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还好路小巧不知道白虎是啥意思,这女生大眼睛眨了眨琢磨也没弄明白,不过有的女生脸都红了。..

    路小巧翻开书本说:“你看看,水浒,是这个字。”

    徐国忠拿过路小巧的书,念道:“李达(逵)大呵(喝)一声说,哪里走,随后手持两把大爹……”

    全班都笑的肚子疼,就路小巧解释说:“新老师那不是两把大爹,是两把大斧……”

    刘校长实在忍不住了,跑进教室跟刘海燕一起把徐国忠拽走了,还一劲儿的冲下面的教育局听课的道歉说:“诸位领导,诸位同学,实在不好意思,今天……今天徐老师喝多了……”

    ……

    这时,孙副局长旁边的那个老头儿站了起来,全班除了路小巧没笑,剩下的就是他没笑了。

    这老头儿一脸正sè,扶了扶头上的瓜皮帽一脸正sè说:“愚民啊,愚民,孙副局长,我早说像这样的学校就应该取缔,不应该继续开下去了……”

    他一说这话,本来哄笑的班级和傍晚的湖水一般的平静下来,齐刷刷的目光一起朝他敌视的看去。

    孙副局长也笑出眼泪了,心想从事教育本来就是一件严肃的事情,没想到还可以这么的娱乐。

    他擦了擦眼镜重新戴上说:“严老先生,可能这位老师真喝多了酒。”

    “孙副局长,我昨天给你递交的题案都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农村这种地方就是蛮夷之地,凶悍,粗鄙,根本不能在这施展教育,应该把这些学校都撤了,让学生到市里念书,唯有市里的教育才能出人才,怎么样,咱们来的时候打招呼他们就弄虚作假,实现的准备好了,咱突然来,你这回知道什么样了?”

    “唉……严老先生,你有所不知,这些农村教育差是事实,但是并不是那么蛮夷粗鄙,而是生活有限,交通不便利,这么个学校,来上学的左右都是七八里地,甚至是十里左右的孩子,你要是把这学校废除了,就更没有人念书了,到时候文化就更低,出现更多的笑话,试想一下,农村到市里这么远,他们经济条件也不允许在那住宿……”

    “孙副局长,那就管不了这么多了,反正今天这些话我都一字不落的汇报上去,这个镇中学必须要封,蛮夷之地,不留也罢……”

    “呵呵……蛮夷?亏你说的出口?就是这些蛮夷之地供养起当年党的新生力量,毛爷爷都在井冈山的窑洞里生过虱子,长过足藓,和大家一起吃红米饭南瓜汤,要你这么说,都成了蛮夷了?”陈楚不慌不忙的站起来,冷笑一声。

    对这个什么姓严的,他早就看的不爽了。

    “你……你是何人?”

    陈楚想说我是你大爷,不过还是笑了笑说:“我是这个班级的学位。”

    “学委?哼,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老师这个德行,学生能好的哪里去!”

    “呵呵,有句话又说,师不必贤与弟子,弟子不必不如师!严老先生何必口出激愤之言呢!我们学的是学问,比的是知识,不管在哪里学,只要我们书本上的知识是一样的,在这里跟在首都没什么区别?”陈楚说完冲他怒目而视。

    “说的好!”全班同学一起鼓掌叫好。

    “哼!狂妄!放肆!你能学什么?你能会什么?ru臭未干,仗着口齿伶俐,三寸不烂之舌徒有口舌生疮,猫哭狗悲,狼心狗肺,市井无赖之徒……”这老者说完哼了一声,挥舞了下大袖子,还整理了一下瓜皮帽。

    陈楚冷冷一笑道:“哼!无知,无耻!你又多什么?你又有什么?人老气弱,仗着倚老卖老,狗貂瓜皮之帽貌似狗冠人戴,獐头鼠目,烂鱼鸡肠,沽名钓誉小辈……”

    陈楚说完反而拿起语文课本轻轻的扇风起来。

    “你……你……”这老头气得浑身直哆嗦。

    孙副局长忙站起来说:“严老先生何必跟个学生计较啊!”

    这时,那女的也愣了一愣,看了眼陈楚,眼中露出惊异的神sè,刚才短暂的时间,能对的还算这般工整,对于一个学生来说已经不错了。

    而且语句辛辣嘲讽,不畏惧权贵,很难得了。

    忙站起来冲老者说:“严学究,严大家,以您的地位和学识,何必和一个晚辈见识,您不理他……”

    “哼!”严大家冷哼一声:“小子!我严大家……我,我学富五车,满腹经纶,通晓唐宋古往典籍,三皇五代,伏羲周易,皆然地里天然……你算什么?”

