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弟兄们,现在...月票32名,只要是冲进前30名,六更!童叟无欺。石头垒2群,聊天群85685299,石头垒1群vip群,纵横vip读者进121247067)

    季扬推开柳贺,又恢复了冷冰冰的模样。

    “我兄弟喜欢你,还有,我对小女生没感觉……你要是非在这里也行,我再开一间房去……”

    季扬说着穿好了外套便要走出门。

    陈楚在门口忽悠了一下,心里暗喜,内心深处大声呐喊季扬够意思,随后灵巧的几步跑回到自己门前,像条游鱼似的跐溜钻进了屋内。

    不过外面的情形他还是在偷看着。

    “不用,你不用走!我走!”柳贺穿好衣服,默默走出季扬的门。

    空空的房内,季扬点燃根烟,郁闷的抽着,很多小女生冲他表白过,不过那只是小女生而已,他感觉不现实,再说他想找一个能够真正持家的女人,就像刘翠那样的,真心真意能够过ri子的,就柳贺这样的小丫头片子,这才多大啊?玩玩还行,根本靠不住的。

    季扬顺手拉开窗帘,已经过了十二点了,这个时间段是ktv的小姐,还有车站小姐下班的时候了,当然,按摩院,洗头房的小姐也是这个时间,除非是生意好的,被人包宿的。

    末流的小混混也在这个时间段转悠,柳贺孑然一身的,孤孤零零摇坠的身影出现在楼下,她漫无目的的看看漆黑的天空,霓虹灯也关闭了不少了。

    唯有冷冷的秋风吹拂着她其腮的短发,冻冷了她一双美腿。

    路过的几辆出租车朝着她按着喇叭,远处一行人混混几人冲她吹着口哨。

    季扬双眼微眯,呼出口气,锁好了门走下楼去。

    季扬一伙儿在迪厅的时候,迪厅看场子的就瞄准了柳贺跟方阳阳,觉得这两个女生挺正挺纯的,不过季扬一行人在旁边,他们没动。

    毕竟也是十几个人了,再说刚才还出了事儿,虽然被马猴子出面摆平了,但马猴子也激ng告手下人以后少惹事,现在的年代是多赚钱的时候。

    有了钱选个地方人大代表啥的,多包包工程,总之,要多赚钱才能往更远处发展。

    最近,他跟尹胖子都忙着扩张着生意,不仅是他们,其他那些混的也在忙着搞工程建设,整天混来钱慢,包工程多来钱啊!从银行贷款下来买地皮盖房子,材料都是赊欠的,工人的工资也是赊欠,等房子盖好了,高出地皮好几倍,甚至十几倍的价格卖出去。

    转手金子刷刷的进账,这才是正途,混?砍人?已经落伍了,为了争点客源就大打出手砍人是他们都玩剩下的小儿科了……

    或者说是小孩儿玩的过家家,这个道理他跟尹胖子都懂了,所以最近火拼的时候越来越少了。

    此时,马猴子的迪厅也离着打烊不远了,一伙人从迪厅里走出来,边走边哼哼着。

    “马哥,刚才出迪厅的人太多了,而且他们一出门就打车,我真没瞄到那两个小妞儿往那边去了……”

    “糙!”一个矮胖子晃了晃脑袋:“你***就是废物!我不是说上楼歇一会儿,让你们帮我看着那两个小妞儿么……”

    “马哥,她们没耍单帮啊,还都在一块,我看旁边那个喝酒的男的挺狠的,好像不太好惹。”

    “滚……麻痹的狗篮子一个!”矮胖子踹了手下一脚,这行人喝完酒又在街上转悠。

    那被踹了一脚的小子赖皮赖脸的笑笑说:“马哥,要不我回迪去,给你弄个跳舞的妞儿你败败火?”

    “滚犊子!那帮sāo娘们我都玩够了,刚摸一把没等插进去呢,就她们的开始叫唤,太***假了,为现在就喜欢正经的学生……麻痹的刚才那两个就挺好,这么的,你们明天去三中划拉一圈,看看有没有老妹认干哥哥的,帮我挑两个好看的……”

    “行!马哥,明天我给邵晓东打电话,那孙子手上一定有妹子!”

    “滚犊子!他手上的妹子都***让他给霍霍了,我***要一手的,不要邵晓东那犊子啃过的,对了,听说那犊子让人给揍了,我糙!那滑头也有被人揍的时候……哈哈……”

    这行人正说着,有个眼尖的往前面一指说:“马哥,你看那女的,我糙!不是在迪厅里你相中的那个么?我糙马哥她和你有缘啊?”

    这矮胖子眯缝着眼看过去,愣了一下,一拍大腿喊道:“对,就是她,麻痹的,追!给我抓住!”

    “好嘞!”这帮人冲上去,杂沓的跑步声让柳贺回过神来,看见一伙六七个半大小子朝她冲过来,她本能的往前跑了,吓得啊啊的叫了两声。

    “站住!喊你那!妹子你站住!有事儿!”

