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现在...月票38名,久石不食言,只要保持前四十名每天都四更,三十名五更,二十名不可能了,可能8更,10名那就10更,感谢大家支持,欢迎大家加入群石头垒2群群号是85685299,石头垒1群vip读者群121247067石头垒不张扬,不霸气,但最最团结,众志成城,坚如堡垒。)

    齐冬冬一边欣赏,一边让手下人教训霍子豪,霍子豪被打的满地翻滚,口鼻全是血。

    “大哥,大哥你放过我,求你了……”霍子豪一米八几的身高跪爬到齐冬冬跟前,苦苦求饶着。

    “大哥,这女的给你了,她叫朱娜,是小杨树村的,她……她还是处女呢,你放了我得了……”

    “妈的,你这糙xing!是男人么!麻痹的……哎,你别停啊,继续脱!”

    朱娜忽然停止了哭泣,冷冷的看着霍子豪,脸上忽然笑了,笑的狠凄美。

    “**,我***都是你害的!”霍子豪被揍的脸上看不出轮廓,全是血了,这帮人还在边踢边骂:“尼玛的敢骂我们齐哥,信不信给你装麻袋里扔水库里……”

    “别……大哥别的,求你了大哥。”

    朱娜还是冷冷的模样,不过,她呆滞的瞳孔里却忽然飘向了一条林外的小路。

    执着的目光只淡淡一扫,随后下定了主意,忽然冲齐冬冬淡淡说道:“我跟你齐哥,不过我有条件,你杀了他,我一辈子跟你,让你干……”朱娜冷冷的说,随后把t恤脱了下来,里面黑sè的ru罩托着她白嫩的皮肤。

    齐冬冬两眼发直,怔怔的看着她,口水禁不住流了下来:“宝贝,我要女人不少,但我喜欢你这样个xing的,这样,杀人还是算了,毕竟没啥深仇大恨,你退一步,我退一步,打断他一条腿行!”

    “不行!必须杀了他。”朱娜脸上挂着泪珠。

    “糙!你他妈以为你是谁啊?啊?”齐冬冬啪的抽过去一个嘴巴,朱娜嘴角一歪,流出一道血痕。

    “赶紧把裤子脱下来!”齐冬冬喊了一句,朱娜顺从的点头,刚才她已经把裤带系上了,这时手摸向裤带:“大哥我站起来脱!”

    “快他妈点!”

    朱娜慢慢站起身,猛然朝那条小路窜过去,这群人楞了楞,才反应过来:“我糙!还***敢跑?”

    朱娜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力气,可能是人在最后关头最后一线希望的爆发。

    在小学的时候她就是学校的运动员,跑的速度不慢,不过只跑出一百多米,后面的人便追了上来。

    “小妞儿麻痹的够味!今天大伙都***尝尝!”

    “麻痹的敢跑?干死你!”

    朱娜回头看了几眼,她知道今天玩了,一切都完了,与其被这一群人给上了,还不如……朱娜流泪了,看着对面黑漆漆的水库,在夜中像是一只来自地狱长大的死亡的巨口。

    “妈……永别了,我下辈子在当你女儿伺候你……我不是故意的,我知道你只是想为了过的更好……还有……陈楚!我恨你!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朱娜跑到水库的石阶上,忽然一束摩托车的强光照shè过来,照的她眼睛都晃不开,那摩托车只离她不到几十米,几秒钟便快速驶近,吱嘎一声,摩托车停住。

    一人像是在笑,又像是关心的大声说:“朱娜,你真的那么恨我么?想死当作鬼都不放过我?我……我在你心里难道真的那么让你烦么……你难道就……”

    朱娜像是做梦一样,看着那人走近自己,竟然是她最最讨厌,做梦都恶心的陈楚。

    “你……你是我仇人……”

    “我不是,你的仇人在那呢……”

    陈楚一把抓过朱娜往身后一带,朱娜已经近乎虚脱根本没有力气挣扎了。

    齐冬冬的人已经到了,接着夜光和摩托的车灯,双方影影灼灼,仿若又真真切切。

    “我糙……”齐冬冬两眼眯缝起来:“陈楚!!!尼玛的哪里都能碰见你呢!麻痹的,真是冤家路窄啊!啊?我靠……哈哈哈……好事啊,有缘啊!”

    陈楚也愣住了,没想到在这里见到齐冬冬,上次他强激ān季小桃,这次麻痹的又追朱娜,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糙,齐冬冬,别说没用的,这个女人是我的,你动他就是动我。”陈楚把朱娜拉到身后,其实就是想装一装,想给朱娜听听。

    “哎呀我去,你是谁啊你?你算个屁啊!你吊毛都不算!在老子跟前装个几把!上回你就坏我好事,我找人没划拉到你,行,今天又碰见了!麻痹的今天我弄死你,给你扔水库去!上!”

    齐冬冬挥舞胖手,身后四人直接冲上来,陈楚一咧嘴,装没装明白,不过这也没法打,怎么打?如果是自己就拼了,领着朱娜这个拖油瓶……

    陈楚狠了狠心,麻痹的拼了!

