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柳冰冰老娘还真去小杨树村了,推着轮椅的是一个小伙儿,长得白白嫩嫩的。

    柳冰冰老娘被陈楚的针灸扎的不错,有些热乎劲儿了,而且好像还有了点感觉。

    脚丫子地下有股热气的涌动,那便是血液的运行了,一股股的暖流涌动,弄的柳冰冰她老娘挺爽的。

    心想陈楚这小子不错,这医术的手法挺牛的,就是岁数小点,不然自己就给他介绍一个对象啥的。不过要是自己认他当干儿子也不错。

    她可没想到柳冰冰跟陈楚在一块,第一是两人年岁不想当,差了七岁,第二是自己女儿可是国家干部了,开玩笑了么,以后的对象不说是找个处长,最弱也是一个科级干部了。

    而且还要看家庭背景啥的,不能平白无故的就找一个人算了。

    而今天她旁边的这个小伙儿不是别人,刚留洋从米国回来,一说话就蹦出个英文,一说话就蹦出的英文,那叫一个牛逼加闪电。

    柳冰冰老娘都被整蒙了,加上柳冰冰的老姨偷偷的跟柳冰冰老娘说:“老姐,你看这小伙子不错吧,二十四,啧啧,刚从米国的爱琴海回来的海归……人家老爸是税务局的副局长哪,这小胡的老娘那天不知道怎么的看到咱家的冰冰了,一眼就相中了,你看这小伙子多好啊,这头发多洋气……”

    柳冰冰老娘见到这小子头发梳的跟那种印第安人似的,两边没有,剃的跟秃驴似的,中间一条头发,差点以为不是国人了。

    不知道老妹是怎么想的,不过她是不喜欢了。

    柳冰冰老姨还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年轻人了,都喜欢这样的。

    柳冰冰老娘心想,现在年轻人都喜欢没头发的?然后中间又一撮毛的?怎么感觉都有些恶心,不过人家老爹了瀚城税务局的副局长,手握大权,那自己闺女以后的工作啥的得老好了。

    进税务局都牛逼啊。

    有几句便是说,公检法,税务局,人民军队黑社会,税务局排名第四,可见那钱不刷刷的进腰包啊!

    柳冰冰老娘想到这里不禁也点头了,自己闺女以后吃喝不愁,还有钱花,是她当娘的心愿了。

    父母为了自己儿女以后富足有钱,天经地义了,这是无可厚非的,势力也好,瞧不起穷人也罢,偏激,偏颇也好,但是没有父母想害自己孩子的……

    柳冰冰老娘跟柳冰冰通话中,做梦也想不到,柳冰冰此时的一条大白腿已经被太高了,一个非常撩人,让人血脉膨胀的姿势,撅着白嫩的大屁股,让男人冲后面往里面干着。

    而且一干干噗嗤噗嗤的水声啧啧的。

    “哎呀,我说丫头,你听没听见我说的话啊……”柳冰冰老娘说着,旁边的胡海峰,还有她妹子站在旁边手扶着轮椅。

    “嗯……啊……哦……听着呢,我烦着呢,头晕,行了,我挂了……”

    柳冰冰说着挂断了电话。

    老娘咧咧嘴冲着挂断的电话说:“这死丫头,越大越不让我省心了……”

    柳冰冰老姨在旁边嘿嘿笑道:“那是啊,又不是小孩儿了,你说啥人家就能听啥咋的?女大不中留……”

    身后的胡海峰却是很少说话,只是抿着嘴淡淡笑着。

    ……

    “陈楚……你快抽出去,烦人,我妈快回来了……真是的……”

    “冰冰,我快喷了,再干一会儿,对了,是不是你妈要给你介绍对象啊……”陈楚一边在后面干着柳冰冰,一阵手托着她的大白腿,一只手捏着她的屁股。

    柳冰冰撅着在那,一个膝盖跪在床上,一只手扶着床头,白白的屁股发出啪啪的被拍击的声响。

    她的满头长发也冲白嫩的美背上滑落下去。

    而她放下了电话,便是屁股撅着,两手一起扶着床,床身吱吱呀呀的晃动着,柳冰冰一边呻吟,一边两手扶着也抓着床边,保持着身体的平衡。

    而这样腿分着,陈楚下面进去的就更深了。

    而她的屁股也分开的更大,火烧云的左右直径也分开的大。

    柳冰冰羞红满脸:“行了,别干了,你就那么愿意干我啊,干不够咋的?还有啊,我都跟你这样了,我还咋和别人处对象啊,真是的,你都害惨我了,人家我妈以前就说过不是公务员,就是海归啥的,就因为你,我以后都让人给毁了……啊……”

    柳冰冰感觉陈楚又狠狠干了自己下面几下,像是抗议似的。

    她不禁往后甩了甩长发,本来她是长长的淡黄色的马尾辫的,被陈楚干的头发都散开了,面色红润,被滋润的如同被雨水冲刷过的红樱桃似的。

    异常的娇嫩了。

    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

    陈楚最后抱着她白嫩的屁股,再次受不了的喷射了进去。

    这时,外面也恰巧传来的敲门声。

    陈楚下面紧紧的贴住柳冰冰的火烧云,兴奋的甩了甩头,感觉自己比做神仙都爽。

    柳冰冰也舒舒服服的,不过,听到了敲门声脸蛋儿腾的红了,忙往下推陈楚。

    “哎呀,都怨你,你看我妈回来了……这下完蛋了……”

    陈楚擦了擦汗,心想让你老娘看见才好呢,正好结婚呗。

    农村基本上结婚都是宴请就算了,对于那张结婚证远没有宴请亲朋重要。

    有的是结婚了,过一两个月再去补证的,还有更晚的了。

    柳冰冰忙光着屁股跳到地上,找卫生纸擦下面,刚才的纸巾都用光了。

    柳冰冰老娘不禁在外面焦急道:“死丫头,开门啊!我忘带钥匙了……快点开门啊!”