    柳贺也不傻,大半夜的能有啥好事?两条大腿麻木的往前奔着,不过她怎么能跑过这帮小子,刚跑几十米就被一个个头不高跑的贼快的小子抓住了胳膊。

    随后拖住她,另外过来两人抓住她另一条胳膊。

    这时,那个矮胖子才气喘吁吁的跟了上来,胖乎乎的手掌一托柳贺的下巴。

    “我糙!真他妈好看,老妹,以后当我对象得了。”

    “不行!”柳贺瞪了一眼,立即回绝,同时身体也颤抖了两下,她预感到这些人对自己不轨。

    “糙!马哥要女人又的是,看上你了,你***还不给脸?”一个长头发半大小子扬起巴掌要打柳贺。

    那黑胖子骂了句滚。

    又笑嘻嘻的冲挺直了脖子的柳贺说:“行,老妹,你真有个xing,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你放心,只要你跟了我,我肯定对你好,刚才你在迪厅,我就看加你了,我真的喜欢你,没想到现在咱俩又遇见了,这证明啥?证明咱有缘分啊?哈哈,和你说,我不差钱,你要当我媳妇,吃啥穿啥直接跟我说就行,要想打谁你也一句话,卸他胳膊卸他腿就老妹你一句话,老妹你看咋样?”

    黑胖子笑眯眯的打量着柳贺,越看越喜欢,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老妹,咱俩真有缘,真的……”

    “不咋样?我不认识你!我也不当你媳妇!你敢碰我,我就自杀!”

    “哈哈!麻痹的你吓唬谁哪?行,我现在就糙了你,你***自杀!我糙!”黑胖子一挥手:“带走,我糙,还***敢反抗?脱进胡同切,给老子扒了,把她嘴堵上……”黑胖子眼睛瞪得溜圆。

    脖子激动的比刚才粗了一些,脖颈上的金灿灿的项链异常的乍眼。

    几人把柳贺往胡同里面脱,瀚城亦是欠发达,即便是市中心还有一些棚户区,黑胡同到处都是,半夜这里经常传来哭喊声,不过也没人管这些。

    老百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激ng察……报激ng等激ng察来了,该办的事儿也都办完了,还得把报激ng人录口空能录个半宿。

    除非是杀人抢劫的大案子,小案子别报激ng了,报激ng你更麻烦,他们根本破不了案,还得勒你大脖子,露出口风什么到饭点了,什么车没油了,那意思就是要钱,案子没破,损失没追回来,你还得给他们这些爷孝敬点……

    柳贺要喊,不过嘴却被人用手堵住,她眼圈含着泪,猛张嘴咬了一口,大喊了一声救命。

    那混混的手被咬出血了,啪的抽了柳贺一个嘴巴,她的半边脸热热的像是肿了,疼的她眼泪更是往下流,也不敢喊了。

    黑胖子骂道:“糙,对我媳妇手轻点,麻痹的……”

    不过,也正是柳贺这一声喊,隔着两条胡同的季扬听到了喊声,跑过来的时候,见柳贺被按在墙壁上,虽然呜呜的哭着,不过牛仔短裤跟内裤已经被人给扒了下去。

    那个黑胖子身手在她的大腿根下面摸着。

    “你们还是人么!”

    季扬冷冷的喝了一句,几步冲了过来。

    “我糙!你麻痹谁啊?”

    两个混混冲季扬冲过来,被季扬两拳一脚放倒。

    剩下的几个混混抽出背后的片刀,指着季扬骂道:“糙你麻痹的你知道我们谁吗?”

    “季扬……救我啊……”柳贺已经哭成了一片,被一个混子抓住了胳膊,全是用力挣扎着。

    那黑胖子摆了摆手,直视着冲到身前的季扬大声说:“这位兄弟,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麻痹的管你是谁?”季扬过来就是一脚,速度快,力道足,黑胖子虽然个头不高,但体重也一百五六十斤了,竟然被季扬一脚踹出三四米,两脚在地上跐溜出去,随后噗通一声疼的双膝跪倒了地上,两手痛苦的捂着肚子。

    “麻痹的!砍,砍死他!”黑胖子大声叫嚣着,这几个混子一起挥舞片刀朝季扬猛砍。

    不过这些人不砍头,他们虽然是混子,经常打架,但是一般都用刀砍而不用尖刀捅人,能用棒子也不带用刀的。

    因为棒子几下把人放倒,顶多的骨折,片刀砍人,但这片刀开印的少,便是钝的,即使是开印的片刀也只往肩膀,大腿,后背和胳膊这样的地方砍人,这样不至于砍死人。

    而用尖刀捅人更危险,一般经常打架的混子,即便是捅人也只往大腿上肚子上捅人,一般不让要害部位捅,真杀人了,那就出事儿了,追究下来,要是老大不出个几十万摆平,那只能把你卖出去了,丢卒保帅了。

    说到底,混,混的是钱,打架打的也是钱,把人砍死了,跟患者家属私了,给人家十万二十万的,再给公安明白十几万,这算事儿了了。

    所以一般混子打架不吓死手的,砍几刀吓唬吓唬人就行了,吓唬不住再砍两刀,一般人见了血都完犊子了,很少有那么牛逼不要命上的。

    他们以为几刀过去就把季扬放倒了,不过四五人围攻季扬,只让季扬胳膊出了连个血口子,倒让季扬抢过来一把刀,冲着一个小子脑袋上就抡了两刀。

    放倒了一人,其他几个混混都傻了,那被季扬放倒的混混,季扬接下去又噗噗的补了三刀,鲜血迸shè出来,喷了季扬一脸。

    季扬甩了甩长发,一步步朝着他们逼近,两眼直勾勾的直盯着那个黑胖子。

    黑胖子腿有些发软,想跑有些浑身无力,看着季扬声音哆嗦的说道:“这,这位兄弟,咱也没啥仇,那女生是你对象,我不碰还不行了么?咱,咱教个朋友得了……”

    “交朋友?交你妈了个逼!”季扬冲去挥刀就砍,一个混子挡在那胖子前面,被季扬抓住脖领子下面噗噗续进去肚子两刀。看...

    请分享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