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陈楚算是副村长了,王骂了他几句,下面也不敢说啥了,毕竟分地人家还管着,柳副村长不在,这事儿权利都在陈楚身上。

    别管是不是暂时的。

    再说,他本来就对陈楚有点好感,再见人家砖房也都盖起来了,屋里通亮,塑钢窗子,屋内窗帘一拉,灯光亮堂堂的,心里一软,心想要是能嫁给陈楚,过上这样的rì子也不错了,就不知道他现在是副村长了,还能不能瞧得起自己了……

    陈楚倒了一杯水,递给王,她今天穿了一件黑sè的外套,毕竟秋天了,有些冷了。

    而里面穿着白sè的衬衫,衬衫下面本来是齐齐的衣摆,不过被她剪了,成了燕尾的衣摆了,这样更有感觉了。

    下面是一条‘堂绒’的裤子,那种面料很结实,很吸灰,在冬天秋天啥的也很抗风了。

    下面是一双小巧的布鞋,那鞋子好像也是自己做的,买的鞋底,鞋面也是用‘堂绒’布料折叠了几层做的了,也很保暖,在秋天穿更是合适了。

    王不像城里女孩儿那样穿着高跟鞋,戴着大耳环啥的,脸上也不擦那些化妆的东西,但是这种自然的淳朴的感觉,让人眼前一亮,心里痒痒的恨不得马上就把她拉进怀里好好的亲热亲热了。

    王面sè白白的,脸蛋娇嫩嫩的,毕竟十六岁的女孩儿,从里到外都透出一股嫩嫩的感觉。

    就像是水仙的花骨朵,让人恨不得掐上一把,真是喜爱了。

    陈楚下面都硬了,递过去茶杯的时候,手还装作不经意的摸了人家的小手一下,王差点没接住掉到地上去了。

    陈楚家亦是铺上了光亮的瓷砖,那样光洁鲜亮了。

    “啊……”王接过开水,放到一边。

    陈楚说:“你把外套脱了,屋里面暖和……”

    王嗔怪他一眼,但还是觉得有些热,是一男一女在屋里紧张的那种热了。

    把黑外套轻轻的脱掉放在旁边,里面两只大扎鼓鼓囊囊的,像是要冲破了衣服的束缚似的,马上就要弹跳出来了。

    王亦是感觉嘴里发干,喝了几口水,润了润喉咙,一时间想不出自己来干啥了。

    呼出两口气,她平静了下心绪,这才有些羞臊的说:“你……你为啥老跟我家作对?你……你为啥欺负我爹……还有……昨天你对我说的那些话是不是真的……”说道最后,王低下头,一副小媳妇的娇羞。

    别说陈楚了,就是徐国忠也扑上去了,她这样的,胜过城里那种sāo女人丝袜的挑逗了,这种女孩儿男人是最受不了的。

    “小,妹子,你看你说的,我对你假的了么?”陈楚心里一下想到了柳冰冰,不过转念又一想,自己柳冰冰(兔兔塔tututa),但是也(兔兔塔tututa),盯着她胸前的两只鼓鼓的大扎,陈楚的哈喇子都流出来了。

    上前抓住王的两只小手,王啊的娇嗔一声:“陈楚,你……你干啥啊你?你快点松开啊,别这样……我今天就是来问问你……我问你……唔……”

    王没等往下说,大脖子已经让陈楚搂住了,陈楚张嘴就亲吻住她红彤彤的小嘴儿,从来没有经历过男女事儿的王挣扎了两下,便是胸口发跳,意乱神迷的,想要挣脱开,不过却没有陈楚的力道大。

    陈楚把她按倒在炕头,狠狠的亲吻着她的小嘴儿,两手也在她鼓鼓的胸口揉着,感觉着那对大肉球是那么的大了。

    两手胡乱的又去解王的裤腰带。

    “哎呀……你……你别闹了……你要是有心就娶了我再……”

    王挣脱开小嘴儿,感觉小嘴儿是那样甜丝丝的了,被亲吻的浑身无力,陈楚又开始在她的雪白的大脖子上又亲又啃又咬着……

    王雪白的脖颈上留下了一排排的牙印,两手不停的挣扎的往下去推陈楚的头。

    陈楚正好亲吻着她的胸口,王的白衬衫已经被弄开了两枚扣子。

    里面白白的rǔ罩坦露了出来,陈楚看着那白花花的一对大肉球,眼睛冒出了蓝光了。

    两手往下一拉,那两只白白的大nǎi便弹跳了出来,上面一对小小的相思豆是那样粉红的可爱……

    陈楚知道,她这里是禁地,还没有人动过了。

    此时的王已经娇喘连连,而陈楚的两手已经颤巍巍的抓住她的两只大扎,嘴马上去吸允一个扎头。

    王叮咛一声,而陈楚寂静解开了她的裤带,把她的裤子往下一拽,她两条雪白雪白的大腿像是莲藕一般的便露了出来。

    陈楚在她的大腿上抓着摸着,这时,外面老远传来喊声:“…………”

    王吓得一激灵,马上睁开眼了,慌忙推开陈楚说:“不好,我爹喊我呢……”

    陈楚也是一阵的扫兴,心想你个王小眼,大半夜的喊鬼呢!

