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如果保持住...月票前30名,天天六更!sāo年们,...月票砸过来!)

    韩潇潇是第一次开枪打人,没想到这个第一次就给了陈楚了,开完了枪之后他她自己都吓得要命了。

    在激ng校的时候是开过枪的,不过那开枪都是打靶子,她还总是打不中,她在激ng校的时候哪点都行,就是枪法不行,主要是心不稳。

    开枪的时候心里一定要平静,有意瞄准无意击发,那才能打得准了。

    就像一直在瞄准一样,无意中子弹出去了,那样打的才准,但是韩潇潇xing子急躁,根本不愿意去那么长时间的瞄准,拿过枪直接就开始shè击了,这样的打发,得多少子弹能喂出来了。

    平时打的都不准,这回一着急打的到是挺准的,子弹离着陈楚也就两尺距离打过去了,把这小子吓得直接就从墙头掉下来了。

    现在韩潇潇心里也怕了,都不敢去看陈楚愤怒的眼睛,错在她,即便是追捕罪犯也要先鸣枪示激ng的,便是要先往天上开枪激ng告,哪有她这样的直接就一枪打出去了。

    “我……我和你说对不起不行么?”韩潇潇脸红了,低着头,手也有点哆嗦,这东西就像是杀人的时候不觉得什么,把人杀死了开始知道害怕哆嗦起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就完了?”陈楚气得呼呼的,那子弹要是偏点这要他小命了。

    陈楚呼出来几口气,平静下来问:“韩……韩激ng察我问你,即便那首诗是我写的,对,就是我写的,为就是那个意思,就是看到你裤衩是黑sè的了,难道就犯死罪吗?顶多算我个道德问题,对不对,顶多说我这个人不要脸而已,犯得着拿枪打吗?”

    陈楚气咻咻的,韩潇潇咽了口唾沫,想辩解,却理屈词穷了,好像这事儿真犯不着拿抢打。

    “你不说话,我再问你,我犯罪了吗?你有证据吗?我杀人了还是放火了?还是**搞不正当男女关系了?我只是在无意中被你按住,无意中抬头看到你穿的黑裤衩而已,再说了,我就是看了眼裤衩,连根毛都没看到,你缺啥少啥了吗?我算猥亵你,还是强激ān你?我扒你衣服还是看你屁股了……”

    韩潇潇脸红了,从开枪的那一刻,她就开始道歉,现在被陈楚说的脸红耳热的,她也是低着头道歉。

    陈楚这口气出来了,见韩潇潇挺老实的,胆子也大了些,心想这小激ng察还挺可爱的。

    “再说了,这事儿也不能全怪我,你身为激ng务人员,穿衣带帽一点也不检点,虽然你去马猴子那卧底,因为工作需要穿丝袜高跟鞋蕾丝内裤,我……我不好直接提醒你,用一首藏头诗提醒你要检点一些,这没错?你反而还恩将仇报呢?嗯?”

    韩潇潇脑袋嗡嗡的,她这下来气了,终于有些受不了数落了,按照陈楚这么讲,他看了自己的内裤,然后写诗调戏,反倒是提醒她了?

    这简直就是占了便宜还卖乖啊!不过想想多少还是有点道理的,用意...收藏头诗提醒?她怎么琢磨都别扭。

    “行了,你看怎么办?你竟然敢开枪打我?我没当面说你裤衩的事儿是给你留面子,你还好歹不知,这件事我感觉还是得经过你们领导的好,你们局长电话多少号?我给他打一个反映反映情况,得了,你不是要带我回激ng局吗?我也不麻烦打电话了,咱现在就回去,正好我告你一状开枪打人!”陈楚说着手指狠狠的点了点韩潇潇。

    妈蛋的!

    韩潇潇忽然骂了一句,一手抓住陈楚的手指,陈楚吃痛,随即韩潇潇往背后你扭,把陈楚的胳膊被了过去,下面一脚踹他的腿窝处,陈楚单腿跪倒地上了。

    刚要挣扎起来,后脑已经被冷冰冰的枪口抵住了。

    “哎呦,激ng察饶命啊!别开枪,大姐别开枪!”陈楚立马软了,真怕这娘们枪走火一枪把自己干死。

    韩潇潇胸口气得呼哧呼哧的,两只大白兔沉甸甸的在衬衫里往下坠着,她的激ng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掉了,马尾辫在后面甩着。

    一手抓住陈楚手腕,一手用枪抵住他的头。

    “陈楚!妈蛋的你还真以为我是好欺负的哪!你这个臭流氓!占便宜占到激ng察头上了!我开枪咋了?是不对,但是我已经都道歉了!你还没玩没了对不?你还得理不饶人了呢!你一个大老爷们就那么小心眼?说!还到不到局长那告我状了?”

