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现在...月票36名,前四十名四更,前三十名五更,二十名八更,前十名不可能,如果可能十更,前三……更不可能了,如果可能十五更,唔,酒香也怕巷子深,有群多的大家帮助宣传一下本,多谢多谢,欢迎大家加入群石头垒2群群号是85685299,石头垒1群vip读者群121247067)

    在女激ng的眼里,陈楚就算个半大小子。(.)

    “你看什么?”

    “没,没有。”陈楚矢口否认。

    “你,你刚才明明往这里看?”韩潇潇脸上的表情能冻死人。

    “你不让我低头么?我就低头了,我还能往哪看?”陈楚心里却痒痒的,刚才他往上看的时候差点喷血,韩潇潇长长丝袜里面,穿着的是一条黑sè的丁字内裤,里面女人洞洞前面的小丘陵突突的,看的陈楚身体都僵直了,下面都梆硬梆硬的。

    心想这女的,还是个女激ng,要是自己能糙她一把,少活十年都行啊!

    这时,过来个上了点岁数的老激ng察看了看陈楚问了一句说:“你多大?”

    “十六啊!”

    老激ng察叹口气说:“小潇啊,你还是放了,这小子没啥油水的,你看他穿戴,应该是农村小孩儿,没见过世面,就抓起来,家里也拿不出赎金,再说十六,摇头丸也不是在他身上搜出了的,他在这里面应该是拉屎,放了!”

    “不是,他和刚才那人一伙的,两人……”

    “那个人呢?没抓到咱就没证据,有那功夫咱整整别人。”老激ng察的意思便是多整整那些有油水的,多罚点钱。

    “队长,我还是要审他!”

    “唉,行啊,可能你第一次出任务的关系,我第一次出任务的时候也是抓到啥人都审,习惯了就好了……”

    陈楚也被带了出去,随后押上了激ng车,当然,后面被手铐子铐住了。

    那女激ng迈着修长的大腿,还特意指着激ng车里的陈楚说:“这个人是我抓到的,我要审!”

    车上的两个激ng察笑着点头。

    激ng车七八两,塞进去几十人了,主要是场子里的小姐,那种出台的,还有厕所里那些干事儿的,客人一般都不抓的。

    陈楚看到了人群里的金星,季扬他们倒是没看见,心想金星这小子胆儿不小啊,转了一圈又跑回来了。

    同时,陈楚上车前兜里的东西也都被收了上去,出奇的,他的护腕挺往上的,没有被搜走。

    手机,还有几百块钱都搜上去了,季扬给他的那两万块被他包好藏在炕里面了,土炕被他挖了个洞,钱便装在盒子里面,里面还有一些土当绝缘层。

    激ng车直接开到公安局,这些人被押解下来,而在公安局的大厅里的接待室里,马猴子正在那坐着,正和一个胖激ng察握着手,那胖激ng察五十多岁样子,两人谈的还挺欢。

    陈楚低着头走过去,只瞥了一眼,马猴子让人群踢了他一顿,还是认得他的。

    用脚丫子想都明白,马猴子肯定是挺长时间没孝敬人家了,这才被扫一次,让你明白明白,想要开迪厅必须要月月孝敬的。

    有些人被直接带走放了,陈楚跟二十多人被关在一个大屋子里,等着挨个被提审。

    其实,就是走一个过场,审讯,之后记录,然后让你家拿钱来赎人就完事了,公安局赚点吃喝钱,一般这个钱他们会要的很多,会把问题说的很严重,甚至是判刑。

    最后才说,罚款一万,把人领回去,你再跟他讲讲价,装装可怜,就说家里穷,没钱之类的,最后三千五千的,交了钱就能回去了。

    一个个的被叫了出去,然后审讯,让家里拿钱赎人,而那些在厕所里糙女生的,还有被糙的女生家长也陆陆续续来了,大多是学生。

    一个个家长都痛的撕心裂肺的喊着骂着,有的当场就给孩子两个大嘴巴子。

    陈楚最后都打起了哈欠,过了好一阵,那个叫张国栋的激ng察才推开门,陈楚对他的大方脸印象很深刻的。

    他一指陈楚说:“你!出来!”

    陈楚站起身,跟他往前走,后面戴着手铐,还挺紧的,陈楚嘿嘿笑着说:“大哥,我这手铐太紧了……”

    “别动!这玩意越动越紧!”

    往前走了一段,张国栋才敲了敲门,陈楚看到门牌上写着,副大队长办公室。

    里面说了声请进,张国栋才推开门,推着陈楚走了进去:“蹲着!两手抱头!”

    陈楚跑到一个墙角蹲着去了。

    不过他一抬头,看见刚才那个女人已经换了一套激ng服,亦然是披肩长发,她正快速的把长发挽成了一只马尾辫,又折叠在一起,放在激ng帽下面。

    “你出去!”韩潇潇冲张国栋说了一句。

    “你……一个人……”

    韩潇潇皱了皱眉:“怎么?你想说什么?”

