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柳冰冰暂时不去上班了,便开了个低血糖的单子,一般怀孕亦是有孕期的,而柳冰冰所谓的这个工作,基本上便是可去可不去。

    这段时间她也看到了官场是个什么样子,不仅为当初选择这条路有些后悔,官场除了利益还是利益,女人走红路,男人走黄路,红路便是身体,要想升职,不和上面发生关系,那你一个女人得有多强大的背景了。

    男人要想升职,不靠送礼,靠能力?那得有多大的机遇砸到你脑壳上了。

    柳冰冰给张财打个电话请假说低血糖,单子让陈楚捎带过去,她也没解释为啥让陈楚捎带,其实也没必要解释这种无聊的事儿。

    张财放下电话,撇撇嘴,心想妈了个巴子的,一颗好白菜兴许被陈楚这头猪给拱了,为啥这样呢?好女人都被狗干了?我堂堂一个村长都没得手?

    他不知道,别说村长了,连县长都没得手,陈楚亦是靠着卑鄙手段,连哄带骗得手的,不过陈楚心里亦是想好好的跟柳冰冰好,至于季小桃,她老哥季扬那般反对,陈楚感觉自己也没办法,总不能把季扬干死……

    陈楚把柳冰冰送到家门口,随即摸了摸她的小脸,柳冰冰打了她一下,不让他进屋了,以免家里面怀疑,她便自己进屋去了。

    看着柳冰冰进屋,陈楚脸忽然冷了下来,他马上联系了龙七。

    自己要让柳冰冰过的好些,就必须有钱,但他一个半大小子靠什么赚钱?

    别说他一个半大小子了,就是大老爷们又能怎么样?钱这东西不是你说赚钱就能赚来的,也不是你说努力赚钱就能得到的,能力、机遇、忍耐缺一不可了,除非家里有钱……

    不一会儿,龙七便回了电话,陈楚淡淡说道:“龙七哥,我有个活,不知道你能不能接,打几个有功夫的高手,五万块钱酬金,不伤人害病,就是出一口气,线人费一万,咱们俩一人两万……”

    龙七想了一会儿,随即答应说:“好!”

    ……

    两人见面,随即龙七还是拎着他的那只皮箱子,头发有些乱,整个人显得也有些憔悴的样子,陈楚忙说:“龙七哥,你这是……”他没好意思说你没洗脸啊?

    龙七笑了笑说:“没事,昨天先找旅店的,但感觉挺贵的,我对瀚城不熟,小便宜的旅馆没看见,便在票房蹲了一晚上,你给的那两千块去我没动,毕竟没找到工作……”

    陈楚晕了,心想龙七功夫高,好像这智商不算太高的,还是人一项强,总有一项很弱智,怎么感觉龙七也不应是那种找不到便宜旅馆的人。

    可能是钱省着点花,工作还没找到却是真的。

    “陈楚兄弟,你介绍的那个活什么时候开办?”

    陈楚点点头,随即给邵晓东打去电话,听到电话那边乱糟糟的声音,像是在打架。

    陈楚忙问咋回事,邵晓东说道:“哎呀,楚兄弟你赶紧来,打车来,我在四中呢,这回碰到茬子了……”

    陈楚跟龙七打车到了四中,见邵晓东领着三十多人,而有三四个鼻青脸肿的,而对面是一个中年人,四十岁左右,两人在学校二百米外,陈楚跟龙七下了车。

    这时,邵晓东招呼手下那帮半大小子基本上都是学生了,十五六岁,十六七岁,邵晓东大喊了一声冲,这些半大小子冲了上去,他一个人却往后退,这帮半大小子手里面拿着棍棒的,还有链锁,片刀,砖头,铁链子啥的,将近三十人一起冲上去,只见那中年人挥舞手里的大铁锹也冲上来了。

    中年人大骂道:“糙尼玛的一群小逼崽子,敢打我儿子!”

    陈楚也看到了,离中年人不远是一个穿着校服的半大小子,害怕的哆哆嗦嗦的,心里明白了。

    这他妈的邵晓东啥粑粑都拉啊,又开始打小孩儿了,这回好,人家老爸不让了,直接来和你拼命死磕来了,陈楚抱着膀子看笑话,邵晓东的这帮小子冲上去,被人家老爸拎着大铁锹这顿拍。

    一个个被揍的鬼哭狼嚎的,人家老爹是豁出一条命去了,敢动人家孩子人家不跟你拼命啊,这帮小子被揍的哭爹喊娘的,开始邵晓东还叼着烟在后面观敌料阵感觉很得意,不过,过阵子眼睛长了,人家那老爹轮着大铁锹直接奔他来了。

    邵晓东烟也扔了,拔腿就跑,三十来人被人家老爸拎着大铁锹追的跑出好几百米,邵晓东毕竟个高,腿长,跑的快,撒丫子的绕了几圈就没影了,陈楚看了看那帮小子,最大的也不过十六七岁,全是学生啊这是,不由一阵摇头。

    过了一阵,陈楚的手机响了起来,邵晓东已经躲进了一个nǎi茶店了,陈楚跟龙七进去了,龙七比陈楚稍微的高一点,除了那对三角眼,其他的地方都很普通,掉到人堆里都找不出来的那种了。

    邵晓东还在nǎi茶店门口张望着,见陈楚两人走了进来还问着:“那傻逼追过来了么?”

