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可谓一分钱憋倒了英雄汉,没钱的时候真是难了。

    不过陈楚想不到这龙七身上没钱怎么打车啥的,随后也看见了,他身上就七八十块钱,这顿饭就消费了四五百,还是那些生蚝扇贝费钱了。

    陈楚取出的三千块钱花掉了几百,随后眼睛转了转,自己留下五百,把其余的两千块钱都交给了龙七。

    龙七一愣,柳冰冰也傻了,着急的直跺着小脚。

    两千块钱差不多是她小半年的工资了,再说她小半年都攒不下这些钱的,就这么给人了?柳冰冰无语了,心想陈楚这么败家,以后这rì子是没发过了。

    陈楚也没理她,冲龙七说道:“我非常(兔兔塔tututa)泰拳,今天遇见一个泰拳高手,唉,正所谓有难大家帮,龙七哥不像是一个凡人之辈,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龙七哥,我感觉你是有大作为的人……啧啧,这么好的泰拳啊,真是让人羡慕,让人羡慕,我要是能学到泰拳就好了……”

    龙七愣了愣,也是喝酒的缘故,一挥大手说:“楚兄弟,那我就不推辞了,这样!那个……你要是对泰拳感兴趣,哥哥教你……”

    ……

    两人吃饭的时候不过七点,一直到九点,柳冰冰坐在板凳上直打哈欠,而且风已经起了,柳冰冰身子感觉一些凉意。

    而此时陈楚正大汗淋漓,一套古泰拳打完,浑身热汗蒸腾,不禁感觉到了这泰拳的霸道,如果说这拳法的高明处就是简单,直接,直接对人致命,实用来说还是泰拳,而国人的功夫,也便是国术,需要多少年的根底才能摸透,而泰拳却不需要,只要掌握方法,几个月就可以有所成,陈楚甚至现在都想跟人试试招。

    两人大汗淋漓的,那点酒jīng也都蒸发出去了,龙七呵呵笑道:“楚兄弟,万变不离其宗,即便是现在的泰拳也都是根据古泰拳研究而来的,拳不一定是直拳,腿只是扫,和鞭腿……”

    龙七又洛里啰嗦的介绍一番,随后冷风一吹,酒劲儿消失大半,忽然心里咯噔一下,一拍脑袋,心想坏了,自己咋……咋把古泰拳全教给外人了……这是自己多不容易才学来的……哎呀呀……龙七不禁一阵后悔,暗自埋怨不该喝酒,不过转念又一想,算了,人家对自己这么够意思,萍水相逢就能赠盘缠,这人必然是好人,唉……只可惜在京城时候人家出百万,千万高价我都没传授,如今落魄,两千块就全盘端出去了……

    陈楚擦了擦汗,龙七这时拎起来那只黑箱子说:“陈楚兄弟,来rì方长,那个……咱们留个联系方式,以后我度过难关了,再找楚兄弟共饮一番,另外再把这两千块加倍偿还……”

    陈楚笑了:“哎呀,不用偿还……”嘴上说着,拿起柳冰冰递过来的一支笔,在一张纸上快速的写下一串数字,龙七眨眼看了看说:“电话号怎么这么多数字?”

    “哦,那是我的银行卡的卡号,钱就打这里就行了,下面我写电话号……”

    龙七差点吐血,柳冰冰也脑袋发懵,两人都鄙视的看着陈楚,刚才不是说不用还了么,这话从狗嘴里出来的?然后忙把自己的银行卡号先写出来了,那么多数字,亏你还记得。

    陈楚留了电话,三人也吃的差不多,柳冰冰的冻得差不多了,三人走出后院,来到前厅,只见这时,两方人,剑拔弩张,一伙人多,一伙人少,而人少那伙陈楚好像认识一两个,好像是冯猛手下的弟兄。

