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徐国忠眼睛长了,不过还是不服气,认为自己这么大岁数了,还不如陈楚那个半大小子?为啥啥事都让他压自己一头呢!

    正这时,传来敲门声。

    “进来!”刘海燕喊了一句。

    门开了,随即是王出现在门口,她梳着两只小辫子,跟以前那小莲的小辫子挺像的,不过人家女孩子可真是本分老实的,站在门口一副局促的样子。

    “你……你们好……”

    王扭扭捏捏的,刘海燕看着就喜欢,咯咯咯的笑着说:“哎呦,这不是……王……王么!来来来,你这孩子咋来了?快进来坐,渴不渴啊?来,给你倒杯水……”

    “不用,我,我是来找人的……”王说着又低下头。

    徐国忠张财也喜欢这小姑娘,但不是男女的那种喜欢,是长辈看待晚辈的那种喜欢。

    王小眼名声不好,但是他的这个闺女却没有一个人说不好的,人老实,长得好看,又本分地道,在她老姨那里学的服装裁剪,没事的时候,农村妇女哪里织毛衣不明白,不知道该如何打扣了,缝纫机不会用,都找她。

    而且这孩子绣花好看,针线活谁都不行,做出来的衣服那叫一个合身了。

    谁不喜欢这样的孩子啊,才十六岁,就有好多相中的,准备要给她介绍好小伙,介绍对象了,不过一打听她爹是王小眼,都摇头叹气的。

    要不是因为这个,媒人能踢破她家的门槛子了……

    “我……我找陈楚……”王脸红的说了一句。

    陈楚咳咳一声站起来,腰板板的直溜溜的,狗戴帽子装的像是个人似的说:“咳咳,啊,那个,找我?啥事儿啊?”

    “你……你出来我跟你说……”

    王说着一低头,娇羞的摸着自己的小辫子,脸上害臊羞红的都到了大脖子根了。

    陈楚看了看两边,随后走了出去。

    刘海燕眼睛眯缝了一下,心里叹口气,心想这俩人……说实在的还挺般配的,她倒是不想占有陈楚,她是个有家有业的人,跟陈楚就是玩玩了,即使陈楚愿意,她也不可能离婚跟他过rì子,那样不现实的,和他就是在床上玩玩。

    而陈楚能找个好对象,她也感到高兴,毕竟两人也在床上滚过,有些感情的。

    而村里的那些女生,像什么朱娜,柳贺啥的,刘海燕都摇头,那样的小丫头漂亮是漂亮,好看是好看,但是养不住的,属于洋xìng的,就是用农村话说不是那种过rì子的人,早晚得飞,但是王这样的女孩儿却不一样了。

    一看就是好女孩儿,谁娶了这样的,那真是这辈子修来的福气了。

    两人走了出去,徐国忠一阵撇嘴说:“陈楚这混小子,还有女的能看上他?”

    张财不禁呵呵乐:“老徐啊,你的意思是应该看上你被!行了,你都多大岁数了,收收心……”

    ……

    两人走到大队部外,徐国忠看见陈楚跟王两个小脑袋瓜还在那唠着,恨不得拿起旁边的一盆仙人球拍过去。

    心想,你个王,咋也这么sāo找陈楚?一花盆拍死你这小丫头得了,心想不行,要拍也得拍陈楚,把拍了,剩下陈楚更麻烦……

    ……

    “,有事儿咱晚上说呗,白天我在村里工作呢!”

    “嗯……”王脸更红了:“陈楚,我知道你忙,但是晚上不方便。”

    陈楚笑了,要不是光天化rì的,他真想把王狠狠的搂进怀里亲上几口,怎么也想不明白,那样的王小眼咋能又这样好的闺女呢。

    “,有啥不方便的,等到了晚上,就咱俩人……”

    “不许你乱说,陈楚,晚上……晚上我以后不去了,你……你不老实……”

    “呵呵……我咋不老实了?”

    “你?你就是不老实?你要是老实的话,你……你为啥要脱我裤子……你,你就是流氓……”

    陈楚更笑的欢了。

    “,我不是流氓,我喜欢你才那样的,你不知道,我多喜欢你,我多想和你在一块……”

    “那也不行!”王转过头,随后又转回身说:“陈楚,我听说你在学校学习挺好的,现在镇中学要黄了,你代理副村长也挺好,还听说你是咱村小学以后的数学老师,多好,你,你咋能对我那样呢,那么不正经呢,陈楚,你要是好好的,对我好好的,晚上我就去,咱俩说会儿话,然后……然后我以后也想当你媳妇,你再那样,但现在绝对不能那样……”

    王把陈楚的魂儿都勾出来了。

    陈楚像一只夹着的大尾巴狼似的,手痒,脚痒,全身都痒痒,下面都硬邦邦的憋的难受。

    恨不得去厕所砖墙去磨蹭几下才过瘾。

    “,今天晚上你来,我向你保证,我绝对不对你像昨天似的,咱俩一起说说话,去外面看看星星,看看月亮啥的……”

    陈楚说着,看到王虽然背对着他,但是脸上还是露出了淡淡的喜欢的笑容来。

    陈楚忽然有种不忍心想要伤害这个纯洁姑娘了。

    王回头又说:“陈楚,今天你是不是又欺负我爹了?”