    她一瞪眼,张国栋马上灰溜溜的连说了好几个好字,退了出去,随后把门关上了。

    陈楚再见韩潇潇已经一身利落的紧身激ng服了,他感觉自己刚才有点失误了,那就是韩潇潇的个子还要高一些,可能是她的高跟鞋里面掏空了一点,并且她弯着腰的远古,现在穿着跟不是很高的激ng用皮鞋,她都有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

    而她的nǎi不小,可能刚才用布把自己的nǎi给勒住了,故意缩小?

    陈楚心里正想着,韩潇潇瞪着他说:“说!你贩毒多久了?”

    陈楚笑了:“我没贩毒,我是学生,而且我是好人。”

    “好人?”韩潇潇冷笑:“好人你去迪厅,好人你跟那个混子混在一块?刚才我没好意思说,你还要和那个混子轮我,对不对?”韩潇潇说道这停顿了一下,脸上红扑扑的。

    她大大的眼睛,细细的眉毛往上飞扬,眉毛是天然的,下面细腰,爆ru,窄小的激ng服仿佛要撑不住她的一对大白兔,要跳将出来一样。

    下面大腿浑圆笔直,屁股也是圆圆的。

    陈楚咽了口唾沫,无意间知道她是新来的,心里便没有那么紧张了,而且一个女的,陈楚感觉没啥好怕的。

    便呵呵笑了:“你……你说话也要讲究证据啊,你说我和那小子认识,也要证据,说我俩要轮你,轮了么?我们根本就不认识,还有那摇头丸,根本不是我的,都没有我指纹,你还没证据,我只是在厕所里拉屎,你们冲进来我害怕了,跳窗子出溜下来了,你也挺倒霉的,来第一天就被我砸倒了。”

    “谁说第一天,我来半个月了!你小子少滑头,我们在激ng校都学了心理学,像你这种犯人,就是狡辩!”

    陈楚更笑了,他已经明白了,这女的就是一个新人,不管是什么职业,不管你是激ng察也好,还是什么也好,只要是新人那自然就是受欺负的。

    尤其激ng察里面,新人经验少啊,这个副大队长咋当上的呢?陈楚心里想着,嘴上又说:“那是你心里想的,并不是证据,要是你怎么想怎么是,你说我杀人放火,抢劫强激ān了多好?”

    “你!放肆!”韩潇潇气得蹙眉起来。

    她生气的样子更是杀爽英姿陈楚下面更硬了。

    这时,门当当当的敲了几下。

    韩潇潇喊了声请进,那个老激ng察走了进来,看了眼陈楚,韩潇潇叫了声大队长。

    那老激ng察冲她勾勾手,随后递过去一张名片。

    陈楚见正是孙副局长给他的那张名片,这次陈楚什么安眠药雷管都放在家了,出来玩带那东西干啥了,不过这张名片干呢手机还是揣着了。

    韩潇潇见到名片一愣,两人到外面关上门嘀嘀咕咕了一阵,韩潇潇从新进来,脸上的冰霜少了一些。

    忙问:“你的姓名!”

    “陈楚。”

    “哪里上学的?”

    “大杨树镇中学。”

    “哦,那张名片你哪来的?”

    “我老师给的啊?”

    韩潇潇大眼睛黑白分明的,狠狠瞪了他一眼:“瞎说,你老师认识孙副局长?”

    “呵呵,孙副局长就是我老师啊?他要到c混城第一高中当校长去了,临走的时候说我有啥事就给他打电话,还说来年保送我去c混城一中呢!”

    “你……”韩潇潇脸sè有些发红,这时,门外的老激ng察又冲着她招手。

    这次,韩潇潇走了出去,门没有这么关严,陈楚悄悄站起来,跑到门前去听声。

    只听那老激ng察说:“潇潇啊,你这次闯祸了,刚才局长来电话了,埋怨为啥去查马猴子的场子!等着,明天咱俩都得挨批。”

    “高队长,为什么不能查啊?尹胖子,马猴子在咱瀚城就是黄赌毒,为什么不能差?”

    “哎呀!你就别问那么多了,你才来几天啊,这里不是你那激ng校,你这么闹,大家都跟着受连累,你倒是行了,家里有关系,大不了不干,再不调动工作,我们这些老激ng察咋整?干了一辈子了,而且也要养家糊口的。”

    “高队长,你这么说我就不爱听了,当激ng察为了啥啊?不就是为了匡扶正义,除暴安良么?当激ng察不抓坏人,不去扫黄赌毒,包庇他们,给他们当保护伞,还算什么激ng察?我说呢,我在里面卧底的时候看见场子里全是卖摇头丸的,等冲进来的时候一粒都没缴获?”

    “唉!谁说没缴获啊!你手里不有一粒么!这次出激ng不错,抓住……抓住不良少年十几个,教育他们一顿放回去了,嗯……缴获摇头丸一粒……”

    “什么?”韩潇潇眼睛瞪得大大的。

    陈楚在门口听声差点笑喷了。

    心想麻痹的,这么大的动作,缴获摇头丸一粒?我糙!太尼玛雷人了……激ng察真不愧叫雷子……..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