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陈楚一大早上的就跑到了张老头儿那里,不过张老头儿还是挂着那张纸,什么去修炼去了云云,陈楚不禁摇头。

    心下着急,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办好,这次不能用雷管去炸王小眼了,心想张老头儿的损主意多,问问他,偏偏这老家伙就是不在。

    正好,迎面走来了小袁大夫,看见陈楚还冷哼了一声,前天,小袁大夫正看到陈楚驮着柳冰冰远去了,不禁心里不好受,他也没结婚呢,虽然和几个老娘们发生过关系,当然,里面有刘海燕。

    刘海燕还说跟他搞的时候,小袁大夫不像一般男人那样急哄哄的,而是文质彬彬的……

    所以,他见到陈楚眼睛直往上翻,那是一个不乐意。

    陈楚忙抓住他说:“小袁大夫,快帮我一个忙。”

    “切!”小袁大夫一翻眼睛:“我帮你?我才不帮你呢!你给我撒手!”

    陈楚愣了愣随即说道:“小袁大夫,你今天咋了?大老爷们的有事儿说事儿,你整这出干啥?”

    小袁虽然有点娘娘腔,不过也有有点,便是心直口快,心里不藏着不掖着的,这点逼一般老爷们强多了,一般老爷们表面上很粗矿,其实心眼小的很了。

    而小袁大夫的xìng格正好相反,外表是内秀的,但是内心很强大。

    指着陈楚说道:“姓陈的,我问你啊,你和……你和柳副村长啥关系?为啥还是和她在摩托车上有说有笑的?嗯?”

    小袁大夫说完,陈楚就愣住了,心想这个娘娘腔有意思啊,自己跟柳冰冰啥关系?那都是我老婆了,还怀着我孩子呢。

    不过一想到有事儿相求人家,也不能直接说了,陈楚看的出来,柳冰冰那样的美女谁不(兔兔塔tututa)啊,别说小袁了,就连徐国忠,张财,就连县长都流哈喇子了。

    (兔兔塔tututa)她的人多了,自己管得过来么,再说了,他们(兔兔塔tututa)是一回事,自己跟柳冰冰又是一回事,根本就不挨着,再说,自己弄了柳冰冰,把她搞到手了,多少男人羡慕自己呢。

    陈楚心里挺美的,忙说:“哎呀,那是我干姐姐,你真是的,她妈就是我干妈,小袁大夫,你啥意思?”

    “我……我……我……”小袁大夫忙傻了,一听人家是姐弟,也就是陈楚是柳冰冰老妈的干儿子,是柳冰冰的干弟弟。

    小袁这个后悔啊,啪啪啪的直拍脑袋,心想自己咋那么糊涂啊,柳冰冰那样的女人能找个比自己小那么多的么,在说了,陈楚就是一个半大孩子,根本不可能的事儿。

    现在自己得罪了陈楚,就是得罪柳冰冰的弟弟了。

    小袁脸上忙像是大太阳似的,火辣辣的说:“那啥……弟弟啊,你有啥事,就尽管说了,和小袁哥别客气……”

    陈楚心里好笑,心想小袁,你这个大sè鬼,表面上娘娘腔,实际上也是一个sāo包啊!

    “咳咳……小袁……小袁大夫啊,不瞒你说,我还真有事儿求你……”

    陈楚便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小袁气得哼哼的。

    “弟弟啊,不瞒你说,就那个王小眼我最看不上他了,他就知道讹人啊,上回在我这买药,然后回来说吃坏了,那意思就是要讹人呢,不过我没惯着他,跟我斗,他还嫩……”

    小袁别看yīn阳怪气的,不过这种人亦是不好斗了,他要是跟王小眼掐起来,那算是针尖对麦芒了,徐国忠根本就不是王小眼的一合之将,昨天刚去就铩羽而归了……

    小袁大夫又说道:“弟弟啊,你看我还有个病人,那啥,你看中午行不,中午咱就按着你的计划去实施,然后回来,到袁哥的诊所,袁哥请你吃饭……还喝酒……”

