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王脸sè通红,心里像是有一头小鹿似的乱跳乱窜的,农村的纯洁女孩儿可能现在这个年代亦是很难找了。

    如果能找得到真的要比大熊猫还要珍贵了,这样的女孩儿如果真的有亦是要好好珍惜了,万不要失去……而2000年的时候,相对于比较落后,农村百分之七八十都是泥草房,如今八分之七八十都是砖瓦房了,但是与之相对应着的便是人心了。

    那时候的人心百分之七八十的淳朴善良,农村姑娘那样的纯洁而朴实,便像是邻家妹妹,整天跳呀跳的跳皮筋,而现在那种朴实的农村姑娘亦是太难找寻,太难的了,物yù横流的冲击与之快速发展的背后往往是人xìng的生冷甚至是泯灭……

    比如那时候,全村倒下讹人的只有王小眼一个……

    现在,全村老人不讹人的能有一个就不错了。

    ……

    王此时娇喘不已,脸上红的要命,脸蛋子都像是要着了火似的了,而且嘴唇被陈楚亲吻了几口,感觉里面甜丝丝的,像是抹了蜜糖一样,而且嘴唇亦是火辣辣的。

    王这是第一次接触男人了,此时鼓起的胸口一起一伏的,深呼吸着气息,脸上**辣的,听着陈楚有节奏的敲击着门,她心里翻江倒海的一阵不是滋味。

    她小声说:“哎呀,求求你了,别敲了,大半夜的,你……你到底要干啥啊……”

    “,我就是想和你说说话,你出来啊,出来,咱俩说几句话,我和你一起去看看星星啥的……”陈楚没皮没脸的说着,心里都忍不住要笑。

    不过,王却是心里甜丝丝的,想到两个人一起坐到苞米杆柴禾垛上看星星,好像也挺美的。

    不过王马上咬着嘴唇,摇着头,把脑中刚勾勒出来的幻想马上给弄没了。

    “不行……陈楚,求求你了,你回家,这大半夜的,你……你别这样……”

    “哎呀,我的,你不知道我多想你,我天天在你家转终于等到你出来了,我容易么我,你就不能看在我对你痴心一片的份儿上,出来多和我说说话啊,你看看我有多可怜啊……”

    “哎呀,不行……陈楚,你真烦人……我……我告诉你,你要,你要是真(兔兔塔tututa)我,那,那你就让你爸找媒人到我家来说媒,然后咱俩搞对象……”王真是对陈楚有些心思了。

    好女怕难缠,更怕这种无赖流氓的挑逗,尤其是这种没有经历过男女事儿的农家女了,陈楚这种大狸猫最容易掏到她们。

    王自己都不知道刚才说啥了,咋能说出那样的话出去了。

    不过陈楚也明白了,这王对自己还真是有心思啊,真是没想到啊!

    他已经弄过那么多的女人了,女人的心思他不能说是专家,但是还了解不少的,像是这种纯洁的女孩儿最容易得手了,陈楚心里琢磨。

    这回好啊,没想到来祸害王小眼家的家禽啥的,顺便还能把他姑娘给祸害了,反正是你姑娘自己愿意的。

    陈楚还在门口低声墨迹着:“啊,我是真的(兔兔塔tututa)你,你看这大冷天的,你忍心看我在外面冻着么,你就出来让我再见你一面……”

    ……

    陈楚磨磨唧唧的在那,大月亮底下,陈楚像是一只黄鼠狼似的趴着两只爪子在人家门板上不停的蹭啊蹭的,好在王大胜呼呼呼的打呼噜睡的香,他娘去亲戚家了,王脸上害臊的,把门稍微的欠开了一条缝。

    陈楚要挤进去,被她推了一把,然后王红着脸从里面走出来,随后把门关严,用后背抵住,同时两手背在后面,前胸两只大扎鼓鼓囊囊的,冲陈楚翻了翻眼睛说:“干啥?你说,你到底想要干啥?”

    陈楚嘿嘿笑了:“我的好妹子,我不干啥,我就是想好好的亲亲你……我的好妹子……”陈楚说着两只手搂住王的脖子,嘴唇就贴在她的脖子上啃了起来。

    人家大脖子雪白雪白的,陈楚嘴一张,哈喇子都流上去了。

    王感觉脖子全是陈楚又啃又咬又亲又舔的涂抹星子,焦急的小脚一踩陈楚的脚。

    陈楚低低的叫了一声疼。

    王推开他笑了说:“你活该……”随后她又淡淡的说一句:“陈楚,你,你真(兔兔塔tututa)我咋的……”

    “(兔兔塔tututa),(兔兔塔tututa)啊。”

    “真(兔兔塔tututa)那你就找人给我爸提亲,我正好学服装裁剪的,准备去县里开个小店,然后咱俩一起经营,多好啊,和你说,服装裁剪挺赚钱的,都是翻倍的利润了……”

    陈楚心想,让我爸找你爸提亲?也就是找王小眼提亲?拉倒,那王小眼,苍蝇冲他飞过来,他都看看有没有肉,那小气的差不多挑大粪的过来他都得尝尝咸淡,谁敢上你家提亲啊?

