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两人走出来,还有两个激ng察跟邵晓东打招呼,邵晓东忙递过去一盒烟,亲人的像是哥们似的。。

    等走出派出所了,邵晓东掏出一沓钱往陈楚手里一塞说:“来,兄弟,咱俩一人一半!”

    陈楚看着那一沓钱,能有三千多了,忙推脱不要。

    邵晓东呵呵笑了:“拿着,以后咱就是自己兄弟了,这么见外干啥?”邵晓东执意往他兜里揣,不像那种虚情假意的,陈楚也明白些,这小子已经嗅到尹胖子要冲他动手的味儿了,先把自己喂饱了。

    陈楚反复琢磨了一下,要!不要白不要,自己现在没啥收入,而这年头没钱干啥都玩不转,自己玩了那么多的女人,虽然没用钱,说白了还不是用的骗么!还有就是自己下面的大家伙,那玩意也叫本钱啊!

    没大家伙的本钱,没花言巧语的手段去骗女人,人家能上钩么!嗯……陈楚想了想还是把钱收着了,以后自己也得朝着钱看,这东西塞过去,派出所的所长都能和咱称兄道弟的,这可比功夫厉害多了……

    邵晓东的意思是要陈楚跟他去瀚城风流快活去,毕竟今天也收入了一笔,邵晓东管养猪那家要了五千,讹了刘老七一万,出去给兄弟们的四千多,给派出所张的三千孝敬,跟陈楚一人分了四千,当然,他又自掏腰包给陈楚手下分钱,邵晓东看的远,陈楚这伙人虽然没打过架,但就是这种没打过架的人打架才不要命了。

    要是经常打架的都溜边,都滑,打架也是分阵法的,不会打架的跟的往中间冲,尤其是打群架的时候,好!你往中间冲,枪打出头鸟,多少棒子往中间轮呢!

    会打架的都溜边,两方动手了,会打架的咋呼挺欢的,不过就往边缘地带冲,边上的人少啊,见事儿不好,跑的也快。

    邵晓东每次打架都不吃亏,他就一直偷激ān耍滑的溜边跑了,就上次被陈楚出卖了才第一次的挨了那顿胖揍。

    陈楚揣着钱,直接回到了学校,都已经快下午一点了,老师也没来,他去小店随便买点东西吃,直到下午的时候才看到柳贺来了。

    柳贺眼圈发黑,脸虽然洗的很干净,但明显的是憔悴的模样,那样子就跟被人轮了似的。

    陈楚心里琢磨,是不是被季扬给干狠了啊!这娘们被干哭了?不过见柳贺走路很正常啊!而且也没有啥外八字啥的,显然,还是处女了。

    方阳阳今天走路极为不自然,就在走廊站了一会儿然后就回班级坐着去了,倒是柳贺走路好好的,人却是无激ng打采的,陈楚细细琢磨一遍忽然笑了。

    柳贺肯定是想跟人家季扬好,撅着屁股等着季扬的几把,人家季扬斗不愿意往里面放,肯定是这样的,因为陈楚都亲眼见好几次季扬拒绝柳贺了,心想这小娘们肯定是没被季扬干,她不乐意了。

    不禁嘿嘿嘿的笑,柳贺闻听陈楚笑,不禁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不禁气得呼哧呼哧的,心想这种人怎么能活在世界上呢!谁给他的勇气活着呢!

    可是人家还活的挺好,挺滋润的。

    陈楚不理他,悠哉悠哉的看起张老头儿的那些书来,有的时候也跑到教室办公室,他是大队长,有教师办公室总办公的钥匙,进去找几本书看看,反正也没老师啥的。

    摸出了几本高中的代数书看了,其实他也是无聊才看,昨天放了好几炮,他已经不那么憋着了,遂看看书而已。

    陈楚以前没有啥人生的方向,一天到晚瞎胡混,不过现在他又了,不是别的,正是念书啊!古人说的好啊!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颜如玉的,真是名不虚传啊!

    自己要不是上学,能糙到这么好的女生么,比如朱娜,比如路小巧,王红梅,方阳阳,也许自己只能躲在家里的那间破房子里在看刘翠撒尿,看她那光着的屁股自己撸呢!

