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弟兄们,不食言吧!有...月票的别留着了哇,要长毛了!砸过来吧……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

    邵晓东不禁点头道:“好个西楚团,霸气侧漏!”

    马华强咧嘴说:“啥?啥团?西楚是啥玩意啊?”

    马小河这时憨憨笑了笑说:“西醋就是我们村西边王小眼家卖的醋……”众人一拍脑袋。

    曹云飞叹口气说:“楚哥说的是把咱们比作当年的楚君,无往不利,霸气无敌。”

    邵晓东点头:“行啊,曹云飞,有点墨水啊!”

    曹云飞摇摇头:“在监狱里有个老头儿总给我们讲故事,他在监狱呆了半辈子了,是被人冤枉进去的,快出狱了,也他妈的快给他平反了,三十年……他以前是个老师,所以就经常给我们讲故事了。”

    “曹云飞,你以前不是在少管所么!”段洪兴问了一句。

    “啊!在少管所又砍人了,给我直接调监狱去了……”

    众人一阵无语。

    名字定了下来,而西楚团也都要有个标志,临时也没想出什么来,便是砍人的时候用黑布挡住脸了,主要还是怕人认出来。

    随后,邵晓东又接到几个内线电话,说什么马猴子老爹老娘在瀚城医院抢救,他那个弟弟已经脱离危险了,不过这辈子要废了云云。

    而出猴子不报警也是怕查出那几把枪的事儿,因为枪已经被陈楚弄去了,真查出来,事儿也不小了。

    曹云飞冷哼一声道:“妈的,不如把他妈全干死得了,然后一把火把他家两层楼给烧了……”

    “我糙,你可真够狠的!”黑子拍拍脑门。

    邵晓东又问:“楚哥,咱们番号有了,下一步该怎么办了?咱是不是要分散一段时间,化整为零,躲避风头……”众人齐齐的看着陈楚。

    现在他是老大了,不管怎么说,他一句话,手下弟兄都得听着了。

    陈楚笑了笑,随后说道:“先睡觉,别的先别想了!”

    众人抻着脖子等了半天就听到这么一句,不禁一阵撇嘴。

    这房间百十平米,**个人也够住了,而邵晓东让他手下那些人,都住到其他地方了,狡兔三窟,邵晓东自己的房子就有六七所,租的房子也有七八个了,大多是让那些小姐住的。

    手下兄弟都去睡了,陈楚这时把邵晓东叫到一边说:“冯猛那些人都回去了吧!”

    邵晓东点头说:“他们也不愿意走,不过我说是老大说的,冯猛那些人也没办法,还说回去再把剩余季扬手下的人都联系起来。”

    邵晓东顿了顿又说道:“楚哥,我说句不该说的……”

    “你说吧……”

    邵晓东沉默几秒钟问:“楚哥,你现在是老大,如果季扬哪天恢复了,你……”

    “我怎么?”

    “你这个老大还当不当?楚哥,反正我跟你混……”邵晓东的话陈楚从来没想过。

    呵呵笑了笑说:“晓东,你想多了吧,我们还有季扬都是兄弟,季扬恢复了身体,他当这个老大很正常啊!我正好可以回去上学!”

    邵晓东摇头道:“楚哥,退出江湖,谈何容易,现在你已经迈进来一只脚了,以后就退不出去了!要么就别进来,进来来,就不能下去了,不然,你手下的兄弟都跟着遭殃……”

    陈楚皱了皱眉:“你……到底想说什么?”

    “楚哥,季扬的人……少用,慎用,实在的人再用,季扬是够义气,但是能拢住这些兄弟,靠的除了义气也是铁手腕了。”

    陈楚抚了抚头发,话锋一转道:“晓东,你说马猴子的爹妈在瀚城医院,他的那个侄儿现在在哪?谁在护着?能查到么?”

    邵晓东一愣,忙说:“楚哥的意思是?”

    “呵呵……没别的意思,咱们躲起来不如再给马猴子来点作料。”

    “楚哥,放心吧,我这就让人去办……”

    邵晓东说着掏出电话拨了出去,陈楚也走到一个小单间,他也有些累了,此时已经到了下午,想想折腾了一夜跟一上午,也得睡一觉了。

    邵晓东那边有眼线,警察,还有尹胖子,马猴子的动静他可以第一时间知道。

    邵晓东是自己的一双眼睛,可以窥探到所有对手的动静,他,才是第一悍将。

    陈楚有些睡不着,又想到邵晓东的那些话,暗想万一季扬恢复了,今天的西楚团全部交给季扬?自己回去上学也不错,不过……就像是邵晓东说的,自己已经混进来第一脚了,真能干净的出去么,或者是心甘情愿的出去?

