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现在...月票38名,久石不食言,只要保持前四十名每天都四更,三十名五更,二十名不可能了,可能8更,10名那就10更,感谢大家支持,欢迎大家加入群石头垒2群群号是85685299,石头垒1群vip读者群121247067石头垒不张扬,不霸气,但最最团结,众志成城,坚如堡垒。)

    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半大小子老爷们,都惊掉了下巴,怎么也把陈楚跟柳副村长这俩人跟黏到一块去,柳副村长高高在上,人漂亮,个高一米七八的骄人身材。

    大学学历而且是北大学校,人往那里一站就办板板正正的,不管穿什么衣服,哪怕是披着一张麻袋片也是美的。

    有的女人也墨迹着家里的男人给她们买柳冰冰一样的衣服,但是同样的衣服穿在她们身上就难看至极,就跟唱戏的似的,投资了。

    这帮人看着柳冰冰开始想分开大腿骑在摩托车上的,不过脸红了红,还是斜坐在陈楚的摩托车上,很多男人啧啧赞叹:“看,我说什么来着?是个处女?”

    “狗屁!”

    “啥狗屁啊?处女一般都是这么斜着坐着,要不是处女了,肯定大腿一劈就分开坐上去了,女的老干那事儿,大腿就是老劈开的,走道都分岔……”

    村里人絮絮叨叨的七嘴八舌的议论着,而柳冰冰这么斜坐摩托车,细长的柔荑便搭在陈楚的肩膀上,让村里男人这个羡慕嫉妒恨,恨不得自己化作陈楚,让柳冰冰那小手搭一下,肯定半年都不带洗那套衣裳的。

    村里老爷们一劲儿的咽唾沫,徐国忠一直在大队部瞅着人家柳冰冰,要不是大队部里有人,这小子都能脱裤子偷窥柳冰冰撸出去一把。

    看见她像是在等人,没想到坐上了陈楚的摩托车,低低骂道:“麻痹的陈楚,好13都***让猪拱了,小死崽子毛还没长全呢!就这么走运!***老花13的!”

    徐国忠干咽唾沫也没办法,只看着柳冰冰粉sè长裙下半截莲藕般的**,心里一阵的喜欢,一阵的意yin。

    这时,村长开着小白车回来了,停在两人跟前,柳冰冰还没有完全坐好,长裙全都压在屁股底下显得有点不得劲,张财摇下车窗玻璃说。

    “哎呀,柳副村长,你这是要回家啊?这么地,你坐我的车,正好我也去县城办事……”其实张财去个屁县城,就是想驮人家一段路。

    “哦……”柳冰冰小手扶着陈楚肩膀,忙轻声说:“张村长,不用了,正好我还去别的地方,陈楚送我就行了……”

    “哎呀,去别的地方也行啊,你看我这车不挺方便的么,这天也是多变,说下雨就下雨的,你这体格现在不是你自己的,是属于整个村上的,属于咱全村二百多户老百姓的,这要是淋浴生病了可咋整……”张财说着表情一阵的痛心疾首。

    柳冰冰脸有些微红,人家毕竟是村长,这么邀请她也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她还是坚持着,这时,微风吹过,她额前的秀发被吹的稍稍凌乱,她细细的小手往上捋了捋长长的秀发,细长的毛茸茸的大眼睛眯缝着说道。

    “真的不用了村长,谢谢啊,你回,真的不用麻烦了……”柳冰冰说着,随后拍了拍陈楚肩膀说:“咱走……”

    陈楚嗯了一声,启动了摩托车一溜烟走了,张财唉声叹气的,坐在车里望着摩托车的尾气,差不多算是望洋兴叹了。

    心里这个痛啊!像是有人用小片刀在一下,一下的划着他的心似的,心里暗暗嘀咕着:“妈了个巴子的,这么好的白菜,咋偏偏和陈楚这山驴逼走在一起,这俩人不会真有一腿?”张财晃了晃脑袋,一想到两人有一腿,陈楚那棍子插进柳冰冰的圈里。

