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兄弟们,久石说话算话,只要...月票前三十名,天天六更,保持住哇!(纵横...月票),另外还有读者给我打赏谷粒的,问我收到没?天,我上哪收去啊!纵横没那玩意啊!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vip读者群121247067(vip这个群需vip截图,以免间谍混进来))

    人和人都是不同的,或者从人一生下来就分个三六九等的,不要说人了,就是牲口一生下来就决定了一半的命运了。

    杀猪家的生猪仔了,那最后就免不了一刀,倒腾牲口家牲口下驹子了,那就免不了折腾来折腾去的来回换主子。

    ……

    生在农村家,有多少能改变命运的?当然,每个人都在拼命的改变命运,但是大多数的人,还是忙个一年到头,不管是上学的,还是打工的,回到家,还是兔子登山坡,又回到了小老窝。

    能真正改变命运的,毕竟在少数了。

    这个世界,这个社会本来就不是公平的,公平的只是自然的生离死别,喜怒哀乐,多牛逼的人最后也得嗝屁,老百姓也总是在这点上找到了公平的所在,两腿一蹬,吹灯拔蜡,还不都是一样的完犊子了。

    ……

    陈楚看着韩潇潇那雪白的脖颈,她的脖子有点长,美美的,白皙的脖颈,真的让人魂牵梦绕,勾人的魂儿了。

    陈楚放在腕子上的手,慢慢是缩了缩,银针没有掏出来,他是有些怕,对别人可以,但是对付她,却要慎重再慎重了。

    一个不留神就容易自己把自己玩废了,陈楚摸了摸鼻子,慢慢的笑了,他要得到她,一定要得到,不过却要靠着自己的实力得到,得到她的心,然后再甩掉她,嗯……陈楚呼出口气,自我慰藉了一下。

    呵呵笑着说:“潇……嗯,激ng察同志你说得对,我……我现在可以走了!”

    韩潇潇点了点头,忽然感觉陈楚叫她激ng察同志有点别扭,不如叫潇潇姐听的顺耳了,想说什么,不过陈楚已经消失在了黑胡同内。

    胡同此时漆黑一片的,天上的月亮都没了,韩潇潇吓得一哆嗦,忙把激ng服穿好了,手枪也抽出来了。

    一个个的冷意袭来,她浑身都打哆嗦,而且还打了一个喷嚏,她有种感觉,好像每一个黑暗的角落里都可能窜出一个蒙面的犯罪分子似的。

    她这个副大队长麻溜的一路小跑回了激ng局。

    陈楚出了胡同,绕了一个大圈子才回到旅店,因为对瀚城的路不算太熟了,绕到了旅店,摸出钥匙开了门,见方阳阳还睡着,掀开被子搂着光溜溜的方阳阳,下面又硬了。

    他想给方阳阳来个梅开二度,不过人家方阳阳毕竟还是个处女,下面已经给人家破了,而屁股也被破了。

    再弄容易把人家弄坏了,毕竟是第一次了,真弄的下不来床,那可麻烦了,得养几天才行了。

    不过陈楚憋的实在难受,此时看见方阳阳均匀的呼吸着,看到她那红艳艳的嘴唇,陈楚又睡不着了。

    此时,他,满脑子都是韩潇潇那一身笔挺的激ng服里面包裹的nǎi还有窄小激ng服后面裹紧的屁股。

    呼呼……

    陈楚深深喘息一口气,下面的家伙已经邦邦硬了,逃出来骑到方阳阳的身上,这女生还在睡着,陈楚下面的家伙便直接插进了方阳阳的嘴里。

    方阳阳被呛得咳咳的咳嗽,本能的翻过身去,陈楚也跳下床,两手扶着方阳阳的臻首,在黑暗中,他享受的把自己的大棍子在方阳阳的嘴里进进出出着。

    方阳阳的嘴毕竟湿润,陈楚的家伙即便伸进她的喉咙也只能到三分之一,不过抵住她柔软的舌头跟滑腻腻的口腔,还有方阳阳本能的分泌的唾液。

    陈楚感觉到那一阵阵的湿滑,偶尔方阳阳牙齿轻轻的碰触到陈楚的家伙,他更感觉好受了,扶着她的脑袋,快速的**着,过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噗噗噗噗的shè了出去。

