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多情的月光透过了厚厚的窗帘,映衬在床上出现了斑斑点点的可爱调皮又清亮的光点,随着窗帘时而的攒动,还有月儿慢慢的行走,那光点亦然像是古老原始的摄影机那般的慢慢的位置推移,调皮的、可爱的像是一双双偷窥春色的眼睛,甜蜜的、笑意的像是夜晚中被秋色夜空清洗得干干净净的星星……

    星语星愿,在这种秋凉的时节,或许亦是会有多少豆蔻年华的少男少女在双手握在胸前为自己喜欢的人儿在祈福,在那种纯真甘美的年华里,有冲动,有激情,有燃烧的梦。

    直到日出日落,岁月碾转,多少春秋轮回,那燃烧的梦最后成了一撮燃尽的灰烬,在秋风凉意又秋末凛冽的风里飘来荡去,最后荡然无存,那些尘埃永远的存在于我们记忆的那段季节里,落定后压在回忆的心酸上,让血液变得冰冷,让夜晚变得漫长……

    这便是到了秋季。

    ……

    床上,两个赤条条的身子在一起耳鬓厮磨着,季小桃大腿**的,床单儿亦是被喷的湿漉漉的,都是两人黏糊糊的混合体。

    季小桃不舒服,陈楚却懒猪一样的要睡觉,季小桃是有洁癖的,这样黏糊糊的而且陈楚的手一会儿抠着她的屁股,一会儿又去摸她的扎。

    这让她恶心死了,忙拉开灯,推掉陈楚的手,气得站在床下,光着两只赤白的小脚来回的跳呀跳的。

    两人从十一点开干的,直到干到十二点半才结束,陈楚一个后入式的姿势糙得季小桃现在两瓣屁股都麻木麻木的不像是自己的了。

    季小桃用力推开陈楚懒洋洋的身体,瞥了眼他胸前的那个玉扳指,撅着嘴拿起了看了看,又扔过去了,心想明天得好好问问,这个玩意儿是哪个骚女人给他的,好像在认识他的时候就发现戴着了。

    现在还没摘掉,可恶……

    季小桃掐了陈楚大腿根几把,这小子才醒了。

    随后,季小桃把床单撤掉,说得洗了,陈楚打了个哈欠说:“那就先铺着,明天洗呗!”

    “哎呀,这么脏,还咋铺着了!真是的,我泡上,还有你……你的裤衩拿过来,我都泡上,明天洗。”

    陈楚咧咧嘴说:“你泡上了,明天我穿啥?”

    “穿我的!”季小桃撅着嘴说。

    陈楚拼死捍卫住自己的裤衩没被收走,心想我穿你的?我得一头磕死。

    季小桃也不争了,冲陈楚说:“我告诉你!内裤必须一天一洗,你要是不这样,明天休想碰我!”

    季小桃白了他一眼,把床单撤掉后,披着摊子,像是小偷儿似的跑到卫生间,打开水龙头冲洗了一半,陈楚也敲门,季小桃打开门,陈楚也洗了洗下面,不过洗洗就硬了。

    想跟季小桃在卫生间里干,季小桃极力反抗,最后指着自己的屁股说:“你看,都通红了,一碰都疼。你咋对我那么狠呢!”

    陈楚真有些心疼了,摸了摸她的屁股蛋儿,抱住季小桃的玉体,亲吻着她的小嘴儿说:“干的越狠,证明想你想的越狠……”

    “滚!”季小桃推了推陈楚,陈楚洗了洗黏糊糊的东西就回去了,季小桃洗的很慢,随后擦干了身子回到房间。

    不让陈楚干了,但是让他搂着,陈楚的家伙还不时的磨蹭着她的屁股,有几次竟然捅她的腚沟子,好痛。

    季小桃的小手再次顶住她的家伙,然后想了想来回的套弄着,不知不觉,陈楚的家伙越来越膨胀了。

    陈楚呼出口气,也知道季小桃下面腾了,但他也不像憋着,两手紧紧的扣住她的奶,下面被季小桃套弄的感觉越来越强,最后下面用力顶进季小桃的腚沟子,呲呲呲呲的射了出去。

    黏糊糊的射了季小桃一腚沟子,一屁股,一手全是。

    她这个委屈,陈楚还是舒爽的呻吟两声,季小桃又打开灯,开始擦身体,又给陈楚擦擦,然后去洗手间洗了洗回来了。

    心里这个郁闷,不过陈楚那东西喷出去了,下面就不是那样坚挺。

    两人互相搂抱着,长夜漫漫,秋风凉爽,互相吸取着对方的体温,慢慢的进入梦乡……

    第二天一早,陈楚几乎是自然醒,到阳台处打了一通拳,但窗帘并没完全拉开,随后汗水涔涔的冲了个澡,他出来的时候,季小桃已经做好了早饭。

    大米粥,画卷,还有清淡的两个小凉菜。

    另外还给季扬炖了鸡汤,这些菜亦是昨天邵晓东送来的,今天上午,邵晓东金阳他们也不回来,简单的给季扬做一次假葬礼,那些事儿就凭他们安排去了。

    有邵晓东在,陈楚也放心,那小子是个大滑头。

    季小桃给季扬喂饭,而季扬需要大小便陈楚便扶着去。

    下午的时候,金星跟邵晓东才来,又带了不少的营养品粮食菜类啥的,蔬菜肉买的都不少,季扬是在养伤,也是为了保护季扬,所以多买些放在冰箱里,不然来回上下楼亦是怕走漏风声。

