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前方扬起了一阵的沙尘,这里离着赤峰更近一些,亦是离着沙漠的周边更近了,相传这边古时候是海,经过岁月的碾转变迁,这边的海洋干涸。

    剩下的便是茫茫的沙土地,只要用铲子往下挖半米深,便可见细棉纱,而这里的土质亦是不适合盖高层建筑,沙土地很容易塌陷。

    不过这下面的沙子便是土黄金了,直接挖出来便是钱了,在其他的地方沙子很贵,在这里到处都是便宜的狠,而宁家村这里砂质更好,都是细棉纱,这样的砂质异常的难得了。

    刘县长准备在这里开一处沙坑,本来这边亦是有沙坑的,都是本村的村民自己开采的,谁家盖房子用到了沙子啥的就过来自己挖了,而且这边离着城市很远,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都适合开一个沙场了……

    此时,弥漫的砂石飞扬起来,淡淡的黄沙随即在几个旋风中不断的扩张,最后卷起了深sè的酱红sè的沙粒,这样的沙土卷起的风暴像极了一条沙龙在四周挥舞着。

    陈楚就生活在这里,这种旋风见的多了,有的时候自己还追着这旋风让他卷,这风没多少力,顶多就是卷卷塑料袋,树枝啥的了。

    不过,在宁家村这里没有多少树,而且越是往西便越是靠着沙漠近了一些,所以这风沙亦是大一些,骇人一些了,这边亦是多沙尘暴之类的天气。

    此时,邵晓东先拉开车门,随即吐了口沙子,骂了一句:“他妈的,什么几把破地方……”

    严子就留在车上没动,这也是邵晓东交代的,他留在车上,见到事儿不妙,马上几人就上车走人。

    陈楚跟龙七亦是下了车,看着远远的一片荒凉之地,毕竟是秋天了,村里人都在收割着苞米。

    大片大片的苞米跟割倒方在地垄沟里,远远看去就像是无数消泯生命的古战场,长风荡歌萧杀异常,冷冷风吹在脸上,那大大的沙粒同时打在脸上,生疼生疼的。

    此时,陈楚在中间,龙七跟邵晓东跟在左右往前走着,邵晓东边走边喊:“老侯家人呢!在家呢吗?”

    邵晓东连喊了几声,前面那沙坑边上的几家破房子里走出两个穿着朴素的大小伙子,都已经秋天了,不过那两个大小伙子还是穿着短袖,黝黑结实的胳膊露在外面,那隆起的肌肉一块一块的,显然是练家子了。

    邵晓东点了一根烟,冲那两个小子说道:“让你们大哥出来,不是他妈的说什么能把你们侯家七个小子给干倒了,就滚出这地儿么!是不是老爷们,是带把的就出来较量较量!”

    “糙……”那两个小子哼了一声,随即掏出手机,时间不大,从村子里的放下走过来五六个人,当中还有个女的。

    那女人穿着的像是晚清那种衣服,像是旗袍装,即使那种褂子衣服,扣子是旗袍那种的,下面是小白裤子,白sè的平底鞋,那褂子亦是淡青sè的,走近了,看到她胸前鼓鼓的,褂子上面像是绣着梅花啥的。

    邵晓东,龙七都看那几个男的如何如何的肌肉强劲,而陈楚只盯着那个女的,身高跟自己差不多了,头发是那种梳着长辫子的,脸上健康的小麦sè,脚不小,是练家子了。

    这女人……也可以说凡是女人,只要有点姿sè的陈楚都(兔兔塔tututa),都感觉味道不一样的,不过这女人玩玩还行,玩一把是不介意,要是长期的肯定不行,他不(兔兔塔tututa)这种女人,太……有种好斗的感觉。

    这种女人要是跟她在床上干事儿都得天天晚上被她骑在下面干,我靠,别被她给抽死了。

    这时,那七个男人站成一排,中间那人一米七五左右,而他这一米七五基本上是横着长的,像是个正方形,主要是太魁梧了,胳膊都有小孩儿的腰粗了,他上身穿着一个短小的褂子,露着黑黑的肌肉,鼻直口方,平头短发,大黑脑袋一摇一晃的,就跟那年画里的钟馗似的。

    其他几人或胖或瘦,或高或矮,总之一个个的黑不出溜的,那女人十**岁模样,长得一米七以上了,大辫子一甩,美眸间透出一股子的英气。

    我靠!

    陈楚心想这妞儿也真够味啊,要是把她抓住硬干一把也挺爽。

    此时,那中间的男的瓮声瓮气的说道:“就你们几个小比崽子?糙……你让那刘县长来,老子把他脑袋拗断,妈的,还想占老子便宜……”

    这人说着一拳打在另只手的手掌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邵晓东咳咳一声,扫了几眼,随后说道:“那个……侯老大,咱不是比试么!”

    “比试?比试你麻痹啊比试!兄弟们,上!”

    侯老大一挥手,身边几个高矮胖瘦的兄弟就冲了上去,陈楚双眉微蹙,手不禁摸到腕子上的银针上了,心想这么多人,看样子都不是善类,得用针了……

    他正想着,龙七已经先冲上去了,而邵晓东往后退了几步要跑的样子。

    只见龙七抢过去,接着一脚蹬着地面,身子弹跳起来,一膝盖便撞击到一个小子身上,接着他高高抬起肘部,狠狠往下面用力往那人肩膀头上一砸。

    他一膝盖点到对方的软肋,一肘砸中肩胛骨,只一招,便干倒一个,接着龙七肘部横扫,身子放低,头部躲过对手进攻,一个横肘正横着砸在另外一人面门上,遂又放倒了一个。

    龙七的速度飞快,不等其他的动作,像只猿猴相似,马上抓住另外一个胖子的双肩,两腿飞膝,在半空中连续两次膝盖撞击对手,那胖子被两膝撞击的身子受不了,两手捂住肚子倒下了。