    “没有啊!”

    “啥没有啊,一上午,我爹跟我哥在这扫大道,你骗的我爹,陈楚,你坏,你不是好人……”

    “呵呵,,你误会了,你听我说。”

    “我不听,我告诉你,以后不许那样对我爹,这个给你……”王说着话,递给陈楚一只东西,然后低头快步的走了。

    陈楚愣了愣,打开这团东西,见是一个刺绣,绣的是两只鸳鸯。

    陈楚忽然眼前有些模糊,脸上有些**辣的,这两只鸳鸯在水里面游走,那样开心,那样zìyóu,而近处有岸边,远处有村庄,那村庄的轮廓跟小杨树村一摸一样,而且在水的旁边还有垂柳,那柳条落在水里,还有一圈圈的浅浅的圆晕在。

    并且两旁还有杨树,杨树的叶片往一边吹,显然是风吹过来,而那只雄鸳鸯贴靠在雌鸳鸯身边,在为她遮风……

    陈楚的心情难以名状,心底发出几声叹息声,他把这团手绢藏在怀里,心跳都跟着加速了,这刺绣绣的好之外,更重要的,这更像是一个女孩儿滚烫的跳动的真心。

    陈楚竟然感动了。

    ……

    正这时,远处开来一辆出租车,车是刘三的那辆大破车,村里人有急事去县城或者去县城啥的,都坐刘三的这个破出租车,最起码方便了,刘三也不种地,就靠这个赚了不少的外块。

    而出租车停下了,闫三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见陈楚,他双眼一眯缝,往这边走着。

    刘三忙过来拉住他说:“三哥,三哥你干啥啊?哎,别的,别的……”

    这时,村部里的人也都出来了,张财,徐国忠,跟刘海燕三人刚才都趴着窗户看热闹呢,尤其是徐国忠,一个劲儿的啧啧啧的说:“陈楚这混小子要走桃花运了云云的……”

    这时,看见王走了,而闫三来了。

    忙都出来拉架,知道陈楚跟他都不是啥省油的灯,这要是再打起来可就热闹了。

    徐国忠刘海燕都过去拉闫三。

    张财也冲闫三说道:“三子啊,你刚从医院出来,就回家好好养着,再说了,现在也是农忙时候,赶紧回家把rì子过好了,然后再找个媳妇,你不还没孩子么,再抓紧时间生个孩子,你都三十七八了,咋还没个正事儿呢!”

    刘海燕也说:“陈楚啊,你赶紧进屋去,在这里站着干啥啊?你现在是副村长了,不能打架……”

    此时,闫三冷笑道:“陈楚啊,你行啊,真没看出来,你他妈的还爬上来了,我闫三真是小瞧你了……你等着……”

    “行了,行了,赶紧都该干啥干啥去,不然你两家谁也没土地,村上都收上来!”张财喝了一句话,闫三点了点头,上了刘三的车,其实离家也没多远了。

    陈楚回到村部,张财皱着眉头说:“陈楚啊,你现在虽然是临时的副村长,不管你以后咋样,但是你做出了成绩也算是你的,即使不算你的那也算柳副村长的,你懂的……”张财毕竟是过来人,都混了这么长时间了,一般事儿都是明白的,他有种直觉,陈楚跟柳冰冰也有点不干不净的。

    “呵呵,村长我明白。”陈楚脸上始终是笑呵呵的,不过心里却是在想,有人拿三万块钱买闫三的小命,再不挑断手筋脚筋也行,这个买卖要不要干?要干的话,那就麻利点,自己一个人差不多,如果加上龙七就更把握了,一想到自己要废了闫三,那他跟一个要死的人较劲还有啥意思了。

    这时,张财咳咳说道:“陈楚啊,闫三你也知道,是咱村的一个老大难,七年前进的监狱,蒙面抢劫,江洋大盗,这个……这个小子跟你也有过节,这么说,当领导没那么容易,有的时候得忍,打架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问题更复杂……”张财说着点了一根烟,随后继续说。

    “陈楚啊,你是聪明人,我感觉你以后的能耐不仅可以当村长,甚至乡长也差不多,可能还会当更大的官,这个官场上讲究你吃三分饱,领导七分饱,还有就是忍字为先,要替领导顶面子,要……要有政绩。比如这个闫三,现在还是游手好闲,不务正业,这个小子别说咱村了,就是咱乡里,咱整个县里谁不知道他?你揍他一顿不行,如果你要让他老实种地,老实做人,消消停停的,一年不犯事,那就是你的政绩……”

    张财吐出口烟说:“换句话说,闫三他是你仇人,也是你向上的阶梯,我老了上不去了,你可以……闫三他不是你的对手,你也不要把他看成敌对,而是你的政绩,而是你向上攀爬升职的梯子,你懂么……”l3l4

下一章          上一章