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那女人奶很大,月色朦胧的照在上面,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大半球了,轮廓滚圆滚圆的,陈楚而且透过月光,陈楚感觉那女人应该很漂亮。

    “要不要劫个色?”陈楚脑袋忽悠一下子,心想自己咋这么不长心呢!正所谓狗改不了吃屎了,那就不长心一次吧!

    这时,马华强发来短信说那锁太难开,马华强开锁也是挺牛的,而且他们这房门都是铁门,那女生的窗子可能是忘记关了,所以才微开着。

    陈楚随即回复:“慢慢开……”

    其实也是没办法的事儿,不同步动手,万一出现马脚怎么办?

    陈楚不想这些,身体跐溜先顺着窗子钻了进去,随后轻轻的迈步走到那女人床板,陈楚下面不知不觉的硬了,再看那床上的女人,穿着一袭纱衣,应该是睡衣了。

    他不禁暗想道:“这女人难道是马猴子老爹的小老婆?那为啥不跟马猴子睡一起?”

    陈楚趴着床头仔细看那女人,长长的头发,细细的美,身子有些丰满,看样子之后十九或者二十岁的年龄,纱衣中,那两只雪白的奶隐隐约约的,陈楚激动的好想抓一把,她身子上盖着薄薄的毯子,两条丰润的小腿儿露在外面。

    干?还是不干?

    陈楚犹豫了一下,最后想了想……还是不干白不干,这女人在这里,肯定是跟马猴子有关系的,麻痹的,干了!

    陈楚随即快速的抽出隐者倏地刺激那女人的太阳穴内,那女人嗯的一声,头立即歪向了一旁,谁知道自己做什么梦境去了。

    陈楚暗想,妈的,马猴子,老子跟你是不共戴天,一定要干废了你家男人,挑断手筋脚筋,妈的,糙翻了你家女人……漂亮的一个不留,不漂亮的就不要了。

    想到这里,陈楚也就不客气了,其实他就是给自己找一个借口而已,见美色心不动,不是他的性格了。

    正好马华强的锁还没打开,自己今天得做一个快枪手了。

    想到这里,陈楚关好了窗子,窗帘挡好,看向那女人面容脸蛋儿有些小小的婴儿肥,很可爱,闭着眼,睫毛露在外面,有点像是洋娃娃的俊俏模样,我靠,小娃娃脸啊!老子喜欢啊!

    陈楚想压到这女人的身上,不过怕床板受不了,发出吱呀声,随即把这女人身上盖着的摊子铺在地上,抱着女人之时,陈楚看到她那娃娃脸可爱的面孔,禁不住嘴狠狠的亲吻住她的小嘴儿,随后狠狠的亲了几口,感觉入口甜蜜的感觉。

    那女孩儿的嘴角也湿润了,呼吸香喷喷的匀称。

    陈楚忙抱着她,慌里慌张的放在地上,这女人躺在薄毯上,两条大腿稍微的分开,陈楚接着微光,轻轻的解开这女人的睡衣的带子,然后往两边一分,这女没戴乳罩,也没穿内裤,那两只圆鼓鼓的奶,还有下面毛茸茸的下面让陈楚血脉膨胀。

    麻痹的,今天不白来啊!

    陈楚不想来啥前奏了,马华强随时都有可能打开锁,陈楚直接解裤带,把裤子褪掉一半,膝盖以下,随后两手分开那女孩儿丰腴的大腿根,那大腿的肉弹性十足,她的大腿不像是柳贺还有朱娜大腿儿根那么瘦的,而是大腿稍稍有点粗,小腿细,这样的有点肉的大腿跟比没有肉的大腿性感。

    撞击上去感觉也好。

    陈楚这次不敢撞击,只想打个快战,也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这时陈楚下面的大家伙已经极为的挺翘了。

    陈楚分开那女孩儿大腿,看着她下面红晕的火烧云,还有上面那一小撮稀稀拉拉的小森林,心想真美啊!

    陈楚也不顾其他,直接压了上去,张嘴先亲了亲那女人的奶,含着那女人的扎头,吸允了几口,那女人像是梦呓中的发出嗯的一声,陈楚下面更是挺翘了,随即下面抵住那女人稍微有些微微湿润的洞口。

    那女人像是感应到了什么,蹙眉,臻首往前动了动,红润的嘴角亦是轻轻的攒动一下。

    陈楚怕她发出声音,一只手堵住她的嘴,下面的大叫抵住她的洞口,随后狠狠的用力往前顶,屁股翘了起来,直上直下的压了下去。

    那女孩儿嘴被堵住,鼻孔发出嗯嗯的粗气,面部表情呈现无比痛苦的神色。

    “我糙!处女?”陈楚手在下面摸了一把,看到了月光中有些发黑的滚热的血液。

    妈的,这肯定是马猴子的什么亲戚了,糙!干死你!