    这时,身后有人抱住龙七,龙七迅速是一个后肘砸去,正中后面那人耳根,只一个后肘又是击倒一人,接着龙七快跑几步,身子再次弹跳而起,两只膝盖抬高,身子要在两米高左右,随即迅速下压,两只膝盖正中一个冲过来小子的双肩,而剩下第六人龙七身体一歪,头部穿过那人的腋下,肘部挑起,从下往上砸去,正砸中那人面门处。

    只转眼十秒钟不到,冲过来的六人都被龙七放倒在地,并且一个个的哎呦呦倒地抽搐不起,龙七这不禁打的准,而力道更是十足,打完了这六人,龙七捏了捏拳骨,骨头嘎嘎嘎的作响。

    嘴角挑起一丝的笑容,不过这笑容只是转瞬即逝,随即幻化成一丝的冷哼:“什么侯家七兄弟,我看是七只小虫,只用了肘部而已,拳脚都没用上……楚兄弟,剩下的两个交给你了……”

    龙七说着抽出一根烟叼在嘴上抽了起来,回身吐了口烟圈,退到面包车上坐在那了。

    陈楚双目微眯,上次跟龙七合作干掉那些出租车司机的时候,他都没发现龙七是怎么出手的,那些人便是倒下了。

    今天他算是见识了,这些人显然要比那些黑出租车司机要狠太多,但在他面前亦是没走一个回合,泰拳被他应用到了极致,除了肘,便是膝,把人体最坚硬的部位去和对手的弱处相击……

    陈楚不禁叹了口气,暗想是泰拳太霸道,还是国人的功夫太注重于形势,不懂得与时俱进了……

    而旁边的邵晓东嘴里的烟已经掉在地上了都浑然不知,半空中的沙子飞进去他一嘴,这小子才反应过来,心想我靠,这他妈的也太狠了!

    这时,那侯老大大叫一声奔着龙七冲了过去,陈楚迈开一步笑道:“侯老大,先打过我,再跟我七哥动手!”

    “麻痹的!今天老子干死你们,你们谁也别想活……”

    侯老大冲上来就轮着大拳头,陈楚也冲过去,龙七在后面大声说:“兄弟,跃起来!下砸!”

    陈楚本想用古拳里的顺手牵羊啥的招式把侯老大借力打力的甩出去,不过身后的龙七给他提醒泰拳里的招式,不禁想想也罢,昨天龙七把古泰拳的套路教给了自己,那就应用一番,这个世界上所谓的功夫便是能把人击倒便可,击倒不了人的那便是花架子……

    陈楚随即也朝着侯老大冲过去,接着两脚用力一跃,口中憋了口气,便是小洪拳中的旱地拔葱,腰眼一扭,舌尖顶住上牙堂,接着口中闷哼一声:“嗯……!”

    就跟干进处女圈里的动作似的。

    而且陈楚把糙女人圈的劲儿都使出来了。

    陈楚硬是从地面拔起一米六七的高度,随即两只膝盖高高的抬起,接着奔冲过来的侯老大狠狠的砸去,两只膝盖一前一后,前面的膝盖下压砸侯老大的胸部,后面的膝盖砸他的肩膀。

    梆梆两击过去,侯老大动作一停,陈楚一手扶住他的另外肩膀,一手扬起,力量灌于肘部狠狠砸向侯老大的脑顶。

    奔着百会穴狠狠砸去,一肘,两肘,三肘的时候,侯老大已经摇摇yù坠了。

    第四肘还没砸下,那女孩儿已经受不了了,大声嗔叫道:“放开我大哥!”

    那女孩儿三步并做两步的冲过来,飞起一脚,而侯老大有些发晕,不过还清醒的喊道:“腊梅,别过来!”

    陈楚笑了,心想,老子正想和你这个小妞儿玩玩呢!

    当下第四肘虽然没落下去,不过身体一翻,从侯老大头顶翻过去,而胳膊顺势搂住他的脖子,直接来个过肩摔,这东西讲究一个贯力,侯老大直接从陈楚背后翻了过去,噗通一声,被摔了个狗吃屎,面部直接摔向地面,沉重的身躯把黄沙溅起,灰尘在身遭弥漫。

    而此时那女孩儿小脚已经到了,陈楚两手一抓抓住那女孩儿的小脚,心里哎呦一声,这女孩儿的小脚真好啊,感觉软软的,麻酥酥的,还在人家脚背上捏了一把。

    腊梅的小脚被陈楚抓住,脸上羞红,随即身子凌空一翻,另外一条腿抬起来朝陈楚踹去。

    陈楚笑了笑,这时身后的龙七喊道:“楚兄弟,小心了!”

    陈楚一愣,果然,见女孩儿踹过这脚,自己松开手之后,她手里忽然多了两把尖刀。

    飞快的尖刀在光耀的照shè下熠熠发辉,两把尖刀闪电般的密不透风的朝着陈楚刺杀过来。

    古时候练武讲究刀要耍透,便是滴水不沾,意思便是说,刀练到了一定的境界,便是挥舞的时候旁边有人用水瓢舀水往他身上扬去,亦是被刀打飞,最后一趟刀练完,身上跟脚下的地面没有一滴水珠,而周遭便是湿漉漉的,这便是到了一定的火候……

    这女孩儿别看只有十**岁,但这两只尖刀却是挥舞的密不透风。

    陈楚靠着灵巧的身法躲避着,暗想要是没有张老头儿教授的身法,即便会这泰拳的铁膝铁肘又能怎么样呢?还不是要被这刀砍伤了?

    陈楚心想坏了,今天要丢人了,自己连这个女孩儿都斗不过,以后还怎么混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