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王小眼也急了:“徐国忠!你算个屁啊你啊!你一不是村长,二不是副村长,你就是个村会计,你有啥权利管我?我呸啊你!”

    徐国忠一把抓住王小眼的脚就把他往下拽,王小眼见势,忙从炕头出溜了下来。

    骂道:“好啊!徐国忠,你敢欺负我这个病人!今天我和你拼老命了!哎呀,我的鞋呢!”王小眼要拿鞋底子打徐国忠。

    徐国忠见事不妙,这王小眼是属于臭狗皮膏药的见谁贴谁,别他妈的贴到自己头上,到时候徐广宽没事了,讹到自己家那可麻烦了,这种老家伙,又臭又硬的,他也是没办法对付了。

    徐国忠转身要跑,忽然看见自己的茶叶缸子还在那呢!王小眼已经冲他追过来,一头撞过来了。

    徐国忠转圈去取茶叶缸子,王小眼一下就撞偏了,一头撞到了门框上,咚的一声,王小眼头晕目眩的,徐国忠摸起茶叶缸子跳窗户就跑了。

    王小眼大骂道:“徐国忠,你给我等着……”

    徐国忠还挺灵巧的,也是狗急跳墙,从窗户里就蹦出去了,冲王小眼喊:“姓王的,我现在可是村干部,是副村长,你,你敢打我,到时候分地的时候你家一亩地也休想得到……”

    “我呸!分地归柳副村长管,有你个屁事!你就是个村里的破会计,你就是个打算盘,算账的,我呸……”王小眼跺脚大骂。

    这时,徐广宽两口子进来说:“王叔,你这腿脚好使了啊?”

    “哎哟,哎呦,哎呦呦,我的腿啊,完了,快伏我上炕上去,要不咱就去瀚城的医院检查检查……”

    徐广宽两口子蒙圈了,心想去瀚城大医院检查一圈,啥都不干千八百的就没了,这老头儿简直即使讹人啊,心想算了,吃个老母鸡才多少钱,认了,晚上再给他弄只大鹅,好吃好招待把这位神仙给哄走得了,这人真是惹不起啊,你还能掐死他怎么的?

    ……

    徐国忠雄纠纠气昂昂的去的徐广宽那里,此时是铩羽而回了。

    回到了村上,徐国忠气得大骂王小眼不要脸。

    还说下午徐广宽还要给王小眼炖大鹅吃呢,气死了……

    张财也气得够呛,但王小眼这人一时间还真没法整。

    徐国忠此时看了看陈楚说:“陈楚,我徐国忠没这个能耐了,你要是能把王小眼摆平,这个副村长那就是你的,我老徐不争了,要是你摆不平,那就是我的……”

    陈楚笑了笑说:“行啊,今天你去了,我就不能去了,明天,明天我去徐广宽家……”

    ……

    陈楚回家的时候故意在王小眼的小卖店绕了一圈,发现王小眼还有个闺女长得不错呢!

    王小眼家里那三间大瓦房虽然是烧没了,儿子这边还是有个房子的,一家人都在这里住了。

    反正儿媳妇也没了,姑娘住一个房间,老两口跟儿子住一个大间……

    王小眼叫王德怀,他儿子王大胜,女儿叫王,王长得挺标志的,细眉毛细眼睛,扎着两只短小的小辫子,她念到初一就不念书了。

    王小眼说女孩儿念书没用,过几年找个婆家一嫁就完事了。

    而王大胜却是念书也念不上去,算是没有那个出息了。

    此时,陈楚看到王正在喂鸡鸭啥的,还弄个小柳树条去村口放鸭子,家里也有大鹅……

    陈楚笑了笑。

    随即回到家,早早的吃完了饭,然后躺在床上睡觉。

    家里的这三间砖房盖的差不多了,已经收拾好了一间,陈楚就睡了。

    本来这刚收拾好的房子是不能住人的,因为有cháo气了,但是傻小子睡凉炕,全凭火力壮,一般半大小子是不容易得病的,尤其是农村的半大小子,得病了到村外跑两圈出汗就好了,再不就喝点农村酒厂酿制出来的七十度的酒头,两小杯酒下肚,马上火烧火燎的啥病都好了……

    陈德江占时在邻居家住了,陈楚睡到了晚上,随后开始起床,收拾了一阵,便拎着一只麻袋摸了出去。

    到了王大胜家,看见鸡鸭都管在笼子里了,一动弹就鸡飞狗跳的。

    陈楚皱了皱眉,看了看时间才十一点多钟,把麻袋扔到一边藏好,心想再等一等,等到夜深人静再动手,麻痹的,王小眼就是欠收拾,你不是讹人么,占人家便宜?行啊,老子让你家的鸡鸭都丢……

