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先更一个章节,由于两会期间,本书也受到波及,h范围,黑道范围要缩小,以前整理的大纲差不多废了,得构思新的主线,大家喜欢看什么在群里,在书评区都写出来哈!例如,玄幻,暧昧,一般的黑道,乡村,都市装逼,保镖,异能,大家可以把喜欢的类型说出来哈。嘿嘿,以前本书是无耻龌龊的路线,看来要不成了。)

    干完了刘海燕,看着她光光的白嫩的屁股慢慢的提上了裤子,陈楚感觉也挺舒服,各种女人有各种女人的味道,这种熟妇型的他也是喜欢了。

    又是是刘海燕全身的丰腴的那种肉感,不是胖,没有赘肉,是该丰满的时候要丰满,那才能要摸上去的时候有肉感。

    两人爽完了,提起裤子穿好,刘海燕幸福着,洋溢着,就像是刚从爱琴海里游完泳似的,那滋润的好像装了一裤兜子的小蝌蚪。

    “哎呀,弟弟啊……”刘海燕细声细语的说了一句,满脸红光,兴奋的透腔了……

    “咳咳,嫂子,要不咱俩再来一把?”

    “来?来啥啊来,得了吧,那啥,村上真有点材料要写,听说你在学校的时候对诗都对诗了?还不错?正好把这些材料好好写写,上面要来检查的……”

    陈楚点了点头,跟着刘海燕往村里走,白天劳动力都在地上了,大道上也赶不到个几个人。

    等到了村部,徐国忠正在看书,张财不在,而柳冰冰坐在皮质的靠椅上写着材料。

    她纤细娇柔的小手如同小竹笋般的细嫩,白花花的那柔嫩的恨不得让人长长久久的揉捏在受手中。

    她今天穿了一套米色的休闲服,脖颈上披着一条绛紫色的围巾。

    这个人飘飘欲仙的,尤其是那围巾,就像是七仙女的柔带似的,加上她那俊俏的脸蛋儿,让人恨不得去掐上一把。

    不过,柳冰冰旁边的纸篓里却有不少的纸团,而她也在写了几个字,就擦擦鼻子,高挺的琼鼻被擦的都有点红润了,显得更为的可爱一些了。

    她见有人进来,冲刘海燕笑了笑,而见到陈楚她愣了一下,随后装作不理不睬的,心里有种莫名的感觉,陈楚好像比以前精神了啊!这才几天不见了,怎么变化这么大?

    以前陈楚土里土气的,虽然洗的干净,那眼睛一转一个主意,不过不像现在,这眼中像是多了很多的东西,给人一种很男人的味道。

    “咳咳……”刘海燕看了看两人这样,先咳嗽一声说:“陈楚啊!你……你坐到那边去,正好有东西让你写呢,你看柳副村长累的,人家还感冒了……”

    刘海燕指的位置离着柳冰冰不远,随后柳冰冰像是无意的把凳子往近了一拉,抚弄着长发道:“陈楚啊,你坐到这些吧!”

    陈楚一愣,虽然柳冰冰对他不冷不热的,但两人还是发生关系的了,男人女人一旦发生关系,尤其是柳冰冰的第一次,几乎一辈子都忘不了。

    不管是她,哪个女人也是忘不了自己的第一次的,柳冰冰装着挺自然,其实心里乱糟糟的,差点写错字了都。

    刘海燕愣了一下,心想柳冰冰今天真是感冒发烧了,平时哪个男的离她近点,她都一紧鼻子,那些男人也都是跑骚的狗,一个个的见到柳冰冰禁着鼻子,马上就躲开了了,那样子毕恭毕敬的,就像见到他祖宗一样了。

    而自己……自己一瞪眼睛,那些男的都像是苍蝇盯到了臭狗屎一样,使劲儿的往前凑,真他妈烦人……

    刘海燕有点不服气,这时在马夹凳上看书的徐国忠忙起来说:“那……咳咳,陈楚兄弟,你过到这边坐吧!”

    陈楚愣了愣,感觉徐国忠说话咋这德行了,明显不对啊!

    猛然瞥见徐国忠手里面拿着一本类的书,陈楚有点明白了,心想这家伙是想学点文化了。

    这时,村长张财开着小白车回来了,随后冲柳冰冰说:“那啥,柳副村长,你歇一会儿吧,让陈楚写吧,都感冒了,一会儿到村上小袁一声那抓点药……”

    柳冰冰还想多写一会儿,不过身体还真有点不适的样子,这才松开了钢笔,随后快速的在纸上划着,装着不经意的推了一推,这时陈楚看到那纸条上写着:“晚上,你去我家吧……”

    陈楚不金笑了,看着柳冰冰曼妙的身子,刘海燕的身体跟她一比就差多了。

    这时,村长又招呼刘海燕说:“刘主任,那个……上次村里有一份资料还在你家吧,咱俩去取一下……”

    刘海燕脸红了,瞥了眼陈楚。

    陈楚也明白,那是什么资料啊,就是想跟她在一起干一把了,不过人家张财跟刘海燕本来就有一腿,反正刘海燕也不是自己媳妇,并且人家跟战场以前就很好。

    他才懒得管呢,两人走到外面,张财嘿嘿笑道:“海燕啊,你今天可真漂亮。”

    “且……”刘海燕白了他一眼。

    张财又夸她几句这才说:“那个……你能不能把柳冰冰那围脖借来,那个……那个有感觉……”

    刘海燕无语了。

    也明白张财刚才为啥要夸她呢,感情还是忘不了柳冰冰,名义上是喜欢她,实际上是心里有人啊!