    我靠,不得要二十万彩礼啊,还有啊,那王小眼可跟老子有仇啊,这个疙瘩是解不开的。

    心想,老子不管咋说,刚才亲也亲了,最好把王小眼的姑娘给搞大肚子也不错,反正自己也不吃亏。

    想到这里陈楚一把抓住王的手就往柴禾垛那边拉,说是要去看星星。

    王羞红满脸,不过还是小碎步跟着往前走了几步,看了看天说,哪里来的几颗星星啊,就是一个破月亮,哎呦,这还冷飕飕的风啊……

    陈楚闻言忙一把搂住王的肩膀,另只手也圈过她,把她整个搂在自己的怀里。

    “咋样?这回还冷么?”

    “嗯……暖和点了……”王低着头,害羞的看着自己的脚尖,陈楚扶着她,坐到了柴禾垛底下,接着柴禾垛在月下的黑影,陈楚的手开始伸了出去,在王的身上,开始摸索了起来。

    先摸她的后背,然后一点点的往上摸着她的脖子,脸在她的脸庞上轻轻的磨蹭着。

    王身子簌簌的抖动了两下,然后说:“陈楚,你,你别……”

    “别啥啊,,我老(兔兔塔tututa)你了,你给我……”陈楚说着话一把按到王,片腿就把她骑在了柴禾垛下面,嘴开始在她的脸上,脖子上,嘴上叭叭叭的亲吻了起来。

    “别……不行啊,不要啊……不行……”王两只小手开始挣扎起来。

    不过浑身还是被陈楚摸着的滚热滚热的。

    陈楚的嘴亲着,两手开始给她解着胸前的扣子,一颗,两颗的。

    王的nǎi大大的,鼓鼓的,挺挺的,直立的让陈楚一阵的眩晕,终于头往她的胸前一埋,把脸贴在了王两只大肉球上,鼻子伸进她的肉球的沟沟里狠狠的嗅着。

    一阵阵的体香不禁传进了陈楚的鼻孔,亦是处女的那种nǎi香,亦是只有处女才有的淡淡的很像是牛nǎi的疝味儿了……

    王浑身火辣,从开始的挣扎,到开始嗯嗯啊啊的呻吟,两手的手腕被陈楚抓住,而他的下面狠狠的顶住了她的小腹。

    王连更红了,感觉陈楚在吃着她的扎,而他的两手在解开着王的裤带,正在王马上就要被陈楚拿下的时候,忽然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啊,大胜,开门啊……是我……”

    王一听,是老娘回来了,刚才她已经被陈楚弄的迷迷糊糊的,想要缴械不再挣扎任君品尝了,不过一听到老娘的声音,马上就恢复了意识,看了看趴在她身上的陈楚。

    一股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就将陈楚推下了身去,小脚还踢打了陈楚几下。

    忙手忙脚乱的系着胸前被解开的扣子。

    而裤带也被陈楚解开了,刚才就差点裤子被扒掉了。

    “哎呀……陈楚,别闹了,是我娘回来了,真是的,她不是说去我老姨家了么,大半夜的,咋又回来了……”王说着话,把陈楚推开了多远,不让他靠近,又把头上的苞米叶子捋了捋,这才系上裤带进了后门,陈楚跟着她,她关门之际小声说:“你……你以后别这样闹腾了,要是……要是真(兔兔塔tututa)我,真想娶我做媳妇……那,那你就让你爸来提亲……”

    王说着话,红着脸慢慢的把门合拢了。

    陈楚还在合拢的一瞬间不死心的说着:“啊,我真的(兔兔塔tututa)你了,我是真心(兔兔塔tututa)你……”

    “我……我知道……”王抿嘴一笑,门最后合上了。

    随后王打开灯,对这镜子照了照,看自己满身都是苞米叶子,忙收拾了一下,这才去开门说:“妈,你咋大半夜的还往回走啊……”

    “哎呀,都是你爹,讹人家徐广宽,要说徐广宽那人的多好,多老实的人啊,要讹人也应该去讹陈楚那个臭小子啊,讹人家徐广宽干啥啊?你爹给我打电话说了,不让这徐广宽拿出三千块钱来,这事儿完不了,我寻思你爹也得在人家住个十天半个月了,我也就不在你老姨家呆着了,直接回来,正好是收秋,家里也需要人手了……哎呀,你哥还睡呢!这个死猪,可咋整,我敲这么半天门他都不醒,幸好你在家,不然我后半夜都别想进屋来了,得冻死我不可……”

    王老娘磨磨唧唧的说着,而这些话都被陈楚听了过去。

    心想,我靠,真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啊!这不,整天惦记着我呢!还想要讹我呢,你说着老王家,有好心眼子不?我能不收拾收拾你们么!

    让你王小眼整天的琢磨人,这一家子好像就这个姑娘王还不错,就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家亲生的了,咋都是一家人,这素质差距咋这么大呢,真是的……

    此时,王还说:“妈,人家陈楚也没想你们说的那样,可能嫂子跟他没啥关系,你说嫂子十九岁,他才十六,能发生啥啊,再说咱家那三间大瓦房,还不是我爹小心眼,不想去给公家干活,把柴禾放在咱房子周围了,没准还是徐国忠扔个烟头呢……”

    王老娘唉了一声:“这玩意谁都不好说了,不过和你说,陈楚那小子你以后得绕着道走,躲他远点,那小子不把握,咱全村四大害,现在秋天了,蚊子臭虫,苍蝇是没了,但是老鼠跟陈楚还在,这陈楚就是属耗子的,耗子过街,人人喊打啊……”

    王咧咧嘴,心想却不是这么想,她感觉陈楚对他是真心(兔兔塔tututa)的……</dd>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