    “呵!”陈楚也冷笑一声道:“老家伙!我陈楚……学行乍浅,腹中无字,不知上下千年岁月,c混秋战国,一划八摇,都聚乾坤随意……比你多一……”

    众皆骇然。

    这些同学们是不知道他们说的什么,是什么,只觉得陈楚对的很帅,挺工整,不过教育局的这些人全然明白。

    孙副局长和旁边那女人亦是有些震惊,严大家说的是唐宋八百典故,三皇五代之辉煌,伏羲氏开创天地,周易通晓已经,全部在心中,手陈楚算个什么东西,会点什么,也敢这么猖狂?

    而陈楚却更是狂傲,说自己学的浅薄,而腹中已经无字,这无字便把全天下的字都否了,认为天下没有字,皆然在自己腹中,千年岁月毫不在乎,伏羲氏是一画开天地,周易是八卦,随便算算几知道了,最少也比你强。

    “啊,啊,啊……”严学究气得两手颤抖,脸sè蜡青,指着陈楚骂道:“混小子!你胎毛未曾退净,冥顽之石,古往今来千人万人唾凿之城郭万里万人脚下,恬不知羞,枉然和爷爷我斗!哼哼……”严学究说完哼哼冷笑。

    孙副局长唉的叹息一声,心想这严大家哪里都好,就是太小心眼,学论不错,就是休养太差,和个孩子用不到这样,骂人算了,还说人家没进化好,像个妖孽,又比喻是长城脚下千人造万人凿的长城,连人家祖辈都骂了,作为大家实在不该了。

    陈楚皱了皱眉,也冷哼道:“老不死,你狗牙还没丈全,人兽两类,世间万物过亿过兆屎尿茅坑腐臭生你蛆虫,惘然不知,孙子你免开尊口!”

    “噗!”别人还没什么,那女的受不了了,陈楚竟然骂严大家是厕所了亿万年的蛆虫,哎呀,这词真是恶心死了,不过对的还挺工整的。

    这下连孙副局长都笑了。

    “噗!你……你……”大伙循声望去,这次不是谁笑了,而是严大家,严学究,严老先生气得浑身乱颤,手指都直哆嗦起来,指着陈楚喷出一口鲜血。

    “哎呀!严大家,严老先生……”教育局这些人忙着急起来,身后那两个记录的竟然是医生,忙拿出药箱来,给他把脉诊治。

    陈楚眯起眼睛,见那两人挺专业的,显然是中医高手了。

    不一会儿,严学究苏醒了,这时刘校长他们都看啥了,孙副处长苦笑一下说:“刘校长,你们学校不错,没想到小小的镇中学竟然如此藏龙卧虎啊,今天我来的太匆忙了,下次一定提前打招呼……”

    刘校长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陈楚这时过来说:“对不起孙副局长,刚才我只是为了对仗尽量工整一些,主要严大家出的太好了,我不是故意对成那样的。”

    我呸啊!孙副局长心想,你说不是故意的,谁信啊?不是故意的你咋不对点恭维词儿啥的啊?也算严老先生活该,到哪里都挑刺,满足一下自己学识的丰厚。

    这下碰到刺头,臭脚丫子终于踢到铁板上了。

    “哦!我知道,我知道,对了,这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学生陈楚……”陈楚恭恭敬敬的说。

    “嗯,你其他功课怎么样?”

    “哦,我现在是班级的学位。”

    “陈楚啊,咱这里是个小地方,瀚城也不大,我马上就调到c混城当校长了,c混城一中的条件可比这里好多了,不要说镇中学,就是比瀚城一中也强太多了,考虑考虑?我可以给你一个名额的。”孙副市长说着又淡淡的露出笑容。

    刘校长有些傻眼了,c混城一中?那可是省城啊,跟沈城差不多了。

    “哦,孙局长,我,我考虑考虑,多谢您……”

    “嗯,年轻人,天资聪颖,不骄不躁,很好,以后会有大作为的。”孙副局长说着从怀里摸出一张名片说:“这个是我的名片,考虑好了就给我大个电话,以后也不要叫什么孙副局长了,叫我孙伯伯啥的都行,其实咱国家往上数上三代都是农民,没啥的……”

    陈楚点了点头,把名片揣了起来。

    这时,那严大家恢复了过来喘着粗气,旁边有人给他擦嘴上的血。

    严大家一把抓住孙副局长的手腕激动的说:“孙,孙副局长,你,你千万别封了这学校……”严大家说着又瞪着眼死盯着陈楚说:“别封,我,我还会来和他对仗,我,我下次还会来和你斗,斗诗,斗对,斗棋!你给我等着……”

    孙副局长一拍脑门,心想这就是文人的诟病啊,哪里都好,就是文人相轻啊!互相排挤,相互瞧不起。

    正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学文的见到一次就斗文,学武的在一块就打架,唉,不过这斗嘴没想到也能斗吐血了,真是境界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