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长夜漫漫,无聊就...更新,六更。。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

    季扬目光灼灼,金星跟黑子亦是死死盯着他。

    陈楚汗下来了,他的终极理想就是玩女人,那多有意思啊,换这个玩玩,再玩玩那个,骗骗女孩儿,勾引勾引老娘们。

    “呼……”陈楚呼出口气,不过以前那样还是让人瞧不起的,混也是让人瞧不起。

    陈楚眼睛动了动,毕竟这不是那种时代了。

    “嘿嘿,季哥,这样吧,我暂时领头,等你伤好了,你领头,我还是念书,你看咋样?”

    “嗯。”季扬点点头:“你还念你的书呗,你当老大就知道了,啥事都有兄弟们去办,只要你把兄弟们领到正地方就行。”

    “妥了,那我就暂时领头了。”

    季扬双目如炬,紧紧盯着陈楚说道:“陈楚,你要是不好好干,或者干到一半想跑,我季扬废了你!别看我躺在这,我照样让你废!”季扬说着又扫了扫金星黑子等人一字一顿道:“你们也是!我让陈楚领头了,你们必须听他的,谁不听,那就是家法!是什么知道吗?”

    黑子跟金星小声嘀咕了一句:“挑手筋脚筋……”

    “大点声说!”

    “挑断手筋脚筋!”

    季扬满意点点头,随后咬牙切齿道:“今天,就是陈楚代表我季扬正式出山!黑子,把兄弟们这两天集合好,到时候见陈楚老大!”

    “季哥,我知道了!”黑子点点头冲陈楚低头行了道:“楚哥……”

    陈楚吓了一跳忙冲黑子行礼说:“黑子哥……”

    季扬唉的叹了口气,指着陈楚:“陈楚,你他妈的怂货!你现在是老大,懂吗?”季扬说着气得咳咳咳的咳嗽。

    金星这时也冲陈楚低头行礼正色道:“楚哥!”

    陈楚也要还礼,金星忙两手扶住他肩膀,把他摆正说道:“楚哥,你现在是老大,你说啥,兄弟们就去做啥,兄弟们以后听你的,你必须要当这个老大,你必须要开始霸气。”

    陈楚咧嘴,回头看了看季扬,又看了看季小桃,最后咧嘴说:“我,我是不是加入了黑社会了现在……”

    “呼呼……”众人吸了一口气,季扬咳咳的咳嗽了起来。

    是气的。

    季小桃忙过去拍着季扬胸口,给他顺气。

    金星拍拍陈楚肩膀说:“楚兄弟,你跟我先出去吧……”

    两人在外面呆了一阵,不一会儿的功夫,来了两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进出匆匆的,随后金星电话响起来,两人重新走进病房。

    那医生摘掉口罩说:“你们谁是家属,过来一趟……”

    季小桃跟陈楚,金星来到旁边的屋子,那医生叹了口气说道:“这人算是废了,虽然能活着,但那一刀太重,这辈子使不上力气了,干不了重活,恢复的好了,能够走动自理,没伤到内脏,但内脏周边已经严重破损,软组织损伤过大,以后也是半个废人了……”

    “你妈的!”金星探手抓住那医生领子。

    那医生忙说:“我这都是实话,伤这样能捡回条命就不错了……”

    “金星!放手!”黑子过来扯开金星,随后给医生塞了一千块钱:“大夫,你来看病的事儿不能乱说啊……”

    “哎呀,你放心吧,我害怕你们说出去呢,医院不让我们接私活,这是我请假出来的……行了,我得赶紧走了……”

    黑子这时推开金星,走到陈楚跟前说:“老大,你看这件事怎么办吧?我们听你的……”

    陈楚抚了抚头发,牙齿咬的咯咯的,骂道:“骂了隔壁的,今天把兄弟们召集起来!老子要他妈的开会!”

    “知道了老大!”黑子说了一句。

    “明白!楚哥。”金星也说了一句。

    陈楚说道:“金星,你留在这照顾扬子,这件事不能让他知道,一会儿就说他没事,黑子,你去招呼兄弟,越快越好,我要开会,邵晓东,现在领我去见你手下靠得住的人!”

    邵晓东点点头:“楚哥,我明白了!”

    陈楚回头看了眼季小桃:“好好照顾扬子……”

    陈楚说着大步跟邵晓东走了出去。

    这时,黑子跟金星扑哧一声笑了。

    金星道:“看见没,这驴就得呛着毛摸,他才能尥蹶子,呵呵呵……”