    一股股的液体热热的喷进方阳阳的嘴里,直接呛到了她的喉咙,陈楚的大家伙笔直的抵住方阳阳的喉咙中。

    一股股的液体直接被睡梦中的方阳阳咽了下去,朦胧中,陈楚看到方阳阳紧皱的眉头,心里这阵的舒服,那股shè出去的腥味,让睡梦中的方阳阳鼻子一紧,嘴巴本能的缩了一缩,就像是她下面的13缩小了似的。

    陈楚一阵享受的呻吟,最后一点点的液体在方阳阳的红唇上蹭了蹭,这才心满意足的从方阳阳嘴里抽出来了。

    随后找出手指擦了擦自己下面,又邪恶的擦了擦方阳阳的嘴角。

    这时方阳阳嘴里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陈楚云了,可能这女生梦见在吃饭,刚才shè进去的东西莫非让她当成汤汁喝了?我靠!

    陈楚吓一跳,手试探xing的放在了方阳阳的唇上,这女生的牙齿就嘎吱嘎吱的咬了几下。

    陈楚心惊胆战的,心想以后可不能再这么玩了,玩意这女生做梦自己在啃骨头,自己的家伙不得让她给嚼了啊?

    反正shè出去了,陈楚就消停了,光着腚钻进了被窝,亲了亲方阳阳美丽的小脸蛋儿,搂过她的腚沟子,手放在她的屁股蛋儿上,掐了几把,过瘾了,便搂着她呼呼的睡。

    夜中有些清冷了,方阳阳本能的朝着热气的地方靠拢过去,两人迷迷糊糊的搂抱在一起睡了。

    ……

    陈楚是睡了,季扬却是呲牙咧嘴的,回到了朋友的房子,也是他以前的一个落脚地,不长时间,妹子季小桃就来了。

    季小桃脸上透漏出倦容,扎着两条小辫,清秀的脸蛋儿多少有点惨白之sè,可能是最近休息的不是太好。

    她本能的背着白sè药箱,穿了一身白大褂,在半夜打车的时候,司机吓得一哆嗦,还以为碰见了鬼了呢!

    县城不大,绕了两条街就到了季扬这,黑等半夜的季扬也挺担心,不时的和妹子通话在哪里,主要是他现在不好出去接人。

    季小桃进来了,见季扬把窗帘已经拉上了,开着度数不大的灯,到不是为了省钱,而是灯更是昏暗,不容易被人发现。

    季小桃白了季扬一眼,随后看到旁边站着的一个穿着短裤,露着大腿,上身有些脏,脸上像是哭的一道一道的泪痕的小女生。

    她见这女生长得不错,很秀气,而且骨子里有一种sāo气,媚骨的xing格,这要是再过几年绝对是个害人激ng。

    她看了看哥哥季扬:“哪又受伤了?”

    “额,肩膀跟后背……”

