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请到看最新章节******)

    陈楚看着王小眼这德行就想笑,一条腿还有点不好使,不过还是轮着扫把扫雪,而且扫的特别仔细,扫一下还用脚踢打两下。

    陈楚说:“王大叔,我帮你扫!”

    “不用,不用,你忙你的!我打电话给我儿子……”

    王小眼别看抠门,但也挺新cháo的,掏出摩托罗拉8088这款手机,直接给王大胜拨过去了。

    直接骂道:“带着扫把,过来扫大道!妈的,快点……”

    ……

    王小眼跟王大胜爷俩基本上扫了三个小时,这个仔细,这个用心,但除了石头子,玻璃碴子,啥金戒指,毛都没有。

    中午的时候镇长的小车来了,一看光溜溜的大道,地头上全是忙碌的收秋的村民,不由得点头说道:“张财这个村长真不错,是个人才……呵呵……”

    不久,张财回到了村上,夸奖陈楚说:“陈楚啊,行啊,找谁把大道扫我都不服气,你能让王小眼爷俩扫大道,哈哈……我服了你了,你这个副村长牛逼啊!”

    陈楚也有点忘乎所以,哈哈笑道:“没事,我跟王小眼说刘主任的金戒指掉道上了,他们就自己扫去了……”

    “哈哈哈……”众人一阵大笑,可能是太高兴了,王小眼满身臭汗的走到他们身后都没人知道。

    这时,徐国忠看到王小眼怒发冲冠的模样,忙捂住了嘴,不过还是吃吃吃的憋着笑。

    张财跟陈楚回头见王小眼那气得要杀人的目光,也不笑了。

    张财正sè道:“咳咳……那个……那个啥来着?呵呵,那个王小眼,哦不,王德怀同志为人民服务,应该受到表扬嘛!”

    陈楚也咳咳说:“对,对,我这就整广播喇叭,表扬王德怀同志。”

    村里是有广播的,不过时间长了也不知道好不好使,陈楚调试了一下,里面唧里哇啦的全是噪音。不过陈楚还是冲广播说:“今天,本村王德怀同志,为了迎接镇长的检查,放下自家收秋的农活不去干,特意用一上午时间,把村里的主干道仔细清扫了一遍,这种无私的,为人民服务的jīng神给予……表扬……”

    王小眼没气死了。

    哼哼了一声,摔下了村里的扫把气咻咻的领着儿子回家了,回家老婆还埋怨着:“你地里的活不干,吃饱了撑的跟儿子去扫啥大道?就属你积极咋的?啊?”

    王小眼不知声,气得呼呼的,最后憋不住大骂陈楚王八蛋。

    吃中午饭的时候气得也肚子疼。

    闺女王低下头,慢慢的吃着饭,等吃完饭的时候,她娘不让她收拾碗筷,说姑娘都是要嫁人的,以后到人家家里了,也免不了干活啥的,在自己家就能养一天是一天了……

    王索xìng拿起针线活绣了两下,也不绣了,直接去找陈楚了。

    而村部里面的人也不少,徐国忠正在鼓弄着广播喇叭。

    不为别的,上午的时候陈楚在广播里说的挺好听的,他感觉这玩意不错,自己也想在广播里面说说话。

    刘海燕,张财都白了他一眼,心想徐国忠啊,你真是不知道自己能吃几碗干饭啊,人家陈楚最起码学习好啊,出口成章的,你那两下子能行么,还要冲广播喇叭里说话?你会说个屁啊你啊!

    徐国忠却笑了:“咋的?陈副村长能说,我就不能说了?我为大家宣传点致富信息咋的不行啊?我现在就说……”

    徐国忠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本书,冲着广播喇叭念着。

    广播喇叭好多年没用了,说话都走音,上午陈楚说话的时候也变调了。

    张财正出去要看看地,就听广播里面徐国忠的声音传出来了,跟蛤蟆似的呱呱的,都走音了:“那个……农村小媳妇、妇女们听好了啊,现在播一下怀孕须知……”

    张财一摸脑袋,心想徐国忠你有病,你个大男的说什么怀孕须知啊!这好像是妇女主任刘海燕的活啊!你这不是没事找抽风么!

    徐国忠又念说:“那个……怀孕了啊,以后生孩子,哺rǔ很重要,多吃点好的,那样下nǎi,对哺rǔ孩子有好处,又家里条件好的再吃点鸡蛋啥的……”

    张财脑袋嗡嗡的,心想这是哪跟哪啊,家里条件好的吃鸡蛋?现在条件不好的也能吃的起鸡蛋啊。

    忙跑回去村部了,一看徐国忠还在念,把那本书一把抢过来,一看是一九五三年的书……

    那才刚建国没两年,那时候吃鸡蛋是成问题的了,气得张财都想笑了,心想徐国忠这书在哪个耗子洞翻出来的呢!

    “老徐啊,你念点别的……那个刘主任啊,你是妇女主任,你看着点徐国忠点,别让他出洋相……”张财也不好说啥了。

    刚出去就听广播喇叭里面徐国忠跟张海洋的声音传出来了,两人像是在干架似的。

    “徐国忠,你滚远点,别靠我这么近!”

    “咋?海燕妹子,我念书呢,就问你这个字儿念啥,你推我干啥?”

    “看字你就看字,你看我nǎi干啥?你媳妇没长那玩意啊?”

