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陈楚背过身,又淡淡说道:“对了,再把这小子阉了,麻痹的,不阉了他,他下面好使,还他妈的能下崽!”

    ……

    马国强被挑断手筋脚筋已经昏迷过去了,接着曹云飞牛角刀在他裤裆直上直下的一隔,那下崽的家伙已经被切割下去了。

    “分两头走,在医院不要跑,出去也不要跑,快步走。”

    陈楚说完在床单上擦了擦砍刀,雪白的床单印满了血迹,另外三人也不慌不忙的擦干了刀,随后四人按照计划的分两拨,下了楼梯。

    半夜即使在医院这种地方传来喊叫,也不奇怪,尤其是骨科的,不是打架斗殴的,就是出车祸啥的,喊叫也是正常的了。

    陈楚在前面大步走着,没有跑,身后的兄弟便也不惊慌了,加上严子跟曹云飞都是经常进派出所的主子,砍人的事儿没少干,废人的事儿也干过。

    见老大不慌不忙的,他们也不慌不忙的了,刀已经塞进了背后,还悠闲自得的抽气烟来了。

    砍人讲究一个心境,心里别怕,那些大混子,混的厉害的黑道大哥,砍人之后都是悠闲自得,不是他们混大了,而是他们知道越紧张就越害怕。

    越平静,反而就像是没那么回事似的,砍人不禁要心狠,心理素质更为重要。

    陈楚刚走到大门口,马华强的面包车嘎吱一声停在了医院后门,陈楚拉开车门钻进了车内,后门的几人亦是不慌不忙的进了面包车,随即,面包车打了个小漂移开走了。

    路上,严子冲马华强呵呵笑着说道:“强子,不用着急,慢点!”

    跟陈楚干了三票买卖了,砍人砍的很过瘾,而且不像自己以前砍完人了,便到亲戚家,或者去外地去躲避,车上的一行人都兴致勃勃起来。

    严子,段洪兴,跟曹云飞的胆子也越来越大了,包括马华强,这次开车就没上两次那样哆嗦,几回差点把车开进沟里去了。

    而且在路上,还跟他们擦肩而过一辆警车,严子在车内低低的说了句傻逼!

    随后冲陈楚说:“楚哥!跟你干买卖真过瘾!”

    段洪兴平时不多说话,这时也晃着脑袋嘿嘿笑:“楚哥,咱还去干谁?”

    这次没等陈楚说,马华强嘿嘿说了一句:“回去睡觉。”

    陈楚点点头:“嗯,是得睡觉。”

    面包车绕了不少路,最后众人停靠在一处停车场,随后下车又绕路回到了临时的总部。

    几人都过去睡了,陈楚则有些睡不着,他怎么想都觉得那个护士不安全,还有那个叫什么唐黎的,到底是什么人?邵晓东就把老底都告诉她了?

    陈楚眼睛动了动,随后起身,邵晓东也有一个小单间,都是隔断隔出来的,毕竟这房子以前都是养小姐的一个小屋一个小屋的,走一圈也像是迷宫。

    “晓东,出来一下……”

    陈楚说着走到阳台,把窗帘稍微拉开了一点,邵晓东随后走了过来。

    习惯性的点了根烟抽着说:“楚哥。”

    陈楚点点头:“医院那边有啥消息么?”

    “报警了!你们砍完人二十分钟后有人报警的,警察才刚到,四医院有我认识的大夫还有护士,我刚才打个电话没问,她们就突突突的都给我说了。”

    陈楚点点头,心里有钦佩的感觉,也有羡慕嫉妒恨的,心想你看人家邵晓东,凭一张脸蛋走到哪都受到欢迎,老子……等忙活完了,也去问问张老头儿啥的,看看能不能整点易容术,也帅点,然后去骗女人。

    “你跟四医院很熟?”

    “嗯,还行吧,就是跟那些小护士跟女大夫熟悉一点,那个……男大夫也有认识我的,主要是想让我给他们往家里送小姐,那些假正经的大夫,其实最骚,平时装的像个人似的,那小姐回来跟我说,连她们的13都舔……”

    咳咳……陈楚咳嗽几下,脸有些涨红:“那个,对了,要是在里面找个人啥的能找到吗?比如女护士啥的?”

    “找个人没问题啊,楚哥,你找谁?”

    陈楚呵呵一笑道:“不找谁,就是随便一问,还有一件事,就是唐黎这个人,咋啥都知道,你跟她说的?”

    邵晓东沉默了一下,咋咋嘴,像是憋着话不想说。

    “楚哥,你……你就是不相信我也要相信唐黎,你放心她吧!”

    陈楚一愣,见邵晓东吞吞吐吐的,就像欠人家多大人情似的。

    “她……”邵晓东欲言又止的。

    陈楚皱了皱眉道:“晓东啊,你混的比我早,我呢,才混了今天,但是你也知道,混这行的,不能大咧咧的,一个疏忽咱可能全毁了,就这两天咱干的事儿,走漏出去最少得判个几十年,我再问你一遍,那个唐黎到底是谁?她知道的太多了……”

    啊?