    季扬说着咧了咧嘴。

    “脱!”季小桃冷冷的说了一句,打开了药箱,开始啪啪啪的抽出针管,打碎玻璃瓶的注shè液,看的季扬满脸的恐惧。

    “小桃啊,咱能不能商量一下,就别打针了,你就处理伤口,我不怕疼!”季扬真害怕药针这玩意。

    “不能!”季小桃面如冰霜,往上推了推,发现没带黑sè眼镜框,而没了黑眼镜框的装饰,她整个脸仿若更是秀气一些了。

    柳贺这一晚上又是陈楚,又是季扬,又是被马猴子的侄儿这顿折腾,小脸已经灰突突的,跟季小桃一比就像是丑小鸭跟天鹅似的。

    她看了季小桃一眼,眼中有了不少的敌意,并且似乎很像是怒火。

    季扬脱了个大光膀子,身上肌肉隆起,胸肌,六块腹肌,胳膊的肌肉更是凸显,完美男人的肌肉,不过在前胸后背胳膊上,却有几十道的伤疤。

    有的长的从他的肩头直接斜着到他另一边的腰际,那肯定是一尖刀划开的,这伤疤不用说谁身上有了,就是让看到的人不免也心悸起来,不禁大腿颤栗。

    季扬名气大,但背负这么大的名气,与之对应的是别人看不见他身上诸多的伤疤。

    柳贺毕竟十六七的小女生,虽然男人的上半身她也看过不少,在农村夏天啥的,老爷们都是光着膀子的,顶多穿个背心,也有的混子,比如孙五那样的,身上纹身着什么龙啊,老鹰啊,关公啊啥的。

    看样子挺吓人的,但是季扬身上没有那些东西,不过这些错落的伤疤却比那些什么纹身不知吓人多少倍,或者说他也是有纹身的,他的纹身就是在数百次甚至更多的砍人中被人砍出来的纹身。

    季小桃手法熟练的先用酒激ng给季扬擦拭伤口,而季扬被刀口砍中的两刀,一刀在后背一刀在胳膊,已经鲜血模糊,柳贺差点晕过去了。

    而季扬的衬衫脱到后背处的时候,衬衫已经跟伤后黏在了一处,季扬咧咧嘴,闷哼一声,用力刺啦一下撕掉了衬衫。

    汗从他的额头滴落下来,季扬哼也未曾哼一声。

    柳贺已经泪流如注。

    “季……季哥,你都是为了我……”

    季扬没理她,季小桃冷冷的看她一眼,没说话,让季扬忍着,开始用棉球擦拭他身上跟胳膊上的伤口。

    季扬牙齿咬的咯咯咯的响,这时,柳贺慢慢靠过来,冲季小桃说:“我……我来,我给他轻点擦……”

    “哼……”季小桃白了柳贺一眼,毫无征兆的反手一嘴巴甩了过去。

    啪!的清亮的一声耳光,响彻在寂静的屋中。

    柳贺愣了愣,她的一边脸本来就被打肿了,这时被季小桃这狠狠的一巴掌,更是红涨了。

    “你……”

    “小妖激ng!”季小桃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为了你?呸!你这个害人激ng!滚……”

    “唉……行了,小桃,她只是个小孩儿,快给我整!我勒个去,那么粗的针管啊!小桃,我不怕疼,你就别给我麻醉了!”季扬忙打圆场。

    “呸啊!你还护着她?活该!不过你咋有恋童癖了呢?”季小桃冷嘲热讽的,季扬只是咧嘴苦笑,心想妹子爱说啥就说啥,谁让自己疼爱这个妹子呢。

    “你……你才是儿童呢!我,我都十七了!”柳贺被抽了一巴掌,不过她的敌意又上来了,心想这人是谁啊?干嘛季扬一个电话就叫来了?

    还背着药箱?肯定跟季扬不清不楚的,要不是给季扬治病,敢打我?我跟你拼了。

    “十七?”季小桃上下打量她一番,随后又冲季扬说:“你不会真弄个十七岁的当媳妇?行啊,看爹妈那一关怎么过?”

    “怎么过跟你有关系吗?那是我跟季扬的事儿!”柳贺直直的挺起胸脯:“用你狗拿耗子管闲事了吗?你以为没我季扬就能要你啊!”

    季小桃气得呼哧呼哧的,打了季扬伤口一把说:“哥,行啊!弄个小媳妇来欺负你妹子来了!行,你行,我看你这个小媳妇能进门一个?我告诉你,你要是把这个害人激ng整家去,我就跟你断交兄妹关系!我还让咱爹咱妈跟你断绝关系!我现在就不管你了,谁给你治伤啊?呸!你让你这个狐狸激ng小妈给你治……”

    季小桃说着一甩药箱子,不干了。看...

    请分享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