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弟兄们,大力出奇迹!大力求...月票(纵横...月票),现在这本书...月票排名四十一,如果进入前四十,每天加更一张更4章,如果进去前三十名,...更新5章,以此类推,如果出现奇迹...月票排名进入前二十名,啥也不说了,每天...更新8章!如果前十名……咳咳,那是不可能滴,如果可能,啥也不说了,久石每天...更新10章!数字屏蔽用谐音代替了,每个章节不抽条,还是三千字以上!兄弟们,有...月票的砸过来!童叟无欺。疯狂一把!原来普通群不变,85685299另新建vip读者群石头垒,群号121247067)

    说白了,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是sāo的,男欢女爱本来就是正常的两xing的欢娱。

    男人可以喜欢很多的女人,可以找小姐,喜欢白净的,喜欢高挑的,女人也是如此啊!人一旦有了条件了,都是会满足的自己的私玉的。

    比如男人去找小姐,包养女大学生,女人有条件了,那些女老板,也可以包养很多的小白脸,去找鸭子啊!东guan不禁小姐出名,鸭子生意也是相当的好,相当的火爆,其他发达城市这个鸭子的职业也是异常火爆的。

    可见,女人也是憋的慌啊!

    不管是十多岁的,二十几岁,一直到八十岁的男人都喜欢十七八十二来岁的女人,那么这个道理也可以按到女人身上。

    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什么样的年龄,都是喜欢二十多岁三十岁强壮的男人,男人喜欢玩小的,女人也喜欢吃嫩草啊……

    和很多三十左右岁的女人一样,**蒙这个年龄也是如狼似虎的,憋的不行了都。

    在外面当野鸡,她也是偶尔吃一吃禁果,满足一下生理需求,但是她每天晚上等女儿睡熟了,也是无聊寂寞,也需要男人那根长长的竹竿子搅动她下面的一壶c混水的……

    偷偷的用手指抠,两条大白腿夹着被子上下摸着腚沟子,也有的时候偷偷的弄根黄瓜插进自己的下面,动一动,毕竟是守了这么多年空房的女人了,是需要这个的。

    她也想找一个铁子,找一个情人,也想找个人说说话,陈楚急红红的拱着她的nǎi,**蒙羞涩满脸,不停的往外推着,不过陈楚却熟练的解开了她的ru罩,嘴往里面一伸,含住了她的一只扎,开始狠狠的吸允了起来。

    而且陈楚一条腿骑上了她,她感觉一根又粗又长的棍子抵住了她的小腹。

    “啊……”**蒙一阵的魂牵梦绕,那大棍子怎么那么长,那么粗啊?

    **蒙差一点就没控制住自己的玉火,拼尽最后一点理智推开陈楚,呼出口气说:“不行!我,我家娜娜还没找到,陈楚,只要你帮我找到我家娜娜,我就是你的,我就让你糙……”

    **蒙说着自己脸都红了,心想咋成这样了?他才多大啊?自己咋能……

    “朱姐,行,不过你先让我看看你的屁股,我摸两把,然后我就找朱娜……”

    “哎呀!你这孩子咋这样呢!”

    “朱姐,我都想你好长时间了,我就喜欢你的屁股,一走路屁股一撅一撅的……”

    “烦人……”**蒙看了看窗外没人,弯着腰,慢慢的站起来,然后像是上厕所撒尿是的解开了裤带。

    她都已经答应跟陈楚发生关系了,就不在乎这些了,白sè的热裤裤带也是很小的,随后她拉开拉链,热裤连同里面白sè的裤衩往下一抓,滚圆的白花花的大屁股就露了出来。

    “啊!”陈楚眼睛瞪得大大的,感觉**蒙的屁股跟刘翠的好像啊,大小,挺翘的都差不多,唯一不同的便是她的屁股是白花花的,刘翠的是小麦sè的。

    陈楚手有些微微抖动的朝着**蒙的屁股瓣摸了摸,刚摸了两把,软乎乎的感觉。

    **蒙就说:“行了,别闹了……”**蒙提上了裤子,她身体还有些发虚,陈楚扶着她躺下了,又抱着她的脖子在她脸上亲了好几口,感觉她的皮肤跟朱娜的太像了,都是那样nǎi白nǎi白的,亲**蒙的皮肤,就像亲到朱娜一样的感觉。

    “朱姐,你,你叫啥名?”陈楚已经要出门的时候问了一句。

    我……朱娜他妈想了一下,轻轻说:“我叫,叫**蒙,哎呀……”

    陈楚过去摸了摸她的脸颊,**蒙嗯的叮咛一声,陈楚在她的小嘴儿上啵的亲了一口说:“蒙蒙,我喜欢你。”这小子亲完下面感觉梆硬,几步便走了出去。

    **蒙手支撑着炕头,半坐起身看着陈楚往外走,脸上有些酡红,不禁小声说道:“死小子,你知道啥是喜欢啊……”

    陈楚以为朱娜走的不远,抱她妈进屋的时候还发现她跟那什么霍子豪在村口的水渠上站着呢,现在已经不见了影子。

    他找了一阵也没找到,心里忽的有种不祥的预感,心想霍子豪那货不像是什么好鸟,不会对朱娜……妈的!你要是敢动朱娜,老子真挑了你手筋脚筋……

    陈楚取回了摩托车,此时地上有些干了,这边沙土地,十年九旱,而不管下多大的雨,干的快,下面都是沙层,此时的地面只是cháo湿了,偶尔的有些淤积着雨水的小河沟。

    陈楚骑着摩托车,绕过了这些河沟,在村子附近都找了,正晃悠着,远处驶来一辆破夏利,到他跟前的时候,那破夏利速度放缓了,一个圆圆的肥脑袋伸了出来:“糙!陈楚吗?听说你把朱娜给糙了?哦不,给亲了?小子牛逼啊!”