    陈楚笑了笑,感觉小袁大夫这人其实不坏,挺古道热肠的……

    两人商量一定,便在中午的时候,一起来到了徐广宽家了。

    ……

    小袁大夫yīn测测的笑,手里的手术刀玩的哗哗的,王小眼脸上都冒汗了。

    “小……小袁大夫……你,你可别乱来啊……我和你说,我可没病……”

    “呀?”小袁眼睛一瞪说:“我说王大叔,你别没病啊,没病你在这呆着干啥?没病你能坐在徐广宽的炕头上?我告诉你王大叔啊,咱有病啊,就得看,再说也不用你花钱,花多少钱徐广宽必须要掏,不掏咱去派出所告他,他还是民兵连长呢,屁啊!放心,这事儿有我给你作证,陈副村长给你做主!”

    小袁小刀就要往王小眼喉咙里面刺。

    “王大叔啊,你那里都已经发炎了,来,让我给你挑开,挑开后,把里面肿瘤抠出来,然后给你消毒,缝上几针……”

    王小眼根本不懂医术,再说农村有几个懂得的,比如马小河他爷爷nǎinǎi,那么大岁数了就在农村呆着了,一辈子都没去过瀚城,不知道瀚城是个啥模样都。

    村里人一年到头能去瀚城逛逛街,看看楼就不错了。

    看病都在小袁大夫这里了,不禁是小杨树村,就是其他村子也有来小袁大夫这看病的。

    “你……小袁大夫,我……咱不这么干,炎症不是可以打吊瓶,吃药么,还可以打针……”

    “不行啊,王大叔,你这病不能大吊瓶,那玩意来的慢,打针还可以,吃药更不行了……”

    “我,我打吊瓶,慢的就慢点……”王小眼像是在跟死亡挣扎似的,别看岁数大,毕竟是干了一辈子活了,小袁大夫还真没他有劲。

    没办法,只能先打吊瓶了,那针头扎进王小眼手背上的时候,王小眼拿表情就跟死了请爹妈似的,甚至比死了亲爹亲妈还要痛苦呢……

    吊瓶滴滴答答的走着,陈楚心想这不行,还得整整他,不禁跟小袁大夫悄悄使了个眼sè,随后小袁大夫点点头,把最大号的针头给拿出来了。

    这玩意都是跟牲口打针的。

    当然给王小眼打的也只是葡萄糖生理盐水啥的,一般对身体没有什么危害。

    陈楚眼睛转了转,忙先出去跑到了王大胜家。

    中午王大胜刚吃完饭,戴着手套要求上地掰苞米,迎面就碰到了陈楚。

    而王大胜身后还站着妹子王,王一看见陈楚,脸刷的就红了,忙跑进了屋里,从窗外偷看着陈楚。

    陈楚微微一笑。

    王大胜却是恨不得一把掐死他。

    王大胜瓮声瓮气的说道“陈楚,你,你来干啥?”

    “王大胜,我来就和你说一件事,你爸在徐广宽家不让人给他打针,那怎么能看病啊?不看病就证明没病,没病就得离开人家,离开人家就得回到你自己就家,回到你自己家就得吃你自家的粮食对?”

    陈楚一顿绕,王大胜有点糊涂了,陈楚又解释了一遍,王大胜懂了。

    他虽然楞,但是这种楞人都是往里面楞,从来不往外面楞,便是说都是往里面划拉钱,从来不往外面扔钱。

    毕竟是王小眼的儿子,骨子里头亦是有王小眼小抠的xìng子。

    陈楚解释明白了又说道:“你说你爹一顿饭吃多少?”