    陈楚都吓尿了,他跟人打架刀是见过了,但是这枪可是让他胆战心惊的。

    “韩潇潇大姐……韩姐……潇潇姐……我,我不对,我有罪,你千万别和我这种人一般见识,我不是人还不行么!我不告你们局长,再说我也告不了啊!你们激ng察都是穿一条裤子的我怎么告状啊?啊?我说的是你们经常都是光明正大的,都是主持正义的,我这种小人是诬陷不了你的,刚才你根本就没开枪,这是我的一个幻觉……”

    “咳咳……”韩潇潇气松了松,她还真怕陈楚去上访告状,自己刚没来多久,这一告状对她影响不好。

    本来刚从激ng校毕业过来实习,一下就提升了个公安局的副大队长,这就很多人说三道四了,她家里是有些关系的,但是她更想凭借实力来当这个副大队长,所以想新官上任三把火,先把韩城那些地下黑势力搞一搞。

    所以刚上来没几天为了树立威望带着一伙激ng察就抄马猴子的老窝去了,她算是愣头青的,马猴子也没准被,被这个愣头青抄了个正着。

    所到底,韩潇潇也只是要个业绩了,当官的,没有业绩凭什么当官?即便你再有才,再有能力,那也要凭着业绩说话才行!

    当然,没有背景也也休想那么容易当官,啥背景没有,啥关系没有,就能上去?那是战争年代,在和平年代那得多走运的人了。

    “咳咳……开枪的事儿是事实,我不想隐瞒,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我……你原谅不原谅我?”韩潇潇又问了一句。

    陈楚直咧嘴,心想麻痹的你把老子按住了,还用抢指着老子脑袋问老子原谅不原谅你?我糙!老子敢说不原谅吗?

    “潇潇姐,原谅,原谅,不,你根本就没错,是我这个人太不是东西了,我就是个混蛋,是厕所里的石头!”

    厕所里的石头?韩潇潇一愣,她是大城市的女孩儿,小学中学高中,然后激ng校,上了这么多年的书也没听过厕所里的石头这样的土话。

    “什么意思?”韩潇潇邹哲美头问。

    “我啊?我就是厕所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啊!我还是屎壳郎!反正我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要是骂我王八蛋也行,就是在地上爬呀爬的那玩意……”

    “扑哧!”韩潇潇被他逗笑了,王八她还是知道的,小的时候她养过两只乌龟,在家里爬呀爬的挺好玩的,陈楚把自己比喻那玩应,韩潇潇不禁心里很开心。

    陈楚一听她笑了,心想这笑了就好办了。

    果然,韩潇潇下一秒就松开了他,枪也收好了。

    “陈楚!本来我感觉你应该在我们那呆几天,受受教育的,不过看你也不大,而且还是孙校长的学生,我就给你一个面子,不过,咱谁都不是傻子,谁都明白咋回事!你……你挺聪明的,希望你不要误入歧途,好好学习!懂吗?”

    陈楚揉着胳膊,看着韩潇潇胸前的那对大nǎi说:“懂!”

    他嘴上说懂,心里却想,妈的这激ng察真他妈不讲理啊!行啊!算老子倒霉,以后绝对不跟激ng察挂上边!

    陈楚揉着手,看着韩潇潇,心想这女生倒是好看,唉,自己没能耐,要是下辈子托生个当官的家庭,是不是已经玩到这样漂亮的女激ng了。

    陈楚心里意yin着,他不敢想能玩到激ng察,心想玩这玩意太危险,别把自己的小命儿给玩没了……

    “潇潇姐,没啥事儿,那……那我就先走了啊……”

    “行,走!哎,回来!”

    陈楚刚迈出几步,韩潇潇又喊了一句。

    “啊?啥事儿?”陈楚咧嘴问。

    “没啥事!”韩潇潇正sè道:“陈楚啊!你是个学生,我是个激ng察,没事儿别管我叫啥潇潇姐的,咱们熟么?还有啊,你……你也要注意一下身份!你跟我别套近乎行不?你们这种人,别想套近乎达到啥个人目的……”韩潇潇说着话冷哼一声。

    她的潜台词陈楚也听出来了,自己不是农村人么?人家是市里人,而且还是激ng察,是公务员,自己家就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

    我糙……陈楚微笑着点头,对韩潇潇的一点好感也旋即消失。

    忽然觉得,要不要抽出银针刺进她的穴位?麻痹的弄晕她,糙了她得了……让她装牛逼……

    韩潇潇说这些话也有些不好意思的,不过她见陈楚的这身打扮就是农村人,在她眼里,亦或在她的思维里,农村人始终是不干净的。

    不愿意洗澡,不愿意洗脚,而且很粗糙,手上都是厚厚的茧子,再者,她家庭条件优越,养尊处优惯了,家里的教育也是两极分化。

    她父母都是当官的,没事也总是躲着自己家那些农村的穷亲戚的,在她小时候,一来老家的农村亲戚,基本上就俩字——借钱。

    此时,她侧身对着陈楚,夜中,身子成一个s型的曲线,挺胸翘臀,凸凹有致,加上那股女激ng自身的冷眼气质,更是迷死人不偿命,陈楚看着看着,下面就硬了。看...

    请分享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