    ……

    张财恨不得爬到树上把广播线掐折了算了,心想徐国忠这个爹啊,不过现在掐断也来不及了,都播出去了,还好两人没搞到一起去,要不不得乱套了啊!

    这广播喇叭一播,全村都笑开了,徐国忠老婆正在地上干活,有人拉着,不然找拎着镰刀来村部里了。

    不过,让徐国忠这么一闹,在地头干活的人反而不那么累了,也不那么闷了,有的停下来抽根烟,然后继续干活,觉得挺有意思的。

    闹腾了一阵,徐国忠还是抢到了麦克风,随即噗噗噗噗的吹了几口气,然后喂喂喂喂……

    干活的村民又笑。

    徐国忠这时翻开了一本养鸡杂志。

    随后说:“喂喂,老少爷们都听好了啊!现在我要传播科技信息了……”

    张财已经走到了地头,看着村民都在收秋,一车车的苞米都装上了车,往家里面运着,主要是绿豆,一定不能弄冻伤了,赶紧弄到场院,赶紧打完绿豆,好等着人家九阳集团前来收购啥的,这绿豆才是大事。

    王小眼爷俩累了一上午了,此时在地头上收购绿豆有气无力的,他姑娘王要上地帮忙,她妈不让她干活,王小眼也是积极反对姑娘干活。

    别看王小眼算计,但是他对自己的这个老姑娘心疼的要命,为人父母的,宁愿自己饿着,累着了,也要让孩子吃饱穿暖,不让孩子苦到,冻到了。

    王小眼虎着脸拎着镰刀冲闺女王喊:“死丫头,给我回家去!多大丫崽子,也出来干活?回家好好呆着去,赶紧的!”

    王撅撅嘴说:“行,那我回家打土豆皮啥的,你们回来的时候我做饭。”

    王小眼又虎着脸说:“用你做啥饭?你就在家好好呆着,做饭有你妈呢,哪里显到你了?”

    王老娘也说:“闺女啊,你就老实在家呆着得了,啥都不用你干,你就呆着,等妈回去给你做饭……”

    ……

    张财看到这一幕不禁也摇头,叹了口气,王小眼虽然有很多不对的地方,但是作为一个父亲,他称职,够格了……

    ……

    张财正巡视着,广播里么传出徐国忠激励瓦拉的声音。

    “喂喂喂,喂喂喂,啥破**玩意,不好使!啪!”徐国忠一拍广播的机器,好使了还。

    张财一脸的苦笑,心想老徐这个混蛋玩意。

    这时,徐国忠又开讲了:“那个……刚才说道哪了?对,养小鸡的事儿,那个小鸡儿,一个小母**一年能下二百多个蛋,一个小公**,不能下蛋,所以养母**合适,养公**不合适……那个**……还能卖肉,那个**,还能下蛋,所以养**比养猪啥的合适,**吃的还少……**繁殖的还快……”

    张财本来想多走走,多视察视察的,一听脑袋嗡嗡的,拔腿就往村部跑,这些干活的老爷们老娘们都笑岔气了。

    大伙都喊:“徐国忠这是啥致富信息啊,纯粹是黄sè信息,啥****的,好像他**多大是的!”

    “哈哈……徐国忠那几把能有多大?我感觉**大的是马小河跟陈楚,那玩意跟驴似的……”

    “哈哈……没听说过,**还能下蛋,公**不如母**合适,还**吃的少,**繁殖快……”

    ……

    老爷们老娘们一个个的扯着大彪,而刚结婚的小媳妇,还有没结婚的小姑娘都满脸害臊的往家里跑。

    尤其是王,听到大伙说陈楚的**大,她脸红的要命,昨天她就感觉陈楚那玩意顶在她小腹上一这阵火辣辣的,像是个镐把似的,跟驴那玩意大小差不多了都,她一个农村女孩儿,家里以前也是养牲口的。

    毛驴子那玩意没事就往下面耷拉着,她也是有意无意的就能看见的,昨天感觉陈楚那家伙也太大了,跟驴差不多。

    今天再听徐国忠在广播里面****的一通说,一个女孩儿脸能不红么,心也跳的厉害。

    不过女人么,心里都想着,要是自己男人下面那么大……那可多好,可能没结婚的女生害怕男人的东西大,但是结过婚的女人,哪个不(兔兔塔tututa)男人的家伙大的?

    就像男人谁不(兔兔塔tututa)老婆的nǎi大,谁(兔兔塔tututa)小豆包,小馒头的nǎi,而且还是旺仔小馒头那种的……

    ……

    张财跑到村部,看见徐国忠还在摇头晃脑的念着**,其实是一个小鸡,后面那个‘’字,只是一个口头语了,就像běijīng人说话总(兔兔塔tututa)带个儿化音,什么吃儿了么?什么话儿?都是地方的口头语了。

    比如:你是小张?你是小刘,你是小王?徐国忠念的就是小**,公**,母**。

    但是一说出来,那就变味了。

    张财气得手都哆嗦了,忙关了广播,并且冲陈楚说:“陈副村长,以后这广播就你用了,除了你,谁也不能用,有事儿的时候说两句,没事就别说了,还有,老徐啊,你下次有事儿一定要和我打招呼,绝对不能自己做主,懂了吗?”l3l4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