    有柳冰冰在,陈楚不想再多管闲事了,不禁后退一些,龙七也不爱管这事儿,做在椅子上抽着烟,这时,两方都打电话叫人,几分钟后,大排档外面双方各自来了一伙人。

    而冯猛那伙人来的不多,就七八个左右,而另外一边足有二十多,双方便在大排档外面开始打了起来。

    霹雳啪嚓的伴随着叫骂和被打翻在地痛楚的呻吟,柳冰冰小脸有些吓得绯红,陈楚抱她进怀里,安慰着说道:“冰冰大宝贝,不用怕,不用怕……”

    柳冰冰的小手紧紧抓住陈楚的手,她毕竟是个女生,即便比陈楚大,但没经历过这些自然怕了。

    而陈楚没经历这些的时候自然也怕,而且会怕的钻进桌子底下去。

    两伙人开始还是拳脚,不过继而便是棍棒片刀,呼呼的往对方身上招呼。

    一时间,惨叫声此起彼伏。

    双方从大排档外面打进了里面,一些食客纷纷躲避,有的食客早就报了jǐng。

    那老板也傻了,着急道:“各位兄弟有话好好说,别打了,我的天啊,我的买卖……”

    这时,两个拎着刀的小子就冲老板走过来,刀口上还有血迹,指着那老板骂道:“麻痹的,敢管我们闲事?”

    “不管,不管!”老板吓得忙哆哆嗦嗦的说了一句,等那两个小子又冲进了战团,老板不禁拍大腿轻声说:“完了,这几天算是白干了……”

    这时,人少的那一方竟然把人多的那一方干败了,地上躺了七八个,剩下的全跑了,而那胜利的一伙也只七八个人,有两个脸上还挂着彩。

    这时,其中一人帅过头,看见陈楚两眼微眯起来。

    陈楚也一愣,心想我糙,是季扬。

    这小子伤好了么?就开始出来砍人了?

    季扬的伤没好,只是接到电话说兄弟跟人干架呢,挺着伤就上来了,不过一见打架的场面就忍不住了,猛虎下山般冲杀起来,这个过瘾,不过打完架感觉小腹像是裂开了似的疼痛。

    但痛对他来说已经不算事儿了。

    “陈楚?”季扬皱了皱眉,见陈楚怀里的那个女人,他随即眉头更皱了一些,不过又舒展了,呵呵笑道:“哎呀,是楚兄弟。”

    季扬走了过来,身后几个兄弟还甩着刀上的血,其中一人竟然是冯猛。

    “我靠,这不是楚老大么?哎呀,楚老大怀里的妞儿是谁啊?挺漂亮啊!”

    陈楚笑了笑,心里明白季扬手下的兄弟不可能服自己,随即冲季扬道:“嗯……小桃姐姐也快嫁人了,这样……这样我以后送一份大礼过去……”

    季扬眉头皱了皱,冲陈楚招招手说道:“兄弟,你过来一下,我有话和你说。”

    陈楚放开柳冰冰,她吓得腿有点发软,随后冲龙七使了个眼sè,龙七点了点头。

    龙七是背对着季扬,刚才的打架在他眼里感觉像是小孩儿在打架一样,没意思。

    陈楚走到季扬跟前,两人又往前走了一段,季扬才说:“楚兄弟,这么快,你又换人了?我妹子小桃怎么办?她这几天可没怎么吃饭……”

    陈楚呼出口气,轻声说:“季哥,我这种人配不上小桃姐,再说,你也不能同意,长痛不如短痛,那天我也明白你什么意思,便是以后不再和小桃姐来往而已,这种事不用挑明来说,我又不是傻子,既然你感觉能给小桃姐找个好的,我不强求……”

    陈楚说着要转身。

    这时,冯猛骂道:“我糙!陈楚惯着你毛病,季哥话没说完,你他妈的敢走?”

    这时,季扬手下兄弟都冲陈楚过来,手里的刀捏的紧紧的。

    “季扬?呵呵……季扬算个几把……”

    季扬手下众兄弟一愣,旋即看到前面坐着的龙七,而龙七只给他们一个后背。

    这帮兄弟以冯猛为首,冲龙七便要冲过去:“麻痹的你谁啊?糙尼玛的砍死你!”