    四人一起冲上来,陈楚把朱娜挡在身后,摊开两手,古拳姿势展开,几天没打架,手有些痒痒,不过练拳倒是天天练的,陈楚双眉一皱,冲着一个小子鼻梁狠狠砸去。

    鲜血迸溅,那小子被一拳打的鼻梁塌陷,应声栽倒,不过陈楚的脖子也被人搂住,肚子被人踹了两脚。

    忍着小腹的疼痛,陈楚肘部往后一顶,舌尖顶住上牙堂,嗨!只一肘顶到后面那人软肋上,那人闷哼一声,虽然疼的厉害,却还没松开陈楚的脖子。

    我糙!硬茬子啊!陈楚随即身体往前一甩,一个过肩摔将男人甩开,不过另外两人却冲着他后背脑袋一阵拳脚。

    陈楚就地几个扫腿,扫倒下那两人,身体虽然疼,不过还能挺的住,农村半大小子不禁有股虎劲,而且抗揍的狠。

    随即抓住一人脖子提了起来,膝盖狠狠朝男人脸上撞击,不过那些被打倒人从后面抱住陈楚的腰,抓住她的脖子。

    如果是他自己,他完全可以边跑边打,但是他一动,身后的朱娜就会暴露了,所以只能挺着,挨别人拳脚,他也连续还击,击倒了两人,他全是也受了几十下拳脚。

    “麻痹的……给我抓住他!”齐冬冬喊了一声,从腰间抽出一把尖刀,冲陈楚冲过来奔着他胸口刺去。

    陈楚胳膊被人抓住,无论怎么打,那几人就算是搂胳膊抱腿的不松开,齐冬冬的刀子直挺挺刺进陈楚前胸。

    “我糙!”齐冬冬骂了一句,随后脚一蹬陈楚,陈楚后退几步指着齐冬冬:“你……你敢杀我,你杀人了……”

    齐冬冬摸了摸脑门,眼中透着惊慌,后退几步忙和几人跑了。

    陈楚握着胸口的刀子,退后到摩托前,关了车灯,半依在摩托上,朱娜愣了下,忙跑过来。

    眼泪扑簌簌的落下:“你……你没事,咱去医院,我去找车……”

    陈楚虚弱的摇摇头:“我不行了,朱娜,你还恨我啊……”

    “我,我不恨你了……真的不恨了,你有电话,咱报激ng……叫救护车……”

    朱娜说着翻陈楚身上的手机,陈楚一只手捂着胸口,一只手抓住她的手说:“别……手机没电了,你扶着我去那边,大石头后面坐一会儿……”

    朱娜愣了愣,不过还是擦了擦眼泪扶着陈楚一点点的往那边走,走到大石头跟前了,陈楚靠在后面,看着黑黝黝的水库的水,后面便是巨大的石头屏风,这处像是个闷葫芦的形状似的,掩盖在黑夜的yin影里。

    朱娜扶着他,两人坐在石头旁边。

    “陈楚,我帮你把刀扒下来……”

    “别……别动,你这一扒刀,我的血就流的更快了,那啥,我不行了,我把心里话和你说说……我还是处男……”

    朱娜脸红了,陈楚却伤心的说:“可惜我要死了,但我都不知道女人是什么味儿,我是不是很可怜……”

    “你……你不是跟那小莲俩……”

    “瞎说,没有的事儿,以讹传讹,败坏的我声誉,朱娜,我心里只有你……我没有别人……”陈楚一只手忽然抓住朱娜的小手,那小手冰凉。

    “你……啊……”朱娜有些惊慌失措:“我,我现在应该不干净了……”

    “没,你不好好的么。”陈楚是老油条了,只打量朱娜一眼就明白怎么回事。

    “陈楚,我去找救护车,你还能活……”

    “不能了,你多陪我一会儿,我就这点时间了,朱娜,我……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娶你做老婆了,我知道你烦我,但是我喜欢你,你能不能……满足我一下小小的要求……我想……我想看看你脱光屁股的样子……当然,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走……”

    “好……”朱娜站起来,看了看他说:“我先走了,路上有人,我喊他们过来把你送医院去……”

    “我……等等……啊!我心疼了,我要死了……啊。”

    朱娜又跑了回来,俯下身,抱着陈楚的头:“你,你到底临死要怎么样?你有什么心愿,你……”

    “我,我想亲你,摸你……反正我要死了,你能不能答应我……”

    “我……”朱娜闭上眼睛,抽泣几声,虽然陈楚救了她,她感激,但是还是讨厌她,心里斗争着,感激陈楚的气若游丝不禁点点洁白的下巴。

    “好叻……”陈楚一把拉住朱娜,接着夜sè朦胧,嘴巴忙冲她的洁白如雪的脖子上啃去,朱娜嗯呢两声,把头歪向一旁,虽然她也幻想着男女之事,但是她只想把自己的第一次将来等到结婚那天给自己心爱的男人。

    她曾经闹着玩发毒誓,便是即使这个世界上的男人都死绝了,就剩下陈楚一个男人,她也会选择单身的。

    她是那么的讨厌他,厌烦他……

    不过现在正是这么讨厌的人在啃着她的脖子,亲着她的脸颊,想了想算了,就当做……反正他都快要不行了。

    忽然,朱娜感觉一直手摸上了她柔软的后背,而且小腹好像有一根大棍子直直的抵住。

    “陈楚……你,你不是不行了么,怎么这么有力气?”

    “啊,朱娜,我喜欢你,所以我这点劲儿都用在你身上他……”

    朱娜一阵恶心,她虽然没经历过男女的事儿,但也明白男人那东西如何如何的,小时候母亲都教过她。

    只是感到惊奇,书上说男人的东西不就十来公分么,怎么陈楚顶住自己的东西那么大?有一尺了……恶心啊,真恶心……看...

    请分享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