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月票前30名,每天六更,童叟无欺拉!原来普通群不变,85685299另新建vip读者群石头垒,群号121247067,欢迎vip读者加入,入群需截图认证。..普通群号码不变。)

    陈楚脑袋忽悠一下,不禁呼出口气,喘息着,看着韩潇潇一脸的笑容,不过她也在喘息着。

    两人刚才这顿跑,谁也累的不轻了,陈楚也趁机休息一下,心里想着主意,强来?肯定不行,那算是袭激ng,只能逃。

    他眼睛扫了扫四周,胡同长差不多二十米,葫芦口型的,胡同口很小,里面很宽敞,陈楚试探xing的摸了下墙壁,都是水泥墙,还挺光滑的。

    心想这要是砖墙就要好多了。

    在家的时候他没少翻墙头,而且张老头儿还特意教了他翻墙的技术,陈楚翻过三米高的围墙没啥问题了。

    翻墙主要在于一个速度,一个角度,还有便是力度,弹跳力要高,身体往前窜,上身要保持正直,在空中的时候更是要正直了,这样才能抓住墙头,脚尖在墙上一点,再快速的借力往上窜。

    熟练了,可以在墙上踩两脚三脚,能翻更高的墙,只要手能抓住,那便能翻越过去了。

    陈楚呼哧呼哧喘息着,他想试一试,看看能不能翻过这道墙,所以他才试探的往前走了几步,主要也是要助跑翻墙了。

    韩潇潇不明白他的用意,手铐在手里摇的稀里哗啦的。

    她换了激ng服过来,整个人显得更加的笔挺,腰细,腿长,胸前不再用布条舒服,鼓鼓囊囊的像是要把窄小的激ng服给撑爆了一样,细腰后面的粉臀让陈楚即使在正面也能够感受的到。

    而她此时已经卸去了妆,在马猴子迪厅时候她模样像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勾人魂魄的女人,此时卸去了妆,陈楚接着夜sè还有微弱的月光,感觉她顶多二十一二岁,眉宇间甚至还有一些未曾退却的稚嫩在里面。

    那时候感觉她的眼睛细长,只是带着美瞳的原因,现在她把美瞳之类的卸掉了,眼睛明亮清澈,像是一池湖水,静谧的黑白分明,陈楚仿佛能在她清凉如洗的眸子中看到自己的样子。

    韩潇潇踏步上去,她的鼻洼鬓角此时亦是渗透了些香汗。

    哗啦甩了一下铮亮的沉甸甸的手铐清亮的说:“陈楚!行啊,跑的挺快啊!就你那两条小短腿,没看出啊?”

    陈楚切了一声:“谁的腿短啊?我还没问你呢!你追我干啥?”

    “你干啥跑?”女激ng冷冷的盯着他。

    “你追我我不跑?”

    “我追你,你就跑啊?你不做贼心虚你跑啥?”

    “哎呦喂,你穿一身激ng服,你追谁谁不跑啊?我穿这身衣服追你,你不跑啊?还大黑天的,我知道你干啥的?我知道你想干啥?”陈楚呼哧呼哧的,瞪着眼睛。

    韩潇潇双目微眯,冷哼一声:“少罗嗦,过来,我给你戴上,咱回激ng局说。”

    “你凭啥抓我啊?”

    “凭啥?就凭你污蔑人民激ng察!我告诉你!你……你休要猖狂!你们这些小混混我见的多了!少耍小聪明,你以为你在激ng局写了一首藏头诗我就看不出来了啊?行啊,小子挺有才啊!还能写藏头诗?走,和我回去,我好好奖励奖励你!”

    韩潇潇说奖励这两个字的时候咬牙切齿的,陈楚心里直发冷,就感觉她嘴里那咬牙切齿的声音是在嚼着他的小jj似的。

    陈楚明白,跟这娘们回去肯定没啥好事儿,张老头儿说过,最毒妇人心,你看女人平时温温柔柔的,像是小猫似的,真要是心狠起来大老爷们不好使的。

    就比如那小莲那样的,王大胜一米八几的大个子被她耍的团团转,现在一天还是魂不守舍的呢!

    还有那小青,刘海燕,这娘们都不是省油的灯。

    何况眼前这个娘们还是个激ng察。

    “咳咳……那个……”陈楚咳嗽两声,心里想着主意,而韩潇潇已经卖着皮鞋踏步而前。

    陈楚忙问:“你刚才说的什么藏头诗?”

    “行!你抵赖?”韩潇潇遂把陈楚写的那首十个念了一遍,那开头的第一个字连起来便是——你的内裤是黑sè的。

    不过她没好意思说,问陈楚:“这现代诗把第一个字连起来是啥?”

    “是……是你的内裤是黑sè的?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我的一时失误,碰巧了你看看,但这也不能说明书么啊?难道你的内裤真是黑的?”

