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兄弟们给力哈!真就冲上来了,那久石的...更新也必须要完成了哈!。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

    夜色迷蒙,后半夜中,夜空更是清凉,万籁俱静,凉凉的夜风中,寒秋似刀,冷风切割在脸上,提前的让人感受到了一丝的凛冽。

    邵晓东淡淡说道:“楚哥,你去睡会吧!”

    “不了,呵呵,睡不着!啧啧!”陈楚拍了拍脑门,心里有很多想和人说,先说自己好像昨天还是一个农村半大小子而已,怎么一下就成老大了?

    如果让他选择,他情愿,哪怕整天骑个破自行车,到处瞎逛,再不骑个破摩托车,逗逗朱娜,聊骚聊骚路小巧,这忽然间便这样了,一个不同的生活,不同的道路展现在眼前,他有些不适应。

    想和邵晓东说,话到嘴边变成了一声叹息。

    叹息过后,他又淡淡的看向天边:“你睡吧!”

    ……

    一点半之时,邵晓东已经把人叫醒了,众人惺忪睡眼,不住的打着哈欠,随后屋内亮起了昏黄的灯光,陈楚一脸冷峻的看向众人。

    黑子带来九人,马华强七人,邵晓东七人。

    陈楚双目微眯,这时才说:“检查好家伙!一会儿分两辆车,咱们现在就只有两辆,所以……”陈楚盯着众人道:“我们这次只能去十四人,每一辆车上除了司机再留下一个兄弟,所以杀进马猴子迪厅只有十人,马猴子迪厅已经没警察了,晓东的人已经摸清了,所以这十人必须要豁出去,玩命的干,要知道马猴子迪厅可以六七十人,去的兄弟就要做好被干废的准备!”

    “我们不怕……”陈楚刚说完,黑子那一伙兄弟已经跃跃欲试了,本来陈楚吩咐一句睡觉,他们都很有怨言,这大半夜的把他们叫醒了,这些人异常兴奋。

    陈楚这么做也是为了怕走漏风声,这毕竟是他干的第一笔买卖,信心实力不足,他不能有任何差错了。

    陈楚扫了扫,见黑子那伙人都要去。

    他摇了摇头说道:“马华强,马小河,段洪兴,严子,曹云飞,黄皮,加上我,咱们坐一辆面包车,马华强开车,下车后马华强跟严子留在车上,作为接应,第二辆面包车就由黑子领队,加上六个兄弟,下车的时候也要留下两个兄弟守车接应……”

    “楚哥,你不用去,我和兄弟们去就行……”黑子说了一句。

    陈楚目光冷冷的看着他,黑子嗯了一声,感觉身上有些发冷。

    “黑子,我是老大,我说的算,按我说的办,另外,我们准备不够充分,没有多余车辆,邵晓东留在这里守着,明天再买两辆二手车,还有……我们应该有个营生,哪怕开个洗浴中心也好……”

    邵晓东点头说:“楚哥,你说的这个对,洗浴我在行……额,这次我夜想去。”

    邵晓东说着话有点飘忽,陈楚笑了:“下车吧!”

    陈楚随即打开邵晓东准备好的地图,挂在墙上,那地图是手绘的,陈楚说道:“我先领人冲进去,马猴子住在二楼,而他们在一楼值班的又两人,今天可能多一些,我们争取砍倒这几个值班的,随后往上冲,马猴子的睡觉的地方在2018房间,比较宽敞,又三个保镖,刀夺的房间在隔壁……”

    陈楚大概介绍了一遍之后说道:“我们做的就是要快!马上冲进去,马上砍倒那几个值班的,便能有胜算冲到马猴子的房间,一楼冲上二楼马猴子房间需要二十秒,砍人尽量在半分钟之内完成,他们今晚也有准备,但从外面冲进去至少要一分钟内反应过来,所以我们要快,就不能人多……”

    黑子等人一阵皱眉,他们认为陈楚这个老大就是一个外行,跟季扬砍人的时候没有这么多说道,领人就哗啦啦的干过去了,二三十人,四五十人,浩浩荡荡的,都是在半夜干架,干完了就直接上车,这好像有点别扭呢!

    黑子不禁叹了口气,随后又说道:“老大,那我们干啥?”

    陈楚说道:“马猴子人多,我们砸完场子撤退,他们肯定追,追到门口你们从斜刺里砍他们一阵,随后咱们再往两边撤。”

    这时,黑子手下一人咧嘴说:“老大,你说了半天就是跑啊!”那人五大三粗的,长得跟马小河似的。

    陈楚点头说:“我们的行动,先保住自己,才能干掉别人!”

    黑子摇摇头,有些憋屈说:“楚哥,能不能让我也带人冲进去,不然我太憋屈,我给你一起冲进去也行,那个面包车咱挤点,司机,副驾驶之外,后面能做进去六个人,大伙挤点……”

    “好吧!”陈楚点点头说:“黑子,你坐我的这辆车。”

    “我也要先冲进去!”刚才那说话的大块头瓮声瓮气的说了一句。

    陈楚呼出口气说:“你们不要争,我知道都是为扬子报仇,你们以为冲进去是报仇,在堵截就不是报仇么!留在外面堵截更危险,面对马猴子手下更多,你们都是季哥手下能征惯战的,所以才把你们安排在堵截上,希望你们不要手软!不要有人退缩!”

    “老大,放心吧!”

