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现在...月票36名,前四十名四更,前三十名五更,二十名八更,前十名不可能,如果可能十更,前三……更不可能了,如果可能十五更,唔,酒香也怕巷子深,有群多的大家帮助宣传一下本,多谢多谢,欢迎大家加入群石头垒2群群号是85685299,石头垒1群vip读者群121247067)

    陈楚心里第一个想法就是,季扬是**啊!

    很简单的道理啊!刘翠即使挺漂亮的,但也是个农村的生了孩子的已经三十一岁的老娘们了啊!

    现在已经不像小姑娘那样紧了,而且皮肤也不像小姑娘那样嫩,也没有小姑娘身上的那一股股的体香nǎi香啥的。

    有的就是sāo味,而且文化上来说,自然比也不上现在的小姑娘,小女生啊,一个个粉白粉白的,嫩嫩草草的,而且女人老的还快,刘翠已经三十一岁了,好时候没有多少了。

    顶多还有个五六年,她便到了更年期,而且脸上的皱纹啥的也多了,顶多到四十岁,女的就没法看了啊!

    季扬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咋能犯这个错误呢,可能是和刘翠玩玩?但又不像,季扬说的信誓旦旦的,他要真是那种想玩女人的男人,找就把柳贺给糙了啊!方阳阳也剩不下了。

    陈楚不禁有些发懵说:“你,你不会是真说着玩?人家三十一,你二十三,她已经结过婚了,还有那么大的孩子……”

    “我,我没开玩笑啊!楚兄弟,如果你要是能帮忙,我老感谢你了!”季扬过来抓住陈楚的两只胳膊摇啊摇的。

    陈楚傻了:“人家真有男人,要是你真喜欢,我帮你联系联系?”陈楚嘴里这么说,心里骂自己不是人,刘翠不是和自己好么,难道要让给季扬么?

    “唉……别的了,人家要是真有男的,我不能去破坏人家家庭了……”季扬说我转身往回走。

    陈楚又问:“扬子,要不你考虑考虑这位,这位对你有意思啊?”

    季扬头也没回,甩了甩手:“我现在对小屁孩儿没兴趣,给你了,你愿意咋玩随便……”

    “靠……”陈楚蒙圈了,心想是自己的审美观出现问题了,还是季扬的审美观有问题

    反正他们俩有一个肯定是不正常了。

    陈楚看了看脚下的柳贺,那淡蓝sè的牛仔短裤下面白花花的大腿,还有小衫里面的有隐若现吐出的的nǎi,她的nǎi也不大。

    陈楚下面就硬了,信息麻痹的,此时不糙了她,更待何时啊,拉进洗手间把柳贺裤子扒了,糙了再说了,让她瞧不起老子。

    正这时,方阳阳走了出来,喝了半瓶红酒她有点头晕,脸sè红晕红晕的,想去卫生间洗把脸,正看见柳贺抱着陈楚的腿,爬在地上。

    而陈楚要伸手去碰她,方阳阳忙大声说:“陈楚,你干啥呢?”

    “我……我没干啥啊?柳贺喝多了,我要扶她棋路。”

    “呸!谁信啊?刚才金哥在酒桌上还夸你呢,说你为人好,讲究,义气,而且马华强一伙还喝多了要对你效忠呢!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你倒好,跟柳贺在这里整啥事儿呢!”

    “我……我们没啥啊,柳贺喝多了,又被季扬拒绝了,就这么回事,不然你去问季扬……”

    “我才不信你呢,我妈说男的没啥好人,你跟季扬不是兄弟么,肯定穿一条裤子,这还用说啊!赶紧的,把柳贺扶起来,咱俩把她扶回去坐着,再要点解酒药来……”

    “啊!”陈楚答应一声,方阳阳在这,他也不好弄柳贺了,毕竟刚糙完人家的屁股,再对柳贺……这方阳阳的大嘴巴子不得朝自己抽过来啊!