    张财心里更是难受,柳冰冰虽然不像刘海燕那么sāo,她不sāo,相反每天都是冷冷冰冰的,和她说话,顶多回你一个不冷不热的笑容,但是就是这样的笑容,更让张财失魂落魄,感觉没柳冰冰,自己就像是个空壳跟行尸走肉似的……

    ……

    “陈楚,你咋不说话?”柳冰冰边往后面捋着头发边说,农村的风大一点,而且早就立秋了,也到了起风的时候了,并且骑摩托车风也大的,柳冰冰眼睛只能眯缝着,醉红的粉嫩嫩的小脸蛋,可爱更是娇美至极。

    陈楚的下面硬了,咽了口唾沫,感受着柳冰冰搭在自己背上的小手,浑身像是过电的发颤。

    “冰冰,你的手真温柔,你的人真好……”

    “瞎说啥呢?我哪好?”柳冰冰有点害羞的低头,面sè开始酡红,女人总是喜欢被夸的,只要攻陷了这个女人,她的态度亦是会转变的。

    “张财……张财好像对你不怀好意啊?”陈楚支吾的说了一句。

    “行了,你别瞎想了,往前面拐一下,从那条路去我家近,和你说,上次你给我妈针灸的挺好的,今天是不是再来一个疗程的……”柳冰冰抬起头,仰着羞红的小脸,多了不少的柔情。

    陈楚有些迷醉,感觉这样的时间再过慢一些该有多好,两人就这么一直往前开着,永远别停下了。

    “嘿嘿,有感觉就好,咋说你妈也是我丈母娘啊,我得好好伺候着……”

    “切,八字没一撇呢,看你以后咋奋斗了,你还是现在这样吊儿郎当的可不行……嗯,啊……”

    陈楚压了几个小坑,柳冰冰受不住的身体往前窜,柔柔的nǎi就撞在他的后背上,连续几下柳冰冰反应过来了,柔荑掐了他几把,骂他一句:“你咋那么坏呢!”

    陈楚有种幸福从天降的感觉,有种要求婚,要和人家生生世世过在一起的愿望。

    到县城二十多里路,平时都感觉时间过得慢,但是现在陈楚却感觉时间过得异常的快了,只感觉一会儿功夫就到了柳冰冰家里。

    柳冰冰老爹还在厂子里没下班,老娘在家整包着饺子,虽然她老娘腿脚不方便,但坐着轮椅手也不闲着,见陈楚跟柳冰冰进门了,笑呵呵的说:“是陈楚来了啊!呵呵,你稍等啊,阿姨饺子马上就包好了,马上给你煮饺子吃……”

    柳冰冰脸蛋儿一红,忙去忙活烧水去了,陈楚咧咧嘴,自己好像忘了点啥,唉,咋没买点礼物呢!

    想要出去买,被柳冰冰拦住了:“哎呀,你就带张嘴来吃就行,用你买啥东西,再说了,我妈一会儿还得用你给针灸呢!”

    陈楚嘿嘿笑了笑:“嗯,都是一家人,那就下次买……”

    柳冰冰脸上红了红,她老娘呵呵笑了说:“对啊,你上次不是说你二十岁了么,我家冰冰比你大三岁,女大三,你们俩正好……咳咳,咳咳……”柳冰冰老娘说道这里咳嗽了起来。

    柳冰冰忙去给老娘拍背。

    陈楚咧嘴了,心想老太太,你咋偏偏这个时候咳嗽啊!真是急死老子了,女大三咋的啊?这时柳冰冰脸上红的也像是滴红水似的,心想莫非母亲看出两人的关系了?陈楚谎报年龄比自己小三岁母亲能接受?唉,就不是知道比自己小七岁能不能接受了……

    陈楚好不容易等她老娘咳嗽完,忙两眼放光的追问道:“阿姨,你,你刚才说冰冰姐比我大三岁,我们正好……正好……”陈楚心花怒放,柳冰冰脸红似火。

    “啪!”柳冰冰老娘拍了拍巴掌笑着说:“你们俩啊,太合拍了,我正好没儿子,你做我干儿子,冰冰比你大三岁,正好可以当你姐姐,以后啊就是你亲姐,咱就是一家人啦,你看这咋样?”

