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麻痹的!马猴子对吧!干的就是马猴子!”马华强匕首往下一刺,刺中那老头儿脖子,那老头儿死死抓住匕首,两手全是鲜血。

    废物!

    曹云飞骂了一句,陈楚搜完子弹出来,见曹云飞已经迅速的挑断了那老太太跟那小子的手筋脚筋。

    鲜血渗透而出,那老太太已经休克过去,那小子虽然晕阙了,不过本能的四肢还在抽搐。

    曹云飞这时几步他过去,手中的宰牛刀一顺道:“老家伙,你大儿子不是马猴子么!我他妈的就弄死你!”曹云飞说完就要一宰牛刀刺穿那老头儿胸膛。

    陈楚忙大步冲过去,推了他一把说道:“刀给我!”

    曹云飞把宰牛刀递给陈楚,陈楚双眼微眯,按住那老家伙的一只胳膊,随即宰牛刀往里面一挑,手筋崩断,陈楚虽然没挑过人的手筋,但刚才也见到曹云飞挑了,手筋脚筋便是大动脉了。

    陈楚已经把医术都背下来了,这些还是知道了,那老头儿歇斯底里的惨叫起来,陈楚随后又挑断他的另外的手筋跟脚筋。

    马猴子老爹泛着眼睛昏死过去。

    此时,那屋子里的女人已经哆嗦一团,马华强问:“这个怎么办?不如……不如先弄……”

    “弄个几把!”曹云飞进去抓住那女人摸出一把匕首冲那女人肚子便连捅了几刀。

    这时,严子说道:“楚哥,咱……咱撤吧!”

    曹云飞看了看陈楚问道:“楚哥,还有没干掉的人么?”

    陈楚呼出口气,想起自己干的那个女人,淡淡道:“没了!”

    一行人快步下楼,随即又检查一遍,见没留下什么马脚,这才从墙头跳了出去。

    几人坐上面包车,黄皮开车,黑子问了几句,严子简单的把经过说了一遍,马华强坐到车上便有点发抖,嘴唇多少也哆嗦了起来。

    黑子给马华强点了一根递到了他嘴里。

    马华强狠狠的抽了几口,黑子说道:“放心吧,马猴子不能报警,再说,你别看那些刑侦片把警察吹的跟神似的,其实没那么厉害!再说了,我感觉马猴子会把这件事猜到是尹胖子做的,不会是咱们,这件事你们干的挺绝啊!两个炮手,连马猴子的老爹老妈跟弟弟,全部手筋脚筋挑断,这在道上算是不义的……”

    曹云飞打断道:“啥义气不义气的!没杀了他们算是不错的了。”

    曹云飞说着掏出一把短筒的自制的手枪,拨弄了两下。

    黑子微微皱眉,看了看曹云飞,想说什么,忽然忍住了。

    严子也弄了一把自造的土手枪,那两个炮手屋里都有这玩意。

    黑子说道:“这东西不能轻易露面了,我看还是收起的好,弄了两把呢!”

    曹云飞呼出口气:“楚哥整的那把更好,应该是五四手枪,比这个准,但射程应该没这种自制的手枪远。”

    严子笑了笑问:“你咋知道?”

    曹云飞也点了根烟,抽了一口说:“我在监狱的时候,有个判了死刑的杀人犯,他跟我挺好,他是当兵的,跟我说的……”曹云飞说着,把土枪背在了身后。

    黑子看了看他,眼里闪过一丝精光,随后转回头不说话了。

    段洪兴虽然没进去,但听他们说的血淋淋的,也有些紧张。

    陈楚说道:“谁家荒甸子有亲戚?把车开到那!”

    马华强这时候哆哆嗦嗦的说:“楚哥,那边几百里都没一户人家……哪有亲戚啊。”

    “行!面包车藏到荒甸子里。”

    荒甸子,也便是芦苇甸子,这边的芦苇甸子接天蔽日,下面就像是湿润的沼泽。

    芦苇甸子属于自然保护区,很少见的湿地,但这里也曾经是土匪窝,很久之前有个名字叫三界沟,便是天然的三条沟壑,把这片将近千里的芦苇甸子分成三段。

    在这里别说几百人,便是几千人弄不好都能迷路。

    以前这里土匪横行,即便是2000的时候很多逃犯都往这里跑,还有往***的矿山上跑的。

    去当一个矿工,累是累,不过那里的矿工很多都是有案底的,官不举民不纠,警察亦然不会往那种荒山野岭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去查案的,一天到晚黄沙漫天,地上全是丘陵跟尖角的石头。

