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四周断断续续的呻吟声还在继续着,不断的传来厕所门啪嗒啪嗒的关闭和拉开的声音,而且外面还有焦急的催促声。。

    “快点!能不能行了!别站着茅坑不糙13啊!”

    陈楚的厕所旁边又金星在护着门,不然早被敲响了。

    这时,陈楚呼出口气,下面还差在那女生的屁股下面,看着她颤抖的娇躯,陈楚下面的感觉也不错的,两人的私处贴在一起过了十几秒,陈楚有些不想拔出来,就这么直直的插在里面。

    这种感觉真是太美妙,太好了,双手舍不得的揉搓着这女人的两瓣屁股。

    “啊……小宝贝,你这屁股真好看……”陈楚舒服的呼出口气,随后下面往外一抽,有些湿哒哒的家伙便抽了出来。

    陈楚这时又敲了敲厕所门:“金哥,有纸吗?”他戴的纸不多,而且来之前跟方阳阳在这地里干了一把,都用没了,没想到这女生也会喷朝,弄了他一裤裆湿乎乎的。

    金星嗯了一声,过了阵子,他才递过来一卷纸,不知道在哪里搞的了。

    陈楚扯了一些纸,赶紧擦着自己的胯下,那女生喷cháo的时候陈楚的大腿根全喷了一下子,而且一直往下面流,弄的他裤衩子里也都黏糊糊的了。

    干脆把裤衩子脱下来扔进纸篓了,等陈楚重新提上裤子赶紧不穿内裤也挺好的,凉快啊,而且下面的大家伙也活跃的狠。

    陈楚擦着的时候,才忽然发现,原来他的避孕套还没扯进去呢,但是自己的液体却实实在在的黏糊糊的沾着那了,而且他看见那女生撅着屁股,露出的13分开的肉缝还没合上,而且里面又一些流出的ru白sè的液体挂在了肉肉的洞口边上。

    就像是白sè的挂在枝头小葡萄似的,像是下一秒就要落下似的。

    陈楚呼出口气,心想,咋……咋麻痹的shè进去了?

    陈楚手抓住黏糊糊避孕套的一角,随后往下面一扯,避孕套落了下去,而上面的头已经破了,是被自己给干漏的,不是这玩意不结实,而是他糙的有些太用力,太狠了。

    “呼……”陈楚喘息口气,那女生还撅在那,两手扶着马桶盖,身子抖动个不停。

    陈楚要给她擦拭,这时厕所门敲了敲,金星说道:“楚兄弟,完事儿了!快出来!”

    陈楚开了门,冲金星说:“我给她擦擦……”

    “我靠!擦个屁啊擦,赶紧走!这玩意不能恋战……”

    陈楚一晕,如果要没有金星在这,他肯定会再换个姿势糙着女生一遍的,她长的正经可以呢!

    金星忙把他手里的那团纸放在了马桶上了,随后说:“你自己擦,糙,这屁股让我兄弟干的!都他妈的红了……”

    金星说完转身走,陈楚也迈步走出厕所的单间,这时,那女生转过头冲陈楚说:“大哥,你,你电话号多少?”

    陈楚想了想,看到她扬起的脸,还有光光的屁股,还是说出了一窜数字。

    那女生点点头,像是认真的记着,光着屁股看着陈楚跟金星走了出去,随后艰难的站起身,扯着手纸擦着黏糊糊的下体。

    ……

    陈楚有些过意不去,毕竟两人发生关系了,不说对那女生负有责任,但给她擦擦身体,抱抱她也算是安慰了,不能像金星那样,干完了,提上裤子就翻脸不认人了。

    呼……

    陈楚呼出口气,感觉金星有点不近人情,金星在前面走着,不过他眼角余光还是发现了陈楚的表情。

    他混的时候,陈楚还在玩泥巴呢,自然懂得人情世故了。

    转头看了陈楚一眼说:“兄弟啊,哥和你这么说,这个世界上就是狼的世界,不是人的世界,狼走千里吃肉啊,狗走千里吃屎,你要明白这个道理,你是不是觉得哥哥我有点不近人情啊?没事,实话跟哥哥说。”

    “金哥,咋说呢!你说的道理我明白,不过她毕竟是个弱女子,也怪可怜的……”

    “可怜?可怜个j8,陈楚,这里面的事儿你不知道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家里父母管不了,就得让社会管,社会可不是她家,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而是社会让她如何,她就该如何,弱只能被欺负,强就要去欺负人,唉,你啊,以后就明白了,不是咱要欺负她,而是这个社会就是如此,没有太平的时候……”

    陈楚有点不懂得,自己在家的时候不是好好的么,为啥非要欺负一个人呢!