    “啊?咳咳……咳咳……”陈楚傻眼了,脸蛋子憋的脸通红,跟猴屁股似的,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俩大嘴巴,让***自己嘴欠,柳冰冰看陈楚的样子却咯咯咯的笑了。

    陈楚借故去厕所,躲了起来,直到饺子好了,柳冰冰老娘才问:“哎呀,冰冰,陈楚哪去了?刚才还没回答我认不认我这个干妈,认不认你这个姐姐呢?人哪里去了?”

    柳冰冰笑坏了,让老娘等会儿,她去敲厕所门了。

    陈楚打开门探了探脑袋,像个贼似的:“冰冰,咋办啊?你妈,哦不,咱妈让我当她儿子,咱不成姐弟了么……”

    柳冰冰咯咯咯笑了,嗔怪他一声说:“你啊,活该……走了,吃饺子去……”

    柳冰冰看到陈楚这幅德行,心里特别开心,有种报复得逞的感觉,而且回她的小房间换了一套衣服,长裙脱掉,上面是米黄sè卡通小体恤,下面是牛仔短裤,露出一点白嫩嫩的肚皮,下面是修长光滑的大白腿,趿拉着粉红sè卡通小拖鞋。

    陈楚有点呆若木鸡,好像抱住她在她大白腿上好好的闻一闻亲一亲……

    柳冰冰老爹没回来,三人就先吃了,陈楚开始叨叨不断的说什么医学,周易之类的,老太太还有点信这玩意,女人么,都是喜欢八卦的,越老越迷信。

    陈楚也没放开吃,就他那饭量,柳冰冰老娘包的这些饺子他一个人都能干掉。

    只是不停说话,把老太太的思路打断,就想不起刚才干儿子这段了,随后又给她老娘看手相。

    “哎呀,阿姨,你这手相好啊!富贵之命……”

    柳冰冰一口饺子汤差点喷出来,心想陈楚这也太假了,去步行街摆摊算卦忽悠人可能以后能养活了她。

    不禁穿着拖鞋的小脚踩了陈楚一下说:“你少蒙人,我妈也是知识分子,以前是初中的语文老师,你那套都是迷信,我妈才不会听呢……”

    “呷?”陈楚虎着脸说:“这可不是迷信,是科学,阿姨我和你讲,自然界有天有地对不?”

    老太太点点头。

    陈楚又开始说:“周易里面便是用乾坤来形容天地,天地之隔便是乾坤之隔,便是上乾下坤,世间万物碾转声息,胜极则衰,衰败到一定程度便能逢c混花木,开始新生,便是所谓的否极泰来,也便是一画开天地,这一划也是天地之气,上面通达,下面运气不佳,哎呀,哎呀你看你手中这一划掌纹,下面苦少,上面甘多,好兆头啊,以后你会一辈子荣华富贵的……”

    老太太被陈楚忽悠的一愣一愣的,人老了,大多心里障碍多,越老越怕,越老胆子越小,总想有一个激ng神寄托。

    外国人的激ng神寄托给的是耶稣,印度阿三给的是释迦摩尼,国人给的是党,党的红心照万代么……

    “唉……陈楚啊,我以后享福不享福不用说啥,就是担心冰冰了,她以后要是有个好出路,有个好人家我就放心了,对了,陈楚啊,你会算姻缘吗?”

    “会啊!必须会啊!我看看啊……哎呀,阿姨,你这手的纹路好啊!冰冰姐以后找的对象一定孝顺你啊!对冰冰姐还得特好,但是就是岁数比冰冰姐小点,小点好啊,冰冰姐欺负他,他乖乖听冰冰姐话……”

    柳冰冰蒙圈了,脚狠狠踩了陈楚脚一下,心想这小子满嘴冒啊,意思不就是在说自己未来结婚的男人不就是他么!

    柳冰冰老娘拍了拍大腿说:“哎呀!不是看我的手,我这么大岁数了算啥姻缘啊!给冰冰算姻缘,你这孩子你看我的手干啥?”

    “哈哈……”柳冰冰笑的眼泪出来了,看着陈楚握着她老娘手给自己算姻缘的尴尬样,心想活该啊!让你溜须拍马屁,这下拍马蹄子上了!看...

    请分享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