    季扬却是瞳孔放大,大喝一声住手!

    随即季扬紧走两步,看着龙七的背影,走到他跟前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师傅……”季扬低低了说了一声。

    “糙!谁他妈的是你师傅?我跟你说过,咱们不是师徒关系,我只见你是个料子,指点你一招半式的,现在感觉自己挺牛逼呗?嗯?”

    龙七缓缓转过身,冲季扬说道:“那陈楚是我兄弟,我是他龙七哥,这位是我弟妹,是陈楚的媳妇,咋的?看你刚才咋咋呼呼的还要砍我龙七哥的兄弟?行啊,季扬,你长本事了啊,来,把我龙七也一起砍了得了……”

    龙七说着把脖子伸了过去。

    季扬忙把手里的片刀扔了,惶恐的说:“徒弟……季扬不敢……”

    “糙,你有啥不敢的?心比天大,比样的,以为你改邪归正了,现在又开始混上了,滚!我他妈的不认识你!该怎么混就怎么混?”

    龙七说完,转过头去,季扬有点傻了,他这两下子算是龙七教出来的,但龙七也不认他徒弟,就是随意指点,而季扬亦是打架的料子。

    学别的不行,学这玩意一通百通,当然龙七只是指点了一二了,剩下的全是季扬的打斗积累的经验。

    龙七不理睬季扬,季扬又跟他说了几句道别的话,又看了看陈楚,这才转身离去。

    陈楚怕柳冰冰忌惮打斗血淋淋的场面,拉着她从后门走,很多客人也选择后门走了,龙七则跟陈楚互道了别,从正门走了出去。

    夜sè很黑了,陈楚两人出了后门,走了几百米,柳冰冰才抱怨道:“刚才没吃饱……”

    陈楚拉着她的小手,笑了笑,趁着夜sè,没人看见一手偷偷的掐了掐柳冰冰的屁股。

    “哎呀……别弄……”

    陈楚笑了,心想一会儿好好弄弄她。

    前面不远有混沌铺子,柳冰冰相反拉着他去药店,指了指药店让陈楚进去。

    陈楚笑了:“大宝贝,咱都怀孕了,咱俩就用不着买避孕套了……”

    “哎呀……”柳冰冰脸红了,小嫩手一掐陈楚说:“死人,谁让你买那个了,人家让你买解酒药,你这一身酒味儿的我烦……”

    “唔……”陈楚点了点头,随即进去买了两瓶葛根,这东西不贵,喝起来还甜丝丝的,随即喝了,感觉又清醒了不少,而且酒味也在风中消散了很多。

    一物降一物,就像卤水点豆腐一样,这葛根便能解酒了。

    陈楚喝完,两人这才进了混沌店,柳冰冰一口气吃了两大碗馄饨,陈楚只跟着喝了点汤,不禁觉得柳冰冰真是太能吃了。

    柳冰冰也算饿坏了,刚才烧烤的时候,她就吃点扇贝,那东西没多少的。

    吃完喝完,柳冰冰看了看天sè说:“陈楚,咱现在还能去医院检查了么,好像听说做B超检查得空腹啊,还得憋尿……”

    “啊,也是,那咱现在去哪?”

    “我怎么知道?”柳冰冰低着头脚尖踢着水泥地砖。

    陈楚嘿嘿笑道:“冰冰大宝贝,要不我送你回家!”

    柳冰冰没说话,脸sè好像不好看,像是多少要生气的样子。

    陈楚笑了,忙搂住她的细腰道:“冰冰大宝贝,我骗你的,咱去找个旅店住下……”

    “烦人……”柳冰冰娇嗔的说了一句,在夜风中她害羞的粉面娇柔,发丝轻舞间,陈楚有点看痴了,口水顺着嘴角缓缓流淌了下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