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咳咳,重新设定情节很麻烦,以前的不能写了,唔,尽量多更哈。石头垒2群□读者群群号是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

    柳冰冰张着渴望的大眼睛,她的眼睛像是丹凤眼,细长,双眼皮很明显,但却是天生的,此时面sè粉红,随着天边渐渐升起的落rì余霞,那样的红润……

    “嗯……冰冰,咱,咱刚才不是吃过了么,你妈包的饺子……”

    “我昨天还吃过了呢!早上还吃过,中午还吃过了,谁说吃过了就不能再吃了?还有啊,人家都说怀孕的时候应该多吃,我怀的是谁的孩子?”

    “咳咳,我的,我的,咱去吃,去吃(兔兔塔tututa)吃什么你说。”陈楚无语了,而柳冰冰娇柔的挎着陈楚的胳膊。

    这家伙一愣,感觉很不自然。

    人家柳冰冰还没穿高跟鞋,只是一个平底的旅游鞋就比他高了半头了,这要是穿高跟鞋自己不没了啊!

    再说女生也显个,尤其是柳冰冰这种身材瘦而高挑的,一米七八的身高,远远的看过去就跟一米九似的,陈楚就像是个小破孩儿站在旁边了。

    陈楚虽然搞了这么多的女人,但是也没真正的跟女人逛过街啥的,顶多是走一小段路了,但跟柳冰冰在一起走,刚开始的时候柳冰冰挽着他的胳膊。

    这货感觉很开心,手挽着柳大美人的软软的手臂,他整个人都麻酥酥的,感觉像是神仙般的rì子似的。

    有个大美女在身遭相伴,那感觉自然便是不同的了,但两人走了一段路,陈楚就苦不堪言了,不为别的,柳冰冰身材太高挑了,陈楚虽然一米七二但是在人家身边锉极了。

    不禁浑身上下有点难受了,尤其是街上还有人冲他指指点点的,陈楚有些晕了。

    这找个漂亮媳妇也就罢了,这找个头这么高的……真是巨大的心里承受能力考验了。

    而且他还怕在县城遇见季小桃,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要是遇见季小桃这可毁了,柳冰冰现在怀孕了,可不能生气,而季小桃……那女生表面上看着娇柔的,实际上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了。

    她哥季扬都那么猛,季小桃是个吃亏不占便宜的角sè么!

    陈楚琢磨了一下忙说:“冰冰大宝贝,我领你去瀚城!”

    “为啥去瀚城?”柳冰冰皱皱眉头,粉粉的面容更加的可爱美丽。

    “额……不为别的,这件事是大事儿了,咱去瀚城医院再检查检查……”

    “嗯……也对……”柳冰冰心情有些复杂,刚开始听到自己怀孕的时候莫名的有点兴奋,每个女人心里都住着一个小女孩儿,但是这个小女孩儿有本能的有种想当母亲的、有种母爱的渴望。

    不过,她冷静了一下,也后怕了,这可怎么办?陈楚比自己小那么多……在怀个孩子……她有点发晕,在学校的时候就有很多同学打胎的。

    便是像这种意外怀孕了,不过柳冰冰想到自己肚子里如果真有孩子,她怎么忍心去打掉了,扼杀一个小生命,而且还是自己的生命。

    她脸上有点泛红,迷蒙的看着陈楚,心里又不想有孩子,她现在没了那股兴奋了,希望这个孩子是不存在的,是误诊了。

    再说,本来陈楚这个所谓的中医可能就是一个半吊子了,是不足以信任的。

    想到这里,柳冰冰点点头说道:“好,咱去瀚城再检查检查……”

    陈楚也就不骑摩托了,到了晚上跑线的客车也不通了,陈楚便打车去瀚城,柳冰冰忙说:“别的了,你还是骑摩托车托着我,打车也挺贵的……”

    陈楚笑了笑说:“没事,这是大事儿,再说了,你现在还感冒着呢,秋天也凉了,万一你再生病了咋办?还是身体要紧。”

    柳冰冰还是不同意陈楚去打车,因为从县里到瀚城大约有四十里路,这打车也得花好几十块钱,她有点舍不得,再想起陈楚的家庭情况,还是摇头。

    陈楚笑笑说:“没事,你不用给我省钱的,再说了,你现在是有孩子了,再说了,你肚子里是谁的孩子啊?再说了……”

    陈楚学着柳冰冰刚才的模样,柳冰冰不由得脸上红红的,有些羞涩,但还是点头了。

    陈楚来到县城的提款机,取出了三千块钱。

    柳冰冰皱皱眉,暗想陈楚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在2000年的时候,不用说一个半大小子,即使是大人一下取出这么多钱也是让人惊讶的,再说就陈楚那个家庭情况,一下就取出三千,柳冰冰不禁吐了吐舌头,她一个月才四百多块钱。

    而一年的工资加起来将近五千,让她一年攒三千块钱都可能的,因为还得花销,女孩儿还得买很多漂亮的衣服,鞋啥的,而且还有卫生巾,纸巾用的也多。

    还有就是,内衣内裤也换得勤,还(兔兔塔tututa)各种花样的……所以,女人用钱的地方要比男人的多了。

    柳冰冰看陈楚忙忙活活的,忽然感觉陈楚变了,不像是以前的那个半大小子,倒很像是一个负责的男人,而且举手投足间有了很强的魅力。

    他不像以前那样整天疯跑了,而且穿衣也不像那时候寒酸了,黑sè的休闲装把他的身材显现的修长匀称,胸口隆起的肌肉,还有一张已经转白的脸上剑眉星目,尤其是那眼睛十分的晶亮有神。

    柳冰冰有些发愣,陈楚好像比以前好看些了,还是以前没怎么发现?

