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陈楚摩托车一加油,骑的并不快,严子这才收了枪,两人直接往回骑,等到了公路,陈楚这才加速,想了想直接把车骑到了水库边上,推进水库里去了。

    这车还是别要了,随即两人来到邵晓东的一处租的房子里,快速的洗澡,换了一套衣服。

    严子问道:“楚哥,咱们下步这么做?”

    “嗯,暂时躲一阵子,最近事儿比较多,估计会很乱,咱躲过风头,再去春城,你跟东西继续弄你们的买卖,我上我的学,晓东说得对,这东西没上面的靠山,没保护伞不行。”

    两人装作没事儿人似的,第二天邵晓东得到消息了,昨天瀚城又闹开了,马猴子像是疯了似的干尹胖子的迪厅,警察都已经在外面鸣枪示警了,而瀚城警力不够,各个地方派出所的警力都过去了。

    早上,齐冬冬已经被送到瀚城医院了,正在接手筋脚筋,下面应该是废了。

    邵晓东说着,又摸出两张开,递给陈楚跟严子说:“钱我分完了,存进卡里了,楚哥到时候你更改一下密码就行,密码是银行卡的后六位。”

    陈楚笑了笑:“我更他干啥。”随即接过银行卡,正好,他以后存钱有地方了。

    邵晓东笑笑说:“得更改啊,万一哪天丢了,让人捡到了,到提款机不就取出来了么……”

    三人笑了笑,邵晓东出去买了些饭菜,早上吃完饭。

    邵晓东说道:“楚哥,你就在这里躲一阵子吧,等事情过去了,你再回去。”

    “不行,事儿越是大,我越应该回去,以免让人怀疑。”

    邵晓东点点头:“行,楚哥自己多加小心。”

    陈楚把枪,子弹,砍刀都留下了,让邵晓东帮着收着,又让他帮弄了一辆摩托车,邵晓东又给他弄了两套衣服。

    都是黑色休闲装,陈楚随意穿了一件,感觉挺合身的,普通的衣服,不是那样招摇,深色的色调又能体现出陈楚的气质。

    这两天的拼杀,陈楚本能的出现了一股冷静的气息,举手投足不像是以前那样的毛手毛脚,有些四平八稳的感觉,便是城府较以前深了。

    他骑摩托车正走到村口,见一帮人去地里干活,大家有说有笑的,而不知不觉,这苞米叶子已经开始枯黄了,大地干燥,再过几天,便要秋收了。

    陈楚不禁骑着慢了些,跟村里人打着招呼。

    而人群里的王小眼冲陈楚喊道:“陈楚,这几天你干啥去了?还换了一套衣裳,哎呀,摩托车还换了,这个好像比那一辆新店了呢!”

    这时,有个老娘们喊道:“能不换么,人家现在家里正盖着房子呢!再说了,这衣服跟摩托车,也不是他花钱给换得,没准是那小莲给换的呢……”

    “哈哈哈……”众人一阵笑,王小眼气得咳咳的。

    陈楚听到村里再给自家盖房子,忙骑着摩托车回了家。

    还真是,那破泥草房已经拆了,家里乱八七糟的东西都搬了出来,那破玩意唯一值钱的就是十四寸的破黑白电视了,没人偷那玩意了。

    房子已经打完了地基,村里找的施工队正往上码砖呢,砌砖比较快,有一天就能起来了,随后是上房顶,那种水泥板的房盖……全折腾下来也得四五天了,包括里面收拾。

    本来是房子给你盖好了,这些墙面之类的是不管你的,但村长张财,架不住妇女主任刘海燕的鼓弄,也答应给陈楚家收拾了,包括地板砖都给铺上,内外墙都弄好,再贴上瓷砖。

    一大早上的,就有很多人过来看热闹了。

    外面闹的风风火火,而这小村庄还是平平静静,陈楚心里说不怕是假的,做了这些事儿,谁有能不怕,不过他始终做到留有一条底线,那便是废人,不杀人。

    人命关天,这人被砍跟被杀那是两回事了。

    而陈楚心里一慌乱的时候,就摸着中指上的玉扳指,这样一来,心绪就平稳下来,他感觉自己越来越依赖这玩意了。

    其实,他骨子里面是胆儿小的那种了。

    家里盖房子,老爹临时没地方住,就住在邻居家,陈楚现在在村里是牛人了,多少人巴结还不过来了。

    这时,陈楚见马小河也回来了,不禁扒拉他一下,两人走到没人处,这小子有些发憨,不过陈楚问他几句也听明白了,自己的那伙人,人家季扬也没看重,基本上的都打发了。

    季扬想留曹云飞,曹云飞还没看重季扬,直接转身走人。

    陈楚摇摇头,心想反正以后也要在春城混,这瀚城的事儿就不用管了,而且已经惹下这些事儿,正好甩手让季扬给擦屁股,他肯定比自己有手段了。

    这时,妇女主任刘海燕从人群里发现了陈楚,眼前一亮,感觉陈楚比以前高点了似的,而且也精神了。

    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气质在里面,那是一种跟他的年龄极不相称的内涵,刘海燕越开越有感觉,就像是看一个熟透了的男人。

    熟透了的男人什么样?刘海燕自然懂得,就是那种沉稳的气质独特的男人。

    就像是梁朝伟,刘德华在认真注视某一件什物,某一个人的眼神,那种眼神,申请的拥有者男人的魅力。

    那魅力不是装出来的,男人女人都一样,魅力是练就的。

    女人的魅力在于骚,亦或是让男人硬起来,男人的魅力在于让女人软下来,让她们热起来。

    刘海燕今天穿了一条像牛仔裤,把屁股弄的挺翘。

    她笑呵呵的走过来说道:“哎呀……这不是陈楚么,咯咯咯……对了,村上有点文件需要你整理,那啥,你先去我家取,然后再去村上写……”