    两人回到桌子前,柳贺跟方阳阳还趴着桌子睡着。

    好像听到了周围有响动,方阳阳睁开眼,见是陈楚,情不自禁的扑进陈楚的怀里,她倒不是多喜欢陈楚,而是男人跟女人发生了关系之后的本能的一种亲近感。

    而且,两人还都是十六七岁的年纪,方阳阳经历的不多,本能的就靠近陈楚的怀里,而酒水也喝了一些,遂自然的头躺在陈楚怀下的裤裆了。

    嘴巴贴近陈楚大棍子的地方,不过他刚才在厕所办了一次事儿了,所以方阳阳趴在他的中间,他只感觉有些热乎乎的,并没有硬起来。

    倒是柳贺,狠狠白了陈楚一眼,一副高傲的模样说:“陈楚,我妹子方阳阳算是和你处对象了,你以后对她好点,还有,别在班级和那些乱糟糟的女人来往……”

    “柳贺,哪有的事儿啊?”

    “哪有?陈楚你少跟我猪鼻子插大葱装像!你跟那个什么王红梅,还有路小巧,好像关系不太对,我好几回放学的时候看见你们留在最后了!一男一女走的那么近干什么?”

    柳贺说着上一眼下一眼的翻着。

    陈楚心里有些愕然,心想柳贺难道还监视自己么?

    看到陈楚疑惑的目光,她忙解释说:“陈楚,你别往歪处想啊!我就是看你不顺眼,没想别的,你可千万别拿小脸当爱情!”

    “呵呵……我知道。”陈楚这么说也是因为旁边的金星掐了他一把。

    陈楚正过头,金星趴在他耳边说:“你看她装的那13样,反正季扬不要她,今天晚上你还能干么?麻痹的糙她……”

    陈楚呼出口气,看了眼柳贺在吃着果盘里的葡萄,不过那样子还是晕晕沉沉的。

    这时,金星过去说:“妹子,咱玩就要玩个痛快!来,金哥和你喝酒!”

    柳贺看了眼季扬,人家还是不理她,不由得神sè黯然,干脆跟金星又干了一瓶啤酒,虽然是小瓶的,但喝了这么多,已经受不了的晕晕乎乎的了。

    这些人又蹦跳了一阵,马华强一伙要回去了,毕竟家离瀚城挺远的,再说马华强加的大棚需要人手干活,在瀚城过夜了,明天农活没人干了。

    这伙人晃晃悠悠的跟金星陈楚等人打招呼走了,晚上也没啥交激ng了,马华强一伙坐上面包车便离开了。

    这时,就剩下季扬、金星、陈楚、小五,还有柳贺跟方阳阳两个女生了。

    男的住店好办,女生住店麻烦一点了,这时,金星又勾搭了一个长头发二十多岁的女的,两人唠的挺欢的,小五竟然也挂了一个女生。

    那女生长相一般,不过年龄却很小,小五长得也挺激ng神的,两人没多久就在一块搂搂抱抱的了。

    金星哈哈一笑,又冲陈楚使了个眼sè,那意思是该扯了,陈楚点了点头,这时从厕所里走出了一个短发女人,身上的金sè衣服还是闪闪发亮的,包臀裙刚好盖住了她的风云大腿,细长的大腿让人一阵的着迷。

    正是陈楚糙的那个女生,这时她恢复了激ng神,瞥了陈楚一眼,见他怀里躺着的方阳阳,没说别的,路过他身边的时候装作有意无意的撞了他一下。

    然后说了句对不起,就转身再次走进了舞池当中。

    两人就像从来也不认得似的,亦是像茫茫人海中的两粒沙粒,聚合在一起很快又被风儿吹散,算是露水鸳鸯了……

    这时,金星招呼道:“走了,楚兄弟,找个地方歇着……”

    一行人出了门,随后到不远处找个个旅馆,开房间的时候,柳贺清醒了过来,非要和方阳阳开一个房间。

    金星见陈楚有些失落,忙眼睛一转说:“行,两个女生开个大一点的房间……”

    随后让陈楚跟季扬开一个房间,他跟小五一人领着一个妹子,自然是各自又开了一个房间了。

    四个房间都开好了,柳贺跟方阳阳先往房间走,不过金星偷偷地碰了方阳阳一下,把钥匙要了过来。

    方阳阳愣了愣,金星眼睛斜了斜陈楚,方阳阳喝的不多,自然知道金星的用意,不禁脸上一红,扶着柳贺进了房间,随后咔的一声把房门反锁住了。

    两个女生先走进房间,随后小五领着那个小女生进了房,然后是季扬,陈楚要跟着进去的时候,金星忙一拉他说:“你傻啊?你给钥匙,我给你开的是一间大房间,两个小单间,你先把方阳阳弄出来,上了,再给她吃点迷糊药,然后再钻进柳贺的被窝……懂么……”

    陈楚晕了:“金哥,这能行么?柳贺的脾气可撅啊?”

    “糙!傻蛋!你把她糙了她就老实了,撅什么撅啊!你糙明白了,能和她俩双飞,爽透了,兄弟你艳福不浅啊……哈哈哈……”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