    ……

    邵晓东一伙能靠得住的就七八人,除了严子身手还行外,其他的都一般。

    邵晓东的老窝也总换,不然早被人端了,他在瀚城一处小区租了间房子,算是临时的老窝,两人到的时候,里面加上严子七个男人。

    隔壁的房间里坐着穿着暴露的十来个小姐,满地的瓜子皮子,那些小姐穿的一个个性感极了,陈楚扫了一眼下面都硬了。

    不过此时的陈楚却是一脸冷漠。

    邵晓东也冷冷的说从今天开始,他们换老大了,都归陈楚管,严子虽然有些不服气,但季扬的事儿他也知道,邵晓东也提前通知了手下人,都跟着叫了声楚哥。

    不过,声音有些低,明显的不服气了。

    陈楚随后又接到了金星的电话,说马华强一伙已经通知了消息,他们晚上准时开会。

    而开会的地点便在了瀚城邵晓东这里,县城离瀚城毕竟六十里,来往不方便了,要动手,也只能在这里干一把了。

    下午,陈楚换了套行头,一身紧身的黑色休闲装,外面是一件立领的半西装的衣服。

    陈楚年轻洒脱干练均凸显了出来,他已经一米七二了,虽然这样的身高不算什么,但立领西装内黑色的小衫中凸显的肌肉彰显着一股雄性的野性。

    此时的陈楚,胸中积蓄着一股仇恨的存在,整个人的气质变得冷静,目光亦是含着一股秋意的萧杀。

    以至于马华强一伙赶到这里的时候,都吓了一跳,差点没认出来,心想这还是陈楚么!简直判若两人。

    黄毛还拍了拍陈楚的衣服道:“卧槽!鸟枪换炮了啊!”

    邵晓东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注意点!”

    黄毛眨了眨眼说:“俺们平时都是这么说话的啊?”

    马华强眼睛转了转,忙踹了黄毛一叫骂道:“妈的,老实点!”

    马华强说着冲黄毛挤挤眼。

    又过了一阵,黑子领着九个季扬以前的手下走了进来,黑子直接介绍陈楚是季扬的妹夫,这才主持大局。

    马华强一伙咧咧嘴,而黑子这么说也是为了让陈楚服众,不这么说,谁能服你。

    陈楚冷冷的看了看,这一下午他都在思索,最后还是下定了主意,没有采纳邵晓东的意见,他还是想先干马猴子一票,虽然知道敌不过马猴子,但季扬这个场子得找回来,让他知道下厉害,也是以退为进了,不然还以为这帮人好欺负,弄完了季扬就是下一个了。

    而这些人都不熟,虽然是靠得住的兄弟,但是暂时还不好说能团结起来。

    陈楚淡淡扫了扫众人,也没什么可说的,大家都知道了他暂时牵头。

    只听着他下一步要怎么做了。

    陈楚呼出口气,随后说道:“回去睡觉!”

    “什么?睡觉?”

    这时,黑子冷冷横了众人一眼大声道:“老大让你们睡觉没听懂吗?睡觉去!”

    一个好汉三个帮,况且陈楚还不算是个好汗,而这时的黑子马华强便是他得力助手了。

    而马小河竟然也来了。

    有些人小声嘟囔着什么,房间不够大,打着地铺睡,而那些小姐早就让邵小东弄到别处了。

    这帮兄弟呼呼的睡了,陈楚却站在阳台,看着外面漆黑的夜色,从笔挺的半休闲的西装的兜里顺手掏出三枚铜钱,晃动了几次——展开竟然是乾卦。

    八八六十四卦,乾卦便是飞龙在天,可以一跃而起,亦然可以落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胜败在此一举。

    陈楚正在思索着,邵晓东走了过来,递过来一根烟说:“楚哥,来一根?”

    陈楚摇摇头:“私下里你就别这么叫了,我真不适应啊!”

    “呵呵……好吧,楚兄弟,不适应的事儿多了,赶着鸭子上架的事儿也多了,我理解你!”邵晓东点根烟抽了一口,猎猎秋风吹拂着他的棍头。

    “楚兄弟,你也看到了,这个领头的没人行的,用金星,黑子哥肯定不服,用黑子哥,金星不服,用我,更没人服,用你……可以堂而皇之的说是季哥的妹夫,还算说得过去,你岁数小点,但只要打几场漂亮的架,名声闯出去了,就好使了!”

    “呼呼……”陈楚呼出口气道:“没想到扬子后半生就这么废了?”

    邵晓东嘴角动了动,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咽了回去。

    “呵呵,楚哥,公安局那边我搞定了,这他妈的黑,张嘴要了两万,警察后半夜亮点撤出去,那局长给咱半个小时间,咱得提前动身了……”

    “呼……”陈楚手放在邵晓东肩上道:“又让你破费了!”

    “呵呵……”邵晓东笑道:“楚兄弟,你现在是我们的头,我的钱就是你的钱,而且,我不是那种要钱不要命的人,已经在瀚城混了这么久了,我也离不开这里,已经打开的关系网,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也不是三年两年就能打通的,说到底,混就像是是树根,扎根在哪了,主根不动,只能其他的根系往别处更深更远的地方蔓延,在这里牛逼的老大,到别的地方狗几把也不是一个,换句话说,即使在沈城牛逼的老大,到咱瀚城来也得是龙卧盘着,是虎卧着……”

    邵晓东狠狠抽了口烟,烟雾随着秋风,四处飘散。

    陈楚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便两点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