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现在...月票36名,前四十名四更,前三十名五更,二十名八更,前十名不可能,如果可能十更,前三……更不可能了,如果可能十五更,唔,酒香也怕巷子深,有群多的大家帮助宣传一下本,多谢多谢,欢迎大家加入群石头垒2群群号是85685299,石头垒1群vip读者群121247067)

    “高队长,你不会在开玩笑!”

    “没人和你开玩笑,对了,工作汇报你就这么写,还有,局长说了,以后不许去碰马猴子跟尹胖子的场子,为啥?没有为啥,我是大队长,你必须服从命令。..”

    韩潇潇气得呼哧呼哧的。

    高队长言语缓和下来说:“潇潇啊,你还年纪轻,等过两年就明白了,对了,你把你抓住的那人也放了,根本证据不足,就算证据足也不行。”

    “因为他是孙副局长的学生?”

    “唉,孙副局长马上就当c混城第一中学的校长了,还有啊,他的一个好友姓严,大家都管他叫严大家,严学究,那人最护犊子,他要知道你抓他的人,那可热闹了,算了,那种酸气的文人咱惹不起,能闹死你……”

    陈楚只听到韩潇潇呼哧呼哧的喘气声,估计是被气的,心想生气好啊,你胸前的大球还能起大点。

    陈楚听到这跑回去蹲着了,已经了解差不多了,他心里也有底了。

    韩潇潇这时摸出电话,还真照着电话打过去了,得到了对方肯定的答复后,她再进来的时候脸sè很坏,很不甘心,不过也没办法。

    把陈楚的东西都放在桌上,随后让他站起来,给他解开了手铐。

    “滚……”韩潇潇愤愤然的说了一句。

    “嗯……法律真是公正的!”陈楚恢复了ziyou,揉了揉手腕嘿嘿笑了笑说。

    韩潇潇气得恨不得掐死他。

    “滚……别让我下次再抓住你。”

    陈楚嘿嘿一笑:“嗯,姐姐,我能不能用你的笔做一首诗啊?”

    “不行!”韩潇潇虽然这么说,不过并没有直接轰人。

    “就一首,一首感谢的诗歌……现代的……”

    陈楚嬉皮笑脸的拿起桌子上的碳素笔,就在本子上写了。

    韩潇潇忙说那是写工作汇报的,不过陈楚一落笔她有些傻眼,这字太帅了,笔锋遒劲,铿锵有力,却连笔的异常潇洒,而且比花间的衔接又是那样的秀气,便是外面刚劲有力,比划之内又是秀外慧中。

    不禁心里暗暗赞叹好字,不由得任由陈楚去写了。

    只见陈楚写着:

    你凝眸秀发扑散出一道激ng徽的风景

    地层罅隙中颤抖犯罪分子软弱的灰尘

    内慧秀中张扬不羁的脾xing

    裤线笔直的是你刚直不阿的激ng界人生

    是不是我让你的执着轻轻的触动心悸

    黑暗中是你明媚的眸子再次让我看到了光明

    sèsè形形yin霾满布的世界

    的的确确你洒脱着清贫无悔的忠诚……

    ……

    陈楚写到最后落笔,韩潇潇看着笑了,这是夸赞她的一手诗歌了,忙说道:“不愧是孙校长的学生,短短时间就能写出这么好的诗歌,不错不错,嗯……怎么没有题目啊?”

    陈楚笑了笑说:“就叫他无题!”

    “嗯不错,对了,给你留个手机号,我有个同学也挺喜欢诗歌的,不过就是现在看诗的人没多少了,懂得的更少,实在是遗憾,我没考激ng校前也是喜欢诗歌的,唉,只是没有那种意境的细胞,写不出来,不过能看的懂一些了。”

    韩潇潇说着自己的手机号:“138xxqq,qqxx。”

    陈楚不用手机记,用脑子也记住了,这时高队长也没走,过来看了看这首诗,忙赞叹说不错不错。

    陈楚说:“我可以走了!”

    韩潇潇点点头,然后呼出口气说:“可能……今天是误会,我希望是误会,文如其人,从的诗歌里面我看到的是一个正义的少年……希望你能一直喜欢写诗,一直写下去,做一个对社会,对国家有用的人才。”

    “嗯,姐姐你放心,我一定会的。”

    陈楚说完快步走出了激ng局大门,消失于韩潇潇的视线里。

    韩潇潇回到办公室,高局长看着那首诗歌,还朗诵了两遍,赞不绝口:“小韩啊,你看这诗歌写的多好,尤其是最后两句,sèsè形形yin霾满布的世界,的的确确你洒脱着清贫无悔的忠诚,道出了我们第一线的公安干激ng的辛劳与艰辛啊,真是不错啊!”

    高队长说着又念了一遍,忽然,韩潇潇却蹙眉起来,忙一把抢过那首诗歌,从上看到下,不禁脸sè绯红了起来。

    “怎么了?潇潇同志。”

    “没,没事,高队长你先出去,我想自己待一会儿,对了,工作总结我一会儿写完就给你送过去。”

    “哦,不急不急……”高队长叹口气走了出去,心想这女人啊,就是事儿多,不过也没办法,人家上面有关系,这可是关系户,得罪不起了,刚从激ng校实习就跑到瀚城当了一个副大队长,别说副队长,就是副局长自己也得受着。

    这不刚过来就想一出是一出,领人就去抄马猴子的老底,这家伙啊,真不省心。

    高队长叹气走了出去,心想马猴子在省城都是有关系的,动不得的。

    高队长走了出去,韩潇潇忙在里面反锁上了门。

    气得咻咻的,想把这张纸撕得粉碎,不过想了想还是留着了,心想怪不得这个小王八蛋不在上面留题目呢!原来这是一首藏头诗。

    便是每一句诗的第一个字就是字头了,有的诗是最后一句藏的。

    她怎么也没想到陈楚竟然会写这东西,这得多大的胆子。

    那诗歌每一句的第一个字连起来便是——你地内裤是黑sè的……

    ……

    陈楚出了公安局便一路小跑,随后把电话开机,便给金星打了过去。

    “兄弟,你在哪呢?我正跟季扬在道上呢,准备去赎你去呢!”