    两人把柳贺扶了进去,陈楚要喊服务员要解酒药,金星忙拉他一把说:“兄弟,你傻啊,正好季扬不要她,她又醉成这样了,一会儿我们去迪厅,你正好跟方阳阳柳贺一大大王俩二啊,双飞啊!”

    陈楚刚哦了一声,方阳阳在后面全听到了,此时满包间乱糟糟的,各说个的,方阳阳喝的脸红晕红晕的。

    “啥意思啊,金哥,你不说我是你亲妹子么,今天把我介绍给陈楚当对象说的好好的,什么你跟了我兄弟陈楚,陈楚是我兄弟,你就是我亲妹子,对?哪有当个的给亲妹子的男人扯皮条的?”方阳阳小脸冷冷的,像是一只要斗架的小母鸡似的。

    金星哈哈笑了:“哎呀,哥哥该死,哥哥该死,那什么,服务员,上解酒饮料……”

    金星笑嘻嘻的喊着,还对陈楚眨眨眼,那意思是我帮不上你了,你自己搞定。

    解酒药不管便宜贵贱,好使就行,便宜些的,那就是葛根了,而饭店当然不会卖这种便宜的了,一些什么果汁啥的,见效不快,而且很贵。

    方阳阳喝的少,喝点果汁过来了不少,给柳贺喝,她也缓过来一些了,不过头还有些发晕了。

    马华强那一伙也喝点,而王伟已经不行了,一杯酒就放倒了,而且马华强海往他嘴里灌。

    喝酒一般是增进感情的,素不相识的人喝酒在一起都能特别的热乎,赌博正相反,亲兄弟都能动刀了……

    众人吃喝完毕,金星招呼老板算账,随后招呼大家说:“走!去迪厅玩去!”

    众人一阵欢呼,金星今晚就没打算回去了,也不开车了,直接到外面打车,直奔马猴子的世纪迪厅。

    方阳阳扶着还有醉着的柳贺,柳贺还捂着头说头晕,还问大家这是去哪?

    方阳阳咯咯咯笑了笑,她也是喝完酒有些口不择言了,冲柳贺说:“去给你开苞……”

    “啊!”柳贺答应了一声,又迷迷糊糊的睡去了。

    到了迪的时候都十一点了,在饭店这帮人就没少折腾,这时一行人晃晃悠悠的进入迪,要了两张桌子,开始又喝了起来。

    今天迪的人也不少,台上好几个跳着脱衣舞的女人,下面的人都跟着疯狂的蹦跶,在迪厅的角落吊儿郎当的坐着几个小子,季扬一行人进来,他们并没怎么注意。

    毕竟迪的人多,而且已经十一点了,没啥闹事儿的,即使是尹胖子来了,他们也不会说啥的。

    现在的黑社会都慢慢的朝着赚钱的路上走,谁也不想呆着没事儿惹出点事儿,扯犊子的。

    毕竟都不是年轻气盛的时候了,打打杀杀的拼江山的时候差不多过去了,现在路子已经摸头了,跟上面的关系都打通了,就剩下守江山,守家业了……

    季扬这些人又要了不少酒,只是这里酒都是小瓶的,当然也有一些小甜点啥的。

    金星招呼着,要了点水果,又要了点小点心之类的。

    当中有韩国的料理,鸡蛋咖喱,便是鸡蛋七八分熟,放在咖喱上,和着吃。

    这时,黄毛叫了一句:“服务员!你过来!”

    黄毛也是喝点酒了。

    那穿着旗袍的服务员一愣,而黄毛的这一声喊,也让看场子的几个混子留意了他们。

    服务员忙过去说:“大哥,咋了?”

    “咋了?你看看,你这鸡蛋没熟……”

    金星一拍脑袋,马华强这时也说:“没事,服务员,这时我兄弟,不懂事,那啥,你把这鸡蛋再给我们热热,整熟了就行了……”

    金星忍不住了:“别吵吵了,都不够丢人的,这鸡蛋就这么吃法的,人家是韩国料理,就这么沾着咖喱吃的!”

    马华强跟黄毛一愣:“啥玩意?啥干里?干哪里?干小13里?”