    陈楚呆了一会儿,跳到他家的后院子里撒尿,也是憋不住了。

    正掏出下面撒尿尿到了一半,忽然后面开了,睡的迷迷糊糊的王走了出来,到后院子解开裤带救蹲下去撒尿了。

    农村家厕所都非常简单,而一般撒尿找个旮旯啥的都尿,王迷迷糊糊的也没看见啥人,也是夜里有点黑乎乎的,就蹲在柴禾垛那撒尿。

    裤子一脱,露出了白白的大屁股,陈楚眼睛发直,下面邦邦的硬了。

    王尿少,脱裤子尿完了,正抬头,忽然看见陈楚掐着下面的家伙,那家伙在月亮地里面跟驴似的了。

    “呀……”王刚叫了一下,陈楚马上过去捂住了她的嘴。

    本来陈楚的动作是没有那么的快速的,不过,练了张老头儿教授的那些身法啥的,这动作明显的提高了好几倍,弹跳力也是好了不少。

    这一堵住王的嘴,她呜呜的叫不出声,感觉自己的屁股冰冰凉凉的,而一只热乎乎的大家伙就顶在她的屁股后面。

    王唔的一声,挥手抽了陈楚一个嘴巴。

    “你……流氓……”

    王xìng格腼腆,随她妈的xìng格,是个温柔的好姑娘。

    陈楚一见有些傻眼,几乎是本能的就把王小眼搂在怀里,在她白嫩的脸蛋儿上狠狠的啃了两口,下面的家伙不自主的挺了挺,碰到的了王小眼处子的两腿间。

    “啊……”王低低的羞臊的呻吟一声,身子就软了。

    感觉夜里黑乎乎的,自己的脸蛋被啃了两口,湿乎乎更是**辣的,不禁回头看到是陈楚。

    心里一忽悠。

    “你……是你……你,你咋来我家这里了。”王说着话,看陈楚还盯着她下面的毛毛看,忙羞红了脸,忙提上了裤子背着身子,一阵的耳热心跳,说到底她对陈楚还有点意思的。

    前阵子王去学服装裁剪啥的了,也算是一门手艺,想学成了就在县里开一家小店,跟人家做点衣服啥的。

    不过,她也听到了陈楚打了闫三,现在在村里混的不错,在学校学习成绩还挺好的,女人……不能说女人,应该说人都是有些势利眼的,再说也正常了,优秀的男人哪个女人不(兔兔塔tututa),漂亮的女人哪个男人不硬?

    陈楚的这些事儿王都知道,心里有些爱慕,至于她嫂子的事儿,王到不太在意,她开始的时候也反对这桩婚姻,说那小莲跟哥哥王大胜不是一路人,根本就走不到一起去的。

    即便是勉强走到了一起,那也没啥幸福的……

    不过,她在家里说话根本没分量,跟她妈似的,这才去学服装裁剪了。

    心想家里的事儿看不惯,那就走远点,眼不见心不烦,后来听说家里出事儿了才回来。

    这下碰见了陈楚,王身材不高,也就一米六,穿着平底鞋,而上身的衣服像是个尾似的,显然是自己设计的,而下面是一条泛白的牛仔裤。

    而她虽然是农村女孩儿,文化不高,但是毕竟是学习服装裁剪的,这设计衣服啥的,还有怎么穿戴搭配合理,她还是明白的……

    被陈楚把脸蛋子啃了好几口,王放心乱跳,胸口一阵的起伏。

    “你……你……”

    王指着陈楚有些说不出话。

    “,你,你好像没我大,我叫陈楚,你认识我!”

    “我……”王小眼瞪了他一眼,月下的陈楚个子比她高了半头,剑眉星目的,眉宇间一股英气迸发,而嘴角却是一股邪恶的坏笑。

    “你……你真是的,你刚才咬我干啥?你……”

    越是看着王小眼跺脚的样子,陈楚心里还真是有些(兔兔塔tututa)了。

    “,你真好看。”

    “陈楚,村里人说的不错,你就是坏蛋,你就是流氓,还有我嫂子是不是被你勾引走的?现在人哪去了?还有,我家的房子是不是你烧的……”

    “哎呀,哪有的事儿啊,你别误会,你嫂子那么大的人了,我能勾引走么,在说了,实话跟你说……”陈楚说着靠近了王。

    “你,你干啥?”王往后面退了一步,陈楚一把抓住了她的白嫩的小手说:“,你还不知道么,我的心一直在你这里啊,为啥你就念完了初一就不念书了啊,你可知道我多想你,现在咱俩都大了,这阵子你都去哪了?你真是想死我了你……”陈楚说着话,低头在王小眼白白的小手背上亲了一口。

    “呀……”王小眼都市俏脸粉红,她本来就是没经历世事的女孩儿,哪像陈楚这样的情场老手了,早就羞红满脸了。

    陈楚亦是一阵的花言巧语,再加上小伙儿越来越jīng神帅气了,王的心几乎融化了,被打动了,加之她心里对陈楚还真存在着一丝的好感。

    陈楚在月下,看到她的眼神中就全然的明白了这些,一把拉住王的手,搂她到怀里,嘴一口就亲她的红红的小嘴儿。

    王嘴唇紧闭着,笨拙的嘴唇被陈楚撬开,舌头伸进她嘴里吸了两口。

    王羞臊的推开陈楚,马上拉开门反手把门关上了,陈楚还轻轻的扣着门板说:“,你出来啊,我有话和你说……”

    王却低低的说:“太晚了,明天……等明天的……”</dd>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