    陈楚想到这里,下面又是狠狠的一顶,那女人的鼻孔的气息更加的重了一些,痛苦的白花花的身子在扭曲蠕动起来。

    陈楚也不怜香惜玉了,两手抓起她的两只脚踝,随后感觉不得劲儿又放下了,两手又抓住她的奶,屁股开始一撅一撅的往这女人身子里面狠狠干了起来。

    处女紧紧的肉壁发出呲呲呲呲的像是破开的声音,这女孩儿的身子感觉像是被撕裂了一样,痛苦的刚要张嘴发出叫声,陈楚的嘴已经堵了上去,狠狠的堵住那女孩儿的嘴,几乎要把女人亲吻的要窒息了一般。

    陈楚下面亦是开始四溢的疯狂的**着,女孩儿的身子没干的往前一窜一窜从床前一直顶到了床前,陈楚撅着屁股跪起身体,随后把女孩儿抱着让她的身子趴伏在窗台上,那白白的屁股对着自己。

    陈楚两条腿分开她丰腴的大腿,手捏着下面的家伙,对准她屁股下面的洞口狠狠的插了进去。

    “唔……”女孩儿刚要下意识的叫出声,陈楚的手已经反手过去捂住她的嘴,另只手搂住女孩儿的嫩腰,就把她顶在窗前,下面开始一耸屁股,一耸屁股的往里面插着。

    女孩儿口中发出断续的,短暂的,唔,唔,唔,的声音,陈楚爽的开始加速的松动屁股,他不敢大开大合,以免自己的胯骨撞击到女孩儿的屁股上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只自己的大棍子抽出一点然后就狠狠的往里插进去,再抽出,再插进去,足足干了五分钟,陈楚不想忍耐了,那只抱着女孩儿嫩腰的手抓住了她的一只大白奶,狠狠的揉搓着,下面狠狠的顶着她的屁股,而嘴也狠狠的亲着女孩儿白净的大脖子,终于女孩儿下面亦是发出了咕叽咕叽的声音,像是高朝的前兆,陈楚下面感觉一阵的湿润。

    在女孩儿未曾到达高朝之前,陈楚的大家伙在她泥泞的下面已经滑润的射出了自己的精华。

    呲呲呲呲的一阵液体射出,陈楚感觉到秋风的爽意,还有月光的清凉,陈楚的下面紧紧的顶着女孩儿的白嫩的大屁股,直到最后的一点液体全然射了进去。

    陈楚爽的停顿十几秒,这才恋恋不舍的抽出了自己黏糊糊的家伙,看着月下这女人屁股里滑腻的往下慢慢流淌的自己乳白色的液体,还有很多挂在她的洞口处,她那殷洪的处女血已经流在了大腿上。

    陈楚恋恋不舍的捏了捏她白嫩的屁股。

    这时,手机传来了马华强的短信,陈楚看见只有俩个字,成了。

    陈楚忙提好了裤子,快速扎上裤带,把女孩儿的睡衣合拢,又抽出银针,但抽出的时候,那银针稍微的往里面扎了一下,医术中介绍过,稍稍扎入一毫,便可沉睡一个时辰。

    陈楚心想只要她睡半个小时就都解决了。

    陈楚不舍的摸抓了两把她下面的大腿间的柔毛,还有白白的奶,感觉自己没糙够。

    不过还是翻了出去,马上给马华强回短信动手,接着亦是给严子与曹云飞发出了短信。

    此时,楼下传出惨叫声,而马华强的屋子里传出了扑棱的声音,显然是马华强进去了跟那人扭打成了一团,这时,另外两个门开了,随即灯光照射通亮,另外两个房间门打开,一个壮硕的年轻人,另外是个老太太。

    而此时,马华强那个房间内,两人已经滚出来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儿和马华强连滚带爬的,不知怎么弄的,马华强还被压在了下面,那房间亦是传出一声尖叫,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

    陈楚眉头微皱,感觉那老太太应该是老头儿的媳妇,老头儿却跟一个小媳妇睡到一起了。

    只是短暂的扫了一眼,陈楚朝前冲了两步,见那年轻人回屋取出一把铮亮的黑黢黢的家伙,陈楚不由愣了,我操!手枪!

    那人握着手枪直接瞄准马华强的脑袋,不禁喊道:“爹,你别动,我打死他!”

    他却没注意到身后的陈楚,一枚银针已经倏地刺进他的后脑,那老太太扯着陈楚的胳膊,此时楼下的曹云飞已经冲上来,只见他浑身血淋淋的。

    陈楚道:“尽量别杀人!”

    曹云飞点了下头,宰牛刀一甩,一把划开那老太太的脸,下面就是一脚。

    老太太倒地,曹云飞看了被压在下面的马华强一眼说:“自己搞定!”

    马华强点了点头,嗯了一声,一股激劲儿把那老头儿翻身压了过去。

    陈楚倏地抽出银针,不想被曹云飞看到他这一手,随后一拳狠狠砸到那人后脑,后脑最为脆肉,如果一拳砸中,很可能致人死命,至少也是晕阙过去了。

    那小子晃了两晃,陈楚住他手腕,捏住户口,随后下了他手里的枪,遂即下面狠狠一膝盖撞击到他胯下。

    下了这人的枪,陈楚随后冲进去,又见一个枪袋,里面竟然有两排子弹。

    这时,严子已经冲了上来,见马华强跟那老头儿纠缠不清,啪啪踹过去两脚。

    那老头儿满脸花了,严子递给马华强一只匕首。

    马华强脸上也全是血了,可能被这老头儿揍的,别看他岁数大,马猴子的老爹年轻时候也不是简单的了。

    那老头儿正伸手要抓马华强的面罩,还叫嚣着:“你他妈的知道我大儿子是谁?我大儿子是……”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