    每个面包车里硬是塞进了八个人,这已经是极限了,黑子带来的人基本上都坐上了面包车,那个瓮声瓮气的叫冯猛,以前是季扬手下的一个悍将,第一梯队由陈楚带引,第二梯队便由他了。

    陈楚只是担心自己的这伙人,能不能打架,还好,黑子又加入了进来。

    陈楚上面包车前,又把马猴子的迪厅结构仔细的说了一遍,几乎每个人该干什么都详细的说了。

    这也要靠邵晓东的情报的准确了,所以陈楚没有让邵晓东参加,他干架不行,万一他有了散失,那可是巨大损失了,但现在大家混成一起,邵晓东那方不出人也说不过去,怕黑子那边有隔阂,说自己藏私,这才叫上了严子。

    马华强开车,而让黄皮留在了车上,他只是担心他们的战斗力了。

    曹云飞可以,段洪兴也可以,马小河陈楚觉得是个黑马,他到底什么样他也不清楚。

    拎上车前,马小河还是抓着手里的砍刀觉得不舒服,这砍刀亦是黑子手下带过来的,一般砍刀都是不开印的,但是他们的却是开印的了。

    而马小河一再嘀咕拿在手里太轻了。

    时间到了两点整,面包车才启动,本来,十分钟便可以到马猴子的迪厅,但陈楚还是让面包车多绕了几圈。

    2000年没有啥摄像头的,南方大城市或许还能有了。

    陈楚见世纪迪厅门口静悄悄的,一个小子站在门口打着哈欠。

    陈楚这时才说:“面包车停在树荫里,弟兄们一个个的下车,外面就一个人,我先下。”

    陈楚说了一句,当面包车拉开了,他第一个窜了下去。

    黑子说道:“楚哥,你是老大,应该我去干掉门口那个……”

    陈楚淡淡道:“听我的,看我干掉那人,你们再冲进来,要快。”

    陈楚说着已经迈步朝世纪迪厅走去,此时冯猛的那辆面包车停靠在了另外一边,车上的兄弟从车窗里看到陈楚朝着迪厅门口走着,便嘀咕说道:“我靠,老大先动手啊……”他们跟季扬混的时候,季扬很多次也是先动手的。

    但一般来说,先动手的都是手下的悍将,老大都是压阵的。

    此时,陈楚步伐不快,那小弟染着黄头发,打了个哈欠说:“下班了!”他见陈楚还往前走,不耐烦的又说了一句:“下班了……”

    马猴子迪厅一白天都准备着,心想金星他们可能来报复,十几个便衣警察也在里面准备着随时抓人,但一直快到下半夜了,也没人来,警察都打着哈欠撤走了。

    迪厅的客人也走了,马猴子还骂了一句:“妈的,一群怂货。”随后冲刀夺说道:“明天,带几个兄弟去小杨树镇,给那个金星来一刀……”说完便搂着个娘们回房间了。

    他手下除了刀夺,还有三个保镖,一般也叫炮手,以前q四爷也称之为炮手。

    而刀夺是马猴子手下四大炮手功夫最好的一个。

    马猴子的2018房间一百来平,这里也是他的淫乐之所,经常在下面下药迷惑女人,弄到楼上玩,只要他看上的女人,先扔钱,不行再灌醉,亦或喂一个摇头丸啥的。

    干完了甩一些钱,能来迪吧的女生,尤其像马猴子这种迪吧的,都不在乎这种事儿了,当然也有在乎的,但那又能怎么样?只能吃哑巴亏了,要不,你去死吧!自杀吧,马猴子屹立这么多年不倒,罪恶累累,够枪毙他十回的了。

    马猴子的房间在三个炮手中间。

    这些亦是邵晓东手下的小姐搞到的,那小姐曾经被马猴子炮手干过,对那也不算陌生。

    此时,陈楚离着那人越来越近。

    “骂了隔壁的,我和你说话没听见啊!”那小弟骂了一句,伸腿就朝陈楚踹过来。

    陈楚忙抱住头说:“大哥我不知道关门了,你别打我……”

    那个小弟乐了,以为抓到软柿子了,踹了一脚没踹到,挥手一个嘴巴就抽过来。

    他巴掌离陈楚头还有半尺,陈楚便探右手,手型鸭嘴式,一把刁住那小子的手腕。

    随后左臂袖子里的攮子已经从笔直的袖管里掉了出来,陈楚捏住攮子的刀把,捏住那小子户口的手掌顺着他的手臂快速的捂住他的嘴,左手的攮子扑哧一声便捅进那小子的小腹。

    陈楚瞪大着双眼,左手的攮子在那人小腹中并没有抽出了,而是狠狠的扭动了两下。

    那人嘴里呜呜的发出痛楚,嘴被堵住,而他四肢抽搐,两手狠狠抓住陈楚胳膊。

    陈楚忙翻转身,搂住那人脖子,直接把他往阴影处拖。

    这时,黑子一拍大腿叫了一声成了!

    握着已经准备好的砍刀第一个冲了上去,身后的曹云飞第二个,随后几人愣了一秒,这才跟着冲了过去。

    陈楚拖着那人的身体,血流已经躺了一地,那小弟两眼死死的不甘的盯着陈楚。

    “去死吧!”陈楚满脸狰狞,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要杀他,但是知道今晚要杀很多人!要怪就怪他投错胎了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