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夜sè微微,天边泛着一些淡青sè,本来这样的夜中只有徐徐的风声而已,而这条路上也只有这风吹着杂乱而无章的野草,此时又多了很多淡淡惨痛的呻吟之声。

    出租车的灯光大开,照在这些横七竖八的人脸上,身上,他们疼痛着的扭曲的面孔,还有抱着胳膊的,抱着腿的,捂着脸的,亦是躺在地上起不来了。

    陈楚看了看那个三角眼,忽然笑了,手轻轻的摸到腕子上的护腕,在思考着这家伙是敌是友,刚才他只顾着自己躲避进攻,全然没有看到这个三角眼是如何出手的。

    这些人怎么就倒下了?

    仿佛看穿了陈楚的心思,那三角眼淡淡笑道:“小兄弟,我没有敌意……呵呵,只是感觉你这个年纪的小孩儿能有这样的功夫很不简单,你这功夫谁教你的?怎么感觉像功夫又不像功夫似的?”三角眼说着笑了笑。

    陈楚呼出口气,目光余光看到车里的柳冰冰安然无恙,这才心安,随后去拉车门,车门没开,踹了两脚,这才拉开,随后伸手把柳冰冰扶了出来。

    那三角眼不由得呵呵笑了:“哎呦,兄弟,你姐姐好高。”

    “是我媳妇。”陈楚低低的说了一句。

    此时,柳冰冰吓得腿有些发软,头靠在了陈楚身上。

    陈楚还拍着她的肩膀,小声安慰道:“没事,过去了,都过去了。”

    三角眼被呛的咳咳一阵,随后抽完一根烟,脸sè表情奇怪的笑道:“兄弟,行啊,你媳妇比你高啊?小伙儿挺有能耐,呵呵,弟妹真漂亮。”

    此时,陈楚像是防贼似的把柳冰冰搂进怀里,这可是他的小心尖,谁都动不得。

    那人又哈哈笑了:“兄弟贵姓啊?哦,我姓龙……”

    那人伸出手过来,又朝前走了几步,陈楚看了看他的手,一般高手握手亦是较力的,与人两手相握,力量大的可以寸劲捏断对方手骨。

    陈楚淡淡一笑:“陈楚……”

    随即伸出手去,口中却是提了口气。

    两人相视一笑,男人比陈楚高点不多。

    “我叫龙七……”

    那人说完名字嘴角挑了一挑,本以为龙七这个名字说出去肯定会让对方惊讶,却见陈楚根本就没理会,还是安慰柳冰冰去了。

    就像听到他叫龙七跟他叫王八蛋没啥区别一样。

    三角眼呵呵呵的笑了,小朋友,咱一起走,挺有缘的。

    这时,柳冰冰扯了扯陈楚衣角,贴在他耳边小声说:“陈楚,咱别和他一起走,他不像是好人……”

    陈楚还没说话,龙七就憋不住笑,这时,一个出租车小子想要爬起来,刚爬起,站起身逃走几步,龙七直接一个垫步过去,随即的整个人高高一跃两米高,这弹跳力足可以灌篮了,随后高高抬起的膝盖狠狠的往下一砸。

    只听嘎巴一声响,这一膝盖砸到那人后背上。

    龙七落地,那人被砸的往前奔走七八步,口喷鲜血,倒地昏死过去了。

    “我靠,还他妈的有漏网之鱼!”龙七嘴角抽搐,冷冷一笑。

    陈楚心中一颤:“这是……泰拳……”泰拳虽然有几百年的历史,那是那却是不败的历史了。

    泰拳大抵用膝盖跟肘部进攻,而人体的膝盖跟肘部却是最坚硬的部分,一肘发出力道如果打正了,等于三拳的力量,而一膝盖则更猛了。

    这一膝盖往下砸,这力道要是砸到自己身上,也得骨断筋折了。

    陈楚不禁想到,刚才这人打倒五人,竟然还轻轻松松的样子,自己连他怎么出手的都没看清,可见这人的功夫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了。

    天朝的功夫犯一个毛病,花架子太多,有一个武术高手在天京和一个流氓混混比试,被人家一脚踹中裤裆,疼的死去活来,后来冲外界说那混混不按套路来打。

    这便是武术的弊端,太墨守陈规,格斗起来有时候都不如街头打架了。

    此时,那人摸出一个胖子的车钥匙,随后拉开一辆出租车拎着自己的皮箱钻了进去,从里面又探出头来说:“兄弟,上车不?”

    柳冰冰掐了掐陈楚的胳膊说:“别……别上车,别和他这种人有瓜葛……”

    陈楚拍了拍柳冰冰的小手说:“冰冰大宝贝,没事的,有我呢,你怕啥啊,放心我的冰冰大宝贝……”

    柳冰冰脸红了,而陈楚刚才本来想拍拍人家脸的,但是怕够不着,不禁摇头,暗想自己的这个身高得长一长了,实在不行就等张老头儿哪天在家去问问怎么能快速的长高。

    不然以后跟冰冰在床上行,自己生龙活虎的,反过来调过去的都挺厉害,但是穿完了衣服,两人在一起一站,不用别人说,他自己都感觉特别有能力。

    这么高的妞儿是自己媳妇,证明自己牛逼啊!

