,陈楚心里暗想,想要真正的得到朱娜的人,还有她的心,必须得先从她老娘入手了。

    手中银针运转,随后陈楚刺入她尺穴,这处穴位是刺激她的脉搏的,寸关尺是人体脉搏的大穴,同时也是刺激脉搏有力跳动的穴位。

    人一般处在虚弱昏迷的阶段,中暑或者是溺水,都要掐住人中和虎口穴,而掐住虎口穴刺激人清醒,不如卡住尺穴,如果回针灸那便更好了……

    陈楚刺中是尺穴旁边的一处穴位,是人体的一处隐藏穴位,银针要刺进去一寸半方可……

    轻轻黏动银针,陈楚随后又刺进去几针,**蒙慢慢的感觉身子有力了一点,抽泣两声说:“我,我要去找我家朱娜……”

    陈楚笑了笑,拍拍她肩头说:“一会儿我去找,你就放心……”

    陈楚鼓弄了一会儿,随后又抽出了银针,重新插进黑sè护腕里。

    **蒙忙说:“谢谢了,多少钱?”

    “呵呵,朱姐,你说啥呢?要啥钱啊?咱都一个村里住着,你以前就有一些毛病,不过这些年保养的很好,刚才一激动差点就犯了,你不要动了,朱娜我去找,你万一再有个好歹,朱娜以后怎么办啊?”

    “唉……”**蒙叹了口气:“都怨我,我,我做了不该做的事儿,再说,再说是哪个挨千刀的和……和我家朱娜说那种事,真是该死……”

    “哪种事?”陈楚淡淡问了一句。

    “就是……唉,我也不瞒你了,我……我不是个好母亲,我,我和别的男人……”

    陈楚笑了笑:“那有啥啊?你一个女人带着个孩子那么不容易,而且为了她还没找男人,在外面和男人有点事儿也正常啊,谁那么没良心,说这样的话!”

    **蒙有些感动,像是找到理解她的人似的,感动的眼泪在眼中转转:“要是让我知道谁和我家朱娜说这种事,我,我绝对饶不了他!”

    陈楚嗯了一声:“朱姐,你说的对,咱一定饶不了他~!什么人啊那是!太不像话了!”

    “陈楚啊,你,你帮阿姨……帮大姐打听打听,到底是谁在那嚼舌根子,大姐,大姐……绝对亏待不了你……”

    陈楚看着**蒙娇媚的模样下面就硬了,好像翻身把朱娜她妈压在身下,好好的爱抚爱抚,不过心想自己那么做是不是太……妈的,管她呢,这女人简直跟朱娜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而且和刘翠一样,都像是那种熟透了的水蜜桃的滋味。

    陈楚可不是以前的那种一整就害羞的小初哥了,或者说他玩过的这些女人,甚至比有些老实巴交的男人一辈子玩的都多,自然知道**蒙这是在暗示什么。

    再说了,她都是生过孩子的人了,自己咋说也算是小伙,而且她还是没有男人的算是寡妇,自己和她搞一把,没啥说道。

    老子单身,她也是单身,糙一把没啥。

    陈楚定定的看着**蒙的细细长长的双眼,忽然目光不辍了。

    **蒙愣了愣,修长nǎi白的手指忙捋了捋短发,又把绿sè的裙装上衣往里拽了拽,把两只nǎi盖了一下,不过那深深的沟壑还是露了出来。

    **蒙那不是沟壑了,像是缝隙似的,两nǎi之间好像只能夹住一张纸。

    “啊……”陈楚忙热烘烘的扑上去,嘴巴朝**蒙的nǎi拱了一拱,像是一头野猪似的,两手抱住她白皙的脖颈,嘴巴就贴到她滚圆的nǎi上。

    “啊……陈楚,你干啥?快别的……”**蒙两手推开陈楚,有些忧郁的看他一眼:“你,你别这样,我,我算你婶了,你和我家朱娜是同学,你,你和我有辈分啊!”

    “朱姐,啥辈分啊,我,我喜欢你不是一天两天了,要不,你让我摸摸nǎi也行,正好现在没啥人。”

    **蒙脑袋有点晕,心想这都是啥事啊,刚一愣神,陈楚已经搂过她的脖子,在她脸上急哄哄的亲了两口,手就从她衣服下面伸了进去,熟练的绕过了她的ru罩。

    解咒手往上一撩,便握住了**蒙的一只nǎi,第一个感觉就是太大了,而陈楚的手握住她的nǎi,指缝往前一推,便夹住了她的那枚nǎi上的相思豆。

    陈楚心想,朱娜,我先上了你妈,然后再,再说……看...

    请分享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