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马猴子迪厅的厕所就是一个yin荡之所,不禁他的迪厅如此,尹胖子的迪厅更是这样了,来这里上厕所的人有,不过来这里扯犊子搞破鞋的也不少。。

    在这里搞破鞋速度快,而且刺激,其次是省钱,一瓶啤酒都二十块钱了,到瀚城的小旅店开一个房间也就二十三十的,主要就是图一个刺激了。

    换个地方玩,感觉自然就不同了,陈楚就喜欢跟女人钻壕沟,钻苞米地,当然,开个房间,软软的床,舒服的枕头,还能淋浴一下那是最好的了。

    哪一个地方都是有别样的情调的,在迪的厕所里,四处很多地方都传来依依呀呀的压抑的呻吟声,感觉又是别样的好,就像自己一个人吃饭不香,大家在一起吃才可口一样。

    干这种事,四周也不少干的,这种感觉又有一种特殊的味道,别样的刺激,让陈楚的下面的家伙更粗壮了一圈。

    下面那女人白嫩的屁股撅着,屁眼有些泛黑,下面的火烧云也有些黑,陈楚往前面一桶,像是弄痛了她一样,她下面是干的。

    根据经验来看,这女人没少被人干啊,一般女人被干前鼓弄鼓弄,起xing了,下面会是湿润的,这女人刚才被金星祸害一遍,下面应该是湿润的才对。

    竟然是干的,显然这一天不知道被人糙了多少遍了。

    外面的金星打开门递进一个避孕套说“兄弟,戴上这个干,防备点……”

    陈楚知道这地方的女人不像是农村,也不像镇中学,很容易得病的。

    一般的xing病都够遭罪的了,万一再染上了艾滋病,那就更麻烦了,再说,通过xing传播的疾病还有乙肝,乙肝病毒通过血液,xing来传播,那玩意要是感染上了,是没法治愈的。

    直到现在也没有一种疗效的药物能够遏制乙肝,不说是绝症那也差不多了。

    国外把乙肝划分到xing病一个行列了……

    陈楚呼出口气,想了想还是戴上了,那女生见他的手法有些笨拙,转过身,抓过避孕套,熟练的打开,抻了起来,随后给陈楚套在下面的头上。

    陈楚的家伙粗而长,那女生又撸了两把才给他套上,然后说:“行了,来……”

    这女生说着又撅起了屁股,让陈楚插进她的屁股下面,然后啪啪啪的糙。

    她金sè的包臀裙往上拽着,刚拽到了腰际,肥嫩的屁股又往两边翘了翘,而两条大腿往两边劈开,这样一来,她的屁股自动的两瓣分开了,中间的腚沟子从一条缝展开到了一张巴掌大小的宽度。

    陈楚呼吸有些急促了,以往和女人办事,那些女的都不是这样的,顶多是把屁股翘起来,然后他慢慢的往里面插进火烧云里面。

    这回还是第一次,女人把屁股瓣儿往两边分开,就像是一枚成熟的桃子被努力的往两边掰,那屁股跟下面的火烧云就像是桃核一样了。

    陈楚忍着去亲吻的冲动,主要是金星在外面,不然他真过去舔了,他感觉这女人的这地方好美,比她嫩嫩的脸蛋儿都要美,而且每次他舔到女人屁眼里的息肉的时候,感觉息肉是那样的娇嫩,甚至比嘴唇都娇嫩无比。

    陈楚啪啪的拍了两把她的屁股瓣儿,那女生啊的叫唤了一声,然后说:“快点糙啊,糙完了好完事了,别拍啊!”

    陈楚嗯了一声,下面的家伙带着避孕套往里面插去,避孕套里面有润滑油,那种极为润滑的,在上面的头头上都铮亮的,薄薄的一层膜在女生的火烧云上磨蹭着。

    轻轻的磨开了那两瓣有些发黑的大嘴唇,那大嘴唇分开,里面的小嘴唇外表也有些黑了,可见这女人得被人家糙了多少次了,不然也不能金星一勾搭就跟进厕所了。

    只是小嘴唇的最里面还有一点嫩肉,细细的粉红sè的嫩肉像是一个娇羞的小姑娘一样等着陈楚的黑黢黢的大家伙往里面去插。

    陈楚的家伙抵住了她的洞口,这次完全的封堵住了,然后两手扶着她桃形样的屁股,下面用力的往里面慢慢的插着。

    “我糙!我糙!你慢点,你这家伙太大了……”这女生叫唤了几声,扶着马桶的手伸过来一只,然后到后面慢慢的扒开自己的大嘴唇,她显得很有经验似的,然后让陈楚慢慢的运动,她一点点的往外扒着自己的私处。

    随后说:“宝贝,你往外拔出去一点,我这被箍住的太紧了……”

    陈楚听话的往外一拔,遂发出噗嗤一声轻响,像是里面的空气被放出来似的。

    很像是放屁声,这女的脸一红,不过陈楚就喜欢这样的,激动的下面猛然一用力,避孕套跟这女人水帘洞的肉壁发出嘶嘶的摩擦声,一下就生猛的糙进去了。

    这女人也是被男人玩了多少回了,下面的家伙自然是各种型号都遇见了,适应能力强,不像是没干过几次的小姑娘下面紧,不过陈楚这大家伙毕竟粗长,一进去还是感觉肉壁从四外朝他的大家伙挤压。