    柳冰冰越是着急越是出差,内裤还穿反了,陈楚还一会儿在后面摸摸她的腚,一会儿捏捏她的扎的,弄的柳冰冰又羞又怒有刺激。

    陈楚看着她两条腿间内裤鼓起的*部,像是个小馒头似的,还被内裤勒出了一条小沟壑,手指禁不住在那条小沟壑划拉一下。

    柳冰冰浑身一颤。

    “陈楚,你再闹以后我就不跟你好了,我没和你开玩笑……”柳冰冰说着脸蛋儿冷了下来,像是结霜凝冰了一样。

    陈楚一怔,旋即想起张老头儿说过的话,女人都是大骗子,喜欢甩脸子,喜欢耍性子。

    就像是毛驴似的,你得顺着毛摸,不能呛着毛,不然那毛驴得尥蹶子踢你。

    而且女人说的话一般都是相反的,不要和小女人一般见识,女人要吵架,理她干嘛,爱吵她就吵去,到了晚上吵累了,还不是被骑在身下干,所以啊,呈口舌之利没用,最后撂倒才是硬道理。

    陈楚见柳冰冰不让他摸,那样子还像是生气了似的,陈楚两手忙从后门抓住了她两只帅呀甩的饱满白嫩的大白腿,揉了起来,下面又抵住柳冰冰的屁股沟。

    “你刚才说啥?是不是说不和我好了?嗯?你竟然敢说这种不负责任的话?和我好玩了就不要我了?你敢不负责任?”陈楚下面一撅一撅的把柳冰冰的屁股都捅疼了,几下还捅到她娇嫩的菊花上。

    柳冰冰痛的眼泪都快出来了,两只玉兔还被人家抓起来不断的揉着,直揉搓的柳冰冰放心乱跳,心痒难搔,那么正经的让人差点就自己扒掉内裤,再跟陈楚干一把。

    “哎呀……”柳冰冰酥胸抖动,玉体颤颤,下面像是要小溪潺潺,菊花缩紧,眉头紧锁,声音娇嗔……

    “陈楚……啊,哦,你别弄了,别揉了……我刚才和你说着玩的……我不对……”

    柳冰冰脸上羞答答的,头发柔滑的甩动,几根弄进了陈楚到嘴里。

    陈楚咂了咂嘴,暗道这头发好香啊,柳冰冰的身体更香。

    有些舍不得,还是松开了柳冰冰的玉兔。

    两人快速的穿好了衣服,柳冰冰下面被陈楚挑唆的痒痒的,湿润的。

    不过打开门的时候屋里面已经收拾的很正经了。

    外面两人,女的就是柳冰冰老娘了,还坐着轮椅,男的就是胡海峰,脑袋两边没头发,中间留着一条毛发。

    还戴着个耳钱子。

    耳钱子就是那种小耳环了,农村人都感觉那小耳环像是大钱的眼似的,所以都叫他耳钱子。

    那男的身高一米七五左右,长得挺白净的人,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人的身上的香水儿特别的浓郁。

    甚至比女人的香水儿还要香,还要浓郁了,并且那香水味比小姐身上还要香了。

    一般小姐身上都有非常浓郁的香水儿,原因很简单,小姐要接客啊,就像是古代的井似的,全村人整天在里面打水。

    小姐那里面也是的,本来女人那火烧云骚味就比男的大,所以古往今来,不管是国内,还是外国,女人都穿裙子。

    很简单的,因为裙子下面不是透风的么,一有骚味就都顺着空气跑出去了,岛国的衣服最好,就是个床单往身上一裹,然后找根麻绳或则补丁条啥的往腰上一系,这就行了。

    睡觉的时候,或者跟男的办事的时候,往两边一扒,自己就光着膀子了,特别的省事。

    而且下面设计的很通风,叫合服,便是非常适合男女办事的衣服……

    小姐下面每天要接客很多,换不同的男人,身体磨蹭有着不同的气味,所以下面太骚了,就用非常刺鼻的香水,这样就像是往一碗拉出的屎加入一塑料袋白糖,再加入香料,如果让人闭着眼吃喂他吃,他也吃不出啥来,还觉得挺甜。

    所以小姐的香水味特别弄,只顾着她那刺鼻的香味了,就闻不到身上的骚气拉轰的了。

    而柳冰冰老姨向来势利眼,这娘们也有自知之明,柳冰冰上次家里有难,也就是柳冰冰老娘住院的时候,管她家借钱,亲老姨竟然一分钱没借给柳冰冰。

    搞的她差点让刘县长给干了处。

    最后让陈楚破的,两人现在便好上了。

    所以柳冰冰老姨到了门口眼睛就转了转说:“大姐啊,那啥我就不进屋了,我先回去了哈……”

    柳冰冰老姨回去了。

    而她老妈不由得埋怨道:“你这死丫头,在屋里干啥呢?我敲这么半天还不开门,差点报警了……”

    她老妈万万想不到,柳冰冰刚才还撅着白屁股让男人在后面干呢。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