    不禁冷哼了一声,让张财在外面等着,她去管柳冰冰借围巾和衣裳,并且别让张财给人家弄脏了……

    刘海燕能说会道的,咯咯咯的娇笑,说什么柳冰冰的衣服好看,她也不打算去买,然后想借着样子回去做一个一摸一样的。

    柳冰冰也没想啥,就到外面跟她换了一下衣服,徐国忠一直闷着头坐在那看书,像是挺认真。

    不过陈楚心里却是痒痒的,心想要跟柳冰冰干一把,那白白的身体他做梦都在想着。

    刘海燕在隔壁屋里跟柳冰冰换完衣服就出去了,而陈楚就钻进屋里了。

    柳冰冰皱了皱眉,刘海燕的衣服虽然她穿有点小,不过刘海燕挺丰满的,所以她穿在神识更显得身体凸凹,像极了一条充满诱惑的美女蛇,有些长了的马尾辫在后面耷拉着,陈楚过去就摸她粉白的脖子。

    “哎呀,别闹,徐国忠还在隔壁呢……”

    看着柳冰冰皱眉头的模样,陈楚心里痒痒的狠了,真想把她按倒两人弄一把。

    不禁小声的嘿嘿笑道:“那个……宝贝,你给我写纸条让我去你家,那咱还不如找个别的地方了,比你家方便啊……”

    “陈楚,你瞎说啥呢?我和你说啊,你不许瞎说,胡说八道,我……我让你去我家是给我妈针灸,你针灸那两次我妈的腿感觉好多了,你……你可不要瞎想啊,别往那方面想?”

    “哪方面啊?”陈楚笑嘻嘻的问。

    “哎呀,烦人,就是那个方面,就是咱俩以前玩的那个方面,哎呀……”柳冰冰说着细柔的小腰摇晃了起来,像是撒娇似的一样了。

    陈楚看的哈喇子都流出来了,嘿嘿淫笑着,心想以前张老头儿说的可真不是假的,这女人一旦恋爱了,真心的喜欢上一个人了,那智商真就是刷刷刷的往下掉啊!

    柳冰冰始终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女神形象,没想到也能有这样的扭捏的样子了。

    陈楚想逗逗她,看着她脸红到了脖子根,忙笑了:“冰冰,人家我刚才的意思就是问给咱妈针灸的事儿啊,也没说咱俩办的男女的事儿啊,再说,咱俩来日方长,什么时候办不行啊……”

    柳冰冰听完脸更红,更热了,咬牙切齿的,挥舞着小手要掐陈楚,这时,她忽然停住了,看着大门口,村长的小车去而复返了。

    他们不知道,原来刘海燕准备跟张财去荒郊野外,或者就在车里车震一下子,但半路上张财老婆打来电话,说镇中学要黄了,他们的闺女就娶不成镇中学念书,那个保送的名额就要完蛋了,让张财赶紧想办法。

    基本上算是要把刘海燕放倒,脱了裤子就能插了,老婆确是心急火燎的往回招呼。

    张财叹了口气,这又把刘海燕给送回来了。

    刘海燕也是来气,本来被陈楚干了两把,今天不想弄这个了,没想到张财非要干,干就干呗,把身上都整热乎了,不上了,这不扯犊子么!

    张财还陪着笑,刘海燕下了车,嘀咕了句:“怕你老婆以后别找我……”

    张财想狠狠心直接跟她干得了,不过一想到这关系到自己闺女上学的事儿,当父母的,都是把子女放在最心尖上的了。

    “海燕啊,你别生气,我过两天一定补偿你……”

    “呸!谁稀罕你的补偿!”刘海燕摇着大屁股下了车。

    这时,还在看小说的徐国忠精神了,刘海燕进屋挺快的,他只看到了厉害呀的上衣跟围巾,只恍惚间,这小子色迷心窍,以为是柳冰冰呢。

    他刚才就看到穿着柳冰冰衣服扎着柳冰冰围巾的刘海燕钻进张财的车了,他也只是看了个衣裳,还真以为是柳冰冰呢!

    他心里叹息,又是一颗好白菜被猪给拱了,心想自己也不必张财差啊!要模样张财也不见得比自己好看……

    嘿嘿,张财能得手,老子也试试,再说了,老子现在比张财有文化啊!这两天已经看了不少的书了。

    想起柳冰冰是大学生,而自己整天手不释卷的,也快接近大学边缘了。

    人总犯一个毛病,苦读几天书,脑中有些影影灼灼的印象,便以为自己真的学富五车了,或者说,真就是文化人了。

    徐国忠激动的小手伸着就冲站在后窗子台阶上往外看着景的刘海燕说道:“女子,你在干甚?”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