    “那老家伙,能吃三个馒头,还能喝半斤酒呢!”王大胜瞪着眼睛说。

    陈楚笑了说:“你算算啊,一顿三个馒头,一天三顿……嗯,咱就算是一天两顿,那就是六个馒头,一天就是一斤酒,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就是三百六十五斤酒,跟两千多个馒头,菜还不算……你说要是在徐广宽家住上一年,你家得省下多少钱啊?对不对?”

    “对啊!”

    “那赶紧的,你爹不让打针,那怎么能行呢!那就得回自己家吃馒头了,不能在人家吃了。”

    “那不行啊!”王大胜也急了。

    陈楚忙说:“那你赶紧跟我去把住你爹,让小袁大夫给他打针,我们都是为了你家好啊……”

    王大胜也点头,忙三火四的跟着陈楚跑到了徐广宽家里,见老爹正在挂着吊瓶,而王小眼看见自己儿子来了忙问:“你这小子,家里的地都收拾完了么,你就来?”

    王小眼瞪了儿子一眼,王大胜瓮声瓮气的说:“爹啊,你咋打上吊瓶了?你不能打这玩意啊!”

    王小眼偷快哭了,心想还他妈的是我儿子心疼我啊!

    忙说道:“我是被逼的,他们非给我打……”

    王大胜忙说:“不能给我爹打吊瓶,赶紧的,把我爹的吊瓶给撤了!”

    这小子一瞪眼睛也犯浑,小袁大夫此时看了看陈楚,随后把王小眼的吊瓶给撤了。

    王小眼看着吊瓶嘴就咧开了:“儿啊,幸亏你来了,爹都屈得慌啊……”

    王大胜也咧嘴说:“快,给我爹打针,不能打吊瓶,吊瓶来的慢……”

    王小眼一下愣住了:“啥?”

    而陈楚此时大声说道:“赶紧的,把王大叔给按住!小袁大夫快准备打针!”

    这按住的活得让王大胜来,不然别人按住他,王小眼又得讹人了,他总不能讹他亲儿子!

    王大胜连鞋都没脱,直接上炕,把他得搂住脖子就给放到了,陈楚给王小眼扒裤子,王小眼屁股就漏出来了。

    陈楚不禁笑了,心想别看王小眼岁数不小了,这屁股还挺白的哪!

    此时,小袁大夫把给牛打针的大药针也冲医药箱里拿出来了,霹雳啪嚓的打开生理盐水的瓶子。

    那玩意是啥谁也不知道,都以为是药物了。

    王小眼看着那药针,两眼就发晕,气得,吓得都大口喘气,差点憋过去。

    冲儿子骂:“你……你……你他妈……他妈的这个畜生……啊……”

    王大胜去死死的压着王小眼,低声说:“爹,你一年在这家能省下两千多个馒头呢!”

    王小眼气得两眼发晕,垂死挣扎,鞋都踢飞了,随后小袁大夫拿着药针过来。

    王小眼两脚使劲乱踢:“姓袁的,你别扎,你……我跟你没有仇,你别欺人太甚了你……”

    小袁笑了:“王大叔啊,瞧您说的,咱有啥仇恨啊,你是病人,我是大夫,你有病就得看啊……”

    “我……我……我……我没病……”王小眼都快哭了。

    “哎哟喂,没病你在人家徐广宽家里躺着干啥啊!我看啊,你还是有病!”小袁大夫说着话挤眉弄眼的狠狠道:“你有病必须得打针!”

    王小眼感觉那大针头跟钢钉粗细似的就要扎过来了,大声喊叫,此时,小袁大夫忙把药针递给他儿子王大胜说道:“大胜啊,就往你爹这屁股蛋子上扎,我没你有劲儿,你就扎,记住了,以后啊一天一针,不能间断喽……”

    王大胜虎小子一针就扎进老爹的屁股蛋子上了。

    王小眼疼的发出像是杀猪似的嚎叫。

    “啊……我糙你们妈啊!我糙你们的亲妈啊……我他妈的没病啊……我没病……我他妈的就是讹人啊……我承认我讹人行了!别他妈的打针了……”</dd>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