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read_content_up;(长夜漫漫,无心睡眠,第五更到。。)

    张老头儿跟陈楚洛里啰嗦的说了不少,陈楚脑袋都炸了。

    回来的时候脑袋还晕晕乎乎的,又什么仙踪,又什么报仇的,还说那玉扳指里面蕴藏强大力量,吸取后能成为大陆强者,陈楚冷哼一声笑了:“那给你了,你吸取,你报仇去!”

    张老头儿再三问他,陈楚也不稀罕要,张老头儿叹息一声道:“驴啊,也算是你我有缘,这样,我把力量吸取,但给你留下一点,你也可以很牛逼的了,老朽没有其他愿望,只希望靠这里面的力量报仇雪恨,等老朽报仇完毕,回来之时,再将这些强者之力归还……”

    陈楚打了个哈欠,只见张老头儿在那玉扳指之上拍了拍,那晶莹的的绿sè之气快速的从玉扳指中进入张老头儿体内,而他亦是健硕了一些,并不在靠炉火取暖了。

    而玉扳指亦是逐渐暗淡,张老头儿随后松开玉扳指道:“罡气为白sè之气,而晋级后为斗气为无形之气,斗气晋级圣气为五彩之气,五彩金木水火土,哪里亦是存在,而这碧绿便是其中的水——乃是水之心之圣气,今ri我竟能吸收这水之心,报仇足以!小友,我张道宗感激涕零……”

    “呷?”陈楚咧咧嘴,他虽然感觉这东西蹊跷,但心思都不在这上面,看了看还跟以前一般无二的玉扳指,咧嘴说:“故弄玄虚,切!我走了!”

    张道宗摇摇头,心想那点水之心也能够他练功之用了,可能他还小,需要世间的磨练,等真正尝尽世间心酸,才能看透很多事儿,那时候再带他走。

    张道宗又提醒道:“陈楚小友,万不可意气用事,切记切记!”

    “记个屁啊记!”陈楚感觉今天张老头儿絮絮叨叨的,不对,应该是神神叨叨的,可能是烧土豆吃多了,呵呵……

    陈楚回到家,依旧看书,感觉记忆力还是那样的充沛,这就说明,那张老头儿吸个屁啊,什么水之心,我看他是没长心。

    陈楚继续看书,张德江回来的时候,看他专心致志的样子,也没忍心打扰,心想自己的这个驴儿子能看书那是太阳从西边出来,这是大好事啊!

    总比他整天鸡窝不到鸭窝到的好,讨人嫌,最近那小莲跟她二姐去省城了,要跟王大胜离婚,总算没缠着这驴了,不然整个屯子还是闹的沸沸扬扬的,自己出门都脸红啊。

    他见陈楚看书入了迷,自己做饭炒菜,然后给儿子留了不少饭菜在锅里,自己吃完就睡了。

    陈楚不知不觉中一本又一本的接着看书,打了个哈欠,一看竟然是凌晨两点了,而高中的代数几何课本几乎看完了,琢磨了一番数学的深奥,真是不错了。

    陈楚正要摸出物理化看一眼,忽的,感觉前面人影一动,趴着窗户仔细一看,真是个人影,而那人影没在别的地方,正在刘翠家的厕所。

    陈楚见自家的灯开着,忙关闭了。

    随后轻轻的出了门,心里不禁一阵的激动起来,心想:“这肯定是刘翠在上厕所了……我的翠翠,好久没弄你了,我都想死你了……”

    陈楚心里想着随后蹑手蹑脚的顺着墙头往人家厕所那出溜,等距离人家厕所越来越近,陈楚趴着墙头借着月光,往里面看着,只见一个滚圆滚圆的小麦sè的屁股出现在陈楚眼前。

    那小麦sè的腰,小麦sè的屁股蛋儿,还有同样小麦sè的两条滚圆的长腿,让陈楚怦然心动。

    下面突突突的膨胀起来。

    陈楚不禁一阵的口干舌燥,见那个影子蹲了下去,随后下面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水声停止,那滚圆的大屁股抬高起来,正对着陈楚,仿佛空气中亦是那股女人的sāo味。

    陈楚抻着脑袋,嗅着半空里的气息,狠狠的吸了一口气,感觉自己的鼻孔热烘烘的,陈楚直接翻过了墙头,下面已经支起了一只大棍子,不由分说的一手搂住女人的腰下面的大棍子隔着自己的裤子,就朝着那圆滚滚小麦sè的大屁股中间顶去。

    陈楚想坏了,不禁呻吟的叫了一声:“我的婶儿……”

    “啊!”那女人叫了一声:“谁!”弹xing十足的肌肉马上回头借着月光看清了,说:“陈楚……你,你干啥?还,还顶我的屁股……”

    陈楚一下傻了,这……这不是刘翠啊?这女人要比刘翠年轻许多,也是十六七的模样,长得哥呢自己差不多高,而头发长长的,在后面披散开,皮肤小麦sè,眼睛鼻子嘴和刘翠有些相近。

    “你……你……”陈楚认出来了,这是刘翠的侄女,孙媛,孙媛以前比陈楚高了半头,现在陈楚长个了,半大小子长个也快,已经一米七二左右了,孙媛也有一米七了,她跟刘翠身材啥的都挺像,不过,以前瞧不起陈楚。