    陈楚看了看刘海燕,看着那骚的冒水的样子,就知道她想干啥了,想起这女人对自己帮助真不少,而且今天她穿的还真是挺性感挺骚的。

    女人要骚也要哟骚的本钱,刘海燕这样的,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那是能骚的起来的,

    加上长得也不错,这样的女人再会挑逗一点,男人下面几下就能硬了,要是那女人长得跟蜂窝煤似的,黑不溜秋的,还贱兮兮的,还腆着大脸冲人说我美么,那就不是挑逗了,那是讨人厌,甚至是找恶心了。

    “嗯,海燕嫂子,现在我就过去。”

    陈楚跟老爹说了两句话,随后就跟着刘海燕走了。

    而老爹也没咋搭理他,净顾着高兴了,心想这一排房子里面村里还帮着给装修,这得省下了多少钱了。

    这天也正赶上是周日,要不陈楚也是放假,再说现在镇中学就是有一天没一天的了,陈楚只希望孙副局长能信守诺言,等过几天,自己把事儿处理完毕,便给他打电话去春城上课。

    顺便这几天好好的看看高中的课程,争取把高中课程都学完,能提前考大学更好了。

    陈楚心里琢磨着,已经来到刘海燕的家,她家亦是三家砖房,大门锁着,男人也不在家,刘海燕开大门时候的手都有些哆嗦,陈楚感觉她是着急的。

    刘海燕打开了大门,随后又反手锁上了,当下也不说话,这个时间村里的老百姓大多也去种地去了。

    随后又开了自家的房门,两人刚进屋,刘海燕就在走廊里一头扑进陈楚的怀里。

    像是一只发情了的小母狮子一样抱着陈楚的脖子又亲又咬了起来。

    刘海燕二十七,正是骚的流水冒油的年纪了,丰满弹性的身子在陈楚身上蹭着,陈楚的手也不禁摸到了她的细腰上。

    说到底,两人就干了一把,而刘海燕却帮了陈楚好些忙。

    陈楚也有些过意不去,心想没能好好的滋润滋润这个女人,忽然想到,自己以后要混迹官场,很多经验是要靠刘海燕传授的。

    柳冰冰还不会当官,刘海燕却是老油子了……

    “兄弟,你都想死姐姐了……啊……”刘海燕的红唇在陈楚脖子上亲着,脸蹭着。

    陈楚下面的家伙已经硬了起来。

    “嫂子,你撅着,我从后面干你!”

    “哎呀,不行,我要和你脱光腚了干,你给我吧你……”

    刘海燕硬是把陈楚给推到了,然后自己就迫不及待的脱了个光腚儿,又给陈楚扒衣服,两人片刻都光着大腚眼子滚到一起去了。

    刘海燕直接骑到陈楚身上,前戏做足了,她两手握着陈楚的大家伙,然后在下面已经湿了的胯下磨蹭了两下,接着嗯嗯呻吟两声,屁股便慢慢的往下坐了下去。

    刘海燕闭上眼嗯嗯的享受着,叫这床,陈楚两手托住她的屁股。

    刘海燕屁股就一下一下的往下落着,两人私处交合的地方发出了朴次朴次的水声。

    十多下之后,刘海燕满脸酡红的适应了陈楚的长度和硬度,屁股开始迅速的往下落下去,陈楚干脆两手抱着后脑勺,躺在那里享受着刘海燕的服务。

    刘海燕的屁股啪啪的往下砸着,兴奋的像是一浪一浪似的,过了二十多分钟,这女人抽出进去的自己到了高朝,下面噗噗噗的射了出去。

    主要是陈楚的家伙太大了,能够抵住女人的兴奋点,这样她们就很容易高朝了。

    厉害呀舒服的呻吟,身子也软倒下去,而陈楚下面还硬着。

    笑了笑说:“嫂子,你糙完我了,该轮到我糙你了!”

    “哎呀,弟弟,不要,我现在舒服一下……”

    陈楚两手抱住她的屁股,翻身把刘海燕压倒,脸蹭着她的脖子,下面的大家伙就开始在她的身体里快出快进了,刘海燕闭着眼不住的呻吟,不住的**。

    陈楚屁股一撅一撅的狠狠的往前顶,最后两手抱住她光滑的后背,下面全射了进去。

    两人身子缠绕在一起,刘海燕幸福的满脸红光,软软白白的身子光溜溜的被陈楚搂着。

    她娇羞的说:“弟弟,你以后要是有啥需要,都跟姐姐说啊,姐姐可以为你做任何事儿,你想让姐姐咋的都行,是用嘴,用下面,还是用屁股。”

    刘海燕真把陈楚说硬了,马上翻身压在刘海燕白花花的屁股上。

    刘海燕知道这小子又要干她屁眼了,害羞的先在她屁股上摸上了油,毕竟是妇女主任,这方面比较明白,陈楚借着柔滑的劲儿,下面进入了刘海燕的屁股。

    随后一耸一耸的,两手从后面抓住刘海燕的两只大白扎,下面糙了刘海燕大屁股半个多小时才射了出去。

    刘海燕这下终于得到了满足,感到屁眼里那股热热的射进去的液体,她那被拍红的屁股跟着痉挛的跳了跳……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