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柳冰冰感觉一阵的头发晕,像是迷迷糊糊的,深深的呼吸几口气,随后清醒了过来。

    “陈……陈楚,你,你说什么?我……我怎么能怀孕呢?”柳冰冰都快哭出来了,急的脸蛋儿粉红粉红的。

    “啊?就是啊!你怎么能怀孕呢?真奇怪!”陈楚也是一副奇怪表情看着柳冰冰。

    柳冰冰瞬间脸色发紫了:“你……你,去你奶奶的……”柳冰冰都快气哭了:“我怎么怀孕的你还不知道?我打死你!”柳冰冰抡起小拳头打陈楚。

    她能有多大的劲儿,再说都气没劲儿了。

    陈楚笑了:“冰冰,小宝贝,你看你都知道,刚才咋还装作不知道呢……”

    “你……你,你给我滚!”柳冰冰一屁股坐在一棵树下,两条长腿禁不住蹬呀蹬的。

    陈楚笑道:“我滚?哦,行,那我走了啊,以后孩子生下来可就没爹了……”

    “你?混蛋!不许走!”柳冰冰一时都不知道该咋办好了,真就是像陈楚说的那样,如果这小子真走了,那孩子生下来肯定没爹了。

    一想到自己一个女人,还没结婚然后就生下了个孩子,然后一个女人带着孩子过日子,陈楚这小子过两年才二十,她到那时候都二十六七,二十七八了,一个女人带着孩子还有人要了么!

    想到这里不禁悲冲心来,气得两条长腿还要来回踹。

    陈楚说道:“别动了,别动的胎气,那里也是一个小生命啊!”

    “陈楚,生命你奶奶的!你混蛋!你大流氓!”柳冰冰贝齿咬着红唇,这下眼泪真的出来了。

    陈楚忙过去想用手去接着,又想想不对,掏出一团纸就去给柳冰冰擦眼泪。

    “哎呀!嗯!”柳冰冰发出奇怪的声音,把陈楚的手打掉。“哎呀,陈楚你拿的那是一团啥玩意啊!你是纸吗?就跟破烂麻绳似的!”

    陈楚咧咧嘴说:“那你不能哭啊!一哭还是动了胎气的,我会中医,我明白……”

    “明白你奶奶!”柳冰冰狠狠白了她一眼。

    陈楚不禁挠挠头,心想柳冰冰咋骂上人了,以前最多,也是唯一的脏话就是你流氓,你要尊重我这类的话。

    现在却开骂了。

    “冰冰宝贝,你咋骂人呢?”

    “呸!我就骂人!怎么地吧!”柳冰冰用手背擦了擦眼泪。

    “嗯……谁能把你怎么样啊,你现在都怀了孩子了……”陈楚耷拉脑袋了,他还真不敢把柳冰冰怎样,刚才一下想到自己跟柳冰冰还干了三把呢!

    不禁额头直冒汗,这东西怀孕三个月很容易掉孩子的,尤其是剧烈的运动,前三个月也是最危险的时候,很容易下面进入女人里面,把孩子给干下来。

    所以这前三个月一定不能让女人生气,就得娇生惯养的,而且这三个月当中女人的脾气就像是三月份的天气,像是小孩儿的脸似的,说闹就闹。

    说不乐意就不乐意了,反正什么事儿都得顺从着来,本来柳冰冰就是陈楚眼里的心尖小宝贝,别看比他大,但是此时此刻陈楚就是一个小丈夫了,男人么,别管怎么样就要有点男人样了,女人娇惯的。

    尤其是这种时候,就更应该哄着了,给你生孩子呢,给你传宗接代,而且以后还要面临身体走形,**破相,还有疼痛难忍,以至于最后生孩子那一关还很有生命危险。

    这种时候,是男人欠女人的,这怀孕的阶段也是无条件的顺从的,要不陈楚这货也是顺从柳冰冰,原因很简单,她漂亮啊!

    换成个丑八怪,那就不好说了。

    也可以说是漂亮女人和丑女人哪怕两人同样的脾性,就一张脸不同,那感情都会大打折扣,所以男人对女人漂亮始终是第一位的。

    柳冰冰气咻咻的坐在树底下,随后感觉书上簌簌的往下掉树叶子,马上就不乐意了,接着又跑到马路牙子上了,把白色旅游鞋脱了,磕磕的往把旅游鞋往马路牙子上摔磕搭土。

    陈楚咧嘴,心想那样柔情蜜意的柳冰冰咋一下就……就跟路小巧似的了呢。

    柳冰冰磕完土穿上了,看了眼陈楚说:“纸巾那!”

    陈楚愣了,随后哦了一声,忙把那团纸递过去。

    柳冰冰不乐意了。“我说的是纸巾!”

    “我,没有啊?”

    “哎,你真行啊!你是傻子啊,没有你不去买啊?还等我告诉你买,你才买?我都怀孕了,你就不能关心关心我?我怀的是谁的孩子啊?是不是你们老陈家的?”