    那服务员脸一红,不过在这种地方也习惯了,忙冲金星说了一句:“哥,没啥事我忙去了……”

    “去去……”金星冲她摆摆手,也懒得跟马华强解释这些。

    这时,那边看场子的几个小子指着方阳阳跟爬在桌子上睡觉的柳贺嘀嘀咕咕着。

    “说啥呢?”这时一个麻子脸小子过来,他个头不高,短寸头发。

    这几个看场子的忙站起来,恭敬的说。

    “马哥,马哥好,没啥,我们刚才说小姑娘好看呢!”

    “糙!这里面好看的也***全是**,我大爷在楼上睡觉呢,有没有漂亮溜边的小妞儿啊!”

    “没有,不过刚才那两个小妞儿挺好看的。”这几个小子一指方阳阳跟柳贺。

    然后又说:“马哥不过人家带着的人也不少,好像十多个呢!”

    “糙,十多个能**咋的?”小个麻子脸,看了看方阳阳,还有柳贺,忽然笑了:“麻痹的长的真挺带劲的。”

    “马哥,要不我们去给你说说?”

    “糙!傻逼啊,跟人家说,人家就能跟你?你们给我盯着点,看她们溜边的,再不等她们人分散的,这俩个女的要是溜边走,你就给她们一人一粒摇头丸,然后给我整楼上去,等完事了,再送下来……”

    “行,马哥,就照你这么说。”

    “行,给我麻痹的盯住了,我先上楼去了。”这小个麻子脸说完往楼上走了。

    季扬这会儿又喝了七八瓶啤酒,不过这点啤酒对他来说不算啥了。

    再说迪厅的啤酒贵,而且瓶子很小很小,2000年的时候,这么一小瓶就五块钱了,现在差不多20块了。

    主要来这里不是喝酒了,都是来掉马子的,都是一些疯狂的小妞儿,还有sāo妇,寂寞少妇来这,当然也有sāo男。

    其实男人女人都一样,不能说女人不正经,那男人来这里就正经么?

    男女平等,本质差不多,只要是正常发育的男女都是sāo的……

    这时,马华强这一伙也进去蹦跶去了,陈楚不会蹦,再说会也没法掉马子,旁边还有方阳阳呢!

    此时柳贺醒了,跟方阳阳吃着瓜子,心情好像也恢复了一些,不过还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季扬。

    季扬则在慢慢的,静静的喝着啤酒。

    这时,从迪厅里一米六的金星搂着一个身高一米七左右,穿着黑sè长裙的二十五六岁的女人。

    两人脸上都是喝的红彤彤的,不过那女人一股风流的打扮,烫着头发,黑发耷拉下来的地方有着大波浪卷。

    而手指修长,指甲鲜红,女人的脸蛋儿也挺激ng致的,带着大大的耳环,白皙的脖颈,nǎi一般。

    不过皮肤白嫩,脚下细细的高跟鞋,走起路来疙瘩疙瘩的。

    金星笑嘻嘻的路过陈楚的身边,拍拍他肩膀说:“走啊,兄弟,给我撒尿去啊……”

    陈楚本意不想和金星去,不过看了眼那女人白花花露出的大腿,还是站起来说:“好啊!”

    方阳阳忙说:“不许去!”

    柳贺则有些糜棱说:“咋的了?阳阳,你还真要把男人绑在大腿上啊……”

    方阳阳脸红了,陈楚跟在金星后面往厕所走。

    金星一手搂着那女人的脖子,一手搂过陈楚的脖子贴着他耳边说:“兄弟,哥哥不能亏待你,一会儿咱俩在厕所,我先干她第一炮,你搂她第二炮咋样?”

    陈楚看了眼那女人的高跟鞋,还有她长长的披肩发,细柔的身段,迷人的小腹还有白花花的大腿。

    下面硬了。

    “行,金哥我干。”

    “这***才是我好兄弟呢!”金星脸上邪邪一笑,摸出一粒药给那女人说:“宝贝,来哥给你一颗糖吃。”

    那女生张嘴含进了嘴里,红唇火辣,如同火焰……看...

    请分享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