    可见,上学的好处,古人上学的时候没准也经常干这种事,才又这样的高超学论。

    陈楚心里瞎琢磨着,他感觉自己看书速度越来越快,基本上落在书上的手几秒钟就能翻开一页,这样的速度简直让他都骇然了,一本书顶多十来分钟便看完,里面的知识点琢磨一下也能领悟了。

    陈楚不禁心想,是不是……是不是自己天生就有数学细胞啊!他以前可是听王霞老师说过的,天生的理科生与文科生的大脑是不同的,理科生逻辑思维非常的强悍,文科生情绪特别的敏锐和敏感。

    比如林黛玉那种人,见到花落花开都能哭的眼泪出来,掏出手绢都能擦一手绢的大鼻涕,这细胞得多丰富了。

    而理科的逻辑思维比较强,便是反应快,非常聪明了。

    不知不觉,看了几本书,陈楚又去找其他的书看,基本上一天的时间他都在看书中度过了。

    高中的课程可不是初中可比的,国家的教育2000年的时候差不多便是小学不怎么学,初中的时候带学不学,高中累吐血的学,大学是边玩,边男女在一起同居,边造小人边学。

    陈楚也感觉到了这高中课本的难度,不过自己还是没啥压力的感觉,也课本也是王霞这些班主任留下在办公室的,因为每个老师都在想着要调走的事儿。

    而谁不想调到高中去啊,调到大学那才好呢!反正调的地方越高,那外捞收入就是越多了。

    陈楚先回到家转了一圈,随后跑到张老头儿那。

    张老头儿仿佛又苍老的一些,陈楚笑道:“老家伙,最近是不是憋坏了啊!不行我领你去洗头房找个小姐败败火!”

    “山驴逼……”张老头儿气得哆哆嗦嗦的指着他的鼻子就骂:“你这么说话,有良心吗?给我找一个小姐!一个小姐怎么够!最少三个!”

    陈楚呵呵笑了:“老家伙,你可真是要豁出老命去啊!”

    “嗯……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啊?不去找你什么朱娜,方阳阳,再不你的那些姘头了?”

    “啧啧啧……你说话真难听,我们那叫恋爱好不好?”

    “好个屁!玩够了,又想换新的了对不?男人啊,就没有知足的时候。”张老头儿叹息一声:“驴啊,玩海无涯,回头是岸啊!还是跟老朽学点有用的东西……”

    陈楚撇撇嘴:“老家伙,我今天感觉总想那个激ng察呢,你说我能糙到她么?”

    “唉!人有的时候要有自知之明,有的时候又不要自暴自弃!懂么?”

    张老头儿叹息一声说:“人要有自知之明的意思便是你始终是一个半大小子,只是一个农村人,家里条件不好,人……人也没有我年轻的时候帅,你能混到现在这样就不错了,别贪多嚼不烂,还想玩女激ng?我呸!”

    张老头儿顿了一下又说道:“不要自暴自弃便是,都是人,为啥别人能玩,你就不能玩?别人瞧不起你,说你是农村人,说你半大小子,说你不识时务,不配!你真就不配了么?饭都是一口口吃的,路都是一步步走的,凭啥他们瞧不起你!你做的好,那些都是你应得的!啥叫自知之明?狗屁!”

    陈楚琢磨了一番,感觉张老头儿这是两头堵了。

    张老头儿呵呵笑了:“驴啊,世间上的事儿都是两头堵的,当你穷没落的时候,就有人说你要有自知之明了,当你有一天成长站起来的时候,他们也只能仰视了,这都需要一个过程……”

    过程……陈楚像是有点明白了。

    “打铁还需自身硬,你有那个实力了,做出来了,别人也看到了,女人多的是的围着你转,就像朱娜问你的,你有砖房么?人家马华强家还有面包车跟大棚呢!你不用辩解,当你有了这些东西的时候不用你自己去说,去和人解释,人家都看得见,谁也不傻……”

    陈楚咬了咬嘴唇,叹了口气:“嗯,老家伙,我懂了,我会努力的,对了,我今天好像比以往记忆的速度都快,你看……”

    “嗯……”张老头儿一把抓住陈楚胸前的玉扳指,忽然手哆嗦起来,过了半晌,摇摇头,老泪在眼眶直转悠,激动的嘴唇抖动起来。

    陈楚见他神智像是不清醒了,忙问:“老家伙,你哪不对了?你……你不能嗝屁!”

    张老头儿本来特激动,听见陈楚这么说,气得狠狠给了他一记爆栗,打的陈楚脑袋生疼,不仅揉了揉。

    “老子才不死呢!”

    张老头儿骂完竟哈哈大笑道:“哈哈……老子这……这想死都死不了了……”

    陈楚不明其意,盯着张老头儿看。

    等他激动完了,陈楚才推了他一把:“老家伙,你激ng神是不是受到刺激了?要不我给小袁大夫打电话!”

    “唉,你这混小子!”张老头儿坐了下去,手里还握着他的玉扳指说:“陈楚,我问你,如果有机会让你成为强者,你会不会去做,我说的是现在就有机会让你成为强者!”

    看着张老头直勾勾的眼睛,陈楚咧咧嘴:“啥强不强的,我就想老婆多多,然后能把那激ng察糙了……”

    “唉……胸无大志,暴殄天物!你就是个败家子!陈楚,我给你个机会,我带你走,你知道这玉扳指里到底是什么?”

    “里面不会是海洛因?”陈楚问。

    “海……海洛因你个姥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