    陈楚有些想不明白,想回去问问张老头儿,还是摇头苦笑。

    他现在有些明白了,自己的命运别人只能指点几句,真正掌握自己命运的还是本身。

    不要去问别人,不如多想想,多问问自己。

    陈楚想起了很多事,包括昨天晚上糙了马猴子家里的那个女人的事儿,心想不知道哪个女孩儿怎么样了,她可是个不错的女人,真舒服啊。

    陈楚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又想到了季扬,随后摇摇头,自己跟季扬是兄弟,不要想的那么多了。

    ……

    陈楚醒来已经夜里八点了。

    他忙起身,邵晓东已经回来了。

    “怎么样?”陈楚问。

    “楚哥,我查到了,马猴子的那个侄儿叫马国强,是他叔伯大爷家的,他现在在四医院,而马猴子的老爹那些人在第一人民医院,那里医术要比四医院好不少,开始马国强身边有六个人,现在好像有四个。”

    “嗯……”陈楚点点头,随后问:“晓东,我只是好奇,你怎么查的这么详细。”

    邵晓东呵呵一笑道:“楚哥,有的时候我们只感觉到自己的力量,但实际上每个人力量都是有限的,能够把别人的力量自己所用,那才有更好更高的成就,还有就是女人……千万别瞧不起她们,她们关键时候比男人厉害,比如这情报,女人撒娇的去医院找个医生查这些,比咱们容易太多了……”

    “不错!晓东你以后可是我的军师啊!”

    “楚哥,我可不行,我瞎说的。”

    晚上十点,陈楚换上了邵晓东给他准备的一套便装,陈楚一人先打车来到了瀚城四医院,给陈楚的第一感觉便是这里很乱。

    即使在晚上了,陆陆续续看病的人也是很多,原因只有一个,那便是,这里看病便宜。

    瀚城算是一个中等的城市,有一些有钱人的,但是更多的是没钱人,有钱人整天装逼,开着豪车天天在大街上逛荡,载着小妞儿啥的。

    但更多的是菜市场穿梭来往的没钱人,这四医院,就像是一个菜市场一样了。

    大多穿梭着衣着普通的患者,当然,偶尔也有一两辆装逼的大奔。

    陈楚在这里只是为了先探探路,路子探好了,省掉了很多的麻烦,他穿了一件中号的黑色风衣,下面黑色牛仔裤,黑色旅游鞋,风衣领口高高的立起来,遮住了他半边脸,而头上戴着一顶黑色鸭舌帽,把脸亦是挡着的很低。

    陈楚没有戴墨镜,那样不是掩饰,反而更像是在招摇。

    因为满医院就你一个戴着墨镜的男的,不是引起别人注意么,在这里,越是普通越好。

    陈楚身高一米七二,便是很普通的一个大众人了,没人注意到他,没季扬的英气,没邵晓东的帅气,淡淡的脸上时而挂着微笑,时而戴着冷淡的表情。

    微笑的时候是他看到美女护士,或者是美女患者亲属了,下面有感觉,脸上自然坏笑。

    冷静便是他的手轻轻的转动中指的玉扳指,这样心绪平稳下来,心境像是诡异我佛般的平静,**之火也像是突然被浇了一通抽粪水,啥火焰都没了。

    陈楚在等人,一个跟他合作的人。

    那人叫唐黎,是个女人,邵晓东就告诉他这些,陈楚想让他找一个小姐,陪他一起去走一圈,勘察勘察马国强所在的病房,好做到心里有数。

    怎么砍这个人,以及砍人前从那条路进来,砍完人从哪里出去,接应的面包车停在哪里等等,打架不能盲目的拎着刀过来就砍,砍完人都不知道往哪里跑,乱跑一起,那样的人没脑子,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干什么都需要脑子,砍人更需要头脑。

    邵晓东问陈楚找女人的要求。

    陈楚只说了漂亮点的就行。

    现在他就在等,约好的十点,怎么还不见人影?

    四医院大门口即便在这时还是有卖烤地瓜的,卷饼的之类的摊位。

    陈楚摸出两枚硬币,想买点啥,2000年,两块钱也能买个地瓜尝尝了。

    这时,陈楚电话响了起来,一个陌生的号码。

    陈楚接听,还没等他说话,对方便喂了一声说:“陈楚?”

    “嗯,对。”

    “哪呢?”那女生清脆的狠,还有些霸道的意味。

    “四医院大门口呢!”陈楚说。

    “妈的邵晓东干涮我!我现在就在四医院大门口,怎么不见你人!”那女人急的骂了一句。

    “我也没看加你啊?”陈楚说着,掏出的两枚硬币又塞了回去。

    “我靠!我这边有爱心麻辣烫,东倒西歪奶茶店,你那边有什么?”

    陈楚愣了一下抬头说:“我头上有个大牌子写着,第四人民医院,对了,对面是好滋味快餐的,王老五烧烤……”

    “我没问你这个!”那女人生硬的大声说。

    “那你问我啥?”

    “我问你在哪个门!”

    陈楚无语了:“我……我在正门啊!”

    “我靠!你给我到后门来!我在后门等着呢!”

    陈楚刚要说什么,对方已经嘟嘟的挂了电话,陈楚顾盼左右而言他,脸动了动,小声嘀咕两句:“我糙!我糙……”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