    两人随即来到客运站,柳冰冰不由问道:“陈楚,你哪里来那些钱?你爸的?”

    “不是,是我攒的钱啊!”陈楚说。

    上次干掉了齐冬冬,他跟邵晓东季扬每人分了三万三,而季扬那次也给了他两万,加上以前划拉的,陈楚现在也有五万多了,本来是六万多些,不过给张老头儿一万。

    2000年五六万已经是不小的树数目了,瀚城的楼房才七八百一平,县里的也就四五百,即便是chūn城的楼房才一千左右。

    他的钱已经够在瀚城买一个两室一厅的了。

    “你的钱?你哪里有钱啊?”柳冰冰白了他一眼说。

    陈楚挠挠头笑笑说:“我怎么就不能有钱啊,冰冰大宝贝你别问了,我会中医啊,所以我赚了一些钱的,给人家针灸啥的,一次就二百块钱,我现在都有五六万了呢~!”

    “呷?”柳冰冰眉头蹙起了。

    “你……你怎么会有那么多钱?你针灸一次二百?怎么我以前不知道,也没听你说起过。”

    “嘿嘿……那是我以前低调啊,而且啊,你现在已经怀孕了,最近我想再多赚点钱,然后在瀚城买个房子,你跟孩子在里面住……”

    “呸啊!你想的倒是美……”柳冰冰虽然嗔怪着他,但心里还是有些热乎乎的了。

    可能两个人在一起,有感情了不在乎房子,但是有个房子是一个小窝,算是栖息之地,能够加深感情,但是没有……也许可能会拆散许多感情。

    客运站跑长途的出租车不少,而最好便是拼车了,因为拼车省钱,正常生活中来说,谁不想省几个钱,谁家也不是开银行的印钞票的。

    柳冰冰主张拼车,这女生也会过rì子,而客运站那些拉客的出租车也多,一个个的就跟大流氓抢劫似的。

    “哎哎哎,兄弟你去哪啊?坐不坐车啊?哎哎哎,你说话啊!聋子啊你,我糙你个妈的……”

    “哎哎哎,妹子你去哪啊?给句话行不行啊,去哪啊?你别走啊……你妈了个13的……”

    ……

    即便是现在,这种人也不少,说他们欠揍……真打起来还不一定能打过人家,因为这帮人都是一伙儿七八个,甚至十几个的,没准还让人一顿揍了。

    同样的,也有几个喊陈楚的,陈楚回头瞪了那人一眼。

    “咋的?不服啊?装那?来,咱俩练练?”那跑线的车趾高气昂,牛逼闪电的。

    陈楚要过去,柳冰冰忙拉住他。

    “干啥啊你,老实点!你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做事先考虑考虑我……”

    陈楚点点头,狠狠瞪了那跑线的出租车司机一眼,心想麻痹的老子记住你了,等着,妈的,老子挑断你手筋脚筋……

    现在的陈楚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他懦弱,自卑,龌龊,学习差,整天脏兮兮的。

    但是这一点点的改变,从一个毛孩子到现在已经像是破茧化蝶的蝉蛹一样,不再是丑陋的虫子,已经长出了能飞的翅膀。

    而且他也从小打小闹到打群架,到挑人手筋脚筋,他胆子越来越大,可能即使把那个出租车小子杀了,眉头都不带动一下的。

    没有人天生就那么牛掰,也没有天生就是领导,军事家,各种家,都是在一点点的潜移默化中转变的。

    陈楚拍了拍柳冰冰的小手说:“冰冰大宝贝,没事,没事,你别生气,咱不和他们一般见识……唔,等过阵子我就买车……”

    “扑哧!”柳冰冰笑了。

    “别逗了,你买车?摩托车还是自行车啊?你要是买车了,我马上嫁给你,咱去登记……嗯,我可以找关系把你的户口年龄改过来……”

    陈楚心中一荡,柳冰冰要是跟自己登记结婚,他那就太幸福了。

    这时,身后的那个出租车小子掏出手机嘀嘀咕咕的说了几句,随后还冲着柳冰冰的后背咽唾沫,那意思想把柳冰冰要吞进口里似的。

    像是这样的高挑的大美人,谁不想吞进口里,而且身边还只跟着一个半大小子的小弟弟。

    正这时,一个秃头冲陈楚呵呵笑道:“小弟,打车啊?来,坐我的车,我车上刚好有一个人了,一人十块钱,你们两个就给我二十块钱,说实话,我家就是瀚城的,正好加你俩三个人,赚三十块钱我顺道回家了,呵呵,都秋天了,也怪冷的,不想再跑车了……”

    那秃头个能有一米七五了,只是有些胖不显个,身上穿着花哨的衣服,肥胖的啤酒肚,四十左右岁的年纪。

    怎么看那一点的横丝肉和‘细米拉’的小眼睛就不像是啥好人。

    但是偏偏说话却是这般的客气,陈楚不禁眉头一皱,本能的预感到这家伙是个混混。

    这时,柳冰冰拉了他一把说道:“陈楚,要不咱就坐这个车,你看这个司机师傅也挺热情的……”

    陈楚呼出口气,心想你这丫头,刚出校门没多久就安排工作了,哪里知道这世间的险恶,越是冲你笑嘻嘻的,肯定是有所图的人。

    不过,柳冰冰执意要做这个车,而且不坐就像是要生气的样子。

    陈楚也知道她是想省点钱,是个会过rì子的好女人了。

    此时那司机已经主动的下车拉开车门。

    陈楚拳头轻轻的握了握,心想麻痹的,坐你的车也行,你要是真老老实实开车也行,要是敢和老子整事儿,老子肯定活扒你的皮……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