    “哦,金哥,没啥大事,我出来了。”陈楚把事情经过一说,金星也就放心了,忙说:“那行,那咱回去再接着喝。”

    “小五马华强大伙还都在马猴子的迪厅呢!我跟季扬在去公安局路上。”

    “呼呼……金哥你们去玩,我,我还是不去了。”

    金星笑了:“糙,没事,今天马猴子自己都出来道歉了,说上面来了一个傻逼娘们,刚从激ng校出来的,下面的毛还没长全呢,就来扫他的场子来了,今天全天免单,你来……楚兄弟,你不会吓怕了!”

    “呼呼……好!我马上到。”陈楚说完挂了电话,心想老子吓怕了?嗯,那叫什么韩潇潇的拿枪一指他的时候,腿肚子还真有点转筋,一想起韩潇潇来,陈楚下面就硬了。

    心想那娘们可真有味啊,不管是她穿着丝袜,还是穿着激ng服,从后面糙进去都得老爽了。

    陈楚随手打了个车,直奔马猴子迪厅,车在半路上的时候,他感觉兜里乱响,一摸,竟然出来了几个硬币。

    不仅摇了一下,出了一个下中卦象。

    陈楚皱皱眉,从卦象上看,今夜大凶啊!八卦分八八六十四卦,又往下分一千零二十四卦,每个卦象都截然不同,互有补卦,互卦,不过这补卦和互卦也不是好兆头。

    陈楚皱了皱眉头,暗想和金星说说,让大伙撤出来?

    那金星会怎么看自己?兄弟们肯定会说他胆小了,而且从一三个硬币摇出来的卦能看出大凶?一定会没有人信的。连陈楚都是半信半疑的。

    最后一想,去***!爱咋的咋地!有本事就给老子往死里大凶一次,有季扬金星这帮兄弟呢!大不了再进局子,大不了在马猴子的迪厅干一架,还***能咋的?

    陈楚便不去想这些了,让司机直接开了。

    马猴子的迪厅还像刚才那般的火爆,似乎更火爆了一些,因为今天酒水免费,也是赚足了,往外散散财了。

    陈楚进来,找到金星的桌子,金星还在吹着牛逼。

    “我糙!那女的是激ng察,楚兄弟够意思,往下面一扑就把那娘们俩大扎跟按住了,然后说金哥你快跑!麻痹的,白瞎我一粒摇头丸了……”

    这时看见陈楚进来了,方阳阳脸红了冲金星说:“金哥你刚才说啥?”

    “啊?我说陈楚按住那女激ng的两个……两个肩膀,哈哈……我跟楚兄弟都进去撒尿来着……然后激ng察就进来搜身了……来楚兄弟,喝一个!”

    陈楚接过一瓶啤酒跟金星一饮而尽。

    方阳阳也喝的晕晕乎乎的,陈楚见季扬酒没少喝,不过没啥事,也就放心了,有季扬,金星,加上自己还有马华强一伙,心里有点底了。

    这时,金星钻进舞池,跟一个领舞的穿的挺少的女生跳了一阵,然后趴在那女生耳边嘀嘀咕咕的说些什么。

    那女的咯咯咯的一阵娇笑。

    方阳阳有些困了,随手抱着柳贺,两个女生趴在桌子上昏昏玉睡,季扬跟小五在旁边聊天,小五还给陈楚使了一个眼sè,那意思是弄方阳阳。

    这时,金星搂着那个领悟的笑呵呵的走出了舞池,小五笑了笑:“金哥,你真帅啊!”

    “哈哈……一般一般……”

    领悟的很多女人,各种诱惑,金星领着的这个齐腮短发,鸭蛋脸,一身亮亮的彩sè衣服,从头顶的帽子一直往下耷拉着,一直到了大腿根。

    很像是包臀裙的那种。

    里面穿着一条黑sè的紧身的热裤,白花花的大腿露在外面,下面是一双高跟的白sè凉鞋。

    女生笑的很甜,一笑还露出两只板牙,也算很漂亮的那种了,妆稍微有些重点了。

    这时,金星冲陈楚使了个眼sè,这个眼sè陈楚太熟悉了,刚才就是这个眼sè,陈楚呼出口气,心想今天算是大凶了,会不会还发生事。

    金星见陈楚犹豫了一下,忙冲那女的小声说:“我兄弟那家伙有三十厘米呢,保证爽死你,你先等一会儿,我和他说说。”

    那女人咯咯咯笑了:“真的么……哥哥你竟骗人……”

    “我糙!我要骗你,我是你儿子……”

    “咯咯咯……你叫我一声,我答应一下。”

    金星笑了:“妈……”

    “哈哈,好儿子。”那女的笑的更欢了。

    “妈,我饿了,要吃nǎi。”金星笑着在那女人胸前抓了一把,那女的又咯咯咯的笑。

    金星忙过来拉陈楚说:“兄弟,是不是男人啊,不会是真怕了!”

    “毛啊!走呗!”陈楚站起来,看了眼那女人,觉得很不错。..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