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片刀一般都是用砍的,往肚子里直接捅的很少,一般人不这么干,这样容易出血过多出人命了。

    黑胖子两眼发直,看着眼前的兄弟直直的倒下去,吓得哆哆嗦嗦的,刚才的霸气烟消云散了。“兄弟,你,你是谁啊?你知道我是谁,我是,我是马猴子的大侄儿,我叫马……”

    “麻痹的!”季扬骂着一把抓住了他的领子,刀就要往里面续。

    “你***谁啊?敢捅我们马太子!”旁边一个混混喊了一声。

    “我季扬不管你***是谁,你***就是马猴子今天也不好使,你***犯了我了……”季扬话音刚落,片刀直直的捅进黑胖子小腹,随后拔出来又是一刀。

    黑胖子啊啊两声惨叫,手捂着小腹满地打滚:“啊,杀人了……杀人了……”

    季扬不慌不忙的把衬衫撕开一条下来,擦了啊刀柄,然后冷笑的把刀一扔,回身拉起已经木讷的柳贺,看了看把她的牛仔短裤提了上去,想了想还是忍不住两手把她下面的拉锁拉上了。

    柳贺都吓傻了,脸sè擦白,嘴唇哆哆嗦嗦的,浑身都在颤抖,季扬去拉她,她根本都迈不动步了。

    季扬弯腰把她抱了起来,回头冲已经木讷的混子说道:“快点送医院,还***死不了……”

    剩下三个混混如梦初醒,忙掏出电话联络着,季扬抱着柳贺快步的走出了胡同。

    季扬也犯愁了,他倒不是因为捅了马猴子的人犯愁,前几年经常捅马猴子的手下,犯愁的是把柳贺抱到哪,自己不能真糙了她,这女的,胸跟屁股都没达到自己想要的要求啊。

    季扬不禁一阵头大,她要是再过两年,扎跟屁股再大点就好了,现在都没啥肉……

    ……

    季扬走了好一段,随后摸出电话打了出去。

    那边响了一声:“谁啊?麻痹的大半夜的……哎呦,是季哥啊,季哥您吩咐……”

    “糙!别整没用的,借我辆摩托车,为在环路这边呢……”

    ……

    不到十分钟,一个三十多岁的黑小子骑着一辆大船踏板过来了。

    他摘掉头盔,一个大黑脸,眼睛不大,脸盘方方正正的,鼻子塌陷,而大嘴不小,牙齿倒是雪白。

    他身高有一米八五了,长得也是异常的魁梧,季扬是肩宽腰瘦,一身的肌肉,这小子是一身的横肉,跟马小河差不多的了。

    他笑着停下了摩托,见季扬满脸是血,在墙犄角还哆哆嗦嗦的蜷缩着一个女生。

    脸上的笑容立即消失了。

    “季哥,你……你这是咋的了?”这人忙掏出烟递给季扬一根,随后给他点着了,又看了眼墙角那蜷缩着的女生。

    “不是……小桃妹子……”这黑小子小心翼翼的问。

    “糙!什么眼神啊你!”季扬抽了口烟,白了他一眼。

    “咋回事啊季哥,你跟谁干架了?”黑小子又问了一句。

    季扬瞥了他一眼说:“没事,跟他妈马猴子的小侄儿掐了一架,让我捅了三个。”

    “我靠!季哥,你真不够意思,干架也不通知兄弟们一声,咋的季哥,咱还跟他马猴子掐啊!我现在就张罗人,干***!”

    咳咳……

    季扬咳嗽了两声,皱着眉说:“黑子,你消停会!让弟兄们都过点安生ri子,我这回是个意外,我告诉你,以后好好过ri子,别几把再跟这些人掐了!”

    黑子咧咧嘴,看着季扬满脸血有些心疼:“季哥,你当初不混了,手下大半兄弟都散了,留在尹胖子身边混的,其实也都是看在季哥你的面子上,只要你季哥说一声混,兄弟们还能回来,谁***不听你的,我弄死他……”

    “我糙!黑子,你咋还拿逼样啊!进去一年大狱还没洗心革面咋的?行了!消停会!”

    季扬抽完了烟,接过了黑子的车钥匙。

    黑子看了柳贺一眼,晃动大黑脑袋,露出一排大白牙说:“季哥,这是……是小嫂子?”他故意用了个小字,因为柳贺跟季扬一比,也的确小了些。

    “我妹子……”季扬说说了一句,又转头让柳贺上车。

    柳贺木愣愣的答应了一声,点头,腿脚有些不利索的想斜着坐在季扬的车后面。

    季扬淡淡说道:“一会儿车速可快,你这样坐着不行,骑上去!”