    陈楚笑了笑说:“早散了,对了晓东,你找的这些都是啥人啊……哈哈……”

    “我糙!不是便宜么,对方就出了五百块钱,让打一个高一的装牛逼的学生,我找了五个高中生去,被人家老爹拎着铁锹给干出来了,后来等这小子上课,我找了二十七八个学生,一人十块钱,这帮小子牛逼吹的挺厉害,刚才你看到了,一伸手让人打的屁滚尿流……”

    陈楚也笑,心想邵晓东这鬼头鬼脑的没想到也有失手的时候了。

    这时,陈楚才问:“对了,说点正事,你别老往外瞅了,人家老爹都回去了,你刚才和我说的什么那五万块钱的事儿是不是真的?怎么回事,说说……”

    邵晓东抽了口烟又递给龙七一根,龙七摆摆手,邵晓东问陈楚说:“楚哥,这位是……”

    “高手。”陈楚只淡淡说了一句。

    “高手?”邵晓东打量了一番龙七,怎么也没看出高手的样子,但是陈楚的实力他也是知道的,能被陈楚称为高手的自然不是普通的了。

    忙说:“楚哥,对方有七八个人呢,号称什么七雄的,在宁家村,上面说了,谁要能把他们摆平就给五万,人家那七雄也说要是能把他们干败了,就认栽……”

    “怎么回事啊?”陈楚一愣。心想还有这种事?宁家他是知道的,离着姚而河不远的一个挺大的村子,跟大杨树四十多了地了,穷山恶水出刁民,或者说是高手来自民间,很多老百姓亦是有点功夫底子的,尤其是在沈城,京城这样的大城市,百姓中藏龙卧虎了,每到早上公园的时候,沈城市府广场这些地方那些练八卦掌之类的,别看岁数不小了,推手只见能把一百**十斤的胖子扔出去多远,那便是功夫底子了。

    几十年的功夫底子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了,国术讲究的便是功夫的底蕴,几十年的功夫底子,但是练了几十年,人也到了四五十岁了,成了大叔了,这么大的岁数了就不好靠着功夫妞儿了,尤其是那童子功,最他妈的坑爹,还不如葵花宝典呢,毕竟人家自宫了,没那玩意了不去想了,而童子功是有那玩意而硬憋着,这不是坑人是干啥呢!反人类不是么……

    此时,邵晓东说道:“我也不知道是咋回事,也是上面说的,原本是十万块钱,只要打赢了这七个小子,就给十万,到我这就剩下五万了……反正也不让咱杀人废人啥的,只要把他们七个打趴下就行,楚哥,咱也得多找几个好手,要是季扬没伤,加上金星他们还成……”

    “不用了,就咱们三个去。”陈楚呼出口气说。

    而邵晓东直眨眼,咧嘴看了看陈楚跟龙七说:“楚哥,你我是相信的,绝对是一个好手,但对方毕竟有七个人呢,那个……好虎也架不住群狼不是……”

    陈楚笑了:“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我带着高手来了,走!”

    “高手?”邵晓东没发现高手在哪,不过看了看旁边的龙七,苦笑一下说:“楚哥,你说的高手就是他……”

    ……

    邵晓东虽然不相信龙七,不过陈楚他还是信服的,反正天塌下来大不了陈楚去顶着,干不过了就跑呗,多大个破事儿啊!

    邵晓东马上让严子开了个面包车来,心里已经做好了打不过就跑路的准备了。

    三人上了车,直奔宁家村,邵晓东不断的给对方打电话,不过他这次格外的客气了,那边随后笑笑说行,然后把两万的定金打到了他的卡上了。

    面包车晃晃悠悠的,路十分的不好走,等快到了中午的时候,还没到村子就看到了一排房子,建在一个沙坑旁边,周围都用铁丝网拦住了,而且沙坑里面养了不少狗。

    陈楚问道:“这是咋回事?”

    邵晓东点头说:“楚哥,这里是县里要开发的一个沙坑,不过沙坑旁边就是这姓候的一户人家了,知道县里开发,直接把这块地方围住了,说是他家的,县里来了几次人,都没好使,这姓候的一家打架都厉害,而且属于亡命徒的,说要是谁能把他们哥几个打败了,就让出这块地,不然要二十万,县里出十万人家都不干,便把这十万拿出来找道上的人解决……”

    “那咋没找尹胖子他们呢?”陈楚问了一句,有的时候这官场就是那么回事了,不是官场跟黑道勾结,有的时候官场不好出面的事儿就得靠道上的人出手,比如这种事,一般就找一个比较硬实的人把事儿摆平……

    邵晓东叹口气说:“这不是尹胖子,马猴子跟季扬干的正狠的时候么,这几天马猴子跟尹胖子死掐,正好季扬也出山了,三方叮叮当当的干了几十场架了,季扬靠着瀚城的公安局的副局长,反正都是有靠山的……所以刘县长就把这件事往下面放了,这个活我就接下来了……”

    邵晓东说这话也把刘县长给暴露了,他捂了一下嘴,不过想想和陈楚说也就说了,也不是啥外人。

    ……

    而陈楚听着不禁一愣,他以前就听刘海燕说过刘县长涉黑,没想到还真是这回事了,再说在这种小地方当个官啥的也没那么容易的事儿了,官场,黑道哪个方面混不明白这个官或许就没法干了。

    陈楚淡淡笑道:“也就是这十万块,刘县长留下五万?”

    “嗯,刘县长占大头,然后我要一万,剩下的都是楚哥你的……”

    陈楚点头,邵晓东这点很好,亲是亲,钱是钱,分得清楚……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