    不过还是松开了王,她像是个受jīng的小白兔似的慌乱的穿好了衣服,提上了裤子,陈楚恋恋不舍的又从后面搂住她的细腰,亲着她的脖子说:“,你啥时候来,再不我去找你……”

    “你……你别,你要是真心(兔兔塔tututa)我……就,就提亲,我……我愿意嫁你……”王说着脸sè滚烫滚烫的跑了出去。

    王小眼jīng灵鬼,别看个头不高,但是心眼比谁都多,白天的时候自己的闺女向着陈楚说话,他就感觉苗头不对,晚上见闺女大半夜的出去了就没回来……

    他是过来人了,毕竟也年轻过,那时候跟他老婆也没少钻苞米地,柴禾垛啥的,要不他这么点的小个能娶到那么漂亮的老婆么,还是心眼多压的,把人家闺女祸害了,才没办法生米煮成熟饭的了。

    他见闺女走了二十分钟没回来,忙拄着树茬子出来喊上了,他也不知道闺女在哪,不过这一喊谁还受得了啊!

    大半夜的,王小眼的声音能传出八里地外面去,整个村都被他惊醒了,狗吠不断,夜猫子都跟着叫唤起来。

    “爹啊!你瞎喊啥啊?”

    “我瞎喊?你,你跑哪去了?”

    “我没去哪啊?我就是溜达溜达……”

    “溜达溜达?大姑娘家家的,没事溜达啥?赶紧给我回家去……”

    声音由远及近,陈楚呼出口气,心想真是的,这一家人,王小眼那德行,咋能有一个这样好的闺女呢,唉……

    陈楚咂砸嘴,到嘴里的肥肉没吃到暗暗可惜,不过他女人已经不少了,准备明天去找柳冰冰,解解馋……

    陈楚住在砖房里,心里亦是美滋滋的,暗想我陈楚也有今天?也想到了混真的不如当官,比如混,有人那么笑嘻嘻的阿谀奉承的给自己盖房么,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女人投怀送抱的,这便是当官的好处了。

    如果混,都是那些……应该说大部分都不是好女孩儿主动投怀送抱的,歌厅舞厅,小太妹啥的,但是当官都是这些农村纯洁的女孩儿主动保媒,陈楚舒出口气,心想当官真他妈的好啊!

    一晚上昏昏沉沉的,第二天早上起来,竟然天sèyīn霾,飘起了一层小雪。

    陈楚打了一趟拳,电话响了起来,是村长张财打来的。

    “哎呀,村长啊,啥事啊?”陈楚擦着脸上的汗问,虽然下来清雪,不过陈楚这趟拳脚打下来,加上古泰拳,体力消耗的多了去了,还是浑身汗涔涔的,准备冲个澡了,冲澡也是凉水,农村孩子冬天用凉水洗澡的也不少了……

    张财在电话里说:“那个……不是下雪了么,糙他nǎinǎi的,啥天啊,地里的庄稼都没咋收呢,就先下起雪了,那啥……镇长乡长啥的要来检查,看看农作物收秋收的咋样了?那个……咱村的路得有人清扫积雪了,你看看安排人扫一下……”

    张财说完挂了电话。

    陈楚晕了,心想地里的庄家都没来得及收呢,谁他妈的闲着几把痒痒去扫大道啊!这不是扯犊子么!就他妈的是形式主义害死人啊!

    不过,也没办法,毕竟自己是副村长,人家才是正村长,这事儿也理解,上面来检查,必定要给人家领导一个好的jīng神面貌不是么……

    有的时候细节决定于成败,你干的好不如说的好,官场上也是讲究干面子活的,就算你村长,副村长冒着大雪去帮老百姓收秋领导看不见也白扯,相反,你要是把大道上的雪扫一扫。

    领导的小车一来,一看心里就舒坦多了。

    心想,你看看人家小杨树村,多好啊!这大道扫的多光溜整洁,你再看看别的村,道上泞泥歪歪的,像个什么样子……

    陈楚琢磨了一下,也明白的这个道理,但是这大道让谁去扫好呢!

    自己是副村长,不能一大清早的撅着屁股去扫,让徐国忠?不行!孙五,更白扯了,而整个村子都在收秋,就这么几个闲人了,妈的,实在不行就老子去扫把……唉……这个村干部也不好当了。

    陈楚叹了口气,去村上拎着扫把,扫了两下就憋屈,正这时,后面传来一声yīn阳怪气的声音:“哎呦呦,陈副村长扫大道哪!没看出来啊,你个大村子还干这活?啧啧啧……”

    陈楚回头,见正是拄着树杈的王小眼,心里这个气,不过他又碰到手上的玉扳指暗淡的闪了闪,陈楚灵心一动,立即有了主意,心想这大道可有人扫了。

    看了看王小眼yīn阳怪气的模样,陈楚呵呵笑了笑,只是叹口气说:“这人啊,真是的,千万不能穿金戴银的,不然这一掉了就好几千块钱没了……”

    “啥?”王小眼一愣,两只黄豆大小的眼睛瞪得溜圆溜圆的。

    陈楚叹了口气轻声说道:“刚才那个……有人给妇女主任刘海燕买个金戒指,一千多块啊,不知道这一路丢在哪了,昨天晚上丢的,这一大早上下雪了,让我慢慢帮着找,你看我还有事儿,啧啧……”

    “呀!陈副村长,你有事儿那就忙去呗,我来找啊!”王小眼两只眼睛都冒出蓝光了。

    陈楚心里好笑,不过还是忍着。

    “哪有那么容易,上面还要扫雪,刘海燕还要找戒指……”

    “我……我来!”

    “你行么,你这腿脚也不利索,能扫雪么。”

    “行!谁说不行啊!我一定好好扫……陈副村长你忙去!”王小眼树杈子也扔了,忙抢过陈楚的大扫把,仔细的扫了起来,心想自己找到那金戒指了就往兜里一揣,一千多块就到手了,哈哈……

    陈楚捂着嘴偷笑,心想王小眼这可是你自己找活干,怨不得老子我了……l3l4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