    “啊?”柳贺愣了愣,感觉自己大腿分开有点……不过还是分开大腿骑了上去,这一晚上她经历了不少,不过感觉这一切都值得了,因为此时季扬就在她身边了。

    季扬回头冲黑子说:“你打车回去,对了,明天有啥动静,记得告诉我一声……”

    黑子点头道:“季哥,你就放心,啥时候需要兄弟们干马猴子,兄弟们就能再聚集起来……”

    黑子跟季扬挥手告别,季扬按了按大船摩托车的喇叭算是回应,随即车灯打开,照清楚了路面,不久就跑到了一百二十迈……

    四周的楼宇呼呼的朝身后飞窜着,这车速还在加快。

    柳贺整个人都趴在季扬的肩膀,她从来没坐过这么快的摩托车,感觉自己的心都提了起来了……

    忽悠忽悠的都像是要飞了一样,不禁头紧紧的贴着季扬的后背,两手死死的揽住季扬的腰。

    妞儿有很多种方法,而有一种便是这种速度与激情了。

    很多学校门口都有一些染着黄头发的小子,骑着赛车,后面挎着一个音箱,咚咚咚的大声放着音乐,还整车灯一闪一闪的,有的后面还挂着一个骷髅的小旗。

    这样勾引女生,大多是都被骂成傻逼,但是还有有女生被勾引,便是人皆百态了,喜欢什么样子的人都有,但是女生坐上了摩托车,速度贼快,她们的芳心亦是会有了一时的归属的。

    现在的柳贺就像是把自己交给了季扬一样,看着飞快的夜里不断往脑后飞去的什物,她心跳加速,而更是甜蜜和幸福。

    抱得季扬紧紧的,她甚至感觉自己是最幸福的女人。

    而季扬开的这么快,没有其他目的,刚捅完人,不走更待何时啊!等激ng察抓么?还是等马猴子的人来报复。

    他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自己朋友的家,那朋友去了外地,季扬没事儿便住在他的家里,随后拨通了妹子季小桃的电话,咋说他的胳膊也被乱刀砍了两下,流了些血,得让妹子包扎一下了。

    同时也免不了让妹子数落一顿了,他从小就养成了一个习惯,或许是太疼爱自己的这个妹子了,反正就是季小桃怎么欺负他,他都不知声。

    谁要是欺负季小桃,他往死里整。

    ……

    季扬跟马猴子手下人火拼就离陈楚住的旅店不远,陈楚也没睡熟,心里都放在柳贺身上了,心想季扬去追柳贺去了,我糙!这俩人弄过来弄去的还是要弄到一块了,行啊,祝福他们,季扬拿下也比柳贺让其他的大萝卜干了好。

    毕竟这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了。

    正想着,过了半个多小时,传来了一阵阵的激ng笛声,陈楚反正也睡不着,刚出门,就碰见金星也穿着大裤衩子光着个膀子出来了,后面还有那个比他高了半头的妖媚的女人。

    那女人里面像是穿个小兜兜什么的,挺诱人的,长发耷拉在雪白的肩膀上,还在推着金星,嘴里还说着要要的。

    金星骂道:“再要就是尿了!再不让我兄弟伺候你一把!”

    陈楚咧咧嘴,他看眼那女人,长得还行,就是脸上妆厚了不少,心想还是算了,屋里躺着的方阳阳比她强多了,等自己吃够了红烧肉的,再来尝尝她这个咸菜嘎达……

    金星喜欢看热闹,回去穿好了已衣服裤子,旁边的那女人却是一脸的不乐意,推了他一把说:“你……你宁愿不赔我也要去看热闹?你坏蛋,你坏……你这样我就走了,不在这住了……”那女人扬起小白拳头在金星后背打呀打的。

    按说一个女人打你能多重啊,再说也算是和你撒娇了。

    这要是陈楚,得马上报进怀里亲两口,哄哄她了。

    金星却反手一个大嘴巴子,啪的一声,把这女人直接抽倒在地。

    “贱货,要走就几把走,别***在这烦老子……”

    那女人被一嘴巴抽倒在地,狠狠的瞪了眼金星说道:“行,老娘我记住你了!你给我等着!”

    这女人说着就回去穿衣服。

    “妈的,我等着能几把咋的?我***现在就弄死你!”金星说着还要去揍那女的。

    陈楚忙去拉住金星:“金哥,不至于,不至于……”陈楚心想金星讲义气是不假,但打女人这点真不行,你打她干啥啊?再说了,大伙都是图意个乐子,至于动手么,可能一个人一个脾xing。

    那女人穿好了,狠狠瞪了金星一眼走了,临走还说金星没良心,让他走着瞧。

    要不是陈楚拽着,那女的肯定还得挨揍了。

    等那女的走了,金星说道:“走,敲扬子的门,大伙看热闹去。”

    陈楚打了个哈欠,心想这家伙真有激ng神头啊,不过想了想说:“金哥,扬子应该不在房间……”陈楚就把经过说了一遍。

    金星哈哈笑了:“你也是个完蛋货!你就直接糙了柳贺能怎么的?我就不信她能自杀,你啊!还是太小,不了解女人了,她们都是口是心非的,真要能自杀的女人是不会说出来的……”

    不管这么说,陈楚可不敢这么实验了。

    陈楚又检查了一遍方阳阳的门锁,这才跟金星往楼下走,过了两条街,见前面看热闹的人没想到还不少,估计都是闲着蛋疼的。

    等两人走到事发地,就看到激ng察用黄线围着事发现场,而一个窈窕的身影正在那指挥着,又扯着黄线,不让人进去。

    一些嘴巴不干净的像是混子的小子冲她哼哼着。

    这身影忽然转过头来,看到陈楚,两人目光直视了足足三秒钟。

    陈楚掉头就跑。

    那人大声喊道:“站住!”

    陈楚心里暗叫倒霉,怎么又碰见那个女激ng察了,我糙!真***晦气,他倒是不怕别的,就怕那首诗被人看出破绽,而眼前更浮现出女激ng察黑丝袜裙底那条黑sè三角内裤的喷血画面。

    他边跑下面就硬了。看...

    请分享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