    韩潇潇气得面sè通红,却是无言以对。

    “对不起,对不起……”陈楚又连说了两声,呵呵笑道:“这本来就是一个误会啊!再说也没多大事儿,这就算是你抓我的证据吗?那好,你抓!你现在就把我扣起来,咱去你局长那评评理,或者我给我老师打个电话,再给严大家打个电话,让他们做主评评理……”

    一提到严大家那老顽固,韩潇潇脑袋头疼,不仅她脑袋疼,就是局长的脑袋都疼,那种腐朽的老文人的脑袋是常人所不能理解的。

    较真起来,真是没办法,而严大家的交集又广,认识好多大城市的领导,舆论一出,他们是吃罪不起的。

    “没事……我可以走了?”陈楚嘴角一挑,冲她淡淡一笑。

    这笑容本是平常的,但是韩潇潇此时的眼中却是挑衅的,甚至是嘲笑,是调戏。

    她在激ng校,在激ng局也没受过这样的欺负,在一个半大小子面前,她才不能认栽。

    韩潇潇贝齿要紧红唇,陈楚感觉这女的有些不对劲儿。

    此时,她两手来回握着拳头,拳骨嘎巴嘎巴的响着。

    “陈楚,你少在我面前耍小聪明,你这种人,虽然是钻法律的孔子,法律制裁不了你,是因为暂时没有找到制裁你的证据,但是你这种人,不应该如此猖狂,不应该逍遥法外,既然法律制裁不了你!我就代替人民制裁你!”

    韩潇潇说的一字一顿,咬牙切齿。

    陈楚笑了,心想这女的真是刚从激ng校出来的啊!就像是刚从学校出来的一样,一个个的,简直就是大呆鹅。

    “你代表人民?我问你,人民花钱养你们,是让你们穿这身激ng服惩恶扬善的?还是让你们穿着这身激ng服耀武扬威,骑在人民头上拉屎撒尿的?人民群众好不容易推掉了骑在脖子上的三座大山,你的屁股又上来了?又想骑在人民脖子上了?你下面……咳咳……”陈楚想说你下面没准还sāo的慌呢,不过没敢说。

    “哼,我当然是代替人民惩恶扬善的!”

    “那就好!咱俩站在一起,谁是人民?”陈楚挺了挺胸脯。

    韩潇潇略微皱眉。

    陈楚又说:“你是激ng察,国家公务员对,我才是人民啊!你刚才说为人民惩恶扬善,那就是为我惩恶扬善啊?我作为人民花钱养你,你不知道报答我,还要抓我?哪有你这么丧良心的激ng察啊!”

    “你……你……”韩潇潇被揶揄的满脸通红。

    陈楚又追着说道:“你,你,你什么啊你,你感觉自己穿这身激ng服牛逼了对?就可以为所玉为了对!就可以随便抓人,没有证据也可以诬陷人对?我告诉你,你穿这身激ng服是为人民服务的,不是用来欺压人民的……”

    韩潇潇也看出来了,跟这个无赖斗嘴是斗不过了。

    “行!我所不过你!你个死崽子!”韩潇潇气得解开身上的扣子,激ng服把她的胸前绷得紧紧的,这扣子一解开,胸前的两对大白兔立马解放了。

    她里面穿着的是白衬衫,已经被衬托的鼓鼓囊囊的了,像是一对巨大的大球,呼闪呼闪的。

    陈楚眼睛盯着她的那两只大球,心里不禁痒痒的,下面不知不觉已经硬了。

    韩潇潇把激ng服脱掉,往地上一放,揉了揉腕子说道:“陈楚,现在我把激ng服脱了,我不算激ng察了!我就算一个普通人对?”

    陈楚的注意力都放在人家的nǎi上了,直勾勾的盯着她的两只nǎi,只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好!很好!既然我不算经常了,我就以一个公民的身份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当一个流氓应该付出的代价!你这个臭流氓!”

    陈楚咽了口唾沫,见韩潇潇朝他走过来,虽然她脱了激ng服,但人家还是激ng察,真要是动手打了,那还是算袭激ng的,官子两个口,怎么说都是有道理的。

    陈楚感觉也休息的差不多了,和她墨迹这些话,就是调整一下体力,此时他嘿嘿一笑,随后快步往后就跑,距离墙头七八步的距离,陈楚几步到了墙根出,脚尖用力一点,倏地弹跳了起来。

    身体还在半空当中,脚尖又在墙壁当中用力,身体猛的上窜,他从来没有爬过这么高的墙,不过在这种要紧关头,他胸前的玉扳指忙一闪一烁,一股潜力迸发而出,另外一条腿迅猛的往上一抬,遂又往上蹬了半米多的墙壁。

    陈楚的身体再次往上一窜,两手直直的往上抓去。

    此时,他整个人的身体笔直,感觉身体在抻长了一样,即便如此,两手的中指才堪堪挨着了墙壁檐处。

    陈楚心里一阵的欣喜,自己竟然抓住了墙壁顶端,这可是他做梦都想不到的,两手猛的用力,两只手掌就抓了上去。

    下面的韩潇潇几乎看傻了,六米高的墙,除非猴子了。

    当然,在激ng校的时候,除非是特激ng,经过特殊训练的,能够爬上这么高的墙,但那可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人才能做到的。

    一个特激ng大队也没几个这样的人,就这个半大小子就能做到?

    她的第一个反应便是不能让这个小子跑了,竟然写那么yin荡的诗。

    韩潇潇下意识的拔出腰间的手枪,碰的就放出去一枪。

    陈楚马上就要翻上墙头了,这颗子弹就从他身边飞过去。

    他吓得啊的一声,顺着墙面就出溜了下去,裤子都磨破了。

    身上摔的像是散了架似的。

    站起来就冲韩潇潇劈头盖脸的骂:“你傻逼啊!真***开枪啊?我糙!多大个破逼事啊!老子强激ān你了,还是咋的了?不就是写了一首诗开玩笑吗?你开不起玩笑也就罢了,至于开枪吗?”

    韩潇潇也傻了,忙说道:“对,对不起……”..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