    而媳妇长得比自己高还有一种人是自卑。

    陈楚是和柳冰冰在一起玩的时候高兴,走在街上自卑……

    他捏了捏柳冰冰的小手,像是哄小孩儿似的才把柳冰冰哄上了出租车。

    而女人在怀孕的时候脾气古怪刁钻,就得当成小女孩儿去哄着了,而女人在恋爱的时候,便是真正的(兔兔塔tututa)这个男人的时候,她们的智商也接近于零了。

    当然,这个女的根本就不(兔兔塔tututa)你,是你死皮赖脸的去追求,人家智商可相当高了,能玩死你,让你痛彻心扉。

    此时,柳冰冰在陈楚面前智商便非常弱了,两人上了车,陈楚关上了车门,龙七冲倒后镜冲陈楚笑了笑:“兄弟,你对你的这个媳妇可是太好了……呵呵……”

    龙七不禁叹了口气,心想这小子有趣,一个十六七的小破孩儿,搂着一个二十来岁的漂亮女人,而这个女人偏偏的依赖这个下破孩儿,那样子两人的年龄像是颠倒似的。

    龙七启动出租车,而柳冰冰则头靠在陈楚肩上,随后小手指悄悄的指着前面龙七,就像是小萝莉在防范恐怖大叔似的。

    陈楚只是左手抓着柳冰冰的小嫩手,右手摸着自己左手的护腕,如果一有变化,他便抽出银针飞向龙七。

    车子上了道,随后平稳的开向瀚城,此时,瀚城已经灯红酒绿的了。

    瀚城算是中等城市,说大,那跟chūn城,沈城,DL市,京城根本没法比,但是跟一些落后的城市比还算可以的,算是一个地级市了。

    龙七把车停靠在一处街道,随后冲陈楚说道:“这车毕竟不是咱的,只能开到这了,对了,陈楚兄弟,咱们相见是缘分,有没有兴趣一起吃个饭……”

    陈楚还没说话,柳冰冰就在后面撅着嘴说:“不!”

    龙七哈哈笑了:“陈楚兄弟,我没别的意思,便是见你身手好,而我也是习武之人,习武之人相见不喝一杯,那样失之交臂很遗憾啊……嗯,或许我们相互交流武学,取长补短,也不错的……”

    “嗯……”陈楚低头思索几秒钟,想起他的泰拳来,心想交流一下也不错,他那拳好像比自己的都厉害啊,自己的拳需要十年甚至几十年的根基,不然是发挥不出威力的,而泰拳却可以速成的,陈楚点了点头说:“好……”

    柳冰冰不乐意了,用力掐着陈楚的后腰说:“你坏啊,你一点也不关心我……我肚里……哼……”

    有外人在场,柳冰冰也不好说什么。

    三人下车了,这时,龙七随后左右看了看,忙指着前方一百米左右的一处地方说道:“楚兄弟,前面是大排档,咱们吃吃大排档如何?”

    “嗯……”陈楚不知道大排档是什么东西,不过柳冰冰却是眼前一亮,冲陈楚说:“大排档好吃……”

    陈楚晕了。

    龙七则哈哈大笑,大步率先朝前走去,手里还提着那只箱子。

    ……

    夏天最好的吃的,差不多是啤酒烧烤了,天气热,吃点烧烤,喝点啤酒,沁人心脾了。

    国人很能研究吃,比如烤羊肉也就算了,到了最后什么辣椒,大蒜,茄子,韭菜都能烤,虽然到了秋天,但是大排档里还有很多热情不减的食客。

    大家三五一座,坐在那里一边吃着,一边天南海北的瞎侃乱谈。

    时间不大,三人进了大排档,这大排档人满为患,尤其是这种饭食,几个朋友过来吃点串,喝点酒,很不错,三人穿过桌椅板凳,在后面找到了一个座位。

    龙七先坐下,陈楚柳冰冰坐到他对面。

    而桌上却是一堆吃过的竹签子啥的,还没有收拾的山山水水。

    这时,肥胖的老板娘过来,把桌上的东西西里呼噜的收拾了下去,随手把大黑抹布往桌上啪的一摔,那抹布都跟活了水泥是的,都立起来了。

    柳冰冰看着一禁鼻子。

    陈楚却不在乎。

    肥胖老板娘声音很粗的一瞪眼睛说:“吃点啥?”

    龙七招手说要酒,接着又要烧烤之列的,柳冰冰指着羊肉串,陈楚不禁摇头,心想这丫头啥时候变得这么馋了?还是自己以前根本就没留意,接触的时间段。

    三人要了一桌子的烧烤,稀奇的还有扇贝,陈楚根本就没吃过这东西,咬了一口羊肉串,接着辣的他忙喝着啤酒。

    柳冰冰也要吃,陈楚拍了拍她的小手说:“你现在不能吃辣的,酒更不能喝了……”

    柳冰冰可怜兮兮的坐在一边。

    龙七呵呵笑了:“你咋不让弟妹吃烧烤啊,女生最(兔兔塔tututa)吃这玩意儿啊,解馋,喝点酒也没事啊,女生喝点酒更有味道,你是怕她喝完酒,吃完辣的东西脸上长痘痘,哎呀,那都是小事儿,夫妻两个恩恩爱爱才最重要,脸上长痘算啥啊,再说弟妹这么漂亮,脸上长点痘那叫做美人痣……”

    龙七说着端起了啤酒杯。

    陈楚嘿嘿笑道:“她不行,怀孕了,吃不了辣的,更不能喝酒了……”

    “噗!”龙七呛得半死,看了看二十二三的柳冰冰跟十六七的陈楚,两人恩恩爱爱也就罢了,还怀孕了……

    “咳咳……咳咳……”龙七一时间辣椒都呛得嗓子眼里了,咳咳的直咳嗽,心想真太几把厉害了,不对,是这小子**太厉害了!

    把人家女孩儿肚子搞大了,而且……两人显然不般配,这女人跟仙女似的,这小子就是个小屁孩儿,这俩人怎么勾搭一起的?

    莫非现在的美女都有恋童癖的么?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