    陈楚脑袋嗡嗡的:“冰冰宝贝,别生气,我马上去,马上去买……”陈楚撒脚如飞,跑到超市买了几包纸巾回来。

    柳冰冰翻了翻眼皮,瞪了他一眼,接过来看了看,扔给他说:“不要!里面没有薄荷味的,我喜欢薄荷……”

    陈楚心想:“薄荷?薄荷是啥玩意?”他没听说过啊?从小到大就听说过簸箕。没听过还有薄荷,不过也没敢说。

    “行,冰冰大宝贝,薄……荷对吧,行,你等着,我给你买去。”陈楚说着就要走,柳冰冰忙说。

    “等会儿,把这些东西也都退回去,那个……钱来的都不容易,我看见你在那个小超市买的,退回去……”

    “冰冰大宝贝,还是别退了。”

    “你不听我的对吧?你对我不好是吧?我肚子里的孩子谁的?他是……”

    “行,行了,我退,我退还不行么我!”陈楚呼呼的又跑过去了。

    看着他那受气的样子,柳冰冰心里特别的满足,不禁透着呵呵笑,脸上的笑容就像是朝阳,像是红日,像是晚霞一样。

    如果说女人什么时候是最美的,应该不是她豆蔻年华,应该不是她第一次破身,也不是洞房一夜,再说现在洞房就那么回事了,刚认识没今天就在床上滚了,估计真正结婚那天没心情干什么洞房花烛夜,一晚上不睡觉就坐在床上拆红包数钱玩呢……

    而女人最美的依然不是她撒娇,耍赖的时候,应该是她怀孕之时,那种对未来的向往,对男人的感情亦是升温,而且肚子里面亦是一个小生命在孕育,也是她母爱泛滥的时候。

    那个时候的女人,才是最美的,也是生命最美的时候。

    ……

    薄荷味的,陈楚脑袋都冒汗了,没卖的,心里恨死那些奸商了,什么玩意儿啊!一个破纸巾你还弄那么多味道,以为找小姐那!还没完了呢你!上哪买切啊我!那个小超市也没有,一个五块六毛钱,陈楚说你就退我五块钱得了,不退我……我姐姐还不乐意……

    那小超市的老太太看了两眼坐在马路牙子上的柳冰冰,不由得呵呵笑了。

    “小伙子,那个好像不是你姐姐……是,是你媳妇吧……”

    “咳咳……”陈楚咳嗽了两声,顾左右而言其他。

    老太太又呵呵笑了:“哎呀,没事,我都是过来人了,你们这小年人的啊,我们都理解,因为我们也年轻过不是?和你说,我那老头儿子比我小一岁,我们年轻的时候啊,家里也是反对,什么女大一不是妻,但我们就是硬是生活在一起了,后面过的也很好啊!现在风风雨雨一辈子,都退休了,没什么事儿干也呆着难受,这才开了这个小店……”

    那老太太接着把五块六毛钱都放在陈楚手里说:“小伙子,女人这一辈子不容易,你千万不要亏了你媳妇才是,人家又给你生孩子,又给你洗衣做饭的,就怀孕这个时候身子骨动不了,你一定要好好伺候你媳妇,不然这个时候很容易做下病的,以后身体会多病多灾的,给你,五块六毛钱,女人这个时候脾气不好,这六毛钱她也容易生气,容易动胎气,总之一句话,这时候你就忍着,让着她,别听家里的,我看出她比你大,女人大点好,知道心疼人,再说了,男人女人过一辈子最重要的是两个人的感情,男人比女人大几岁,女人比男人大几岁又能怎么样呢?能代替两人的感情么……”

    “嗯……阿姨,我懂得了。”

    陈楚随后买来了薄荷味儿的纸巾跑过去递给柳冰冰。

    柳冰冰没接,摇摇头说:“我又不想要薄荷的了,要茉莉花儿的,我喜欢茉莉花儿……”

    咳咳咳……

    陈楚心想,我滴妈啊,亲妈,你让我死了得了。不过陈楚笑嘻嘻的从后门掏出一个塑料袋,里面装了二十多个笑纸巾袋子。

    “冰冰大宝贝,你看这是啥?七八种味道的,你猜猜里面有没有茉莉花儿的?嘿嘿……我就知道你还可能要变,所以那纸巾也没退,我又买了好几种……嘿嘿,咱打开看看有没有茉莉花儿的哈……”

    陈楚打开塑料袋,像是哄小孩儿似的在里面找。

    柳冰冰脸上微笑着,不禁眼眶有点湿润,她咬着嘴唇,看着陈楚煞有介事的找着。

    不过,陈楚翻看了一下,真没找到,不由叹口气说道:“额……没有,这样,纸巾先放这里,我再去给你买啊。”

    “不用了,随便拿一个就行。”柳冰冰遂掏出一个纸巾也没有看是什么味儿的,撕开了就擦了擦鼻子,然后又掏出纸巾擦擦眼睛。

    陈楚一愣,心想刚才还说要这个要那个的呢,咋现在又不要了?不要就不要吧,听那老太太的,不管柳冰冰想干啥,自己都得让着她,别看她比自己大。

    其实女人有的时候要东西也不是真心的要,或许只是一个小计谋,或许只是一个小淘气,可能就看你对她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了。

    这个时候,男人曾经说的这么爱,那么爱人家,就会露出真面目了,或许很多人都会不耐烦的,男人的细心,宽容,大度,担当,便会在这些小细节上体现出来了,不用你歇斯底里的去说,也不用什么送花下跪之类的,生活就是琐碎的,一个人对一个人的感情,其实也是琐碎的零星随便黏住在了一起,成了坚固的感情堤坝。

    柳冰冰擦完鼻涕和眼睛,扔了一地的纸团,随后撅着嘴冲陈楚说:“我饿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