    经常沙尘暴,不是本地人,看着延绵着的形象接近的丘陵,遇到沙尘天气,很难走出去,别说去里面抓人了。

    而在这三界沟钻进去几个人,就算钻进去一千人,也会藏在茫茫的芦苇荡中,别想发现。

    陈楚一行人直接把面包车藏在这里,随后朝着***的方向走着,那里有跑线的黑车。

    而这芦苇荡已经距离小康庄将近二百里了,面包车内的汽油已然不多,要是再来取得带汽油来了。

    几人在芦苇荡中洗干净了身上的血,在里面走了一阵,身上的衣服渐渐的渗干,这才到了路边,边抽烟便等着,果然见到一辆客车,几人招手,那客车停下了……

    ……

    辗转了绕了好多路,最后几人回到了瀚城。

    邵晓东已经又买了辆二手面包车,这车宽敞一些,直接却客运站把陈楚几人绕着路拉到了暂居总部。

    路上无话,进了屋,邵晓东忙找出衣服给几人换上了。

    收拾好,又吃了些东西。

    邵晓东这才说道:“楚哥,昨晚马猴子跟尹胖子火拼了……”

    “好啊!”黑子嘿嘿笑了一声。

    邵晓东也笑道:“还是楚哥的主意好,把面包车停在尹胖子的迪厅,马猴子的人就冲进去了,双方对砍了十多分钟,警察才到,死了三四个,伤了好几十人啊!这是今年他们最狠的一次了,这回事儿大了!死了人了!”

    陈楚嗯了一声,黑子又说道:“那……小康庄……”

    邵晓东说道:“马猴子现在就在小康庄呢!扬言要干死尹胖子,不过他没报警,警察问啥马猴子都不说,看来马猴子这次是真豁出去要跟尹胖子往死里掐了……”

    曹云飞哼了一声道:“掐吧,麻痹的,掐死一个少一个……”

    陈楚看了眼邵晓东,呼出口气,随后说道:“晓东,你怎么看?”

    邵晓东沉默了一会儿,随即说:“尹胖子疑心重,他以前怀疑过季扬,现在也怀疑穆国良,不然穆国良不会在马猴子干季扬的时候,插一杠子,我感觉那件事尹胖子肯定气的够呛,这次……我觉得尹胖子可能也怀疑是穆国良干的,只要咱不走漏风声就行……”

    邵晓东随即看了看众人,黑子说道:“放心吧,大家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只要是一人走漏了风声,大家多多完蛋,再说……我感觉咱楚哥应该有个名头了,既然要出山,虽然是偷偷的出山,但也应该有个帮会的名字了,就像季哥以前叫混天团,那时候天天混,多牛逼啊!”

    黑子这时叹口气说道:“扬子那时候不弄这个混天团还没事,一弄这个名字,尹胖子就天天怀疑扬子要干掉他,提心吊胆的,后来……”

    马华强这时恢复了过来,问道:“季哥不是因为尹胖子看上他妹子了,才跟尹胖子闹掰了才退出不混的么!”

    黑子嘿嘿笑道:“小麻子,咋的?不害怕了?”

    马华强咧咧嘴讪讪笑道:“黑子哥,骂人不揭短,你看你,我脸上不就长点麻子么,你至于这么说么,再说了,我马华强怕啥啊?我那不是怕,是晕血……”、

    “噗!”众人哄笑一声。

    黑子又说道:“其实,杀人跟杀猪没啥区别,捅人其实就是杀猪,多打几次架就好了,以前我跟季扬砍人的时候也怕,他给我带出来的,别看季扬比我小,但是我佩服他,要不是尹胖子怀疑,专门找他晦气,季扬也不会退,现在早把马猴子灭了……”

    邵晓东琢磨着,等黑子说完才说道:“我感觉,咱楚哥应该弄个名号,名不正言不顺,而有个名头大家也好团结在一起,大家是一个帮派,是一个组织,就应该有一个番号,不然不利于团结,还是一盘散沙,现在跟季哥时候不一样,季哥那时候本来就是尹胖子手下打手,带着兄弟打架多了,大家都服气他了,尹胖子才怕了,现在在楚哥上面可没人……”

    黑子咳咳两声,眼睛转了转,想到了季扬,随后又想到,此一时彼一时了,不禁赞同道:“对,楚哥应该有个名头,我也同意,不知道叫啥名字好,那个……混天团我感觉不好……那叫啥团?”

    马华强咧嘴说:“还米饭团呢!我看直接叫黑社会得了,再不就叫陈楚党。”

    邵晓东一拍脑袋咧嘴说:“还黑手党呢!对了,楚哥,你……你虽然现在是初中生,但听说对诗都把教育局副局长的朋友给干败了,那人叫严学究,可是咱瀚城公安局长战友的老师呢!”

    “是么!楚哥,那你起一个名字!”段洪兴也嘿嘿笑了。

    陈楚淡淡笑问:“弄个帮会名字重要吗?”

    众人都点头说重要。

    陈楚走了几步,随即说道:“古有项羽,很甜舞吧,恨地无环,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可叹一代西楚霸王,自刎乌江,而楚虽三户,亡秦必楚,正好我名字里也有一个楚字,我希望可以带领大家,灭掉马猴子跟尹胖子,为季扬报仇,也为咱们兄弟争一条活路,就叫——西楚团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