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夜晚渐渐的冗长,越是接近冬日,这夜就像是不眠的夜场的魅惑的大妞儿,神秘的,性感的想让人去探寻,视线看不到的地方永远是期盼和神秘的,就像这夜的漆黑,和内心中的漆黑……

    陈楚领着几人摸着黑绕到了院后,隐隐的还传来了几声零星的犬吠。

    虽然段洪兴跟马华强守在前门,也离有正门一段距离,他尤为看重这两人,马小河非常有潜力,段洪兴也是心狠手辣,虽然曹云飞要比他强很多,但上次陈楚听到这小子那么评价季扬,心里就有些隔阂。

    所以,他想让段洪兴跟马小河快速成长起来,光有蛮力还不行,还需要更多的磨练,包括他自己。

    两层楼房,六七米高,几人绕到后面不禁有些傻眼了,本以为有个墙头可以攀爬到屋顶,但见这里啥都没有,就有高高的墙壁,很像日本鬼子当年的炮楼似的。

    即使蹬到旁边的矮墙上,但那矮墙之后怎么往上攀登是个问题了。

    曹云飞低低的骂了一句糙,随后退后了几步,准备要攀爬,只见他掏出宰牛刀,在水泥墙上砸了两下,夜中传出铿锵的声音,前院再次狗吠之声响起。

    陈楚皱了皱眉,忙挥手制止住,这样可不成。

    严子马华强也没办法了,陈楚呼出口气,他看了看这高墙的距离,想起被韩潇潇追赶之时,那个小胡同的墙壁也有六米高了,这个墙壁比那个胡同略微高了一些,可以试一试了。

    “你们先后退,我试试……”陈楚说这话搓了搓手,两眼直视着高高的房子墙的顶端,那上面还有突出的一点雨搭,自己要是能抓住那东西就可以翻身上房了,而且……得先把几只狗给干掉,这马家可据说有两个炮手。

    也就是说,马家有枪了,这不是小事儿了,上次韩潇潇的手枪都让陈楚吓了个半死,子弹飞过来,他根本没反应,要是打中脑袋,马上就嗝屁了,谁不怕死啊!开玩笑呢不是?

    生活已经好了起来,自己当老大了,还有季小桃这样美的媳妇,天天搂着光腚儿的季小桃睡觉,啪啪啪的干炮多好,舍得死么……

    小心驶得万年船,陈楚弓着身子,屁股微微翘起,两手一前一后,随即提起一口气,感觉脚底的涌泉穴倏地像是有热气翻滚,而旁边的马华强,曹云飞跟严子都有些奇怪的看着他。

    随即陈楚脚尖一点,感觉自己距离墙壁七八步远之遥,而一口气飞快的窜了六步,离着墙面还差一步之时,陈楚脑袋从下往上一晃,舌尖顶住上牙堂,脚尖用力点地面,而这在古拳当中的跃起式便叫,旱地拔葱。

    虽然名字有些俗气,但这旱地拔葱便是这轻功当中的上乘了,虽然陈楚之后没怎么练这个,但这一条硬是身子拔起了一米七的高度了,陈楚两眼直接瞅着那高高的雨搭,脚下在墙壁上叭叭叭的竟然连续点了三次,他憋着一口气,舌头紧紧的盯住牙齿。

    闷哼一声,探出双臂,感觉整个人像是飞悬在半空中一样,身子在空中随即伸直,两手直直的抓向半空,吧嗒一声,他的一只手抠住了雨搭,另只手却没抓住。

    陈楚一只手在雨搭上吊着,身子却由于贯力直直的撞向墙壁,陈楚另只手忙探出推了一把墙壁,不想力道过大,陈楚呦呦两声,摇摆的那只手已经脱离了雨搭,顺着墙壁出溜了下来。

    “救命啊……”陈楚本能的发出一声压低了的喊叫,因为叫出来的时候亦是到自己是老大丢面子,而且别把人家吵醒。

    所以声音已经发出了,只能是压抑的了。

    马华强三人一拍脑门,眼睛马上闭上了,刚才惊讶的以为陈楚是飞入,简直是古代的大侠啊!飞檐走壁了,严子眼露兴奋,马华强惊呆,而曹云飞双眼直直的注视,心里一股子的不相信。

    现在陈楚从墙上出溜了下来,还喊了一声救命,马华强忙跑过去,严子也过去了。

    “老大你没事吧!”马华强扶住陈楚关切的问。

    “楚兄弟,你,你咋样?看看能不能站起来。”

    陈楚忽悠忽悠的,刚才摔的不重,只是从墙上出溜了下来,大腿跟胳膊肘子可能磨秃噜皮了。

    马华强忙说:“楚哥,没事,实在不行咱就硬攻进去,刚才的事儿我们不说,你放心,兄弟们没人知道!”

    陈楚咧了咧嘴,心想马华强你要是有不说的心就闭嘴,你这么说你让老子怎么相信你?我呸啊!这帮小子巴不得我出点丑事他们没事偷着乐呢!

    “咳咳……谁说我刚才掉下来了?”陈楚问。

    “没……楚哥,你不是掉下来的,你是出溜下来的!”马华强又说了一句。

    陈楚更气了。

    严子这时过来说:“别瞎说,刚才楚哥只是试探试探!”

    陈楚点点头,一本正经说:“严子说的对,我就是试探试探,行了,你们退后,看我的!”