    总之,能多保险便多保险了。

    他们来的时候,季小桃已经做好了中午饭,招呼他们一起吃。

    金星跟邵晓东看看三人,嘿嘿笑了,然后转向楚兄弟说:“咳咳……这才是生活么!媳妇大舅哥一起照顾,哈哈、哈哈……”

    咳咳……陈楚有些脸红,即使他再不要脸,也觉得自己理屈了。

    吃完了饭,几人在季扬房间做好,由于季扬养病,金星跟邵晓东都没抽烟,只是喝着茶水。

    季小桃想坐在陈楚旁边,不过却没好意思,坐在季扬床边上。

    金星这时说道:“楚兄弟,我感觉咱们得报复了,虽然扬子这次没死,不管是穆国良故意放扬子一马也好,不管是什么原因也好,那是扬子命大,这个仇还是杀身之仇,我觉得今天晚上咱就去干他!”

    季小桃身子颤了一下,眼圈有些红润的看了看坐在一旁的陈楚,她觉得老哥的仇是要报,不过……她更担心陈楚一去便回不来了。

    邵晓东咳咳两声说:“金哥,我感觉现在还不是时候……”

    “你!”金星瞪起眼睛,这时季扬摆摆手,示意金星不要骂人,他最了解金星了,这家伙脾气太爆了,三句话不来就能跟人家打起来。

    “听晓东把话说完么!”季扬咳咳了两声,随后皱了皱眉头,腹中的刀伤让他额头又渗出了不少的冷汗,季小桃不仅给他擦着。

    而且中午的时候已经给季扬重新换了药。

    邵晓东呼出口气说:“季哥,金哥,还有楚兄弟,我虽然是个鸡头,但我自己认为我脑子可以,不然一没实力,二没身手,也没有靠山,混到现在还没被废,我感觉我是凭脑子活下来的。”

    金星冷哼一声道:“你的意思就是说我没脑子?”

    邵晓东点点头说:“对!”

    “你!”金星刷的站了起来,陈楚忙过去按住他双肩,金星胸口起伏两下,这才平静下来。

    他深深的深呼吸几口气,这才说:“嗯……晓东,你说吧,你救了季扬,我……我知道你说的有你的道理,我冲动,老哥道歉……”

    金星说完,低着头,还是气的呼哧呼哧的。

    邵晓东笑了笑:“金哥,穆国良故意留扬子一命,就是想让扬子伤势恢复后跟马猴子斗个你死我活的,季哥肯定感谢穆国良,记住他这个天大的人情,穆国良到时候还会管季哥要这个人情的,他想要的,就是让季哥跟马猴子拼!”

    邵晓东细细的眉毛此时动了动说:“现在,我们凭什么跟马猴子拼,手下这些人?金哥,打架打的是兄弟,是胆量,但那都是小打小闹的事儿!混起来的,打架有的时候不一定能解决事儿的,季哥以前跟马猴子火拼,说到底是有尹胖子当靠山,出了事儿尹胖子兜着,不然季哥早被抓起来了,尹胖子靠谁?靠上面的后台啊!咱有后台么!咱拎着家伙去人家迪厅,刚到门口就被警察逮起来了!现在警察百分百就在马猴子的世纪迪厅守着呢!”

    “呸!你咋知道?哦,对不住,对不住,晓东兄弟,你咋知道?”金星说着捂住了嘴。

    邵晓东笑了笑,摸出电话,播出去一个号。

    随后电话被挂断,过了不到五分钟,电话响起来,邵晓东按了扬声器。

    电话那端的一个女人的声音说:“晓东哥,你是不是要过来啊?千万别过来!”

    “怎么了?”

    “这里有雷子,都穿便装混在迪厅呢!十多个,我看见他们腰上的手枪了,还有啊,马猴子今天迪厅的大手最少七八十人,你们来多少都得交代了,行了,我得跳舞去了,不多说了……”

    “嗯,格格你去吧,回头到我那取二百块钱。”

    “晓东哥我不要钱……”停了一会儿,那头又说:“晓东哥,我,我想当你媳妇儿……”格格说完挂了电话,那端传来了嘟嘟嘟的忙音。

    “呼……”邵晓东闹了个大红脸。

    金星吃吃吃的捂着嘴笑。

    陈楚也羡慕之极,我糙!你看看人家邵向东,真他妈的牛逼啊!老子要能……啧啧啧,要是能混成这样,该他妈的多好。

    随即,他看到季小桃投过来的目光,显然凌厉的捕捉到了陈楚眼中的贪婪之色。

    陈楚咳咳两声,忙一脸正色,正襟危坐了。

    这时,金星骂了句:“糙!邵晓东,你不说你胆小,那你所咋办吧?”

    “呼呼……”邵晓东呼出口气笑了,心想金星就这德行了,行啊,不和他斤斤计较了。

    邵晓东淡淡的说:“整马猴子,尹胖子,简单啊?”

    “糙!你凭啥啊?”金星一副的不服气。

    邵晓东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的位置说:“凭脑子……”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