    邵晓东低着头,脸上不禁冒出了冷汗,手捏紧松开,松开又捏紧,最后下定主意。

    “楚哥,唐黎……唐黎也是混的,救过我,她的事儿更不干净,你别看她是个大二学生,她……她是春城的鸡头……我们合作过……”

    “我勒个去!”陈楚呼出口气:“我靠,不能吧!”

    “楚哥,我不想说,但我不说你就不信我了,她在省城有三家场子,都是不错的,小姐也多,也漂亮,生意也好,楚哥,咱这地方跟春城一比就是农村,她家生意好,忙不过来,也让我送小姐过去,13不都是一样么,哪都有漂亮的,就这么回事了……”

    邵晓东说道这里,狠狠抽了口烟:“楚哥,你放心,她这么多年了,比我都清楚,咱们完了,也不让她好过。她不能……”

    唉!

    陈楚怕了拍邵晓东肩膀:“兄弟,最后这一次了,以后啥事千万别让他知道,咱男人的把柄不能落在女人手里,出来混,别信任咱兄弟之外的人,季扬现在也算是毁在女人手里,晓东,你不会是喜欢唐黎吧!要不不能这么宠着,把这事儿都说给她吧!”

    “楚哥,你放心,以后我啥都不会跟她说了……”邵晓东又低着头狠狠抽着烟。

    嗯……陈楚的手重重的压着他肩膀:“晓东啊,我刚刚当这个老大没几天,啥都不懂,都需要大家伙教。”陈楚说道这里忽然笑了:“所以,刚才的事儿你别放在心上,我也是为了大家伙好,你说对吧!这一连串的,又是砸马猴子迪厅,又是抄他家,今天又废了他侄儿,这事儿不小了,放在谁身上都得丧心病狂的跟在拼命了,咱的小命不能攥在一个小妞儿手里,即使他是春城的鸡头也不行啊,咱这些兄弟的命可就没了……”

    邵晓东激动的点头:“楚哥,其实,其实唐黎在学校也是混日子,没事联系漂亮女生去卖,她家就是干这个的……属于……属于那种,咋说呢?”

    陈楚呵呵笑了说:“那,那应该叫子承父业,哦不对,是女成父业?”

    “算是吧,楚哥放心吧,就最后这一次。”

    陈楚重重点了两下头,拍着邵晓东肩膀:“好兄弟,以后还得靠你的消息。”

    邵晓东叹了一声,憋了半天还是说了出来:“楚哥……其实有些消息我都是问唐黎她告诉我的,比如上次给局长塞钱,也是唐黎办的……我……我就是个鸡头,就认识一些基层的领导,大领导都不认识,楚哥,这次也是唐黎要见你的,她说你有胆识,所以,反正就是这么回事,楚哥,重要的消息我都是靠唐黎得到的……”

    陈楚拍了拍脑袋,沉吟片刻,看着邵晓东慢慢说:“晓东,那咱以后还得靠唐黎对不对?”

    唉!对……邵晓东无奈的低头,又点了一根烟:“楚哥,你瞧不起我对吧……我,我骗你了。”

    “没有!晓东,我知道在女人手底下难,你为兄弟们做的够多的了,这个情我领,听你的,以后咱的事儿还和唐黎说,以后咱也只能靠她发展了,她是咱的眼睛,人没眼睛活不了,能让车撞死。”

    陈楚说着走了回去,回到自己房间,他抚了抚头发,想起昨天唐黎的模样,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鸡头,而邵晓东不会骗自己,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半夜的时候,整个瀚城响起了不住的警笛声,好像整个城市里全是警察。

    警笛声响了大半夜,屋里的兄弟一个个都心悬了起来,说不怕是假的,陈楚心里也怕,他不住的捏着中指间的玉扳指,那股清凉的感觉,保持着心绪的平稳。

    但自己在杂乱的警笛声,就像是在暴风雨里抓住一根草叶的蜻蜓,随时都有可能被拍落。

    这时,他的胶合板的门被敲响。

    陈楚倏地站起来问:“谁!”

    “我……马华强……”门外的马华强说话都带着颤音。

    陈楚打开门插,马华强有些哆嗦,像是发高烧了的样子。

    “咋的了,强子,进来坐!”马华强走了进来,哆哆嗦嗦的坐到陈楚的小床上,随后反应过来,坐到一个马夹凳上了。

    “楚哥……我,我跟你说说话。”

    “说吧,强子。”陈楚大咧咧的走到床边走下,看着马华强。

    “楚哥,咱,咱不会被警察抓起来吧!”马华强说这话,哆哆嗦嗦的点了一根烟,麻子脸已经渗透了冷汗,脸上也带着惊慌。

    “强子,你后悔了?”陈楚眯缝着眼扫了马华强一眼。

    “没,楚哥,没,我就是担心,我就是问问。咱……咱没事吧……马华强哆哆嗦嗦的抽着烟。”

    陈楚笑了:“强子,前天……前天你们让我领头的时候,从前天开始,咱们就有事儿了,一直到今天,咱们干的那些事儿随便挑出一件都够判的,但这个社会是有法的,法字怎么写?三点水加一个去,意思是用水可以洗,咱做的合理,那就是不犯法,不合理就是犯法……我要告诉你的是,咱做的合理,所以不犯法,不犯法警察抓咱干啥,对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