    马华强忍不住笑,见陈楚胳膊肘那处衣服都磨开了扣子,里面的小衫的袖子都出来了。

    曹云飞三人退后,这时陈楚眯缝着眼,盯着上方的高高的雨搭,有了上次的经验,他心里有底自己可以抓住雨搭的,再次沉了口气,感觉脚底的那股热气直腾腾的窜到了脚踝处,这才开始发力,再次一跃而起。

    这才比上次轻松了许多,双脚灵活的仿佛犹如神助一般的在墙壁上连蹬四脚,随后两手抓住雨搭接着贯力往上一飘,直接跳上了房顶。

    下面的马华强三人惊讶的张开了大嘴,尤其是马华强嘴里都能含进去三个鸡蛋了,不禁嘀咕:“娘啊,这楚哥要是以后不当老大了,当个采花贼,小偷儿啥的可没问题啊!这谁追的上啊!”

    严子也轻声说道:“这在部队的特种兵爬墙也不过如此了……”

    曹云飞只是淡淡的看着,脸上的表情多了一丝的复杂。

    陈楚上了房顶,见上面平平的,随后脚步轻轻踱到房檐,探出头去,见下面黑黝黝的,仔细一瞅看到了地面,不由得吸了一口气:“我糙!这么高?我咋往下跳啊?麻痹的别摔死我?刚才我咋爬上来的?”

    陈楚咧嘴摇摇头,想找个矮的地方跳下去,不过没找到,心想看看有没有树干啥的,比如水管,然后出溜下去,也没有。

    当他走到东边角,倒是看到了两只大黑狗,两只狗,四只眼睛绿油油的望着自己。

    陈楚咧嘴了,我糙他妈的,这么大的狗啊!

    他挺怕狗的,小的时候就被狗追过,屁股还被咬了一口,没咬到肉,裤子给撕开了,光着半个屁股跑回家的。

    陈楚微微皱眉,他感觉自己是下不去了,下去也得被狗咬,情急之时,手轻轻的触碰到了带着的玉扳指上,不禁心绪平静下来,冥冥中心浮气躁随之而去,头脑渐渐的冷静了,感觉已经窜到脚踝处的那股气息渐渐上升,又慢慢下坠。

    陈楚不禁想起以前背的那些关于气功的功法来,张老头儿说过放屁也是气功的一种,属于气体外放,爬墙的时候自己的提气,而落地,应该便是收气。

    陈楚双目微眯,心里一横,几步窜到二楼边上,随即纵身往下一跃,双耳呼呼生风,而两脚将要落于地面之时,陈楚气沉丹田,发出嗯的一声,脚踝处的气流倏地凝聚于脚底涌泉穴之上,双脚落地无比轻盈。

    甚至未曾发出声响,借着贯力一路翻滚,滚了七八个跟头,陈楚稳稳的蹲起身子,再见滚的真他妈的是地方,正是狗窝那。

    两只大黑狗四目紧紧瞪着他,两只巨大的狗嘴已经张开,陈楚几乎下意识的左臂往右臂上一抓,抽出两只手臂上的银针,双手各握一只倏地刺进两狗的门庭穴。

    狗亦是有门庭穴的,亦是在狗眼上方凹处,陈楚刺进之后自己都有些发愣,刚才自己咋反应的那么快,电光火石间而发出的,以至于这两只狗都没有反应过来。

    陈楚不禁又摸了摸玉扳指,心绪亦是平缓,陈楚不禁想到,这东西难道能开发出自己的潜力?或许即使让自己平心静气了,自己本来能做到的,因为没有自信,胆怯,没做之前就认为自己不行,根本完成不了。

    或许这玉扳指给的只是自己的一股勇气。

    呼出口气,陈楚将那两枚银针再次往里一送,刺穿两只狗的大脑,那两只狗呆滞的嗯嗯两声,四腿蹬得笔直,气息紧紧抽了几声,亦然死去。

    陈楚随后抽出了银针,擦了擦藏进手臂的针套里。

    不禁呼出口气去,暗想刚才只是临危不知所措才抽出银针的,没想到这东西不仅可以偷女人,还可以杀……杀狗?当然,也可以杀人了。

    陈楚找了处隐蔽之地,给严子发了条短信,通知他狗已经解决了。

    严子三人又绕到了前院,衣服铺在墙头上,翻身进入,马小河跟段洪兴还在外面守着。

    几人聚到一处,陈楚轻声道:“先摸进去,治住炮手,然后再弄马猴子老爹。”

    几人点点头,严子摸出一根铁丝,从中间弄断,随后插入门锁里,两根铁丝扣弄了不到一分钟,只听咔哒一声,门锁已经开了,严子先进入,随后是曹云飞,陈楚,最后是马华强,一楼房间没几个,山响的呼噜声此起彼伏,接着微弱的月色光芒,模糊的看到边门都住着一个壮汉。

    而那二楼便肯定是马猴子老爹的住所了。

    陈楚做了一个抓住的手势,又指了指严子跟曹云飞,两人点头,各自朝着一个炮手的房间摸过去了。

    陈楚顺着有些模糊的楼梯轻轻的发出咄咄的楼梯声响往上去。

    通过这次,陈楚算是知道了,以后要干谁,一定要先摸清楚情况,哪怕是偷人家的东西也要实现踩好路子,要不是临危时灵机一动使用银针,自己现在恐怕已经被两只大狗咬的稀巴烂了。

    楼上四个房间,陈楚让推了马华强一把,让他往东走,而自己往西,而从两边开始摸清,随后与曹云飞一起动手。

    当陈楚走到最西面的一个房间,见那房间窗子半开着,陈楚微微抬头看去,只见微弱的月光里,一个穿着薄薄的纱衣的女人躺在床上,那女人约莫二十岁,她的奶好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