    但是最近陈楚在学校很是风光,女人大多是势力的,当然,不势力的也有,不过很少,当然……男人也势力的多。

    要是往常,孙媛早就一个大嘴巴子抽过去了,这大半夜的自己撒尿,他就过来抱住自己的腰,下面还顶住自己的屁股?她这么大的丫头了,啥事儿不懂得了。

    不过,现在陈楚不一样了,是学委了,还是学校的大队长,毕竟是官了。

    “你……你这是干啥?”孙媛脸忙红了一下,两手抓住裤子,背过脸去把裤子提上了,陈楚看着孙媛光溜溜的小麦sè的大屁股,真想霸王硬上弓了。

    不禁想起以前也偷看过孙媛大屁股的事儿了。

    “陈楚,你说,你,你这是咋回事?还有,你刚才喊我的婶儿,你刚才把我当成谁了?”

    孙媛这么一问,陈楚蒙了,忙摇手说:“没,没有的事儿,我刚才过来撒尿,睡的迷迷糊糊的,我,我梦游啊,你不知道!然后我一下就从墙头反过来了,谁想到就撞到你身上了,我刚才是喊我的身,我的身上摔的疼……”

    ……

    在学校的女生,谁不喜欢学习好的,在单位谁不喜欢当领导的。

    孙媛脸红扑扑的:“陈楚,真的假的,你,你不会是……是喜欢我!”孙媛说着转过脸去。

    黑灯半夜的,孤男寡女的,再说两人从小玩到大的,那时候陈楚长得小,孙媛总是欺负他,不过两人渐渐长大了,男生跟女生一长大,反而说话就很少了,一说话就像是怕人笑话似的,尤其是在十六七岁豆蔻年华的时候。

    但这种羞答答的时候亦是最容易偷尝禁果的时候,要是几个月前的陈楚,肯定会害羞的离开,而现在的陈楚是玩女人的老手了,不要脸到极致,那脸皮比土层都厚。

    人家女孩儿烦他,他都硬是往上贴,更何况作为个女孩儿人家主动这么问呢,自然是对你有意思了,要是城里的女孩儿可能是在挑逗你,但农村这样淳朴的女生,可没有那么多的玩玩心眼了。

    陈楚看着有些羞答答的孙媛,在月下背过去身子,两只小手正紧张的,又飞快的把自己的头发盘成了两根小辫子,陈楚慢慢走过去,手放在孙媛的肩膀上。

    “孙媛……”陈楚说的很温柔,语言中带着颤抖,不是激动的,是秋天了有些冷冻的。

    人家孙媛却是面sè如霞,转过身,低头问:“嘎哈。”

    孙媛和他差不多高了,或者说只比他矮两公分,但女人要是钟情一个男人的时候,她会羞答答的表现出小女人的样子,即便她高,也要故意的缩起身子来。

    而且,她这种纯农村姑娘,这种淳朴的乡音更是吸引人,一句嘎哈,就让陈楚下面硬了。

    孙媛穿着黑白的个子裤子,上身是粉红sè小衫,脚下是平底布鞋,是那种自己做的布鞋,但两条大长腿还是那样的高挑xing感,两瓣屁股,还有深深的腚沟子还是那样的明显。

    “孙媛,你,你,你,你说的对,我是喜欢你,我喜欢你……”陈楚激动的一手抓住她的一只辫子,另只手板过她的肩膀,张嘴就冲她的嘴亲了过去。

    孙媛的嘴唇是那种丰厚xing感的,她两眼瞪得大大的,陈楚的唇已经印到了她的嘴唇上,并且碰上去了,就狠狠的亲吻了起来。

    孙媛一个农村女孩儿哪经历过这个,当时就傻了,还不明白怎么一回事,就被陈楚亲住了。

    陈楚可是老手了,嘴唇亲吻住孙媛的嘴,看着她动也不动,两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两手忙紧紧的搂住孙媛,一手搂住她的腰,一手抱住她的脖子,就堵住孙媛的嘴,狠狠的啃了起来。

    “啊,啊,啊,啊……陈楚,你别……别,啊……”孙媛轻声低吟着,她根本就不明白怎么一回事,农村对于这种事儿有的家长告诉闺女。

    但是有的农村老娘们她不说,嫌这丢人,没法张嘴,就跟姑娘说,跟男的在一块接触磕碜,但是究竟怎么个磕碜她不解释,不好意思解释。

    有的时候就造成了误区,孙媛的手都没被男人摸过,这下被陈楚抱住啃着,她感觉浑身火辣辣的难受,一股又麻木又刺激的感觉袭便全身,小腹一阵的火热,而自己两条大腿中间,一个硬邦邦的棍子已经抵住了她的两腿之间,而且感觉陈楚的一只手紧紧的搂住她的腰。

    而两人身体紧紧贴在一起,那只大棍子就在她两腿间,还有她的小腹间热乎乎的磨蹭着,磨蹭了一阵,陈楚的腰还用力往前顶,陈楚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

    而孙媛浑身更麻木,下面开始瘙痒起来,好像特别喜欢陈楚那根大棍子顶在她下面的圈里似的,一个可爱的农村姑娘,就要被沦陷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