    “啊……”陈楚舒服的呻吟一声,身下的女人却疼的脸上冒出了冷汗:“啊!大哥,你轻点,别这么玩啊?轻点动……”这女人说话的声音明显有些颤抖了,应该是第一次接受这样型号的。

    女人那东西像是蛇口似的,弹xing十足的,生孩子的女人可以开骨缝的,也就是像蛇吞巨物一样,下面能骨头分开,撑开好大好大,把东西吞进去,也可以往外拽,生孩子的时候就是那么粗的孩子都能从里面拽出来,更不用说陈楚这家伙了,他家伙再粗再长也不可能有婴儿粗长的。

    “怎么样?爽?”陈楚问。

    “爽,爽你nǎinǎi!”这女生骂了一句,脸上疼的全是汗了。

    陈楚笑了一笑,慢慢的往外拔:“唔……哦……”他呻吟着,然后慢慢的又往里顶,主要是这女的下面没啥水,这样让女人办事起来挺疼,不过男的却很爽的。

    越是干燥,这肉皮的磨蹭就费劲,女的疼,嗯嗯的叫,男的就爽的特别厉害。

    办事儿也有一种暴力反应,不管是男人女人,往往达到最舒服,最高朝的时候并不是顺应着去造耐,便是男人女人都主动的把裤子脱了,那样就没意思了。

    往往逆行,强激ān这种事儿办起来,更爽了,男女夫妻没事来一来护士诱惑,或者捆绑啥的,这样玩更有意思,陈楚此时就达到了一股兴奋点。

    这女人疼的直蹙眉,他的头皮都爽的麻酥酥的,下面来回**了两下,随后直接进入了这女人的根底。

    “啊!”这女的叫唤了一声,是疼的,陈楚感觉自己的家伙已经抵住了她的尽头,这女生有点瘦,越是瘦的女人一般下面都窄,顶住了这女人的兴奋点,这女人身子有些颤抖,屁股抖动,皮肤上也有些滑腻腻的了。

    她竟然兴奋的里面冒出了水,开始润滑了起来。

    “啊……”这女生舒服的呻吟一声,陈楚知道她可能动情了,自己的家伙抵住了她的情窦的地方,也叫g点,只要男人的家伙碰到了那个点,很少有女人不兴奋的,只是大多男的的家伙没有那么长罢了……

    陈楚抽出来,再糙进去的时候,那女生的水也跟着出来一些,运动了五六次,这女生的屁股主动的往后面撞击着,那水已经在她的肉壁里开始润滑了。

    另一种感觉开始刺激着陈楚,那种熟悉的滑腻腻的水多的感觉,陈楚下面不禁加快了动作,两手抱住她白嫩的屁股,下面不停的开始撞击了起来。

    啪啪啪的声音夹着那女人下面噗噗噗的水声,有不少迸shè到陈楚上面毛茸茸的森林上,还有这女人白嫩的屁股蛋儿上。

    这女人的呻吟着的声音已经响彻起来,放浪的声音让陈楚更是**不已。

    “啊,哦,哦,啊,嗯啊,哦……”这女生的**生不是装出来的,而是被陈楚糙出来的,此时她就像是一只小小的舟儿,在惊涛骇浪中翻滚澎湃……

    “不行了……要到了,要到了,啊……不行了……”这女人像是有些神志不清了似的,摇晃着短发,两手攀住了马桶上面的白sè瓷砖,屁股想要逃走。

    陈楚嗯嗯的舒服了两声,搂住这女人的细腰,下面跟进两步,他的裤子落在脚踝上,身子紧紧的贴住女人的屁股。

    “啊!求求你别糙了,我不行了,啊……我要尿……”这女生像是要逃离他的魔掌似的,两手平展的抵住了白瓷砖,而火红的脸蛋儿也贴住冰凉的瓷砖:“别干了,我真的啊……”

    这女生呜的哭了出来,陈楚下面又啪啪啪的抽出进去几十次,长长的黢黑的棍子,用力往里面捣着,把这女生的屁股蛋儿撞击的啪啪的响彻一片,这女生的屁股尖儿上面的肉像是要被撞飞了似的。

    她也达到了兴奋的**,下面呲呲呲呲的尿了出来,一股股黏糊糊的液体喷了陈楚一裤裆,陈楚下面又狠狠往上顶了两下,两人私处紧紧的顶在一处,陈楚的家伙顶住女生的尽头忽然不动了,终于他也呲呲呲呲的shè了出去。

    陈楚两手用力的抓住这女生的屁股,两手差不多要把她的屁股捏得有些红了,那圆滚滚的屁股弹xing十足,陈楚啊啊的叫唤了两声,感觉自己下面的子弹突突突的往里面喷shè着。

    在这种地方,他真的爽翻了,感觉比腾云驾雾的神仙都要牛逼的多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