    陈楚想起这家伙来了,上次跟孙五坐出租车就是找他的车,村里的那个刘三。

    “三哥,你可别瞎说,我可没把人家咋样?”

    “哈哈!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刚才朱娜就坐我的车,旁边还有个小子长得挺激ng神的,一门说你坏话呢!”

    “谁?”陈楚眉头一下便立起来了!

    刘三掏出根烟叼在嘴上了,点着抽了几口说:“那小子我***也不认识,不是咱屯子的人,长得不错,正好我往县城送人,他就坐我的车上了,朱娜就把事情原原本本和那小子说了,边说还边哭哭啼啼的……然后那小子就安慰,我糙!真***酸,那小子我都想骂他了,凭啥说咱村里人的坏话啊!我想想还是算了,毕竟我就是个开出租的……”

    陈楚问:“那人是不是叫霍子豪?”

    “啊?”刘三一愣,笑了:“楚兄弟,我又不认识他,上哪知道他叫啥名去啊?不过听朱娜老是管他叫啥霍老师的,反正我感觉那小子不是啥好人,还跟朱娜说领她去县城散散心,别***把朱娜给糙了……”

    “糙!”陈楚低骂了一句,忙问:“他们走多久了,在县城哪下的车?”

    “我这么刚送他们回来么?刚到县城大街上就下车了,估计能去哪啊?小伙骗小姑娘的,除了去吃饭就是去网上网,然后去歌厅唱歌,下点药,晚上开个旅店拿下……”

    陈楚脑袋嗡嗡的,不禁想起了邵晓东来,他对付女人有一套的,但就是这个流程,第一部先把女生骗出来,花言巧语的,又吃又喝又玩的,能灌醉就灌醉,正常上就正常上。

    正常上不了的,就下药,有的直接骑上就硬上了,上完了再安慰,喜欢她一辈子,对她一辈子好啥的,那些女人平时对那些痴情的男人拒绝惯了,但是往往就被这些什么小流氓,小无赖啥的祸害,算是越是聪明的女人最后犯得又是最最愚蠢的错误……

    陈楚不和刘三白话了,直接加大油门往县里赶去,骑摩托去县里用不了多久的,再说整个大杨树县也不大,就那么十几条街道,一个县zhèngfu,一个炼人炉,客车站旁边就是一排洗头房。

    后面就是一排歌厅,几个迪厅啥的,其他街道便是正常饭店跟其他买卖了。

    不过,陈楚在县城找到了下午了,还是没见到朱娜,不禁汗有些下来了,要是朱娜又什么事儿,他心里会内疚一辈子。

    这时,电话响了起来,是柳冰冰打来的。

    “喂,你在哪呢?不想送我回家了是不是?”

    “冰冰,谁说不想了。”

    “那你人呢?行了,不想送就别送了,永远也不要送我了……”

    “别的,我送,我送。”陈楚等柳冰冰挂了电话,心里有些乱,忙给马华强拨过去电话。

    这小子正在嘎巴嘎巴的吃着黄瓜,嘿嘿笑着:“楚哥啊,来啊,咱们哥几个挺长时间没聚聚了,一起整点酒热闹热闹……”

    “热闹个屁!你现在干啥呢?闲着么?”

    “还行,帮我老爹老妈摘黄瓜呢!”

    “别几把摘了,赶紧领着兄弟们进县城找朱娜,朱娜丢了,让一个一米八左右的小子拐走了,赶紧来找,我有事儿先回去了,找到了给我打电话!”

    “我糙!”马华强麻子脸一拉,眼睛都瞪起来了,他也老早喜欢朱娜,不过人家没看上他,因为喜欢,这小子舍不得伤害,还闹起了单相思,后来感觉陈楚跟朱娜钻了一次壕沟。

    认定那已经被陈楚给糙了,铁定的娜嫂了,而且还和兄弟们瞒着徐红。

    不过,他在心里对朱娜的喜欢之情还是有的,一听朱娜丢了,手里的黄瓜也扔了,忙跑出大鹏去招呼手下兄弟们去了。

    陈楚骑着摩托车折返回村里,见柳冰冰正在村上的大门口来来回回的走着,粉sè长裙,长筒的黑皮靴,倒背着手拎着包包,在屁股后面挂着,一晃一晃的。

    很多村里的老爷们都瞅傻了眼,不过只是站在大道上偷着瞅着,也有些村里的老娘们看着柳冰冰,叨叨咕咕的说柳副村长长得漂亮啥的。

    农村老娘们就这样,没事就喜欢扯老婆舌,当然市里的女人也扯,只是市里都是楼房,想扯也没地方扯,住了好几个月都不知道对门姓啥。

    农村则是热闹的狠,一个村子谁家有啥大事小情的都没不知道的,小子聊的最欢的莫过于陈楚了。

    现在农村四大害,苍蝇,蚊子,老鼠,陈楚,臭虫四大害,陈楚都排名在臭虫前面了,那意思是比臭虫都邪乎……

    刚才到陈楚上午自己承认了跟王小眼的儿媳妇那小莲在县宾馆开房,又有老娘们说亲眼看见陈楚亲朱娜嘴了。

    开始编造说朱娜跟那小莲争风吃醋,还有人说看到陈楚抱朱娜她妈**蒙了……

    正议论着,看见陈楚骑着摩托车一阵风似的从他们跟前过去,直接听到了柳冰冰跟前,随后柳冰冰便上了摩托车,两人还有说有笑的。

    村里人马上都傻了,眼睛跟‘扁了勾’似的,长巴了……看...

    请分享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